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8章 奇毒/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里并非是一个军事要塞或者其他什么地方,总得来说,也就是一个普通城市的模样。做为一个普通城市来说,不可能存在什么陷阱之类的东西。

秦若和何锡麟虽然小心翼翼,但是直到现在为止,没有发现任何机关阵法之类的东西对他们造成什么威胁。这就好象是一个俗世的城市一样,谁闲的没事,把自己家里弄的到处是机关陷阱?

而这个地宫,实际上,就是一个这样的城市。地面上的建筑,和这里的建筑,实际上是一体的,唯一的不同,就是周围建设了一些阵法。

而那些阵法,估计也只是象征性的阵法而已。

至少在秦若和何锡麟的感觉中,应该就是如此。

现在,两个人站在一处放满了箱子的地方,有几个箱子是开着的。不过两个人谁都不敢去拿。

刚才他们已经尝试过了,那些看似还保持着完整的形状的竹简组成的书籍,你不拿,还是一卷竹简,你如果拿,就会变成一团飞灰。

“他娘的,就算是我们找到了又如何,都已经是没有任何价值了。”何锡麟有些光火。

秦若拉着她,慢慢的往后退去,一直退出了这个屋子。

毫无疑问,这里应该是这个城市类似于藏书或者什么机密的地方。但是随着时间的流失,这里的一切都已经失去了意义。

哪怕是门口那四个依然保持着生前位置的骷髅也是一样。

他们活着的时候,恐怕是孔武有力实力强大的战士,但是现在,也不过是一团灰尘包裹的骷髅罢了。

他们的长刀掉落在骷髅的旁边,早已和刀鞘合为了一体。

离开了这个物资,秦若才松了口气,不是怕其他的,而是生怕自己弄出什么动作,结果会直接毁掉这些飞灰。

“等着吧,以我们俩人的能力,还不足以从这里找到什么。或许阴阳门的人,能找到什么也说不定。”秦若叹了口气。

实际上,他也是安慰自己,他很清楚,这个遗迹,如果在没有彻底溃烂之前,说不定还能找到一些有价值的东西。但是到了现在,恐怕是没有多大的价值。

当然,秦若绝对不会放弃的,诺大的遗迹,总归是有残存的东西存在的。只要找到一点,说不定就是无价之宝。

“阵法,矿石,这是我们进入这里之前就已经有所准备能够有所收获的东西。可是现在看来,阵法够呛啊。”何锡麟冷静下来,轻轻的说道。

秦若点点头:“没想到这里面腐朽的这么利害。不过我很奇怪,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这里突然变成这样?所有的人,临死之前看得出来,都没有任何的预兆,而是突然就这么死去了。”

何锡麟四处看着,突然眼睛落到了一个在庭院中央的人的身上,他慢慢的走了过去,仔细的看了一阵,比划了几个动作,抬头看着走过来的秦若,两个人的眼中,几乎同时露出了恍然的神情。

这个人死去的方式很能说明一些问题,一个侧躺在地上的骷髅,虽然早已是骷髅,而且死后血肉腐烂以后,骨骼不可避免的有了一些变动,但是大体的原本的动作还是可以猜测到的。

一个人,站着,突然抬手握住了自己的喉咙,然后身体倒下,蜷缩成一团,挣扎之后,依然保持着双手握住自己咽喉的动作,死去了。

“这人生前,一定是一个很高的高手。”何锡麟站了起来,手里捏着一块玉佩递给了秦若。“可惜,这玉佩太过古老,我还没见过这玉佩应该是属于谁,无法确定他的身份。”

秦若看一眼玉佩,递还给何锡麟:“留下,也许阴阳门的人能知道。毕竟他们算是对这个最有研究的宗门。”

何锡麟点点头,把玉佩收了起来。

现在看来,这也就只有矿石,玉佩这些能够千年不朽的东西,能够保存下来。也只能期望,从这些玉佩中,找到关于这里的一些蛛丝马迹了。但是,估计很难。

“按照我的估计,这里的人,恐怕是被毒死的。”何锡麟看着那个倒在地上的骷髅,轻轻的说道。“而且,毒性一定极其剧烈,甚至绝大多数人都来不及反应,保持着他们生前的动作就死了。而唯有一些实力极高的人,能够进行有限度的抵抗。可是到底是什么毒,能一下子在这么广大的区域内,毒死这么多人?”

何锡麟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即便是现代社会,要做到这一点,能做到是不错,可是也不容易,这可是一个四平方公里多的地下城市,里面有十余万人在这里生活。

现代的毒药,哪怕再怎么利害,临死之前的人,都会做出各种反应。但是从这里的人的状态来看,这些人中毒到毒发死亡的时间,甚至让所有人来不及做出不同的动作,这就太吓人了。

是什么样的剧毒,能毒到这个程度?

至少在秦若和何锡麟的概念中,是没有这样的剧毒的。

俗世中的氰化钾算是极其毒的一种毒药了,可是即便是这种毒药,也会有一个毒发的过程。而这里的人,完全看不到毒发的过程,除了他们身前的这个人的不同。

心情有点沉重,秦若和何锡麟退出了这个地方。

毕竟这里,说不定……可能……万一……还能有有用的地方呢?

左右也是出不去,秦若和何锡麟干脆在这个城市里开始到处转悠看看,不过他们很是谨慎,尽量不破坏这里的任何东西。毕竟这里的东西,说不定哪里,就是有用的。

走过了至少十几家面积不小的宅院,其中有三个宅院中,出现了不同动作的人。这样的人,有五个。

这五个人,表现出了中毒身亡的死亡之前遭受到了痛苦的状态。除了这五个人,所有人都和其他人一样,没有任何的反抗的模样,就那么保持着生前的最后一个动作死了。

“这几个有中毒状态的人,应该就是这里实力最高的人了。”何锡麟看着眼前的一个整个手指骨头都插入了石头的地面的人,还保持着往前爬行的姿态的骷髅。

秦若点了点头:“没错,只是我更奇怪的是,什么人下的毒呢?”

何锡麟苦笑着摊开双手:“我哪里知道。不过确实是太奇怪了,你看,明明毒死了所有人,这个城市却没有任何遭到洗劫的模样。本来按照我的观点,能够一下子毒死一个城市的人,恐怕不是一个人或者几个人能做到的,应该是一批数量很可观的人手。可是这样一批人,难道下毒之后,就立刻离开了?那有什么意义?只是为了杀人而杀人?我不相信!如果没有足够的好处,为什么要杀人?既然已经杀了这里的所有人,这里的财富绝对不应该算是少数,可是,我不认为这里早到了洗劫。”

秦若也是百思不得其解,纳闷的看着死一般寂静的城市,嗯,应该是一座已经死去的城市,十分的纳闷。

杀了所有人,城市却是一动未动,确实是太奇怪了些。

世界上恐怕没有那么无聊的人,只是为了杀人而一下子杀掉这么整个一座城市的人。

更重要的是,这个城市,在当时的秦代,应该是实力最为强大的一个组织,这样的一个组织,被人全部灭口,岂不是太奇怪了?

比如现在的碧霄宫,就算是被全部灭口,总有那么几个人会漏掉的。

可是历史上,不管是什么历史上,却偏偏没有任何对这个城市的任何的记载。

如此的话,那么只有一个可能,任何知道这个城市的人,都死了。或者是,大多数人都死了,剩下的人,根本不足以让这个城市的存在传扬出去。

两个人一脑袋的雾水,实在是没办法弄明白这个事情。

“别想了,等外面的人进来之后,或许会弄明白的。”何锡麟送了耸肩膀。”还是考虑一下,我们怎么帮忙打开那道门,让外面的人进来。当然,最重要的是我们怎么出去。我们虽然没有什么危险,但是如果一直出不去,我们总不能老死在这吧?”

秦若呵呵一笑:“老死在这不可能。如果再有一段时间研究不明白那个大门,估计公冶门会强行破开这个大门的。到时候咱们自然能够出去。只是这个遗迹,太特么的邪门了。我更恐惧的是,到底是什么毒?能够一次毒死这么多人?如果这种毒药被用到现代的俗世社会中,这么大的面积,在人口密集的区域,太可怕了。”

何锡麟呵呵一笑:“哪有那么容易,别看这毒利害,可我也敢肯定,这东西绝对很难弄。否则的话,拥有这毒药的人,早就一统天下了。”

秦若忍不住笑了起来,但是这种毒药,依然是让他深深的后怕。

可是,历史的时光转眼就是几千年过去,几千年之前的事情的真相,怕是永远也没有被揭开的那一天了。留给后人的,只有无尽的猜测。

两个人往外走着,有点漫无目的,因为他们实在是不知道该去做点什么。

如果这里一切完好,说不定还能研究点什么,但是现在这里的情况,什么他们都不敢动,唯一能动的,估计就是冶炼区域的那些矿石了。但是现在他们俩还没什么心思去弄矿石。

何锡麟无聊的看看四周:“现在我们俩好像是被关在这个牢笼里了。”

秦若看看四周,又往前看去,刚要说话,突然眉头一凝,快步往前走去。走不多远停了下来:“你刚才,没在这里停留吧?”

何锡麟有点纳闷,刚要说话,突然瞳孔一下子收缩起来:地上,秦若看着的地方,赫然是三个人走过的脚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