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4章 兄弟/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姜天恒一愣,不解的看着秦若。

秦若却突然出手如电,一把抓住了姜天驰,封住了他的丹田,把他往岩洞里走去。

姜天恒大惊,一下子转到秦若面前:“秦若,你要做什么?”

秦若冷着脸看着他:“你就是人头猪脑!跟我来。”

姜天恒有点暴走的预兆,如果是换做之前的他,已经暴走了。但是现在,他虽然愤怒,但是却忍了下来,他觉的,自己需要知道原因。

提着姜天驰走到岩洞里,秦若直接把他丢在姜天恒的面前:“你自己问问他,为什么一路上留下印记。你虽然不擅长隐匿踪迹,但是这几天我教给你的,有足够在丛林中隐藏掉大部分的踪迹,要找到我们的痕迹,并不容易。可是为什么那些人能那么精准的找到我们废弃的宿营地?”

姜天驰一如既往的沉默,只是低着头。

姜天恒看着他,沉声道:“天驰,他说的是真的?”

姜天驰沉默了许久,才说道:“你既然这么说,就是已经相信他了。既然你相信他,不相信我,问我又有什么意义?”

姜天恒陷入了两难,如果是感情上,他选择相信姜天驰。但是秦若这一段的相处下来,他知道秦若绝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情。

看着这个姜天恒从小一起长大的最好的兄弟,秦若微微叹了口气,走到姜天驰的面前,随手在地上摆出一个小阵法,然后把一颗石子放到了这个只有巴掌大的阵法中间,然后在旁边,摆设了一个看起来似乎一样的阵法。

“天恒,你用手指头戳一下那个有石子的阵法试试看。”秦若看着姜天恒。

姜天恒脸黑了,他只是经历少,不代表他笨。

他走过去,用手戳了下那个有石子的阵法,那阵法顿时微微一亮,接着石子消失不见,随之,另一个空着的阵法上,却微微一亮,接着阵法上一闪,一颗石子出现在阵法上面。

但是姜天恒依然没弄明白,这阵法到底用来做什么。

秦若却手中张开了手,出现一张两寸长的纸条。姜天恒伸手接了过来,看一眼姜天驰,低头展开纸条,纸条上赫然写着上一次他们宿营的位置。

更让他感觉到悲哀的是,这纸条上的字迹,他太熟悉了。

“我研究了九天,忠于弄明白这样的小阵法的摆设和用法。”秦若叹了口气。

“天驰,为什么?”姜天恒再傻也知道姜天驰有问题了。

姜天驰知道这个时候抵赖也是没用的,只是低头沉默。

“为什么?”姜天恒再次问道,只是他的眼睛中已经出现了血丝。

姜天驰有点守不住姜天恒的这种逼问,艰难的开口说道:“龙无道答应我,可以为我的家人提供一个脱离御龙门,前往龙城生活的机会。你知道的,我母亲,只是父亲的小妾,甚至连个小妾的名分都没有。我很感激你,若非你,就没有今天的姜天驰。可是,我不想我的母亲被人瞧不起,我不想她继续每天躲在简陋的小屋中,过着宗门中最普通人的日子。”

姜天恒颓然坐在地上,怔怔的看着姜天驰:“可是你为什么不和我说?不管是以前我是少门主的时候,还是哪怕现在,我都有这样的力量去改变,去实现你的要求。我也从未看不起姨娘。”

“我不想接受你的恩赐,我只想靠我自己的力量。”姜天驰呼出一口气,好像是把所有积郁在心底的浊气都吐了出来一样。“我们是一个父亲的亲兄弟,可是你从小虽然也辛苦,但是却始终是家里的中心。而我呢?我八岁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虽然你一直对我很爱护,是你保证了我拥有不比任何大家少爷更差的条件。可是这都是你的恩赐罢了,我……”

姜天恒疯狂的叫起来:“我没有!我疼你,爱护你,只是因为你是我弟弟!你是我的亲弟弟,我的就是你的,何来恩赐?”

“在我的眼中,这就是恩赐。”姜天驰眼睛也赤红起来,耿直了脖子怒吼。

“放屁!老子何尝有过一分这样的心思就让我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姜天恒喘息的像是一头斗牛。

姜天驰看着愤怒的姜天恒,却颓然失去了所有的力气:“或许你是这样的,可是我看到的感觉到的不同。我自卑,因为我的母亲是一个连小妾名分都没的人。哪怕父亲认了我,家族族谱上记了我的名字。可是我依然只是入不了他法眼的人。”

姜天恒看着姜天驰,却突然慢慢的平静下来,一言不发的看着姜天驰。姜天驰让他看的有些受不了,低下了头。

“天驰,你告诉我,龙无道是不是得到了你的帮助,所以我们姜家才……放心,不管你告诉我什么,我都不会对你怎么样。你不把我当哥哥,我始终当你是弟弟。说完之后,我放你走,只是,以后我不想看到你。”姜天恒慢慢的说道。

姜天驰脸上的肌肉微微抽动,牙齿不停的咬紧又放松,许久之后才说到:“是,龙无道和我相遇很偶然,然后我们接触多了,后来我和他无话不说。所以,后来慢慢的,我就帮他传递一些消息。但是也就仅此而已。”

姜天恒脸色灰败,烦躁的对姜天驰摆摆手,顺便解开他的丹田限制:“走吧走吧,带着姨娘,立刻离开姜家,先躲到龙无道那边去。不然我什么时候后悔了,告诉了父亲,他会气死的。”

姜天驰默然看着姜天恒,过了好一会,才轻轻的吐出一口气:“哥,对不起。但是我没有害姜家的意思。龙无道说过,姜家早晚都要陷入这种境地,或许这样更好。”

姜天恒没有说话,只是低头看着眼前的地面,好像那地面上有花一样。

姜天驰叹息一声,站起来,慢慢的往外走去。

他刚走到洞口,姜天恒平静的声音突然从他的背后传过来:“我对你的照顾,是真心的,因为你是我的亲兄弟。可是如果没有父亲的授意,你认为当时不过比你大两岁,只是个十岁的孩子的我,能那么轻易的带着大批的丹药为你洗练筑基吗?”

姜天驰身体微微一抖,可是他已经走错了,回不了头了。

姜天驰走了,姜天恒看着洞口,看着走过来的秦若,静静的问道:“这世界上,还有真心吗?”

秦若刚要张口说话,姜天恒突然张嘴,一口暗红色的血就喷了出来。

秦若一惊,连忙上前封住他的真气,不让真气乱窜,否则,他立刻就会走火入魔。

姜天恒看来今天是刺激受大了,精神受不了了。

实际上,他这一段时间以来,遭逢巨变,本来精神看似很亢奋,但是只是表象,如今被他最亲近的弟弟背叛,他顿时再也压抑不住。

不过看着这一口暗红色的鲜血,秦若却是松了口气,这个时候,他能把这口鲜血喷出来,不至于积郁在体内,反而是好事。

嗯,当然也有坏处:那就是在他修养过来之前,怕是何人动手都难。

看看外面自己选择的这个战场,秦若摇摇头:“算了,让那些人多活几天吧。”

抬手背起姜天恒,离开这个地方,直接往秘地中央而去。

当然,他没傻到冲到宗门驻地或者其他家族人口稠密的地方去。只是往中央部分走了几十里,然后就在不知道那一家的一座小镇不远处的一处山谷里住了下来。等待姜天恒的恢复。

他们走了不久,一群三十多人就到了秦若他们最后呆过的山洞。

看着地上暗红色的血液,带头的人皱了皱眉头:“姜天驰和姜天恒动手了?他怎么没说?”

旁边一个人却叹了口气:“他们两个是亲兄弟,姜天恒更是对他爱护有加,如今……还要说给我们听吗?只是姜天驰走了,下一步我们的追踪怎么办?”

带头的人皱起了眉头:“搜索就是了。”

嘴上这样说者,他心里也是绝望。

他们这一队人,按照龙无道的吩咐,是绝不能拆开使用的,甚至哪怕错失机会,都不能拆开使用。只能聚成一团行动。

这一点,他明白龙无道的小心,秦若不是个简单的人物,怎么小心都不为过。

但是他现在也是无奈,秦若这家伙反追踪的能力实在是太强了,之前若非有姜天驰的帮助,他们连秦若的尾巴都吊不上。可是即便有姜天驰的帮助,每一次依然是慢了半拍,总是人家走了,他们才能赶到。

如今失去了姜天驰的帮助,就凭借他们这一队人,在茫茫三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追踪两个人……做梦去吧……

至少他就认为,只要秦若不想让他们找到,他们就一定找不到。

秦若对付这些人,并不难。但是也只限于躲起来。

但是躲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他还得想办法真正解决掉这条危险的尾巴。

不过如今姜天恒却又陷入了萎顿的时候,这个时候,秦若绝不能离开,否则,姜天恒心境极差的情况下,如果一个不小心,就要走火入魔,全废了。

秦若有点郁闷:他娘的,姜天恒这混蛋关自己屁事……

可是一段时间接触下来,姜天恒虽然有的时候很有点眼高手低,但是总体来说,还算是不错的人。至少在宗门弟子的子嗣中,已经是颇为难得好品格了。

“好吧好吧,我秦若就特么是个贱皮行了吧?”秦若有点无奈,对于这种时候,还不错的人,他还是很愿意结交的。

虽然最开始他也是有利用他达到控制御龙门的心思,但是现在,如果可以选择,或许龙无道是更好的选择,只从利益上来讲的前提下。

不过秦若的个性……龙无道哪怕此刻再怎么合适,秦若也绝不会和龙无道合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