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0章 还有一个人/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果是人,是什么人?

如果不是人,只是灵兽,那么,躲在哪里?

秦若坐在洞口,百思不得其解。

因为这里的几乎每一处地方,他几乎都走遍了。尤其是刚开始的时候,他和蒙愿两个人,几乎走遍了这里的所有的角落,没有发现任何他们之外的任何人或者灵兽的痕迹。这也就意味着,这里根本没有其他人或者灵兽的存在。

这种危险的感觉,出现的时间并不长,也就是最近一个月的时间。只是刚开始的时候,感觉还不是那么的明显,到了现在,这种感觉已经越来越清晰。甚至已经清晰到似乎就在他们的身边一般。

不仅是秦若和何锡麟,蒙愿都已经感觉到了。

“蒙愿,如果这里有人,最可能是什么人?”秦若看着蒙愿,低声问道。

蒙愿有点糊涂,毕竟他从小到大,最多的时候,见到的人,算上他自己,就是三个,就是现在。因为他的母亲,在他出生以后不久就死去了。他是他的父亲养大的。

除了现在,他见过的唯一的人,就是他的父亲。

对于世间的事情,唯一能知道的,就是从他父亲嘴里听到的。

而这里,几乎是绝对安全的,根本没有任何的危险。数百年的时光之后,蒙愿虽然实力不错,但是战斗的经验和对战斗的直觉,包括对危险的直觉,几乎是没有。

毕竟就那么一个人在这里生活,要培养出这种直觉是不可能的。

“我想不出来,也许,是天神?除了天神,我想不到其他人。毕竟除了天神,我们这里的人,都死了。”蒙愿想了很久之后,才做出了这个判断。

秦若想了想,点点头,然后说道:“那你的父亲有么有说,天神养过什么动物?”

“好像是有,据说他们都会找到很厉害很强大的坐骑。但是我没见过,只是听我的父亲说过。”蒙愿接着说道。

秦若点了点头。

可是即便是灵兽,它们的寿命会非常的悠久,甚至可以维持千年以上,这也不太可能。

因为如果有,几百年中,为何没出现过?

难道是蒙愿撒谎?

可是在秦若和何锡麟的面前,蒙愿这样一个人,要想撒谎的难度太大了点。

只能说明一件事:蒙愿也不知道到底这威胁来自哪里,来自何方。

……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这种危险的直觉越来越强,但是却始终没有出现。甚至这种危险的气息,似乎已经笼罩了他们周围,但是却始终没有跨出最后一步。

就好像……

就好像是有人在观察他们一样。

秦若这几天几乎不敢有任何的休息,只是靠着打坐来维持,甚至那边的蘑菇洞,都不过去采摘蘑菇了。不只是他,包括何锡麟和蒙愿,都没有再去蘑菇洞。这一段的补给,全部是靠着丹药来的。

这并不能对他们造成什么影响,但是那个一直不出现,却似乎始终在他们身边的威胁,却让他们慢慢的因为精神的一直紧张,而变的疲惫起来。

秦若很清楚,也许对方,就在等待自己的疲惫。

但是疲惫,会不断的增加,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甚至不需要对方动手,对方只要等着就行了,就足以拖垮秦若他们,然后可以随意的做出任何事情。

秦若自然不会让那样的情况出现。

“蒙愿,你来守护,我需要睡一觉。等我醒来,你去休息。”秦若嘱咐蒙愿一声,他转身走进了岩洞。

岩洞里,何锡麟依然在研究阵法,现在,能够解开阵法,离开这个地下城,才是最根本的解决办法。只要能够离开洞口,那么,洞口外面至少也有一些师叔祖坐镇,诸多高手环绕之下,即便是这里面的那个威胁,也绝不敢露头的。

可是,何锡麟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距离解开防御阵法还遥遥无期。

这就好像要一个初中生去解开一个微积分的问题一样,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不过幸好的是,不需要完全弄懂,只需要知道如何开关就好了。

何锡麟看到秦若走进来,抬起已经是满布血丝的眼睛,对秦若点点头:“你守着,我需要睡一觉。”

秦若点点头,在他身边坐下,盘膝打坐。

何锡麟一觉睡了足够两天一夜,才算是恢复过来,吃了一颗丹药当作粮食,就立刻继续去研究。秦若坚持过这两天一夜,也是极度疲惫,立刻就去睡觉休息。

等他醒来,已经是又过去两天。

他连忙去替换了蒙愿,蒙愿已经是快撑不住了。甚至等到秦若替换了他,他根本没有进入洞中,直接就靠在洞口的岩壁上睡着了。

“他娘的,真够折磨人的,还不如干脆出来打一架呢。”秦若心里很是郁闷。

但是嘴上这么说,他的心里宁愿保持这样的状态,一直到何锡麟解开防御阵法为止。

不过需要的时间不是很多了,何锡麟已经找到了打开防御阵法的基本的条件,现在需要的,就是确定防御针法旋转的规律,找到具体的位置。

因为这防御阵法,最初的时候看起来简单,只是小阵法叠加联合成为大阵。但是随着何锡麟的研究,越深入,越是感觉这阵法的严谨和神奇。

这些阵法大小连接,居然是旋转流动的,也就意味着,在基础阵法的支持下,阵眼是移动不定的。这就意味着,要找到阵眼,打开阵法,难度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

因为阵眼本身就不容易找,这里的阵法中,却还增加了一个迷阵,掩盖了阵眼的位置,这就越发的难找。

……

秦若已经肯定,这里有人,绝对有人!

因为他已经感觉到,那人查探过这里好几次,留下了一股修炼者才有的气息。这种气息,绝不可能是灵兽留下来的。因为灵兽的真气,和修炼者的真气,有着很大的不同。

这个时候,秦若反而松了口气,既然知道是人,那就有了确定的目标。

更重要的是,秦若知道,重启阵法的人大概就是他了。

毕竟在这里,蒙愿是不懂得阵法的,一个不懂得阵法的人,根本不知道如何重启大阵。

只有那个人,才是重启阵法的人。

而那个人,有极大的可能,就是蒙愿口中所说的天神。

不过所谓天神,秦若估计也就是修炼者而已。要是神仙……谁特么留在这啊……

而且,秦若有点肯定,这人应该是和蒙愿差不多,可能是天神的遗族。而且,人数绝对不可能很多,甚至,弄不好也就只有那么一个人。

“朋友,既然来了,为什么不现身过来一起喝一杯?”秦若储存空间里的酒不多了,毕竟被困在这里,已经大半年了,本身空间也不大,几坛酒再怎么节省着喝,如今也几乎见底了。

他手中,仅剩下的这一壶,不超过一斤酒,就是他和何锡麟如今所有的全部库存。

秦若的声音,在岩洞中回荡,没有人回应他。

但是秦若却感觉到,那种被人窥伺的感觉,居然潮水般的退了下去,那人似乎是离开了。

秦若松了口气,他现在心里有点底气了。

因为他发现对方只敢窥伺,却不敢过来。显然,对方的实力虽然绝对很强,但是也没有强到一个离谱的地步。否则的话,对方只需要冲过来把他们三个全拿下就好了。

可是对方没有,只能说明对方很小心,也很顾忌他们三个。

……

第二天,秦若休息一下,刚刚睁开眼,嘴角露出了微笑:“朋友,还不肯现身吗?”

就在秦若的面前,不到五米的距离上,一个一身黑衣的人,一头披散的长发,突然就那么出现在秦若的面前,毫无预兆。秦若心里不由自主的被吓了一跳。

五米!

这个距离太吓人了!

这个距离上,对方的实力之下,骤然突袭,秦若绝无幸免的可能!

“你们是什么人?”对方的声音很晦涩,明显的有一种不顺利的感觉,就好像是蒙愿最早和秦若他们接触的时候差不多。

秦若的心里大定:“我们只是误入这里的人。请问您是?”

“误入?你们是那个宗派的人?墨家?除了墨家,没有人能知道我们的天界入口。”那个人很自然很自信的说道。

秦若看着那个人,那个人脸色苍白,和蒙愿差不多,都是常年不见日光的结果。看起来约莫是五十多岁的模样,身影瘦削,衣服有点不合身。

“墨家……如今没有这个宗门了。但是百工殿是传承于墨家,说不定你可以找到一点渊源。”秦若轻声说道。

那人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走到秦若面前,跪坐下来。

秦若看到他跪坐的姿势,眉角顿时微微一挑,他这一段日子和蒙愿交流不少,当然知道这种跪坐的姿势,是标准的贵族姿势!

“贵族?天神?”秦若说道。

“贵族?只剩下一个人的家族,贵族如何,奴隶又如何?天神?世界上只剩下我一个人的时候,天神和凡人又有什么区别?”那人却微微的叹息。

秦若倒了杯酒,轻轻的往前一弹,飞到那人的身前:“酒。”

那人看了秦若一眼,接了过来,一口喝干:“酒,这就是酒的味道?还不错。”

秦若微微一笑:“只剩下一个人?你……不认识蒙愿?”

“不认识,我是半年前,封印碎裂之后,才能离开地底行宫来到这里。那个时候,这里就是你们三个。我本以为你们是这里的遗族,但是我很快发现你们不是。我听不懂你们的话,但是却也似乎听得懂,所以我一直在学习。”那人慢慢的说道。“你们自称为华夏,是炎黄后人,千年之后,炎黄难道都是一家人了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