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9章 谷家/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甚至秦若都很是意外,没料到谷家居然能做出这样的决定。

而姜家和其他四家更是惊愕,没想到平日里最是自私的谷家,居然会站出来主动顶缸!

不管他们心里是怎么想的,是不是真心的想要顶缸,或者是只是为了置之死地而后生,只是他们站出来承认的勇气,接受的勇气,就是其他几家相形见绌的。

“不错,我们是和西方教会的人有联系,我们也卖给他们一套功法,不错,确实是华夏正宗的突破到金丹境的功法。我们拿到了巨额的物资。这批物资,至今还在仓库未曾启用。我们是错了,不该去做那种事情,但是那个时候形势极其不好,我们整个御龙门甚至没有能够使用两年的物资!对一个御龙门这样的宗门来说,两年的物资都不足,这一点,谁能理解其中的痛苦?我们是鬼迷心窍,也许那个时候向天下宗门求援才是最好的选择。但是……算了,反正是木已成舟,已经无可挽回,我们谷家,就认了。”谷家家主咬着牙说道。

秦若好奇的看着谷家家主:“你想要什么?”

谷家家主看着秦若,也没有隐瞒他的心思:“是的,我们谷家认栽,当然,我们承担后果,也想要一点要求。谷家在海外,有一个分支,在俗世,只希望,你们不要追杀他们,给他们留一条活路。我们除了给他们一些钱,以及谷家的家谱之外,没有任何的修炼功法带走,他们只是普通人。以后,他们除了传承谷家的香火,将永远不会涉足宗门和修炼界。这一点点要求,我希望你们能够答应。”

这似乎是合情合理的要求,留下一条血脉,保存谷家的传承,这样看来,铸下大错的谷家承担了责任,也是正常的渴求。

但是秦若看着谷家家主,却微微笑了起来:“如果我不答应呢?”

谷家家主顿时有点恼怒了:“你什么意思?谷家愿意全体去死,还不够偿还这笔债吗?”

秦若脸色一下子冷了下来,看着谷家家主:“做梦!”

谷家家主愣住了,姜家和其他四家家主也愣住了,只留下一支不能修炼的俗世分支,对宗门家族来说,这已经是几乎最残酷的结果了,可是秦若居然不答应?

在他们看来,这似乎并没有什么重要的。

为什么?

秦若看着谷家家主,微微一笑:“你知道,今天我刚回来的时候,在大殿门口遇到了谁?”

这里的人哪里知道,只是看着秦若。

秦若笑道:“我看到了何锡麟。何锡麟不知道你们是不是熟悉,我可以介绍一下。锡麟,进来吧。”

何锡麟立刻从旁边的门里走了进来,笑呵呵的看着大家,拱拱手:“各位道友,龙组副龙头,只挂了个名头,办公室从来不去,光拿薪水不干活的副龙头何锡麟,让大家见笑。”

秦若看到他,无奈的摇了摇头:“锡麟,你来说吧,谷家的人,要求留下他们的海外分支呢。”

何锡麟呵呵一笑,依然是一脸人畜无害的模样,但是他却一伸手,往桌子上丢下了一把东西。他的手劲很巧妙,除了谷家家主,其余姜家和四家家主,以及那三个九十七家的代表,每个人的面前都飞过来一个。

那些东西直接就插在了他们面前的实木桌子上。

看到落在自己面前的东西,所有人都面色大变,惊愕的看着谷家家主。

姜轩更是直接站了起来:“谷伟种,你他妈的给老子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着,姜轩一把拔起插在桌子上的东西,直接扔到了谷家家主的脸上。

他的实力可是扎扎实实的金丹境九重天,这东西砸到谷家家主脸上,哪怕他只是含怒出手,并没有故意加力,却也不亚于一个重拳砸了过去。

谷家家主却没有躲藏,看着砸到他脸上,又落到桌子上,在桌子上弹跳几下,才躺下来的那个精致小巧的十字架,目瞪口呆,不知道该说什么。

谁都知道,华夏宗门中也是有这种样式的东西的,不过华夏宗门中这种样式的东西,是一种装饰品,同时又是一种特殊暗器,来自某个小宗门,而且他们的叫法是十字刀。

但是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宗门用十字形状的东西!

而落在谷家家主眼前的这个东西,精巧细致的十字型不说,上面那个受难的赤裸男人的形象更是栩栩如生,还挂着一条链子,而且保养的很不错,明显是某个人脖子上经常挂的东西。

这玩意,即便是俗世的普通人都知道,这叫十字架,来自西方教会的东西。

这种涉及了西方宗教的东西,在华夏宗门中,绝不应该出现!

如果出现了,那就只有一种可能!

谷家家主脸上的汗水再次滴落下来,完全失去了之前的大义凛然的模样。

“你是早就知道了,所以才表现的这么大义凛然,要抗下所有事情,害怕我们调查之后,发现谷家真正的秘密吧?”何锡麟懒洋洋的,依然笑着看着谷家家主谷伟种。

谷伟种猛然抬头,身体紧绷,看样子要出手。

何锡麟摆摆手:“别想了,你九重天的实力还不错,但是不是我的对手。更何况,需要我出手吗?”

不错,确实是不需要他出手,因为姜轩和其他四个家族的人已经站了起来,包括那三个小家族的代表,看着谷伟种,眼中充满了杀意!

谷伟种顿时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一下子坐在了椅子上:“你们想怎么样?”

“不想怎么样,只要该怎么样就怎么样而已。”何锡麟呵呵一笑,坐直了身体,探头向前,放低了声音,看着谷伟种,轻声的说道。“告诉你一个秘密!”

谷伟种让何锡麟弄的有点摸不着头脑,只是愣愣的看着他,这个时候说秘密,有什么意思?

“真的是一个秘密,至少在半小时之前还是。刚才我忘记告诉你了,你家里的三房长老来通知我们,说你们家的石窟中,不小心泄露了一种很厉害的毒物,那种毒物不小心被不知道谁点燃了,然后,那个石窟里的所有人,都不小心中毒,死了。”何锡麟依然在笑着。

但是他的笑容,让谷伟种的头发确实刹那间花白一片,整个人都一下子苍老下去,是真正的苍老,不知是感觉上的苍老!

甚至他的皮肤,都一下子变的枯槁起来。

姜轩和其他的人都知道,肯定是谷家三房的人把谷家的秘密给泄漏了,但是具体如何,他们却不清楚。

何锡麟脸上的笑容变成了冷笑:“好一个谷家,居然在谷家石窟中,藏了七百教会派来的骑士和魔法师,打算等这里局势彻底大乱之后,趁着大乱,毁掉姜家和其他四家,然后坐收渔利,成为西方教会在华夏的暗桩。你他么疯了吗?”

姜轩听到这个,二话不说,一拳就砸了过去。

砸到半途,却突然硬生生收回,憋的自己吐了一口鲜血,却连忙拦住了其他要动手的人:“别动手,他不该死在我们手下,也不该死的这么简单。他对不起我们是其次,也没什么,毕竟我们做错了事情,被人背叛也是正常的,我不怨恨。可是他对不起华夏的祖宗才是人神共愤。”

那几个家主很快压抑了自己的暴怒,但是看向谷伟种的眼神,已经是在看死人的眼神。

谷伟种苍老的利害,说话都带上了一股沧桑:“谷家,死了多少人?三房,呵呵,三房,他们三房就干净吗?”

何锡麟冷笑一声,看着他:“你们家的三房,感觉到自己罪孽深重,全部跟着进入了那个石窟,一起去死了。不过,谷家的人总是有怕死的,所以,你放心,谷家的血脉还有人继承。我们不会赶尽杀绝,但是他们以后怕是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姓谷。对孩子,我还下不去手。”

谷伟种好像是一下子解脱了,几乎是躺在了椅子上,看着何锡麟:“谢谢你。”

“屁!要是老子做主,老子下不去手,一定能找到下的去手的人。要不是秦若不忍心,你们谷家一根草都不会剩下!你们连叛徒都不够格,你们是汉奸!”何锡麟脸上的冷笑变成了暴怒。

谷伟种眼中无神,似乎失去了所有的生气。

会议室里变的落针可闻,许久之后,秦若对外面的几个侍卫摆摆手:“把他的尸体带出去吧。”

谷伟种死了……

因为受到谷家覆灭的打击,居然就这么死了。

姜轩等人却都是迷茫,谷家似乎不应该啊……

“这是谷家得到的证据。大家看看吧。”秦若叹了口气。

姜轩毕竟曾经是门主,默默的伸手先拿过查抄来的东西,以书信最重要。可惜的是,绝大多数的都是外文信件,他看不懂。但是有一本他看懂了。

“……一九四三年三月,长房生第三子,黑发然碧眼,溺。”

“一九四六年五月,三房生女,金发碧眼,溺。”

……

接下来的数字虽然不大,但是一个个“溺”字跟在婴儿的后面,却更是让人触目惊心:整个谷家,遍及每一个分支,都有这样的记载,近百年来,一共溺死男女婴儿近百人!

“怪不得,谷家的人,小名中,常见大哥,却突然会缺少中间的名字,接着下来又是老三老四之类,居然是这个原因。”一个小家族代表忍不住说道。

“可是,他们的西人血统从何而来?而且,看起来实际上也并不浓厚。”姜轩却是咬着牙问道。

何锡麟叹了口气:“他们在你们御龙门上一次开关的时候,谷家曾经和西方侵入藏区的西方教会的人大战一场,你们应该记得。若非这件事情,谷家就是我们的英雄啊。”

姜轩当然知道,那一次战斗,御龙门的历史上,也是浓重的一笔,因为那是抵御外敌:那一战,谷家负责藏区方向和宗门的战斗,算是后勤。但是没料到,遇到入侵,谷家人奋起,直系旁系子弟一共近六百人,不论实力尽皆参战,战死五百三十八人,只有三十一人生还。

战斗之惨烈,历史上少见!

那一战,也让原本只是御龙门一个不受重视的家族的谷家,一跃成为御龙门当时的七大大家族之一。也因为这一战,天下宗门放松了对御龙门的攻势,御龙门才从容退出战场,封闭宗门,闭关数百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