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7章 大火/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虎嘿嘿一笑:“他们要是敢,我就烧的他们连他妈都不认识。”

说着,刘虎直接离开防御法阵,往前走去。

这里距离那迷阵的距离,充其量不过是五百米多点,这对刘虎这样的高手来说,根本不算是什么距离。后面的人也随之跟上,往前移动,很快到达距离迷阵五十米左右的距离上,因为这里,就是刚才爆炸最后的爆炸点所在的一条线。

至少在爆炸之后,这条线的范围内是安全的。

刘虎毫不客气,直接出手,几团火球直接落入了迷阵丛林中。随着刘虎的动作,其他几个专修火属性力量的修炼者,也出来帮忙,顿时,迷阵丛林中立刻燃烧起冲天大火!

毕竟只是刘虎的话,他的火焰威力就足以达到两千度左右。而实际上,一千五百度左右的温度融化钢铁就会很简单,何况是两千度,而且还只是丛林,不是钢铁!

这两千余度的高温,就算是岩石都要融化掉了……

冲天的火焰,立刻拔地而起,接着,向前呼啸而去——本来今天天气很好,但是没有风,可是……林炎是风属性的力量,而且,修炼者中也有不少人是风属性的力量,而且,足有十几个。这十几个人推波助澜之下,火势顿时边的不可控制,往那边席卷而去。

随着巨大的冲天的火势飞速的蔓延过去,迷阵丛林中很快响起惊骇的叫声,接着就是接连不断的惨叫声:很明显,这是里面埋伏的人中招了。

而这还不算完,一个一脸坏笑的师伯走了出来,和林炎低声说了几句什么,林炎顿时万年不变的冰山脸上,露出了笑容,接着那个师伯在地上很快放了一些什么,林炎立刻一抬手,一股不大的风,顿时吹过那些东西,带着一股淡淡的粉红色,往丛林中飘去。

秦若不知道这是什么,有点纳闷,林炎很快吹走了那些东西,然后往后退了几步,火势已经冲天,他们的风属性力量,已经不需要增添什么了。

“那是师伯的毒药,他说只要被吸入,就会全身乏力,他们那样的话,可就逃不掉了。”林炎微微笑道。

秦若点了点头,对这样的手段,对付敌人的时候,秦若一点都不会吝啬用上。

“林炎,你的属性力量,现在看来,还是风属性为主?”秦若忍不住问道。

林炎摇摇头:“不是。”

“那就奇怪了,到底是什么属性力量?”秦若纳闷的看着林炎。

林炎微微一笑:“具体的我也说不清楚,但是我能操纵云雨之力,如果有成型的云,我甚至可以操纵小范围内的降水。可惜的是,我不会飞……不然的话,控制力还会更大些。但是,这个太难,倒是风之力,我倒是用的很熟练。但是我的风之力,却又不是单纯的风属性力量,反而是一种说不清楚的力量,只是可以表现为风的形态。”

秦若很是惊讶的看着林炎,他这种情况,可真的不多见。但是一般来说,这样的人,只要有足够的机缘,足够的财富储备,将来一定是一代高手。

还想再问,林炎已经指着前方的丛林说道:“看来,毒药有效了。”

秦若抬眼看去,只看到几个大约有金丹境级别战力的人,从火焰中冲出,但是冲出几步,就浑身颤抖,根本迈不动步子,直接一头倒在地上,痛苦的哀嚎。

秦若呼出一口气:“去几个人,给他们个方便。”

对秦若的意思,大家都懂:方便,就是死。不过这样的死,总比被火慢慢烧死来的舒服的多了。

几个师伯走出去,毫不客气的结束了他们的生命。

秦若有的时候认为自己的心肠已经够硬了,但是比起这些大多数从没杀过人的师伯,还是差得远了!

只要是对上外国人,这些师伯从来没有任何犹豫,都是极其从容的动手杀人,没有任何丝毫的怜悯。

这一点上,秦若自愧不如。

但是他也知道,这似乎宗门中千百年传承的结果。

宗门中的所有人,几乎从进入宗门开始,就会在有意无意,有形无形中,接受这样的概念:敌人,不同戴天,绝不可能缓和的敌人,只要遇到,唯有你死我活的敌人。

而这样受到几十年的反复灌注,甚至是一两百年的灌注,你想不接受都难。

不过这一点,俗世是学不来的,也不适合俗世。

毕竟现在的俗世,还是和平为主导的,真要是打,华夏不怕和任何人开战。但是华夏不到最后时刻,也绝不会和任何人开战。因为只要开战,如何结束,就不是自己能做主的。而一旦开战,必然有其他人推波助澜,让华夏无法脱身,陷入战争的泥潭。

而且,一旦打的规模大了,后果怎么收拾,就是谁都没信心的了。

甚至如果华夏真的要开战,要真的大打出手,怕是世界上的所有人都会颤抖——无他,华夏的战争动员能力,足以让地球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无法不怕。

陆续的,有更多人从丛林中狂奔出来,但是多数人,却已经在丛林中被烧死了。哪怕实力较高的,能够抵抗火焰的,除非是在另一边逃出去,只要是面对秦若他们的,就绝对无法幸免。

这片丛林很大,足够数百平方公里大小,虽然迷阵的规模不大,实际上只有几十亩大小,但是一旦让森林燃烧起来,那就跟迷阵大小无关了,而是跟整个丛林的规模有关系!

这里也不是热带丛林,而是属于温带,燃烧起来之后……基本上没办法控制。

当然,也有部分人见机得快,大火刚起,就从迷阵背后溜走了。这样的人,倒是占了大多数,不过那些靠近秦若这一面的人,那是倒霉倒大了。

秦若并不着急,他知道对方绝不敢对何锡麟做出太过分的事情,否则的话,他们无法承受华夏的怒火。

他们只是想谈条件!

但是秦若是那么容易谈条件的人吗?

这一把火,就是给他们的教训!

冲天的大火越烧越烈,已经不是人力可以控制的,除非有大规模的连续不断的降雨才有可能缓解。但是很遗憾,现在是冬季,大规模的连续不断的降雨,有点不太可能。

秦若看了一阵,看到已经没有人从火海中冲出来,只是冷哼一声,从左边绕了过去,往教皇区的腹地而去。

不得不说,对方的安排很周密,也很歹毒!

看似是故意暴露了迷阵,让人发现,对面不远处就是迷阵,实际上,真正的杀招却在迷阵前面的那几百米的平坦的地上。

只要秦若等人注意力集中到前面的迷阵丛林上,就会忽略脚下的危险。

一旦他们来到迷阵前面,里面的人引爆这个精心布置的炸药阵,秦若他们不敢说是必死无疑,也没多少生还的可能性。

而且,他们的迷阵中,隐藏着数以百计的高手,虽然总体水平比起秦若他们差得多,但是如果是经历了炸药的蹂躏之后,对方绝对可以轻松的收拾残局。

可惜的是,秦若面前,这种小伎俩,根本没有发挥的余地。

“老大,你怎么知道前面有炸药?”刘虎虽然是毁掉炸药的主力,但是现在想起爆炸的威力,却心有余悸。

秦若淡淡一笑:“火药的味道太浓了。我对炸药的味道很敏感。这么多的炸药埋设在这里,我能闻到炸药的味道。”

这一点,秦若并不夸张,他以前那时候有八年的时间,天天和这些东西打交道,对这些东西的味道极其敏感,这里的炸药埋设的数量巨大,加起来,至少也有上千吨,怎可能逃过秦若的鼻子?

更何况,这埋设炸药的人,并不高明,甚至有些地方,炸药埋设的距离地面不到半米深的距离,这样的埋设,怎么可能瞒得过秦若?

“这是已经撕破脸了。”林炎在旁边走着,却忍不住插嘴说道。

秦若点点头:“不错,从他们埋设炸药的时候,就已经撕破脸了。我只是很纳闷,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只是为了抓了锡麟?不可能!锡麟毕竟只是一个人罢了,哪怕职位再高,也不值得他们和华夏撕破脸的。因为得罪了锡麟一个人,他们顶多付出点小代价,但是和华夏撕破脸,就完全是两回事,那可能是意味着血流成河。甚至是教会的彻底衰落。他们为什么这么做?”

刘虎对这样动脑子的事情,向来是敬而远之,至于林炎,他愿意想的时候才去想,不愿意去想的时候,根本不想。

此刻,很显然,林炎就不愿意去想:“想那么多做什么?到了教皇的老巢,把教皇揪出来,一切都明白了。”

秦若看着林炎,突然笑道:“你不会真的以为,咱们这两百人,就能杀尽梵蒂冈,把教皇揪出来把?如果是那么简单的话,华夏的人早就干了!哪怕是华夏最衰弱的年代,集合两百个这样的人手也不难。几次大的冲突之后,也绝对没有问题。但是那时候为什么老祖宗们没动手?这里面肯定有原因的。”

林炎不置可否:“老祖宗们没试过,那咱们就试试看,也好好称称看教皇到底有多少斤两。而且,锡麟来这里之前,是得到了教皇这边,据说有了突破金丹境战力桎梏的方法才来的。是不是锡麟发现了什么?才导致他们不顾一切的撕破脸都和我们死磕?”

秦若微微点点头:“有可能,但是可能性很小。毕竟锡麟对这里一无所知,来到这里也不过是区区几天,要是这么几天时间,锡麟就能弄到他们的秘密……那他们早就没资格在世界上传承这么多年了。多少年前,他们就应该消失。而不是一直到现在,都占据着世界宗门的主导。我们,还是要小心些为上。如果事不可为,我会立刻撤退。”

林炎纳闷的看着秦若:“立刻撤退,那锡麟怎么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