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2章 血之饲/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林炎也很奇怪,似乎,这个人和何锡麟是旧相识。但是他和何锡麟算是极其熟悉了,好像从来没见过这个人。也许是何锡麟以前认识的人,但是好像从来也没听何锡麟说起过。

他忍不住有点好奇的看着何锡麟。

何锡麟看着那个人:“自废修为,跟我走,我留你一条性命。”

那人呵呵狂笑,笑的直不起腰来:“自废修为?你脑子里都是狗屎吗?我受尽无数白眼,拼命的修炼,有了今天,就是为了有一天能够讨还我的公道!可惜,何锡麟,你现在的修为,比我如何?哈哈哈……何锡麟,我给你一个选择,自废武功,我也不杀你,我会留下你,让你可以亲眼看到我是怎么毁掉碧霄宫!我要让何天乐老匹夫看看,我何锡华,他看走眼了,我才是碧霄宫真正的天才!”

何锡麟看着他近似疯狂一样的表情,无奈的摇了摇头:“当初家父不过是说你心性不善,需要修心养性,方能成大器,命你在后山闭关十年,修炼心性,你居然就判出宗门……”

“你闭嘴!是,何天乐是惩罚我不算重,可是何牧原老东西,凭什么对我指手画脚,他就算是我的祖爷爷,可是我们这一支,却不是他的子嗣,他凭什么要夺走我继承碧霄宫的权力?还把我打发到后山,每天挑水百担,要我连续挑水十年!每天挑水百担啊……那条路你比我清楚,每天百担,从天亮到第二天天亮,根本就不能停下。十年……这是要荒废我十年的修炼啊。用心和气歹毒!”何锡华疯狂的喊道。

何锡麟看着他,却耐心的说道:“挑水百担,化境自然是需要每天天亮到天亮的。可是你当初已经是真丹境一重天,根本不需要那么重,只需要半天时间挑水而已。而挑水百担,却是为了强化你的肉体力量。你的肉体力量当初很是孱弱。这是为你好。”

“放屁,到了真丹境,老子的身体还用别人操心吗?就算真的需要强化肉体,为什么不给我使用宗门的资源淬炼,反而用这种最笨的办法?我知道,我的祖爷爷当年和何牧原争夺掌门的位置,让何牧原老贼怀恨在心。所以,他始终不肯让我们这一支出头!我是这一代的天才,是资质最好的,他就要打压我。”何锡华脸色涨红的要滴出血来一般。

“你……不识好人心。”何锡麟有点恼怒了。

他本来也不是怎么有耐心的人,刚才他已经是尽量忍耐了。

“锡麟,别耽误时间。”林炎却有些着急,刘虎的伤势很重,五脏六腑都移位了,需要紧急的救助,他的丹药只能暂时稳住,却不能持续下去。

何锡麟看一眼刘虎,点了点头,对何锡华说道:“你跟我走,我不跟你计较,到时候,自然有家法。”

何锡华冷冷的看着何锡麟:“今天要被带走的,不是我,是你,还有你的这几个所谓朋友。”

说着,何锡华拿出了一把弯刀。看到这把弯刀,何锡麟的眉角微微一扬,看着何锡华。

“果然是你偷走了这把刀。”何锡麟看到这把刀,慢慢的叹了口气。“那你始终还是放弃了碧霄宫的冰寒之气,还是去修炼了血饲之法。看来我就算杀了你,也没有人会怪我了。只是不知道,这些年,你到底杀了多少人。”

看到这把刀,何锡麟已经对何锡华没了任何的指望,慢慢的抽出了长剑。

何锡华没有说话,只是微眯眼睛看着看着何锡麟,甚至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流出了一股贪婪:“今天,就让你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天才。或许你的经血,可以让我再进一步达到九重天也说不定。”

看着何锡华嗜血的表情,何锡麟再也没有任何犹豫,闭上双眼,微微低喝一声:“寒冰剑!”

他身体微微一震,手中长剑,已经覆盖了一层寒气,随着这层寒气瞬间蔓延到长剑上,整个长剑变成了一片寒冰包裹,散发出微微的乳白色的光芒,长剑的周围,一股寒气环绕飘动,周围的空气几乎都要凝滞了。

何锡华知道何锡麟天分之高,比他不差,甚至之高不低,但是他从来没承认过,但是此刻,他却极其认真的对待。

他也能看得出来,何锡麟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很高的程度,只是隔着十多米,他就能感觉到这股寒意的程度,他就知道何锡麟的修为,恐怕不是他的境界那么简单。

但是他的血饲之法得到的修为,又岂是可以用境界衡量的?

“血轮回!”何锡华低喝一声,长刀上顿时血光乍现,散发出妖异的红光,仿佛弯刀上流淌着赤红的血液一般。

血饲之法得来的真气,虽同样和冰寒之气一样,是来自水系的功法,但是却走上了一条邪异的道路,算是水属性力量的另一个分支,但是却因为血的加入,变的邪恶无比。

何锡麟睁眼看着何锡华:“没有动手之前,你还有最后的机会,如果一旦动手,你再也不可能有机会了。”

何锡华哈哈大笑,提刀冲了上来。

他没有直接隔空动手,而是选择了近身的战斗。

实际上,境界达到金丹境五重天的人都会发现,要发挥个人最强的力量,除非有阵法的辅助,否则的话,任何的远程攻击,都不如近身攻击来的更有效率,更有威胁。

所以,何锡华如今选择近身攻击,也是很正常的。

何锡麟也同样,没有选择远程,而是选择了近身的攻击。

只是他微微挥动长剑,就有一股彻骨的寒冰之气泛出,挥洒到了附近的空气中。

“叮”的一声,刀剑相交。

两个人一触即分。

何锡华却是嘲笑的看着何锡麟:“看来,那些疼爱你的老祖宗们泰国溺爱你了,已经是七重天的境界,你居然还不能完全控制真气外溢。不过老东西们在你身上也真实下了功夫了,你不过去去七重天的境界,却能和我这一刀不分上下,打个平手。倒是也算纨绔中的佼佼者了。”

说着,何锡华挥刀再上,何锡麟冷着脸,仿佛被他说中了心事一样,随着他的长剑飞舞,周围的寒气越来越多,越来越浓重。

面对这样的情况,如果是秦若或者林炎,早就逃之夭夭,因为下一步,就是最倒霉的时刻。绝对会被何锡麟冻在冰块里一吨爆捶……

可是何锡华显然不明白,反而心里松了口气,就以这种程度,在他的认知中,只要坚持一段时间,外溢的真气越多,何锡麟的耗费就越大,到时候,不需要他怎么样,何锡麟就要自己耗尽力量落败了。

尽管他周围的寒气越来越浓重,他却没怎么在乎。

何锡麟看着他,微微的叹了口气。

眼看着交手超过了三十招,但是时间也不过是过去了不到一分钟而已,何锡华看到何锡麟似乎还很有力量,有点着急了,因为他还记得,他是负责十六个阵眼之一的人。他必须尽快解决何锡麟,否则,万一这边有人进入迷阵数量太多,少了他这个阵眼,其余十五个阵眼就会运转不灵。而且,阵法无法变化,只是一个死阵而已。

当即,他立刻加快攻击的速度。

似乎随着他攻击的速度和频率增加,力量增加,何锡麟变的有些招架不住,随着他不断抵挡,外溢的寒气越发的浓重。

眨眼间已经是百招过去,何锡华真的有点着急了。

当即低喝一声,他的身上,突然衣衫碎裂,整个人赤条条的出现在中央,他的身体散发着妖异的红光,带着一股好像是鲜血一样的颜色。

“血河!”何锡华怒喝一声,他的眼睛,突然就变成赤红,似乎已经不是人类的眼睛。

何锡麟闻言一惊,立刻后退,一股磅礴的寒气骤然涌出,护住身体前方,他伸手往前一抓,释放出的寒气,顿时变成一面晶莹剔透的寒冰之盾,挡在了身前。

“血河涌,血蛇动!”何锡华的声音变的带着一股贪婪的味道。

随着他的声音,周围突然涌起了大片的血红色的雾气,血红色的雾气猛然聚集,好像是变成了一条在空中流动的河流,河流中,却有一股更加精纯的血色真气,好像是一条蛇一样,往前蜿蜒而去。

何锡麟长剑呼啸,单手擎盾,整个身体都藏在了冰盾后面,另一只手中的长剑,却藏在了自己的身后。

他和秦若,林炎,刘虎,鲁源这几个人经常在一起,闲了没事切磋较量是必须的。

鲁源战法堂堂正正,毫无花俏。刘虎打法一往无前,但是却绝不死板,而是每每一往无前中,却又隐藏着杀机,往往让人出其不意。

秦若的打法却是飘忽不定,但是却又堂堂正正,你若是认为他取巧,很可能就会被他正面压着狂殴,你若是正面死守或者狂攻,他却又让你抓不住,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是你倒霉的时候。

何锡麟和这些人这么久的在一起,怎么能不知道他们的习惯?

他更加受到他们的影响,针对自己的力量,有自己的打法!

防守反击,是他常用的方法。

别看他性格跳脱张扬,实际上他的打法却是最为稳健的。

此刻,他已经摸定了何锡华的力量,知道何锡华肯定要爆发的,自然的,就保定了先稳住,再反击的想法。

“砰”的一声,冰盾上,突然被一个蛇头一样的赤红色力量凝聚的东西撞击,何锡麟的身体顿时猛然后退十几步。

何锡华接着狂笑:“去死吧!血海轮回!”

随着何锡华的狂笑,周围的空气中,血红色真气突然泛滥,好像是形成了一个波涛汹涌的海洋,何锡麟就变成了这汹涌的血色海洋中的一叶扁舟,似乎随时都会颠覆。

而何锡麟也感觉到,那遍布的血色真气,带着强烈的腐蚀性,甚至他的真气,都在不断的被腐蚀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