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6章 比榆木嘎达更木的脑子啊/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洛静雅刚刚出关,此刻的洛静雅,简直就是一个冰雪仙子,甚至她的周围,随时都在飘舞着雪花。当然,这不是真的雪花,只是雪花一样的淡淡的真气。

搭配上一身白衣白裙,简直就是飘飘欲仙。

看到洛静雅,秦若有点愣住了,太美了……

洛静雅看到秦若,却是笑了一下:“怎么了?”

“嗯,太美了!冰雪仙子啊。我站在你面前,都感觉到自惭形秽了。”秦若笑了起来。

洛静雅微微一笑:“你这嘴……又和十年前差不多了,这一段,看来你变化不小啊。不和之前那么沉默了。”

秦若苦笑道:“之前压力太大了,如履薄冰。如今总算是有了个局面,而且至少一两年内应该是比较平静的。”

洛静雅轻轻笑着点点头,走过来:“花苑师姐,你也来了。”

秦若顿时有点尴尬,看着洛静雅:“静雅……那个,花苑如今……那个……”

洛静雅何等聪明的女人,只一眼就看到花苑走路还是有点问题,当即笑了起来:“那我以后就叫你姐姐了,不要再叫师姐了哦。”

花苑脸色微微一红:“我应该叫你姐姐才是。”

洛静雅笑了起来:“咱们可没那么多讲究,你就是姐姐。如今可好了,我以后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去你那边赖你的丹药了。”

花苑笑了起来:“以前也可以啊。”

“那可是大不一样了,以前要算人情的哦。今后就是小妹拿姐姐的东西,天经地义呢。”洛静雅笑道。

这么一打岔,略有些尴尬的气氛就消失不见了。

“对了,静雅,我来找你,主要是有件事情,得你帮忙。”秦若走进去坐下来,看着洛静雅。

洛静雅和花苑正在说话,听到秦若说话,回头来说道:“什么事情?”

“二叔那边……”秦若说道。

洛静雅听到是正事,回过身来:“二叔那边怎么了?”

“嗯,是这样的,花铃,喜欢上二叔了。”花苑有点苦笑的说道。

洛静雅惊呼一声,她是知道花铃的,那是一个银铃一样快乐的女子,虽然实际年龄三十多岁了,可是长期在百花门中长大,环境极其单一,到现在,表面上自然是看不出来,这些修炼的女人,青春不老太简单了。但是性格上,也是没长大,和李夏怡差不多。

如果换做别的女人,这个年龄这么活泼,那就有点那个了……但是花铃的身上,你只感觉到自然。自然的不能再自然的那种单纯的美。

可是洛长天,整天板个脸,一年见不到几次笑容的那么一个男人,居然让花铃看上眼了?

“感情这事情,还真是神奇!”洛静雅忍不住笑道。

“可是你知道的,二叔那个人,对感情的迟钝……”秦若苦笑道。

洛静雅轻轻点点头:“二叔,实际上感情不是那么迟钝。只是他以前喜欢过一个女子,可是那个女子是个军人,后来转业当了警察,执行公务的时候……二叔就一直单着。我个人是赞成的,但是我怕二叔那边不好弄。二叔这个人,很是固执的,他如果自己走不出来,外人怕是帮不上什么忙。”

秦若有点挠头,他知道洛长天是孤身一人的,所以,他把洛静雅完全是当女儿在养的。甚至也没有以后自己结婚生子的打算。但是对洛家来讲,还是要有个后代比较好。如今的洛家,已经算是接近一流家族了,如今除了洛远河,就是洛长天,直系就这么两个男人。到了第三代,没有……

“洛家如今也算是一流家族了,总不能没个人继承。本来我是打算,如果咱们有了孩子,就让他跟你姓,集成洛家。可是我……”秦若突然叹了口气,神色有点黯淡。

是啊,谁摊上谁郁闷!

明明正常的不能再正常,可偏偏就是没孩子!

甚至秦若专门找医生计算了时间去尝试都是如此。

不只是他,他的女人们也是一样的郁闷!

但是谁也没办法。

洛静雅也有些沉默,她和秦若在一起时间不短了,知道秦若心里的这件事情,不过没办法只能等。等上天的赐予。

“没事的,慢慢来,以后有姐姐在。姐姐,以后你炼药的时候可要有个新任务了,那就是想办法。”洛静雅强笑着说道。

花苑和她们关系本来就很好,她们也因为这事来找过她,她轻轻的点点头:“我会的,现在也跟我有关系了,不是吗?”

洛静雅连忙岔开话题:“二叔的事情,我看,要慢慢来。嗯,我看,创造机会多给他们在一起的时间,总会擦出火花来的。当初我和这个混蛋,就是因为租住了他的房子,时间久了才……”

秦若呼出一口气,把自己的烦恼放到脑后,点点头:“这个好办,我让二叔去做事,然后把花铃师姐调过去。这不就简单了吗?”

“最好是独处的机会。”花苑接着说道。

秦若深以为然,想了想说道:“我看,让二叔到联合基地那边,然后花铃师姐不是负责那边的药物吗?我就说需要有人配合炼药,让二叔过去帮忙。除了花铃师姐,其她百花门的师姐师妹们,就说有其他工组要做。这样,她们的机会不就多了吗?”

洛长天很纳闷,本来不是都说好联合基地那边,不需要他再去盯着吗?只需要负责大面上的事情,然后和俗世的联系?

怎么又把他弄回来,还专门负责帮忙炼药?

不过他是个军人,从来不会问太多为什么,想不通就不想,执行就是了。

然后,他很快发现,来人只有一个,花铃师姐!

“师姐,只有您一个人?”洛长天虽然现在实力不差,但是对花铃还是很尊重的。

花铃看着他对自己那种尊敬的模样,有点恼怒:“怎么,我一个人不行吗?你觉的我不行吗?”

洛长天有点纳闷,这花铃师姐平时很开朗快乐也很好说话的一个人,今天怎么这么呛呢?

不过花铃是来帮忙的,洛长天连忙挤出一个笑容:“哪能呢……”

他的笑容,看的花铃忍不住笑了起来:“你看你那样子……谁逼着你笑了?还笑的这么难看。”

洛长天有点哭笑不得,不知道该怎么办,他这个性格的人,遇到花铃这么古灵精怪的人,还真是没什么办法。

“那我不笑了!”洛长天连忙说道。

花铃无语:“你笑起来,还不难看。”

“呃,那我到底笑还是不笑?”和一个美女在一起,明显的洛长天有些手足无措。

花铃“咯咯”笑了起来:“你笑不笑,脸在你身上,关我什么事情?”

洛长天的脸色变的有点为难,这到底是笑还是不笑呢?

……

不过秦若还有后手,只是让他们在一起工作,以洛长天的个性,还是很被动,人家花铃师姐毕竟是女子,总不能太过尴尬。

……

杜鹤山负责基地的后勤物资,丹药这边是很重要的,自然需要经常跑这边。

拿着一张清单,来到丹药库房,看到洛长天正一脸郁闷的在帮着切药材,旁边花铃正在小心的调制丹药。

杜鹤山对洛长天点点头,做了个手势,他们可不敢打扰炼药。

等了一会,花铃弄完了手里的工作,转过身来,看到杜鹤山,笑了笑:“杜将军,来取药?”

杜鹤山连忙摆手:“嫂子,你可别这么叫我。我哪是什么将军,现在咱们这将军只有一个,就是洛大哥。”

一声嫂子,叫的花铃一愣,忍不住看了一眼洛长天。洛长天却是根本没反应,他就没想到这个嫂子和他有关系。

“嫂子,你看,这是这一周需要的丹药,这边的库存还够吗?”杜鹤山看到气氛有点尴尬,连忙说道。

花铃下意识的伸手接过清单:“嗯……啊……好的,我这就给你准备。”

说完,有点走神的离开了。

杜鹤山看着依然专心切药的洛长天,忍不住大大的摇头:洛长天这根神经线,还真是够粗的,这都晃不动啊!

……

周岩捂着肩膀,哎呦哎呦的来到了丹药房这边,刚进门就龇牙咧嘴的喊道:“嫂子,我胳臂好像要断了。”

花铃很纳闷,这几天来看病的,全是鸡毛蒜皮的小毛病,对这个基地的军人来说,这种擦伤碰伤的小毛病,他们什么时候在乎过?

就算是真骨折了,他们也轻易不来。

这几天倒是好,随便有个什么磕碰,都要跑到这里来。

不过她还是去看了一眼周岩的伤势,当即一巴掌抽了上去:“小混蛋,擦破点皮也来消遣我?俗世的紫药水都不用擦!”

周岩立刻“病”就好了:“哎呀,我这不是怕有内伤么……”

“内伤你个头,赶紧滚蛋!”花铃有点恼怒了。

周岩立刻就要掉头就走,花铃突然喊住他:“你给我站住,说说,这两天怎么回事?怎么这鸡毛蒜皮的毛病都来找我,是看我时间挺富裕,闲着没事做是不是?”

周岩嘿嘿一笑:“我们主要是来看看嫂子,有没有被大哥欺负。”

周岩这算是口无遮拦的。

花铃咬了咬嘴唇:“赶紧滚蛋!”

洛长天不傻,这几天的异常,他也感觉到了不对,不过他很奇怪:花铃到底是什么人的妻子,这群兔崽子还叫嫂子?

看到周岩走了,洛长天切完一些药,放好,走了出来,看着花铃,忍不住的问道:“师姐,她们都叫你嫂子,你家里是哪位啊?好像这群兔崽子的意思,是咱们营地的?”

花铃看着洛长天,差点暴走:这脑袋怎么长得,榆木嘎达都比他有情商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