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5章 过往对错/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是实际上,他的脑袋并不怎么疼,只是撞了一下罢了,对他的实力来讲,这点小事根本不值得在乎,只是他此刻烦躁才会这样。

“为什么,为什么特么的,我苦逼了两百年,才出关,居然就听到了这样的消息,我不甘心啊……”常之修怒吼,幸亏这里是深深的岩洞,声音根本穿不出去,否则,估计这声音能传很远很远……

像是一头暴躁的黑熊一样,常之修在地上打转,过了好半天,才平息了自己的怒火,一屁股坐在地上,看着憋屈的岩洞的山顶:“难道这就是我的命运?怎么都斗不过那三个家伙?以前他们三个我打不过,打一个还是没问题的。可是现在,他们三个恐怕我哪一个都打不过了……就算能打一个,毁掉一个,他们剩下的人也会毁了我。怎么办,怎么办?难道一辈子憋屈下去?一辈子躲着等着老死?”

常之修痛苦的抱着脑袋坐在了地上。

不过他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一本正经的对自己说道:“他们都是名门正派,都是自诩的正义之人,我以前也不算什么大恶人,两百年过去了,我大不了就去负荆请罪,对,现在正好是天下宗门聚集的时候,他们不敢对我动手,还得接受我。到时候,我随便找个小宗门加入,就能过的很舒服了,打不过,我找个小宗门躲着过还不行吗?”

“不对,好歹我也是高手了,何必要躲,他们肯定要用人的。我肯定有大用处的。”常之修越想越高兴,很快就兴奋起来,跳起来原地不停的走着,走了一阵之后,决定立刻实行自己的计划。

当即也不拖泥带水,立刻随便收拾了下东西,离开了岩洞,看看狗爬一样才能出入的那个岩洞,常之修忽然感觉外面的天地一下子宽阔了不少。

“老子闭关两百年,终于想清楚了,老子外号伪君子,丢点脸算什么……”常之修反而有点洋洋得意。

他毕竟是高手,一点路程不在话下,当即沿着老路,重新来到了那个地方。却也是他选的道路非常的隐蔽,居然依然没有被人发现……

他自己却不知道,他只是认为,这是人家太清根本不在乎……这越是让他变的老实下来。

秦若盘腿坐在老祖宗的外围,正在打坐,突然感觉到,一个强者的气息又来了。他又吓了一跳,不会是那个人回来了吧?

和那个人交手,秦若可不知道,自己伤了对方那一下,居然把人家弄跑了。还有了巨大的变化,他只是侥幸清心观的名头够大,三个老祖宗的名头够大。

可是这个时候……

果然,怕什么来什么,那个人的身影背着一个小包袱,出现在秦若的眼中。

秦若想要拔刀,可是想了想,咬着牙,没有拔刀,只是把手按在了刀柄上,走上前去,只是静静的看着常之修。

常之修看到秦若,还是没什么好气的,看他一眼,随即坐在了地上:“看什么看?我知道我很帅!”

秦若愕然……刚要说话,常之修对他摆了摆手:“行了,别啰嗦了,老东西正在闭关,别打扰他,我是来负荆请罪的。”

秦若再次愕然……这前后改变太大了吧?

不过想到这货的外号伪君子,秦若反而心里更加的警惕起来。

但是对方既然如此,秦若也不敢贸然出手,若是贸然出手,自己肯定不是他的对手是其次,关键是万一影响到老祖宗,那就麻烦了。

常之修,却很快看到了屈天悦,惊讶的“咦”了一声:“小家伙,那个人怎么回事?”

秦若看看常之修,也不隐瞒,直接说道:“他是阴阳门的老祖宗。”

接着,就把屈天悦的事情说了一次,这让常之修心里变的怒涛翻滚:他喵的,能让阴阳门一个辈分这么高的人,为了太清冲关而死,清心观看来果然是已经天下宗门牛耳了至少。

想到这里,常之修脸上挂上了笑容,看着秦若:“小兄弟,能在这里守护,看来你是老东西最心爱的弟子了吧?”

秦若看着他,努力淡然的说道:“算是吧。”

常之修顿时眉开眼笑:“哎,你说老东西出关之后,看到我,会不会很惊奇?会不会……嗯,咳咳……那个,你知道的,两百多年前,我和三个老东西有点不愉快。我当时做了点其他不太合适的事情,被三个老东西追杀,虽然我顾全大局,离开了,但是毕竟也算是结下了梁子是不是?你说这梁子还能化解吗?”

秦若心里忍不住的一万头草泥马飞奔而过,这货他么的,真是做事让人出乎意料……

不过这个时候,别说秦若不知道老祖宗的态度,就算知道老祖宗出关第一件事就是杀了常之修,那也不能说啊……

当即笑道:“那是自然的。毕竟两百多年过去,什么仇恨过不去?更何况,三个老祖宗当年的同龄人,如今也没多少了。就算以前是对手,现在重逢,只要不是深仇大恨,有什么不能化解的?”

常之修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当然不是什么深仇大恨,我就是在俗世勾引……咳咳,那个,你知道的,我这人别的好处没有,但是天生的风流倜傥……”

秦若感觉一头黑线,尼玛的……络腮胡子桃花眼,这特么风流倜傥?

“那个,所以,后来人家家里不愿意了,死活不肯让我带走,我就有点不高兴,一不高兴呢,不小心就把人家老爹给弄死了……咳咳,那个,恰好,这个老爹,又是清心观的一个外围家族的成员,所以,太清老头当年三个人还年轻,就被派来找我商量……”常之修脸色倒是如常,一点没有不好意思的模样。

秦若明白了,感情就是这常之修在俗世弄了人家的闺女,人家老爹不同意,结果他就杀了人家老爹。然后人家老爹是清心观的外围人员,太清三个为了替人家老爹主持公道,就来追杀常之修。结果打跑了常之修,常之修一怒之下闭关两百年,然后出来复仇。然后却发现,当年的三个人,他一个都打不过……

“两百年都过去了,哪有那么多的仇恨,再说了,当时也是情有可原不是吗?”秦若很想一拳打碎他的脑袋。

这货真不是什么好货色,上了人家闺女,还弄死人家老爹……

可是现在不成啊,秦若绝对不敢啊,就算他不顾及自己的安危,还要顾忌太清的安危。

常之修很理所当然的说道:“当然,我后来也后悔了,只是我也不能去死不是?我本来都想好了,他们家不是外围么,我帮他们弄点好处,让他们成长几个好手,成为内门弟子,也算对得起他们了。毕竟人死不能复生不是?”

秦若心道,这特么还算句人话……

“可还没来得及啊,就被……那个,太清老头什么时候出关?”常之修毕竟这不光彩的事情,也不愿意多说。

秦若摇摇头:“估计是快了。”

常之修点点头,却也不去问,毕竟突破这种事情,谁也不知道到底长短,只能看运气。

不过他也没闲着,而是和秦若聊天,开始了解这两百多年的过往。

……

常之修脸色有点凄惨,双目变的有点失神……“原来我没杀错,是太清老头他们错了。”

秦若顿时一惊,这怎么突然又变了?

“老前辈,您这?”秦若连忙问道。

常之修却看着秦若:“如果一个人叛变了自己的族群,成为了外夷的走狗,还帮着外夷杀了无数自己的族人,这个人该不该死?”

秦若一愣,想到自己刚才所说的的那个“我大清”,似乎有点明白了:“您杀的那个老爹,是汉奸?”

常之修却吐出一口气:“不过说到底,这事还是我错了。我不知道他是,如今想来,却是了。两百七十多年前,我杀他的时候,我只是太过愤怒。现在想来,居然也算是错有错着,那人曾经是个幕僚,后来投降成了清人的走狗,攻陷了江南多城,杀的人……尸骨盈野。”

秦若一愣,他倒是并不知道这样的事情,如果真的这样算起来,清心观似乎……

“当时吧,你小子肯定是不知道的。当时吧,外夷占据了大半个江山了,只剩下一点地方,但是宗门却在几个大宗门的制约下,始终不肯涉足俗世。而且,宗门中当时也很是混乱,都有点自顾不暇,当时的事情,实在是没有办法说谁对谁错……也许以后等我们这一批人都死光了之后,才会有人来评价。那个时候……谁知道呢……”常之修却很是黯然,看着天空,躺在了地上,接着沉默无语,只是看着天空中白云流来流去……

秦若也沉默了……当时的孰是孰非,现在怕是还暂时难以下结论,但是不论如何,至少今天来看,当时的事情,怕是清心观还是有点过错的。

甚至,秦若想到,是否就是当时的过错,让太清老祖宗才着力于一统宗门,希望能改善当初的局面?

但是这都是猜测而已,或许以后有机会知道。

抬头看看太清老祖宗闭关的方向,秦若呼出一口气,微微闭上眼睛,默默的等待。

常之修一连三天,就那么躺在地上,任由风来云去,从未曾改变姿势,甚至眼睛都没合上过,只是看着天空,似乎在看着自己的一生一样……

第四天,常之修,突然翻了个身:“想的脑袋疼,睡觉。”

说完,直接睡去……秦若彻底无语了,这个人,还真是……

不过他也有点着急起来,如果这么下去,他早晚会撑不住的,而常之修的外号,可是伪君子……他有点害怕这货之前的一切都是表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