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8章 洛长天的婚事/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杜鹤山也是一愣:“不能啊,我当时看过你的档案,你家中只有你一个,你们家里其他人也没接触过修炼者的世界啊?”

罗海生一愣,手一哆嗦,看向了罗军少:“爷爷,我……”

罗军少却看了洛长天一眼,叹了口气:“不用猜了,确实没有。他说的是长天。”

秦若和杜鹤山都是惊讶无比:洛长天娶了罗家的女儿?

这麻烦大了,秦若和杜鹤山之前还撮合洛长天和花铃师姐呢,这可怎么整?

洛长天却只是喝着闷酒,眼睛有些红。

罗军少看着洛长天,突然猛地一拍桌子:“洛长天!”

洛长天顿时条件反射一样立正:“到!”

“到个屁!坐下。”罗军少喝道。

秦若和杜鹤山都有点愣,似乎事情,还是有点不对。

“秦若,鹤山,你们帮我劝劝他。”罗军少看着洛长天,看了半天,想要说什么,但是张了半天嘴,却颓然的叹了口气。

秦若小心的看着罗军少:“首长,这……”

罗海生看看大家,又回头看看他的父母,小心的说道:“爷爷,他们还不知道呢。”

罗军少对罗海生微微点了点头,罗海生才小心的说道:“我姑姑当兵的时候和姑父认识的,后来姑姑转业当了警察。在前些年的地震中,就是那次抢险救灾的时候,出了车祸,去世了。姑父从那之后就一直单身。爷爷说过多少次了,要姑父不能这样下去,可是姑父不听。”

罗军少看着洛长天,慢慢的说道:“我和你爸是战友。你大哥去的早,只有一个闺女,你这又单身不娶,你让你爸怎么办?你让洛家如今诺大的家业怎么办?都靠你大哥的闺女,你想过没有,这么一个闺女,你舍得让她为了洛家,天天和乱七八糟的人周旋吗?”

洛长天的眼泪滴了下来:“爸……我……我以为我忘记了……”

罗军少看着洛长天,轻轻的摇了摇头:“你年纪不小了,都已经是四十多岁的人了,再拖下去,你们洛家真的药绝后了。你爸虽然不说话,可是我看过他两次,他是憋在心里啊。今天我来到这里,就先去见了你爸,可你爸都不过来和你见面,就是怕你难过。你也该体谅一下你爸爸。他都多大的人了?比我还要大那么些岁!你去看看,每天老头一个人,看似活的自在,实际上呢,他看人家孩子的眼光,那都要喷火了。你就看不到?你就放着你爸这么孤零零一个老头子在那边,你就安心?”

洛长天拿起酒瓶子,一口气喝光了一瓶白酒,可惜的是,到了他这个实力,喝酒有什么用?

“爸,我……”洛长天还要说什么。

“别说了,这是命令!你既然叫我爸,我也接着。你给我做个干儿子,算不算辱没了你?”罗军少倒是也是个干脆的人,直接说道。

洛长天看着罗军少,满脸都是泪花:“爸,我……”

“行了,爷们,军人,别他娘的磨磨唧唧的。既然你是我干儿子,我这个当爹的也有资格给你指手画脚,算是命令,尽快给我找个儿媳妇来。海生,改口叫叔叔。”罗军少是个雷厉风行的人。

罗海生倒也乖巧立刻拿了杯酒:“二叔!”

洛长天看着罗海生,擦了擦眼睛,接过酒,咬牙喝了下去:“爸,我知道了。”

“长天啊,不是我逼你啊。这都快二十年了吧?人死不能复生,活着的人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如果都这样,这个民族,这个国家,还有什么盼头?谁没有个三疼两痛的时候?要是走不出来,这一辈子,还能期盼做更多吗?这道坎,你必须走过去。”罗军少慢慢的说道,看着洛长天,眼神里都是慈爱。

秦若和杜鹤山两个人除了当一个安静的看客,什么也做不了,谁都没想到,洛长天居然还又这么一段,而且是和如今炽手可热的罗军少的家庭。

不过好歹结局还算是不错。

秦若清了清嗓子,笑道:“首长,您还别说,我二叔的缘分啊,这就来了。要不,趁着现在,您耽误一点时间,明天就能让她过来,您看看?”

罗军少大喜:“真的有?”

“真有!”秦若笑道。

洛长天却是纳闷的看着秦若:“别胡闹,哪有什么缘分?”

杜鹤山看着洛长天:“花铃师姐……”

洛长天愕然,立刻想到了这几天对自己横竖不顺眼的花铃。

“花铃师姐……她看我横竖不顺眼,这几天把我指使的跟狗一样,要不是有军令,我早不干了。”洛长天郁闷的说道。

罗军少等人都是惊讶加迷惑。

秦若也不隐瞒,直接把他们的事情说了一遍。

罗军少哭笑不得:“长天,你这脑子还真是幺五二大炮都轰不开的榆木疙瘩!这么好的女孩子,天天在身边,怎么就看不到呢?”

洛长天郁闷的低头喝酒:“她就是天天看我不顺眼,我哪能知道这个。”

“怎么,你不满意?还是嫌人家长得丑?”罗军少看着他。

洛长天闷闷的说道:“很漂亮,仙女一样的人物。不是我不满意,我都这么大年龄了……”

“咳咳,花铃师姐也三十五了……”秦若干咳两声说道。

“那也大的太多了……”洛长天还是有点转不过弯来。

“二叔啊……年龄是问题吗?大四五十的多得是了。别说咱们这,俗世差个二三十岁的不也常见?”秦若无奈的说道。

洛长天一愣,随即有点回过神来,接着却生气道:“俗世的那些禽兽,那是过日子的吗?”

秦若呵呵一笑,其他人也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确实,俗世的这些老夫少妻,基本上没几个是真感情的,而是更多的是其他的问题。

罗军少此刻却是老怀大慰,毕竟女儿的事情上,洛长天确实是太过痴情了,这并不是好事,毕竟他们俩也没有真正成婚,甚至订婚都没有,还没来得及公开恋情,就……如今二十多年的痴守,也够对得起了。

尤其是罗军少和洛远河当年是战友,是好友,对洛长天本身就带着看儿子一样的眼光,哪里肯让他这么一直单下去。

“好,我就多留两天。看儿媳妇,比开会重要。”罗军少直接说道。

……

花铃有点脸发烧,坐在车上,不停的看着身上的衣服,又寻思自己该怎么办。花苑师姐陪着她来,看到她紧张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你怎么这么紧张啊,平时的泼辣劲去哪了?”

“师姐……”花铃拉长了声音,然后声音一下子低的像是蚊子。“我要去见他的家长呢。你说,他们家里人会不会同意啊?”

花苑笑道:“我听秦若说了,人家老爷子,可是特地推迟了重要的事情,就专门等着看你这个儿媳妇呢。”

花铃更是脸红了:“哪有……还没结婚呢……”

花苑忍不住笑了起来。

……

花铃紧张,洛长天也紧张,甚至比花铃还紧张。

因为他心里虽然对这个师姐感觉极好,但是从来没想过,会有一天,居然可能和她在一起。更重要的是,人家是大宗门的师姐,洛长天实力都比人家差一截呢。宗门世界中的门户之见,可是相当的不小的。

洛远河此刻显然十分的开心,虽然他没见过这个即将到来的女孩,但是对他来说,至少洛长天走出阴影,这就已经是绝大的喜事了。

罗军少也是满脸笑容,毕竟是也算是多年的心愿,终于有个了解了。

罗海生却是凑在两个老人身边,得意的说道:“花铃师姐啊,那可是了不得,百花门中最好的几个炼药师之一,据说是这一辈中,仅次于花苑师姐呢。我二叔和她在一起,绝对有福了。嘿嘿,我也跟着沾光。到时候二婶那边,我没事就去一趟,怎么都能多顺点丹药回来。对了,爷爷,要不要我给您去淘弄点好东西,让您老人家至少保持个两百岁还健壮如牛?”

洛远河对这个不在乎,他本身就是修炼者,如今已经是金丹境一重天的境界,虽然以后要想再有大的突破,已经金币恩不可能了。但是寿命方面,只要没有特殊的意外,比如战死,那肯定是能保证三百年的寿命。

但是对罗军少来说,却是诱惑还是很大的。

不过他却看了一眼罗海生:“算了吧,人生老病死,总有自己的规律。你爷爷我过不了几年,也就要退休了。要那么健壮做什么?”

秦若却正好走了过来,看着罗军少,突然说道:“这可未必。”

罗军少看了秦若一眼:“怎么,你有什么看法?”

秦若坐了下来,看着罗军少:“首长,您分析一下看看,如今几个大军区的司令员,谁比您年轻?这一点其实很不重要,重要的是,华夏目前的军方,有那个大佬,有个儿子是修炼者高手?而且现在管着一个龙组基地?而且,孙子也明显将来会有不小的成就。就仅凭这一点,将来我们联系更加紧密之后,谁最合适做为俗世军方的领导,和我们合作?”

罗军少眉角微微一扬:“你是打算让我上位啊?你这算是威逼利诱?”

秦若摇摇头:“其他人,能懂的其中的利害关系吗?说实在一点,您没来这里之前,您能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吗?而且,我们不可能轻易的让其他人知道这些,至少现在,短期内,百年内,或者短一点,几十年内都不行。但是这几十年,将是华夏俗世和修炼者的世界联系日益紧密的重要时刻,一个不慎,造成双方的隔阂,到时候是灾难。”

罗军少沉默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