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4章 朴蒲云的神器/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华夏人,你未免太小看我们了。”那个人出现,脸色阴沉的往前走来。

那些棒子保镖看到这个人,都是面色大变,齐刷刷的跪了下去:“祖师爷爷,您怎么亲自来了?华夏还不值得劳动您的万金之躯。”

刘虎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好奇的走过去,绕着那个人转了一圈:“区区一个金丹境五重天,就这么一个瘦猴子一样的家伙,就是你们的祖师爷爷?那我要是去了你们棒子那边,岂不是你们的祖宗爷爷?”

秦若哈哈一笑:“小国寡民,夜郎自大,何必计较。不过你真想去棒子?估计他们真的会把你当作祖宗爷爷供起来的。”

那被叫做祖师爷爷的人大为恼怒,那些跪下去的徒子徒孙却是满脸的不可思议。因为他们平日里见面都不敢抬头看的祖师爷爷,如今被人当猴子一样观看,却居然只是发怒,但是绝没有出手的意思。

这太不正常了!

上一次,他们在国内的时候可是亲眼看到,十八天门大会上,有一个弟子打翻了献给祖师爷爷的茶,祖师爷爷直接就拍死了那个人。

对祖师爷爷不敬,那是大罪过啊。

可是今天……脾气那么火爆的祖师爷爷,居然被这么侮辱,都没有动手?

可怜,他们的祖师爷爷如果不是被发现了,根本没法不出来,他是宁可死都不现身的。

没办法,他金丹境四重天的实力,在对面的人眼中,实在是不够看啊……人家两个人,那个看起来境界比较低的年轻人,都尼玛是金丹境五重天啊!

那个彪悍的大汉,更是金丹境六重天的巅峰,自己一个四重天,怎么打?

他知道,龙组在这里的负责人,是一个五重天的高手,按照他的理解,顶多华夏最强的人也就是六重天或者七重天就了不起了。就算是很强,可是自己至少也有一席之地。

哪知道,来到了这里,随便两个年轻人,就是金丹境五重天和六重天,似乎这里这样实力的人不稀奇?

要是那样的话……大棒子国内,可是数百年都在沾沾自喜,意淫十八天门所向无敌……

“小猴子,他们叫你祖师爷爷,想必你知道的应该多不少,告诉你虎爷,你们和华夏这边是怎么联系的?联系人是谁?”刘虎伸出手,抚摸着那个祖师爷爷的脑袋,像是摸着一个宠物。

那个所谓的祖师爷爷浑身都在发抖,他什么时候受到过这样的侮辱?

在棒子国内,他随便走到哪里,不是高高在上?到处都是山呼海啸一般的跪拜大礼参见?

可是在这里,居然被人摸着脑袋叫小猴子?

“老虎,别闹,人家好歹也是那边的祖师爷爷,怎么能叫小猴子呢。”秦若看着刘虎摇了摇头。

刘虎嘿嘿一笑,收回了手,离远了点。

那祖师爷爷感觉心里舒服了点,至少华夏还要懂点礼貌,老子就算实力不如你们,但是好歹也是一方代表啊。

“都这么大年纪了,好歹也叫老猴子。”秦若走到了他的身前,看着这个家伙接了一句。

那个祖师爷爷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刘虎忍不住,哈哈狂笑起来。

那个所谓的祖师爷爷再也忍受不了,大吼一声,一把长刀拔出,劈向秦若,没错,是秦若。因为他感觉刘虎实力太高而且距离太远,偷袭也没把握。但是秦若只是比他高了一个境界,甚至高不到一个境界,毕竟他已经是四重天巅峰的力量,秦若却只是五重天初期,实力差距偷袭之下,还是很有希望的。

但是,他错了!

他错的离谱!

秦若的战力,岂是可以用境界来衡量的?

他的刀劈出去,光芒闪烁,很是好看。

可是下一刻……

没有人看到血光飞溅,秦若被劈死的场景,只看到秦若笑呵呵的站在那,左手两个手指,夹住了他劈下来的刀锋,那祖师爷爷却气喘吁吁,双手握刀,想要抽刀回去,却根本没有办法撼动半分,在身材高大的秦若面前,活脱脱一个猴子。

秦若微微摇了摇头:“不自量力。”

随手用力,那人的长刀顿时被秦若的手指一夹两段!

所有人都惊呆了……

尤其是那些那人的徒子徒孙们,更是感觉世界都崩塌了……祖师爷爷的刀,偷袭人家还被人家两个指头夹住,祖师爷爷耍猴一样抢了半天也没动弹分毫。

更离谱的是,祖师爷爷的刀,居然断了!被人两个手指头夹断了!

这把刀,可是整个棒子国被奉为天门唯一神器的刀!

这是一个神话的破灭啊!

甚至那个祖师爷爷也呆滞了……

“不可能……不可能……这是我们的神刀,三百年前,伟大的朴蒲云先祖,就是用这把刀,打败了华夏最强的高手!这就是那个被打败的华夏第一高手的佩刀!”一个棒子忍不住失神的说道。

刘虎听到朴蒲云的名字,神色古怪的说道:“朴蒲云,三百年前的朴蒲云?我怎么看过东北那个只有三百多人的小宗常山宗有记载,说是三百年前,有个叫朴蒲云的棒子来挑战,结果常山宗的师叔祖懒得理他,师伯们不愿意和这么差劲的人比试。朴蒲云就大叫华夏无人敢一战,结果一个三代弟子看不下去,就去把他揍了一顿。下手有点重,然后这货在常山宗养伤,临走的时候偷走了挂在他养伤的房间里的一把装饰用的刀?这事常山宗是记载在笑话里的,我没事喜欢看这个,就才记住的。真不要脸啊。原来那个偷刀的小贼朴蒲云是你们的先祖?我还以为是个无名小卒呢!”

刘虎的话,让那些棒子的徒子徒孙,都感觉到如同五雷轰顶……

尼玛,不带这么打击人的……人家那么小的一个宗门的人都不屑于和他比武,只是一个三代弟子就打败了他……

而且,还是偷走了人家的装饰用的刀!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不可能的……”那群棒子感觉人生观都毁了。

在他们的呓语一样的话语中,秦若和刘虎慢慢的也听到了他们的朴蒲云的版本!

咳咳……嗯,这话说朴蒲云前辈炼功大成,棒子国无敌手,感觉到高手寂寞,于是就来到了华夏,打算挑战华夏第一高手。

然后第一站,就是最近的常山宗。

常山宗,只是华夏一个最小的宗门,朴蒲云前辈对这样的宗门却很是尊重,因为他的美德,常山宗的人,对他极为尊重,称之为来自棒子的伟大强者。

然后朴蒲云前辈还不吝啬的指点常山宗的修炼,让常山宗的修炼,达到了更高的水准。

接着,朴蒲云前辈前往华夏中原挑战华夏第一高手,华夏第一高手也是很厉害的,和朴蒲云前辈大战一天一夜,被朴蒲云前辈打败,但是朴蒲云前辈品格高尚,发誓绝不泄漏那个高手的名字,认为这会造成对那个华夏第一高手的损伤。

那个华夏第一高手感激涕零,将自己的佩刀送给了朴蒲云前辈。

朴蒲云前辈感觉到天下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对手,很是孤独,只好返回了棒子,每天教导子弟,成为一代最伟大的宗门仙师。

……

“真尼玛不要脸啊……”刘虎听的牙疼,脸上的肌肉不停的抽动,哭笑不得,可是实在是找不到能形容那人无耻的词语了。

不过是一个无耻的小贼罢了,居然回到棒子,还被当作是……

秦若感觉自己要憋出内伤来了……

“唉,一把不过是玄品中的上品都勉强的装饰刀,居然都成为他们的神器……还真是。”秦若有点无语了。

刘虎更坏,随手摸出一把匕首:“我这把平常用来割肉吃的刀,那岂不是你们这神器的祖宗?”

说着,他捡起掉到地上的那他们所谓的神器,用匕首一下一下,像是削土豆皮一样削了下来……不一会功夫,那神器,就变成了地上的一堆小铁片……

那些棒子只感觉天塌了,地裂了……世界全毁了……

刘虎很坏的!

他那把匕首,是他么的求了人家公冶门的老祖宗,特地打造的圣品中都算是上品的宝贝。用圣品中的上品来对付这玄品中算不上上品的东西,太欺负人了!

而且他手中的匕首,华夏宗门中,还是极少的。

毕竟圣品的武器不少,虽然不缺,但是也没普及,炼制还是很难。而且,多数都是圣品初级的,中品的就很少见了,这上品的,就是稀罕物,至于极品的,那就更是凤毛麟角了。

比如秦若的一对横刀,就是圣品上品,都算不上极品。

“咳咳,刘虎,问问正事,别闹了。”秦若有点问不下去,只好让刘虎来问,这尼玛太逗了。

刘虎笑嘻嘻的走向那个猴子一样的他们的祖师爷爷:“说说看吧,你要是不说,我用这把刀把你片了,你觉得简单不?不说?那咱们从你哪只脚开始,或者那只手开始?我无所谓的,你随便选。”

那个他们的祖师爷爷的心理确实是很强大的,如果是华夏人遭遇到这一幕,绝对会气的吐血身亡。但是人家只是面色悲戚,发愣一阵之后,居然稳定下来,这一点,让刘虎很是佩服。

“我们和你们这边的那个叫龙无形的人联系的。不过是他们求我们的,而且,他们骗了我们,说他们遭受了不公平的待遇,需要我们来主持公道。现在看来,我们都上当受骗了。做为公正的棒子人,我们绝不会再插手这里的事情。我们走了。”那个祖师爷爷的转变,让刘虎和秦若都是目瞪口呆,尼玛,还能更不要脸吗?

甚至那个所谓的祖师爷爷居然从地上爬起来,拍拍屁股就往外走,他的几个弟子恍然跟上,都快离开会议厅了,秦若才猛地回过神来,低喝一声:“给老子滚回来,他么的,看到自己赚不到便宜,就打算吃干抹净,拍拍屁股就走?有那么好的事情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