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0章 戴项链的男人/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谷家虽然只剩下三十一人,但是却飞速的开始重振谷家,不出百年,谷家已经成为御龙门实力最强大的家族,没有之一。即便是门主家族姜家,对谷家也要退让三分。

甚至,最近这些年来,谷家已经拥有莫大的力量,开始对御龙门的决策有了巨大的影响力,甚至若非姜家御龙门门主的地位持续了千年,千年的威望还能支撑的话,都要撑不住谷家的压力。

因为姜家再怎么说,所有的一切有关于姜家的荣耀,却也只是来源于华夏内部。但是谷家的骄傲来自对外的战争。这种荣耀,每一个个华夏家族都无法不尊重,就好像昆仑派,虽然不声不响,平日里动作不多,但是千年来的传承和征战,让昆仑派从来都是华夏一个最重要的发声者。

就如同铁骑门,那千里奔袭的一战,也奠定了铁骑门千年不败的基础,如今,更是堪比大宗。

甚至,有人曾经说过,若非谷家在御龙门,而是在其他宗门,只是谷家一家,就已经足以撑起一个大宗。

但是现在……

所有人都沉默了,谁都不知道,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也没有人知道,这其中到底会有怎么样的故事。

“一个惊天骗局!”秦若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姜轩等人还是在等待秦若的答案和解释。

秦若许久之后,才睁开眼睛:“锡麟性格比较淡泊,不愿意参与诸多事务,所以就在外面闲逛等我归来。却没想到偶然遇到了各家在外面等待消息的人。极其偶然,他突然看到有个人戴着十字架,不小心露出了一角。锡麟是个好奇心很重的人,他就有点想要知道那是什么。毕竟宗门众人,除了几个特定的宗门,男人戴项链的极少。”

两天前,何锡麟左右闲着无事,反正他也不关心谁去善后,反正不是他,他从来都是挂着龙组副龙头的名头,但是绝不肯做进去办公室的主,除非被逼着,那也是磨洋工。

这的事情,他自然是不插手的。

而且,这御龙门向来是一个十分封闭的宗门,这让他很好奇。很自然的,在附近溜达溜达就是应有的行动了。

当然,他也不敢乱来,这个时候孤身一人离开这里的宗门驻地,谁知道御龙门的人,是不是会给他来点更刺激的事情。

他也只能在御龙门的宗门驻地中晃荡,但是宗门驻地也不小,他就干脆去跟走的比较近的姜家,要了一个向导,带着他游览这宗门驻地。

听着那人给他介绍这些宗门驻地里的建筑的来源和渊源,以及御龙门曾经的辉煌,也是很不错的日子。

不过中午的时候,偶然路过一个小营地的时候,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从他面前匆匆路过,他脖子里的一件东西在阳光下闪耀了一下,却正好落入了何锡麟的眼睛。

戴项链的男人!

对于戴项链的男人他很好奇。

宗门不同于俗世,戴项链的人有,但是极少,而且多数都是比较特殊的宗门,戴项链也有特殊的意义。

甚至何锡麟都不该去问人家项链的问题,因为这很失礼。

而何锡麟是第一次遇到戴项链的宗门男人,自然很是好奇,压抑不住好奇心,就去询问旁边的人。

“师叔,你们御龙门有戴项链的传统?”何锡麟等到那个男人走过去之后,就顺口问道。

那人呵呵一笑:“御龙门怎么会有这样的传统?”

“那那个人是谁?”何锡麟忍不住问道。

那人一愣:“那人戴项链?不可能啊,他是谷家的人。谷家是我们御龙门,比我们宗门家族姜家都要强势的一个大家族呢。”

“谷家的人,戴项链?是谷家特有的传统吗?”何锡麟纳闷的看着那个人离开的方向。

那个姜家人脸黑了:“我敬佩你是龙组副龙头,但是这种事情,最好不要乱说。”

何锡麟一愣,才想起,在宗门中,戴项链是女人特有的专利,如果没有特殊情况,比如宗门传承之类的。如果对一个没有这种传承的人,说他是带项链的男人,这俗人骂人是雌性,那就是一个道理,而且,在宗门中,这就算是比较恶毒的咒骂了。

“不对,他确实是戴着项链的,我没看错。”何锡麟认真起来。

那人看到何锡麟的脸色,却依然有点愤怒:“我们御龙门是如今败了,可是你不能这么说我们御龙门的人。”

何锡麟回头看着那个人:“你看我像是开玩笑的模样,或者是想要污蔑你们的意思吗?”

他如此激烈的态度,让何锡麟感觉,这事情,似乎不太可能。

那人有点愣,看看那个人离开的方向,却皱起了眉头。

骂人戴项链,这不是一般的事情,去求证显然是不行的,那等于公开骂道了谷家的脸上!

“我只想确定,你能确定谷家没有这样的传承或者特殊的习俗?那个人确定是谷家的人?”何锡麟看着那人。

那人看看何锡麟,认真的点点头:“我们姜家和其他五家,已经在一起千年,从未曾听过任何家族有这种传承。那个人,确实是谷家的人,甚至和我还有点亲戚关系,他是我一个已经出了五服的堂弟的弟媳妇的表弟。”

那人说的关系很绕口,但是也间接证明他的话不是虚言。

“嘿嘿,有意思了,一个戴项链的男人?难道这个人是女扮男装?”何锡麟忍不住笑了起来。

那人苦笑道:“什么女扮男装,那是个男的,这一点是千真万确的。不过说不定他是学了俗世的……”

说到这里,他没有说下去,因为这不可能。宗门对习俗的看重不是一般的重,甚至有的时候比宗门的门规都更深入人心。只要没有特殊的传承,这种绝对让人无法接受的事情,是不可能出现的。否则,他的家里人就能打死他。

“算了,继续给我做导游吧,说不定真是一个喜欢戴的。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俗世的人戴项链太普遍了。将来,我倒是觉的没准宗门也会流行起来。也许真的是我看错了也可能。”何锡麟想了一阵,没有打算继续追究。

那人倒是认为看错的可能性居多。

继续逛下去,到了傍晚,自然是要回去报道的,毕竟这里严格算起来还算是战区。何锡麟虽然淡泊散漫,但是这种规矩是从来不会坏的。

报道之后,何锡麟离开大殿,转悠着来到了一座古香古色的建筑面前,研究门前的盘龙柱,看了一会,正好转到柱子后面,却突然听到几个人急促的脚步声,他本来心里就没鬼,也不怕,继续看他的盘龙柱,接着,却是几个人恰好从旁边路过,还低声说着什么。

他只是听到他们提到了姜家无耻之类的话,只是撇撇嘴,认为不过是其他的家族对姜家率先表态投降表示不满。

哪知道,却最后听到他们打算联合之类的话题……

这个时候联合,能有什么事情?

无非就是反对投降龙组罢了。

不过龙组五千余高手已经入驻御龙门宗门秘地,姜家已经明确表态投降,他们能做什么?

不管他们能做什么,一旦发生什么,都不是好事。

既然他们没发现,左右闲得无聊的何锡麟干脆就开启了遮蔽法阵,悄然跟了上去。

对方这几个人,最高不过是金丹境三重天其余几个都是一两重天。

跟了一阵,从他们的对话得知,他们是来这里探听消息,要把消息传递回谷家的人。

这倒是也是正常的,毕竟面临大变,掌握消息是最重要的。

何锡麟本想返回,却想到他们说的要联合起来反击之类的事情,就继续跟了下去。

离开宗门驻地,这一共五个人,立刻加速离开,看样子是打算赶回去。

就在他们催动真气动身的时候,一个人的动作有点大,胸口的衣服微微一开,何锡麟的眼角中再次扫到了银色的光芒:项链?!

又是项链?

何锡麟突然就是心头一跳,甚至冒险靠近他们,看向其他几个人。居然发现,这五个人中有四个,戴着项链。虽然看不到项链的模样,但是从他们脖子上看到的链子已经足够证明那肯定是项链。

如果说只有那么一两个人有特殊的想法还可以接受,可是在宗门的习俗下,成群结队的人都这样,那就不正常了。

想到姜家的人说过,这种传承和习俗御龙门绝对没有,他忍不住有点纳闷起来,他们闲着没事戴项链干什么?

而且很明显的,他们都是故意遮掩了项链的存在,只是不小心的时候,才会偶尔露出一角。

平日里没人会去特别关注别人的脖子,可是何锡麟现在关注了。

何锡麟的心里有点烦躁,毕竟这件事情太诡异。

可是这个时候又不能问,万一人家真有这样的传承,那就是得罪人得罪大了。

但是何锡麟却又感觉自己应该问个究竟,不知道是因为他的好奇心,还是其他的想法,他就是想知道,这么一群人戴着项链到底是为什么。

眼看着这些人离开宗门驻地已经几十里,再走一段,就要到达姜家的区域,再不问,是真没机会了。

可是直接过去问,怕是又不合适,何锡麟有点烦恼。

但是最终,他还是没有在这个敏感的时候选择上去询问。只能郁闷的退了回来,他并不担心谷家联合其他家族反击,那反而是更给了龙组一个彻底清理御龙门的借口:如今诸多大佬,正因为姜家主动投降导致没办法彻底清理御龙门头疼呢,巴不得他们送个借口过来。

回到宗门驻地这边的营地,何锡麟有点烦躁,恰好看到刘虎在外面和几个人喝酒,他就走了过去:“给我来一杯。”

刘虎看到他,呵呵一笑:“麟哥,来坐,一起。嗯?怎么了?”

何锡麟的烦躁几乎是写在脸上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