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4章 常之修/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若已经感觉到,对方的境界远超他,实力也超过他!今天的事情,恐怕要麻烦了。

他的心里没有去考虑,为什么外围的防护那么严密,这个人还能进来,他现在唯一去考虑的,就是怎么对付眼前的这个人。

因为一旦秦若败退,太清老祖宗的突破,必然要受到影响,那就是天大的事情。

秦若提着横刀,双手握住刀柄,慢慢的提了起来,做出一个长刀前指的最基本的双手刀动作。

那人眉角微微一挑:“哎呀,不错嘛,九歌隋唐篇的杀伐之道,看来你体悟很深啊。我倒是想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少力量。”

说着,那人一甩手里长鞭,长鞭翻卷,发出清脆的“啪”的响声,这响声看似不是那么大,秦若却感觉到心神一阵晃动。

秦若大惊,这个人的实力,怕是太强了,至少也是半条腿迈进碎丹炼体境界的强者了。可是他实在是想不出他的认知中,哪里还有这么一个高手。

毕竟这种半步迈进碎丹炼体境界的强者,如今就是修炼界的最顶级的修炼者,区区那么十来个,都是有数的。

别看和其他的九重天巅峰的修炼者境界上差不多,但是这个半步迈进碎丹炼体境界的强者,实力却要强了几倍不止。

而仅仅是一声响鞭,就让秦若心神不稳,只能说明,对方已经了解到了碎丹炼体境界的一些感悟了。否则,这么一声响鞭,能驱动声音,影响到心境,那就太不可能了。

碎丹炼体之后,金丹消失,却会凝成一颗人魂,将无形的灵魂,变成有质的存在,而声音这种武器,几乎是对付灵魂的最佳的武器。

普通的修炼者,虽然没有凝成人魂,但是却同样有,只是没法凝聚成型,自然的,也就更容易受到影响,尤其是这种高手的影响。

秦若面色平静的看着对方,稳住心神,静静的看着他:“你是谁?总不能我和你打了一场,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而且,在我的印象重,华夏高手重,却没有您这么一位。御龙门?”

那人听到秦若说话,哈哈大笑起来:“两百年前,人人叫我伪君子。两百年后,居然没人认得我?看来,我的名头还是有点弱了,还是不够让人印象深刻啊,才区区两百年,就让人忘记了我的名字了。”

秦若皱了皱眉头:“伪君子?没听过。不知道老前辈尊讳?”

那人顿时脸黑了下来……他么的,刚说自己名头弱了,对方干脆说连听都没听过……这不是打脸么?

看着秦若:“老子叫常之修。这也不知道?”

秦若皱了皱眉头:“确实没听过。”

常之修有点恼怒了:“好,既然没听过,今天听过了,你也可以去死了。从今天开始,老子的常之修的名字,将会再一次让所有人记住。”

秦若没有任何表情,只是淡淡的说道:“我很好奇,你这么重视自己的名头,为什么后人却记不住呢?如果是一个好人,大家大概都能记住。如果是恶人,大家大概也能记住。但是……”

常之修刚要动手,却听到秦若的话,顿时有点气馁:“他娘的,老子不正不邪,行不行?”

秦若点点头:“不正不邪,立于修炼界何止千难万难,若是有个这样的人物,大概大家会记得更清楚。难不成,老前辈两百年前,还是个无名小卒?”

秦若说完,还以为这家伙会恼羞成怒,不过这老东西,居然脸色一下子红了:“呃……这个,那个时候,老子还不过是一个真丹境的小人物,大概也没多少人会记住吧。不过现在不一样了……老子闭关两百年,终于达到现在的实力,哈哈哈……天下谁还敢轻视我?”

秦若有点明白了,这老家伙,看来原来的时候是不怎么受人待见的小人物,所以发狠闭关两百年……

“不过我很奇怪,闭关两百年,在修炼界估计也是会人人皆知的,可是我从来没听过你。”秦若嘴里说着,身体一动不动,始终保持着警戒。

实际上,秦若根本不想这个时候说这么多的话,他只是想拖延时间,既然对方接茬,秦若也绝不会停下。

常之修却皱起了眉头:“我也很纳闷,我出关的时候,发现我闭关的秘地,似乎不一样了。原本我是在一个很小的秘地中修炼的。可是出关之后,我跑了几百里,也没找到秘地的出口。难道是秘地发生了什么变化?”

秦若心里突然一动,立刻说道:“你从什么方位而来?清心观的秘地,最近一段时间发生了不小的变化,和蓬莱宫的秘地已经连为一体,甚至扩大了很大的面积。如果我没猜错,你的那个小秘地,就是被吸纳进入这里了。”

常之修突然浑身一个激灵:“你说什么?这里是清心观的秘地?”

秦若点点头:“没错,这里是清心观的秘地!而且,是清心观后山禁地。”

常之修往秦若身后看了一眼,突然打了个哆嗦:“那是清心观秘地?谁在那里突破?”

秦若也不隐瞒:“我们清心观老祖宗,太清长老,正在冲关碎丹炼体境界。”

常之修惊讶的看向山上,又看看秦若:“你没骗我吧?太清?”

秦若点点头:“不错。”

“太清……那太灵和太升呢?”常之修接着立刻问道。

秦若淡然道:“太灵和太升长老,正在前面宗门驻地大殿招待客人。太清老祖宗冲关,诸多宗门前来道贺。”

常之修倒抽了一口冷气:“他们这几个老不死的还没死?”

“当然没有,三位老祖宗如今太清老祖宗正在冲关。他结束之后,太灵和太升长老也会相继冲关。他们任何一个人的力量,都超过现在的你。”秦若说道。

常之修看了一眼秦若:“看来,我还是慢了一步啊。不过太清冲关么……不知道如果我去倒个乱,会有什么结果呢?”

“结果很简单,老祖宗不一定失败,但是你死定了!”秦若很简单的说道。

常之修嘿嘿一笑:“你以为凭借你,杀得了我?”

秦若微微一笑:“我自然是杀不了你,可是天下宗门高手如云,杀你太简单。你甚至根本走不出清心观秘地。如今在清心观做客的你这样的高手,至少也有十个以上,清心观如今是天下宗门牛耳,你认为清心观命令这十多个高手围杀你,你有几成机会逃命?”

常之修脸色再变:“清心观如今是天下宗门牛耳什么意思?清心观一统华夏宗门了?还是成为宗门盟主了?”

秦若淡然一笑:“你猜!”

常之修脸色不断的变化,但是很显然的,他很犹豫!

“小子,你最好没骗我。”常之修考虑了一下,很快做出了决定。

“你可以去清心观大殿驻地看看。”秦若很淡然的说道。

常之修冷哼一声:“我傻么?我去了那里还能走的了?”

说着,常之修转头就走:“小家伙,你如果骗我,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秦若心底松了口气,他知道,常之修的事情终于算是熬过去了。这个时候,他的后背,已经全部都被汗水湿透了。

常之修走了,走的很干净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还带着几分潇洒……这让秦若有点无语。

……

秦若并不知道,常之修离开,立刻远远离开了这里,顺着一条十分隐秘的山谷,钻入了一个岩洞,而这个岩洞,时宽时窄,却十分的长,一直延伸到了三十多里开外,这才是他能进入防御圈的根本原因。

钻出岩洞,来到另外一个十分隐秘的山谷内,找到一个灌木从后面掩盖的只有三尺左右的小洞口,爬了进去。往里爬了三十多米之后,里面却是别有洞天,一下子变的豁然开朗,出现了一个足够千多平米大小的岩洞。

这个岩洞里,各种生活用品一应俱全,很显然,就是常之修所居住,闭关的地方。

回到岩洞,常之修坐到了床上,摸出一颗丹药吃下去,接着立刻打坐,他的左手,随着他的真气运行,鲜红的血液中,却有一股绿色夹杂着金色,慢慢的流了出来。

随着这种怪异的血液不断的流出,常之修额头上的汗水不断的滴下,许久之后,等到左手上的伤口中,完全只剩下鲜红的血液流出,他才收功睁眼。

脸上,却带着一股落寞,甚至都没着急去恢复体内的力量。

“这世界居然如此……只是一个区区金丹境三重天的小家伙,居然让我受到如此重的伤,大意了……”常之修有点懊恼。

如果他不是太大意,和秦若硬碰硬的来的话,秦若绝不是他的对手。

但是他一时大意,却用左掌去迎秦若的横刀——结果就悲催了……秦若的横刀何其锋利?

秦若的金属性力量无坚不摧!

而他的肉体中却又有一股奇怪的绿色的力量!

结果常之修的手掌被一刀划开,那金属性力量和绿色的力量,立刻钻入了伤口中,侵蚀着他体内的木属性力量。

金属性力量本来就是木属性的克星,尤其是秦若如此精纯的金属性力量。

如果仅仅是如此,他也不会在乎,只要真气流转一下,就能逼出去。但是那种奇怪的绿色属性力量却奇怪的很,生生不息之下,居然金属性力量也随之生长,让他根本没办法逼退不说,甚至还愈演愈烈。

否则,他怎么可能放过秦若,怎么可能放弃给太清捣乱的机会?

他被迫闭关两百年,原因其实只有一个:当初的太清师兄弟三个,联手把他打成重伤,他被逼无奈,才躲到了这个小秘地中,疗伤闭关两百年,这次,本来是气冲冲的出去报仇的,哪知道……

“他娘的,老子怎么这么悲催啊……”常之修突然狼嚎一声,一头埋在了床上,却撞到了坚硬的石头床上。

“哎呦,疼死我了,他娘的,你也和跟老子做对!”常之修几乎是刚趴下又弹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