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9章 逼近的危险/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块刀坯,使用的是星纹铁母,星纹铁母还不算,又加入一些赤金汁,然后最珍贵的,就是一颗金属性的金光虎的内丹。这颗内丹,来自这里的某个侯府的珍藏,一共有十来颗,藏在空间石里。如今这些空间石都归了秦若和何锡麟,自然的,这些东西也就归他们所有。

如果公冶门的人看到秦若这么糟蹋这些极品的材料,估计会发疯的。

不过秦若一点都不在乎……他喵的,这里堆积的星纹铁多了不敢说,五六十万斤还是有的……光那个巨大仓库里,就堆了满满的一仓库啊……为了寻找星纹铁母,秦若足足在星纹铁中间翻找了三天多,才找到被随便的丢弃在星纹铁中间的星纹铁母。

找到了星纹铁母,至于赤金汁,则是使用了一百多颗,足够十多斤的金光彩菇加上一百多公斤的赤心岩铁,再加上十几种珍贵的材料方才得到了一斤多点。

最珍贵的,就是这赤金汁,因为只是炼制这赤金汁的材料,就是星纹铁母的百倍价值还要高些。

至于金光虎的内丹,大概是一个金丹境五重天的老虎的内丹。这样的老虎的内丹……只看如今俗世,唯一的一头金丹境五重天的老虎花皮王,就能知道到底多稀少了。

是不是比赤金汁更贵一些,那就不好衡量了。

如今,赤金汁的作用下,内丹已经被包裹着慢慢的渗透到了星纹铁母中,整块的星纹铁母,已经呈现出一股暗金色,等到星纹铁母变成暗金色的半固态的程度的时候,秦若立刻喊过还在磨刀的蒙愿,两个人合力把这已经融合了赤金汁和内丹的星纹铁母送入了冷却池。进入冷却池,飞速冷却之后,星纹铁母已经不是原来的颜色,而是变成了彻底的暗金色。

等到暗金色的星纹铁母完全成型,冷却下来,秦若呼出一口气。

有了这块宝贝,要打造什么就简单了。

费力的切下一块,秦若有点苦笑,这特么的,一般人用不了啊!

仅仅是切下来这块也就是胳臂长短巴掌厚,巴掌宽的一块星纹铁母,已经重达八千多斤。用这玩意打造出的武器,威力自然是没得说,甚至不需要再打造,只需要打出一个形状,然后开封,就已经是圣品中品的武器了。

如果加上公冶门的锻造技术,妥妥的最少也是圣品中的极品。至于仙品……别做梦了,没有碎丹炼体境界的体内力量打造,是不可能的。

这也就意味着,宗门中,能够打造的武器,顶天了也就是介于仙器和极品圣器之间罢了。

但是这也足够了!

秦若切下这一块,重新投入火炉,剩下的那一块足够小半个立方米大小的一块,秦若是不打算浪费了,带出去等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仅仅是切下的这一块,重新烧红了,直接在不知道什么材料制作的铁砧上,敲打出一把横刀的模样,然后不断的折叠锻打几十次,至于百炼,秦若要做到很轻松,但是已经没必要了。因为只需要这么几十次,就已经达到了这种材料的极限,再打也没用,弄不好反而会弄巧成拙了。

打造出刀坯之后,秦若自己亲自操刀,在磨刀石上开始打磨。

不过这个时候,秦若感觉自己苦逼了:他喵的,这也太硬了……飞旋的磨刀石已经磨坏了七块,可是刀坯仅仅是打磨了不到百分之一……

按照这个速度,要打磨出来,估计至少也得上千块磨刀石……时间……不考虑了,考虑起来伤心啊。

可是即便是如此,这把刀坯的品质,已经可以确定,这把横刀至少可以达到圣品中品的程度。

忙碌了半个月,秦若废掉了一千四百多块磨刀石,几乎把这里残存的磨刀石全部给用光了,才终于算是打磨出了他需要的刀坯。可惜的是,这里没有合适的东西来制作刀柄和刀鞘,只有这么干巴巴的一把刀身。

随便找了点布条,把刀柄算是包了起来,秦若随手挥舞一下,一股澎湃的金属性力量,就呼啸而出,甚至只是这随手一刀,几乎就切开了空间的限制。

用这把刀施展的黑光次元斩,才是真正的黑光次元斩啊!

有了这把刀的帮助,秦若敢肯定,金丹境五重天的对手,他几乎可以不在乎了。对方几乎没有抵抗这种程度的黑光次元斩的可能。当然,前提是秦若能砍到人家。

砍不到的话,那就没有什么用了……而秦若,也不是钢浇铁铸的,遇到这个级别的对手,人家也可以一击他。

提着这把横刀,秦若满心都是舒服,这可是自己亲手打造的长刀!而且至少是一把圣品中品的长刀。如果要计算对金属性力量的增幅,无坚不摧的本身就带有的金属性力量,足以媲美圣品极品的武器。

不过……

如果这把刀,同样的材料下让公冶门的人铸造,恐怕耗费只是秦若的十分之一都不到……

……

“都说我是败家子,你比我败家多了,你要是等到出去,别说是上品,就算是极品的圣品武器,同样的材料,人家公冶门能给你打出十把……可你浪费了这么多,居然只打出一把上品品质的圣品武器。你才是终极败家子啊……”何锡麟揉揉眼睛,从阵法图上抬起眼,看了一眼秦若的长刀,却是不屑的撇撇嘴。

“哈哈……有钱,任性,不行啊?”秦若很是得意。

不管如何说,这都是他自己亲手铸造的,也算是他曾经拥有的最好的武器了。

“等到离开这里之后,咱们就去找公冶门的人,我这里材料还有呢。”秦若嘿嘿一笑。

“我去,感情你这就没打算用,是自己闹着玩啊……”何锡麟更是鄙视秦若,这特么的这么浪费,就算是老祖宗知道,也得把秦若的耳朵给撕下来两个来。

秦若哈哈大笑,笑了一阵之后,才轻轻的说道:“我是没办法,我原来那把就是一把最普通的圣品中品的长刀。我这不是急用么?难道我傻了不成?可是我这一段日子感觉不太好,我老感觉有什么不对。咱们这里可是没有任何可以依仗的支援,只能靠我们三个。”

何锡麟知道秦若闹归闹,但是正事绝对不会耽误,拧起了眉头:“我这一段只顾着研究这里的阵法了,没有什么感觉,你感觉到什么了?”

秦若摇摇头:“不知道,我就是感觉不太好。很不舒服,好像有什么人在暗中窥视我们一样。”

何锡麟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会是谁?蒙愿在这里生活了几百年,他也不知道吗?”

“蒙愿没有感觉。他说,这里他没有遇到过任何除了他父亲之外的人。到了他父亲那一辈,就只剩下他们父子俩相依为命了。”秦若低声道。

何锡麟点了点头:“那就奇怪了。”

“对了,你的阵法研究的怎么样了?我感觉,我们还是尽快离开这里最好。”秦若看着何锡麟说道。

何锡麟轻轻的摇摇头:“这里的阵法虽然拿到了阵法图,可是你清楚的,我不过是半路出家,甚至半路出家都算不上。这防御阵法又十分的复杂,一共是十八个各种小阵组成了一个单独的防御阵法,又通过特殊的连接方式,把多达八十一个这样的阵法组成了一个大阵,守护者整个的地下城。我现在,那十八个小阵都没弄明白……”

秦若拧起了眉头:“那你还需要多久?”

“不知道……按照目前的速度,我估计至少还得半年!可是我们进来,已经至少有半年的时间了,外面的人,恐怕要着急了。而且,外面有什么变化,我们也不知道,我们得尽快出去了。不过我很纳闷,外面,阴阳门不是早就说过对阵法了解不少了吗?半年多的时间,他们应该能破开阵法进来了啊。”何锡麟忍不住说道。

秦若苦笑道:“什么破解,他们之前只是对阵法的启动操作有了一个差不多的了解,要完全的破解阵法,怕是难了。更何况,他们舍得破掉这个阵法吗?这个本来已经停止的阵法,突然有启动了,这本身就是一个值得研究的事情。哎,等等,你弄明白,为什么阵法停了,突然又启动了吗?”

何锡麟摇摇头:“本来我以为这是蒙愿弄的,哪知道他连字都不认识……别说摆弄阵法了。嘶……”

他突然倒抽了一口冷气,惊讶的看着秦若:“我们是不是一直到现在都忽略了阵法重启的事情了?既然不是蒙愿,那这里应该还有其他人!可是这里,还有能藏人的地方吗?”

秦若想了想,摇了摇头:“好像是没有,不管是那个城市里,还是外面的蘑菇洞,我们都仔细查看过了,没有任何人类活动的踪迹。除非对方达到了碎丹炼体的境界,我们两个才能觉察不到。不然的话,就算是我境界低,可是你不应该觉察不到。”

何锡麟呼出一口气:“小心为上,这一段,你们就别出去了,在这里给我护法吧。”

秦若轻轻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日子开始变的艰难起来,秦若每天和蒙愿除了修炼,就是坐在洞口轮流值守,何锡麟则是几乎没日没夜的投入到了研究阵法的过程中去。

而似乎随着他们的察觉,对方也慢慢的逼近了一般,虽然依然没有察觉到对方到底在哪,是否存在,但是秦若和何锡麟都感觉到了一股渐渐逼近过来的危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