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4章 白发何锡麟/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锡麟盘膝而坐,依然是一身白衣,坐在大殿中,正在盘膝打坐,微闭着眼睛。

似乎没什么不正常,可是他的头发……雪白的头发,甚至脸上都有了一股死气,嘴唇干裂的不断的滴血,但是他没有动,周围的几个师伯看着他,却没人敢上前。

秦若知道,他这是在惩罚自己。

何牧原刚要说话,看到秦若,却慢慢的退了出去。

秦若默然往前走去,听到脚步声,何锡麟眼都不睁,只是地盛怒喝:“滚!任何人都给我滚!”

他的声音嘶哑干裂,好像是生命快要离他远去。

秦若走到他面前坐了下来,何锡麟大怒,睁开眼睛,手上就出现了一支冰凌就要射出,却看到是秦若,他的手顿时凝滞了,接着慢慢的放下,看着秦若,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

“弟弟,对不起,我没给你看好家业。”何锡麟的眼泪流了几滴,就已经流不出来,似乎早已经流干了。

秦若看着何锡麟,眼睛湿润:“哥,这不怪你。我都知道了,老祖宗已经顺利出关,一切都没事了。”

何锡麟嘴角露出了微微的笑容:“我就说过,老祖宗一定没事的,却没有人肯相信我。哎呀,等等,我得去看看小炎怎么样了。”

说着,他就要站起来往后走,却根本没站起来,身体一阵摇晃,差点昏倒在地上。

秦若连忙扶住她,摸出金莲蓬,就要喂给他,看到金莲蓬,何锡麟的眼睛一下子亮了,不过却立刻推开:“快,快拿给小炎。小炎我已经用了碧霄宫所有的好东西,都只能吊住他的性命,维持他的金丹不恶化,在这么下去,就坚持不住了。你快去,快来人,带……带路……我没事……休息……就……好……”

说着,何锡麟居然直接昏了过去,秦若还是摆下三瓣莲蓬中的一瓣的一半,示意旁边的何牧原喂给他。何牧原叹了口气,走过去,接住金莲蓬,却只是又掰开一半,只留下了两瓣莲蓬的不到八分之一,剩下的又给了秦若。

“他只是疲劳心力交瘁,没多大问题。剩下的带给林炎吧。来人,带秦若去林炎休养的地方。”何牧原低声喝到。

旁边立刻过来两个师伯带路,秦若也不耽误,连忙往前跟着去了。

……

林炎躺在一张温润的冰床上,脸上一丝血色也没有,身边环绕着一个小型的聚灵阵,但是这里的真气却只是环绕他,却不被吸收进去。

秦若走过去,林炎一动不动,好像是没了气息一样。

秦若吓了一跳,连忙仔细看去,才发现他的气息虽然微弱,但是还算稳定,而检查一下,他体内的金丹却已经布满裂纹,几乎碎石都要裂开。

不敢耽误,秦若立刻小块小块的掰下金莲蓬,捏开已经不能自己张开的林炎的嘴,喂了进去。金莲蓬入口即化,倒是不是大问题。

可是关键是,林炎不会自己下咽了……

秦若连忙忍住心痛,伸手一股精纯的木属性力量帮助他咽下去,防止呛到他,危害到他微弱的生命。

金莲蓬散入林炎的体内,立刻散发到他的全身,接着,快速的修复他的生命力,顺带着金丹也开始被修复,甚至金丹上的裂纹,在快速的凝聚消失……

三分之一的金莲蓬喂下去,已经足够过了三天,毕竟他没有自己的意识,需要慢慢的一丁点一丁点的来恢复,太过猛烈的修复,反而可能会毁掉他。

三天之后,林炎的伤势完全稳定下来。

他的伤势,其实并不复杂,只是金丹受损,心脉被震裂,引发全身经脉的断裂,结果引发他的生命垂危。慢慢的随着生命垂危,他的机体也失去了应有的活力。

有了金莲蓬,机体的活力被修复,金丹被修复,接着就是心脉第一时间被修复。

随着心脉慢慢被修复大半,林炎微微呻吟一声,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看到林炎睁开眼睛,秦若大喜,不过却也不敢说话,只是低声道:“林炎,别动,一切都没事了,我是秦若,现在只管养伤就好。”

林炎睁开眼睛,还有些模糊的视线里,看到了在一边的秦若,很想点点头,可是他没做到,只能眨了下眼睛表示知道了,接着,疲惫的闭上了眼睛。

接下来的恢复,就快的多了。

秦若喂下去的金莲蓬,林炎自己吸收之后,主动的引导循环全身,他的伤势恢复速度顿时百倍增加。

不过一天之后,林炎的伤势已经好了大半,而吃用了不过是不到三瓣金莲蓬中一瓣的四分之一而已。

伤势好了大半,林炎就不愿意躺着了,而是坚持着坐起来,靠在床头上,只是看着秦若,听秦若讲述这一段的事情。

“那就好了。我没事了,再有一些普通丹药就能恢复,这金莲蓬,还是留着吧,以后说不定什么时候,还指望他救命呢。”林炎当然也知道金莲蓬的珍贵。

秦若却不由分说,一把捏住林炎的嘴,就把剩下的金莲蓬硬往他嘴里塞。

林炎也知道秦若的个性,无奈之下,只好张嘴,一口一口的咬着金莲蓬。但是脸上的眼泪却是流个不停。

林炎昔日里,自己至亲的血肉都没有对他这么好过。如果今天的场景换成昔日的他的亲人,林炎知道,他们肯定舍不得拿出金莲蓬这样的宝贝来给自己一个将死之人救命。而是会流下来,满足自己的私欲。

可是秦若二话不说,伤都好的差不多了,依然把剩下的金莲蓬喂给了他。

不过这个时候,他不说话,也不需要说话。

只是闭上眼睛,吃完金莲蓬,立刻开始休息恢复。

何锡麟又来了,不过和这三天里一样,只是靠在门口,看着秦若和林炎,站一会之后,就会离开。

这一次,他刚要离开,却被秦若低声喊住了。

喊住他,秦若往外走来,关上了门,才拉住何锡麟:“你什么意思?”

何锡麟痛苦的看着秦若:“我没法面对你,你离开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要我看好家业。可是没想到,外人没来抢夺,碧霄宫却先动手了,而且还差点杀了林炎,我没脸见你!”

秦若直接挥手,一巴掌猛然抽在何锡麟的脸上,何锡麟猝不及防,直接被秦若一巴掌抽在了地上。

“你他么不把我当兄弟就滚!我知道你为了我,和你们何家都翻脸了,你甚至打伤了好几个碧霄宫的长老。为了林炎,你甚至以自杀威胁,才闭着碧霄宫拿出了库存的所有珍藏,吊住了林炎的性命。若非你吊住林炎的命,我就是现在赶来又能怎么样?除了给林炎收尸还能做什么?你已经做的够多了。”

说着,说着,秦若的声音软了下去,慢慢的蹲下去,伸手拉住何锡麟的手,把他拉了起来:“其实,要说不对的应该是我,要不是我一走了之,丢下你们,你么你也不用这么为难,这么受罪。而且,龙组哪有任何损失?老祖宗出关了,很顺利,龙组就要迎来一个发展的好日子了,我还指望你和林炎跟我一起,好好吧龙组搞起来呢。”

何锡麟看着秦若,这一次却没哭,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等过几天,林炎好些了,能走路了,我们就走。从此以后,碧霞宫,何家,和我再无瓜葛,从此以后,我不叫何锡麟,我就叫锡麟。这是我太爷爷给我的名字。”

秦若吃了一惊,丢了姓,不认宗门,在宗门的世界中,这还了得?

“别闹!该怎样还怎样,他们虽然有错,却也受到了惩罚。而且也不怪他们,归根结底,还是我们自己实力不济。要是我们自己实力足够,自己就能镇得住场子,就没有今天这么多事情了。”秦若连忙拍拍他,安慰到。

何锡麟却昂头看着天,擦了擦眼睛,呼出一口气:“好吧,我听你的。但是别指望我以后能回来。碧霄宫,我只认两个人,一个是我爹,一个是我太爷爷。其余人,我一律不认。碧霄宫我也不会再来了。”

秦若知道何锡麟也是一个要么不动真格,一旦动了真格的,那就绝对么有回旋余地的人。

看来这一次,碧霄宫真的是把他的心伤透了。

……

三天之后,何锡麟头也不回,背着林炎,后面跟着无奈的秦若,一脸叹息却又十分欣慰的何牧原,一起离开碧霄宫,往山下走去。

走过山门,何锡麟看看几个枯守扇门赎罪的师叔祖,还有他的老爹,想了想,走过来,轻轻放下林炎,然后跪下,对他们三拜九叩。

“我给你们磕头,不是因为其他的,只是因为你们是我的亲人。和碧霄宫没有一丝瓜葛。其他任何人都可以原谅你们,但是我做不到。”何锡麟说完,重新背起林炎,头也不回的走去。

几个师叔祖,还有何天乐,看着何锡麟一头雪白的头发,背着同样雪白头发的林炎,慢慢而去,突然心里充满了苦楚。

林炎的事情,他们是知道的,可是没想到,虽然过程不同,但是结果何其的相似?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一念之差,就造成了今天的结果。

何锡麟,这个整个碧霞宫上下数千人的大宗门,甚至是整个华夏宗门中,都算是极其出类拔萃,没几个人能和他比拟的天才,碧霄宫未来的希望,就这么走了。

秦若走到山门出,看看走远的何锡麟和林炎,回头看看何天乐和何牧原,对他们俩拱拱手:“老祖宗,送到这里,已经是让我没法安心了。不能再送了,我们这就走了,有机会,就去横断山秘地吧。我和锡麟没事的时候都会在那里。”

何牧原看着远去的何锡麟,淡淡的说道:“我不是来送龙组的龙头和副龙头,我是来送我的三个孙子下山闯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