第889章 迷与杀/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几乎是同时,秦若手中横刀斜撩,仿佛是一道金色半月,劈开左前方的迷雾,没入其中,迷雾乍散即聚,秦若眼睛微微一凝,看到一个黑衣人被道光直接劈成两半,接着被迷雾掩盖了。

秦若挥出一刀,立刻感觉到被人觊觎的感觉消失,立刻收刀,快速来到刘虎身边,二话不说,取出丹药,外敷内服,顺手把一股真气送入刘虎体内,护住他的心脉和丹田。

刘虎知道此刻不是客气的时候,直接趴在地上,开始运转体内真气,让丹药的力量尽快化开。

两刻钟之后,刘虎睁开眼睛,慢慢的在秦若的扶助下,靠着一棵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的树坐了下来:22老大,我自己休息就好了。22

秦若看着刘虎苍白的脸色,微微点头,不过他却一句话都没说。

因为他无法分辨,眼前的刘虎到底是幻象,还是真的刘虎……

但是不能这么呆下去,如果继续呆下去,谁知道还会有什么幺蛾子?

可是,既然被迷阵笼罩,要出去,谈何容易?

秦若心里有点着急,但是却也没办法,现在他最大的期望,是屈凡修,只要屈凡修迎了那盘棋,或许就一切都迎刃而解了。

但是很显然,对方也是高手,这盘棋,不是那么容易下的赢的。

秦若静静的盘膝坐下来,横刀放在膝盖上,双手按着横刀,却保持了最快捷的方便出刀的手势。

似乎是过了很久,秦若突然听到前方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传来,他的眼睛微微睁开一条缝隙,看向前方。

前方的迷雾中,一个妙曼的身影姗姗而来,即便是看不清脸,秦若只凭借那身影,也知道,这是戴可妮。

秦若心头忍不住一阵的咬牙:22他喵的,又拿老子的女人来说事!22

可就在此刻,秦若突然看到,这周围的迷雾,突然就一下子散开,前面的戴可妮的身影,突然就变的模糊,接着,秦若就看到一截约莫一米多高的木桩,在地上一跳一跳的向他而来。

秦若一惊,却突然感觉到,身体周围的迷雾似乎一下子淡了许多,周围的感觉一刹那清晰起来。

下一刻,秦若手中横刀毫无保留,一刀而去,那木桩直接被腰斩,接着,啪嗒一声,落在了地上,周围的迷雾,顿时再次淡了许多。

秦若若有所思,可是突然回头,就看到身后的刘虎,哪里是什么刘虎,只不过是一截木头桩子斜靠在一块石头上罢了……

22我靠,这是玩茅山道士么?22秦若随手一弹,一点金色光芒飞射而出,那截木桩立刻四分五裂,周围的武器顿时再次淡了一些。

就在此刻,周围的迷雾突然一阵晃动,接着,浓重的迷雾突然再次涌来,再次恢复到见面不见人的程度。

秦若眉头拧了起来……

秦若在迷阵中挣扎,却不知道的是,他旁边的洛长天也陷入了挣扎,不过和秦若不同,洛长天却是置身于一个厮杀的战场,他的周围,是战争,此刻,洛长天潜伏在一个弹坑中,正在寻找离开这个炮击区域的通道。只是他的一条腿已经被炸断了……

而刘虎,却居然……居然睡着了,躺在地上呼呼大睡……

迷阵中三人各不相同,但是迷阵中央,屈凡修和那个黑衣人之间的棋盘,却已经到了紧张的时刻。

屈凡修的白子,碎裂了两个,黑衣人的黑子,却已经碎裂了九颗之多,碎裂的棋子,被黑衣人捡起,放在棋盘的一边,他的脸色显然不好看。因为,他的棋子碎裂,屈凡修就会拿白子填补。相反,屈凡修的白子碎裂了,他也会拿黑子替换。

屈凡修虽然似乎占据了优势,但是依然如临大敌,一点轻敌的样子都没有。

22道友如此棋力,天下少有,不知道御龙门中,有几人能比肩道友?22屈凡修看着棋盘,拈起一枚棋子,慢慢的放到了一个空白的地方,淡淡的说道。

对面的黑衣人没有抬头,只是看着棋盘,不过他的额头上虽然黑巾裹缠,但是却明显的看出一股被汗水湿透的痕迹,他有点急了。

因为这迷阵棋局,不仅仅是两个人的较量,迷阵之中的棋子,也是极其重要的,而棋子,却是陷入迷阵中的各方弟子的反击。

屈凡修并没有占他的便宜,虽然他人多,但是进入迷阵的却只有秦若,洛长天,刘虎三人。黑衣人进入的自然就是他身边的那三个。

但是从目前的棋局来看,显然是他落了下风,哪怕他的棋局占了优势,似乎棋力更胜一筹,但是他棋子损失太多了。

屈凡修损失了两颗,而他损失了九颗。

本来,他比屈凡修是多了七子的优势,但是这棋子替换之中,却已经是重新回到了平衡之中。

手里捏着一枚黑子,看着棋局上已经剩下不多的空位,黑衣人迟迟没有落下,过了好一会,才落在了棋盘的一角,只要再有两步,他就能吃掉屈凡修一条大龙。但是屈凡修却似乎没有发觉,也可能是没有在乎,只是在另外一个看似不起眼的地方,落下了一子。

这一子,真的是有点无用了,因为如果早下两步,或许还能形成一条大龙,吃掉对方的一方优势,但是现在,最关键的地方,却被黑子占据了。

黑衣人的脸上表情看不清,但是可以看到,他松了口气,只要再有那么几步,屈凡修就没有回天之力,完全陷入失败的格局。

可是就在此刻,那个关键的黑子占据的地方,那颗黑子,突然22咔嚓22一声,直接碎裂了!

黑衣人的脸色顿时变的难看起来,看着屈凡修一脸笑意的拿起一颗白子,换走了那颗黑子:22道友,却是承让了。22

接着,这白子连接其他白子形成的大龙,直接吞掉了黑衣人足够十多颗黑子。

而在此同时,迷阵中,秦若回手抽刀,慢慢的看着脚下一截被斩断两节的木头,重新坐了下来。刚才这一节木头,却是化成秦天殷的模样,但是最后时刻,这个幻象终究是露出了破绽。

破绽很小,但是却也足够秦若做出判断。

秦若此刻坐在地上,额头上却是冷汗涔涔,脑中却是闪过刚才的画面:秦天殷并没有从迷雾中走出来,而是突然就在秦若休息的时候出现在他的身边,等到秦若睁眼,直接就给吓了一跳。

虽然明明知道这秦天殷是假的,只不过是一个幻象,秦若面对它,还是依然无法做出任何的敌意的行动。

一直到秦天殷告诉秦若,他父亲在家里等他……

秦若才终于确定出手,因为他很清楚,他的父亲从小就不在家,他追寻了这许多年,一直到现在,都有人在寻找,只是十分隐秘罢了。一直都没有秦无为的消息,在家等他……

一刀出手,秦若还是心有余悸,因为他刚才出手的时候,那个幻术变成的秦天殷也已经出手,如果秦若晚一步,两人几乎是肩并肩的距离,秦若绝对不可能不中招。

外面的棋局已经急转直下,黑衣人的棋子被一口气吃掉十多颗,瞬间劣势大显。

屈凡修淡淡一笑:22道友,棋局到了如今,也该散了吧?22

黑衣人抬眼看着屈凡修:22棋局还早,不过是中场而已。22

屈凡修突然大笑起来:22此局落子开始,你便是已经输了。若非我想要知道你的师承,何必等到现在?22

黑衣人微微一愣,身体微微一抖,接着却在棋盘上放下了一颗棋子:22棋局变幻如人生,期间起起落落,谁又知道必然的结局?22

屈凡修随意的弹了一颗棋子,落在一个角落里:22棋局终究是棋局,不是人生。棋盘上的棋子,是死的。自然会各安天命。人生之中,大部分人虽然也会安于棋子的天命。但是却终究有人不服。22

两人话语之间,屈凡修的一条大龙关键处,一颗白子裂开来,黑衣人顿时大喜,立刻替换掉,盘活了一个角落。

屈凡修却是根本没有在乎的意思,随意的又在一个看似完全无用的角落里落下了一子。

只是这一子下去,棋盘上的局面却变的明朗起来:屈凡修虽然大龙被破,看似失去了一角的优势,但是却在另一角牢固的占据了优势。

22你大龙已破,回天乏力。我说过棋局如人生,无必然之结局。22黑衣人显然有些得意。

破了屈凡修的大龙,只需要再有一子,那条大龙就会变成一条死龙。

屈凡修如果刚才弥补一下,还能保住一些棋子,但是他却将棋子下在了一个无关紧要的地方,黑衣人捏起一颗棋子,就要落下。

屈凡修却是淡淡一笑:22你晚了……22

黑衣人一愣,手中的棋子顿住,突然看想了那个角落里的棋子,之间拿角落里的棋子,赫然已经形成了一个奇怪的图案:破局。

这破局,不是棋局的下法,却是迷阵的特有的东西,棋盘上破局出现,只有一个可能:阵眼披露!

22阵眼披露又如何?只待我这一子下去,迷阵就会变为杀阵,你待如何?22黑衣人一点,棋子落了下去。

屈凡修哈哈大笑:22杀阵又如何?迷阵之宗要,就在于一个迷字。你在迷阵中,嵌入杀阵,却未免是舍本逐末了。迷雾之下,杀阵又如何?除非你能完全掌控迷阵,如此,迷阵之中辅以杀阵,确实是有奇效。但是……22

屈凡修说着,在棋盘破局的地方,再次放下了一颗棋子:22破了迷阵,杀阵又能如何?22

黑衣人的眼睛一下子眯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