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1章 十字架/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什么,遇到点我想不明白的事情。”何锡麟郁闷的接过一杯酒,一口喝干。

刘虎看他的表情,对旁边一起喝酒的几个人微微点头,这几个人都是龙组的人,看到刘虎的表情,知道他们有话要说,当即几个人找借口告辞。

等他们走了,刘虎低了低头,往前凑了凑:“麟哥,这里能有你想不明白的事情?”

何锡麟看一眼刘虎猥琐的模样,笑骂道:“滚蛋,没有什么大事。就是今天挺奇怪,遇到一群男人戴着项链。”

刘虎顿时有点尴尬,把脖子上的金链子忍不住往里塞了塞——当然,不是俗世的黄金链子,而是宗门中使用某种金色金属打造的一个照片盒,里面有他儿子的照片。

他知道宗门的习俗,刚开始的时候,他几乎见人就得意的拿出来显摆,大家见到他只是为了放儿子的照片,也就一笑了之,毕竟宗门还是很宽容的地方。

一直到某个师伯看不下去了,告诉秦若宗门的项链男人不能随便戴他才恍然,为什么这些天总有人对他的项链看来看去,还以为是人家知道这里有他儿子的照片,好奇呢……

虽然闹了个红脸,刘虎却没舍得摘下来,依然是戴着,久而久之,整个龙城的人,几乎连那些经常过来送水果蔬菜的周围的普通人都知道,龙城龙组的刘虎,脖子上挂个项链里,是他儿子的照片。

如此一来,倒是也有一些人模仿,但是那些人模仿不了几天,就受不了其他人的眼光,不敢戴了。只有刘虎坚持下来,但是即便是他,也是藏在里面,尽量不让人看到。

看到刘虎的表情,何锡麟摆摆手:“大家都知道你戴项链的原因。不过那几个人很奇怪,我悄悄凑过去看了一眼,都是几乎一模一样的银链子,都是男人,对御龙门这样一个封闭的宗门来说,似乎有点不正常。”

刘虎顿时来了兴趣:“麟哥,是什么人?哪家的?”

“谷家的人。”何锡麟随口说道。

刘虎嘿嘿一笑:“全是谷家的人?”

“对啊,你笑什么?”何锡麟纳闷的看着刘虎。

刘虎笑的更贼了:“说不定人家是女扮男装呢……怎么样,漂亮不漂亮?”

“去你的,你就不怕让你媳妇知道。”何锡麟笑骂道。

刘虎摸摸脑袋:“现在啊,对那事早就淡了,我也只是好奇罢了。”

“不是女扮男装,是真的男人,他们说话的声音喉结骗不了人。”何锡麟说道。

“那就奇怪了。”刘虎也是纳闷。

何锡麟摇摇脑袋:“要不是现在时候敏感,我真想拦住他们看一看了。”

刘虎听到他的话,却贼笑道:“拿下就拿下呗,咱们现在也没正式接受投降啊,这不是还对峙呢吗?真打起来,他们能怎么样?”

何锡麟眼睛亮了起来:“对啊,大不了我就当是巡逻弄错了。嘿嘿,我实在是很好奇,他们戴项链干什么。”

有了刘虎这个推波助澜的,何锡麟立刻就有了想法。

刘虎眼珠子一转:“麟哥,咱们一块去?到谷家肯定是不行了,人家毕竟有高手的,就咱们俩,怕是不方便。我看,要不要咱们去转转,看看外面落单的,或者是在这边探听消息的谷家人?”

听到刘虎的建议,何锡麟顿时笑了起来:“你还真别说,他们探听消息的人在这里,我还真知道住哪。今天没事闲逛,姜家的向导还给我指着那地方说,可惜暂时还没正式谈判完成,那里暂时不能去呢。等天黑透了,咱们去干一票?”

刘虎立刻贼笑起来。

……

本来只是两个人的好奇,结果就促成了晚上的行动。

等到夜晚十一点多,何锡麟和刘虎一起,借着副龙头的名义巡查这里的岗哨,两个人堂而皇之的出去,然后遮蔽了身影,隐入了黑暗中。

谷家在这里负责传递探听消息的人,一共有三个,就住在以前谷家在这里的家宅中。不过除了他们,还有几十个谷家的普通人。

对普通人,他们两个直接无视,直接摸到了他们的后院住宿的地方。

两个人摸过去,在这里探听消息的三个人还没睡,还在说话。不过三个人的实力不怎么样,最高一个不过金丹境一重天,其余两个,一个真丹境八重天,一个真丹境九重天。

看来,谷家的人对这里还是很防范的,这几个人安排在这里,也只是传递最普通的消息的,而且很明显的,丢这么几个人在这么大批的天下宗门高手的中间,明显不是弃子,就是谷家的人么有反抗的心思。

“我们几个,算是弃子?还是家里根本么有反抗的意思?”那个真丹境八重天的人到也不傻,看着那个明显是三个人中的头目说道。

那头目叹了口气:“不管是弃子还是其他的,我们都不要管,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就好了。”

另外一个人刚要说话,突然打了个哆嗦:“怎么这么冷啊?”

“冷?”那头目有点不解的看向那个人,这个时候在屋子里,会感觉到冷?就算是真的很冷,以他真丹境九重天的人,也不至于说出来,因为根本不会在乎。

可是就在他回头看过去的时候,他也突然感觉到了冷,很冷,真的很冷……

冷的他几乎感觉到自己的脑子都要不转了!

下一刻,他就看到两个人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两个人都是黑衣蒙面,只露出两个眼睛。他顿时吓了一跳,却不知道对方要干什么。

更痛苦的是他发现,他已经被一股极其冰寒的力量,刹那间冰冻了,脑子虽然还有用,但是却别说动,连说话都不可能。

两个黑衣人,却走到他们的面前,其中一个人,直接伸手探入那个九重天的人的衣内,明显是找什么东西。

很快,那人找到了他要找的东西,拽了出来。

另一个人却走到那个头目的面前,同样伸手进入他的衣服中,找什么东西。

那个头目突然感觉到不妥,因为他的眼睛还可以看到东西,他看到那个人从他的脖子上,拽出来一条项链。项链的末端,是一个精致小巧的银色十字架!

那个人顿时感觉一颗心沉了下去:人家来找的,就是这个!

只是他们怎么知道的?

谷家的项链,都是藏在内衣里面的,外人根本看不到,怎么会想到来搜?

这两个黑衣人,毫无疑问,正是何锡麟和刘虎。

刘虎就是那个低头去翻找第一个人的黑衣人,何锡麟就是那个从头头的衣服里,拿出了项链的黑衣人。

看到在眼前晃动的银色精致的十字架,何锡麟的脸色顿时变的难看,只是黑巾蒙面,却看不出来,但是他的眼睛中,已经冒出了冷光。

宗门中,男人戴项链,已经是很稀奇,戴这种西方教诲的标志性的东西,那就是有问题了。

刘虎这个时候轻轻的拍了拍何锡麟的肩膀,何锡麟回过头去,看到的是几乎一模一样的一个十字架吊在项链的下面。

刘虎接着走向第三个人,却没找到项链,甚至翻过了他身上的衣服,都没发现,看来这十字架不是所有人都有的。

但是就算只有这两个,也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

何锡麟呼出一口气,看着那个头头模样的人,微微一抬手,让那个偷偷恢复了说话的能力:“这东西的来历。”

那人当然知道这东西的来历,但是他不敢说,因为一旦说了,就是弥天大祸。

可是现在不说行吗?

“不说?不说不要紧,我相信,其他人一定很乐意看到你们和这些东西出现在一起,我如果把你们交给姜家,你觉的如何?”何锡麟微微低声道。

那人顿时呼吸都变的急促起来,姜家在御龙门的千年门主的威势可不是吹的。

“这是……我们凡是达到金丹境的人都会有的。”那人咬牙说道。

何锡麟看了看那个只有真丹境九重天的人:“他不是金丹境。”

“他已经快要突破了。他哥哥是谷家这一代天才,为他提前拿回来了。”那人很干脆的说道。

“这东西的意义?”何锡麟看着他。

那个人哪怕是被冰寒之气封死了全身,此刻依然豆大的汗水一下子冒了出来,流了满脸:“那是……那是……十字架。”

“我不笨,我知道这是十字架,是西方教会才有的东西。我相信,你不会说这不是西方教会的东西,只是你们的个人爱好吧?”何锡麟把两个十字架放到他的面前。“除了编号不同,名字不同,完全一样。什么样的首饰需要做到完全一样,而且刻上名字还不算,还要进行严谨的编号呢?”

那人看着何锡麟,突然闭上了眼睛:“你杀了我吧。”

何锡麟嗤笑一声:“杀了你?你落入我的手中,还打算来个闭口不言当英雄?你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功法叫搜魂吗?”

那人都市脸色一下子灰败下来:“那是西方教会的十字架,隶属于印度教区。我们是印度教区北方区的教会家族。”

何锡麟呼出一口气:“看来,里面故事很多。我时间不是很充裕,你能给我简单但是却又不遗漏细节的介绍一下吗?”

那人头上的汗水涔涔而下,可是他知道,今天的事情,已经无法避免。不说,只是让对方多了一个把自己弄成白痴的借口而已。

看看旁边两个被放到地上,看不到表情的谷家的人,他突然咬牙:“我说了之后,给我一个痛快。”

“这个要求,我可以考虑。”何锡麟倒是没有拒绝的意思。

接下来,这个人的话,却让何锡麟和刘虎都有点后悔了,不该自己两个人来,应该多带些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