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2章 前任教皇/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更关键的是,他们已经有了何锡麟这张牌,应该说占据了很大的优势,有了这样的优势,还摆出这样的架势来,这是为什么?

不只是秦若,大家都有点迷糊。

但是不论如何,既然已经到了这里,想必答案也已经不太远了。

答案确实是不远了,因为秦若很快发现,这事情果然有蹊跷:因为那大量的重武器对着外面,而还有相当部分的重武器,居然尼玛是对着里面的?

这特么几个意思?

对着外面,防范华夏人,这个秦若可以理解。但是你重武器对着自己的城堡内部的各个通道,这就脑洞有点大了?

难不成他们内部出现了问题?

何锡麟很不服气,因为他知道,秦若当年被抓的时候,不仅自己逃了,还带着李夏怡一起跑了。

而且秦若当时也是被控制了,封印了体内的力量,可是人家还是跑了。而且跑了以后,还曾经和他说过他当是时如何逃跑的,甚至于如何冲关,都详细的和他探讨过。

对于这种冲关的方法,何锡麟花费了不少功夫去尝试,毕竟这玩意本身就很难,而且,也算是对个人的磨练,更重要的是,心分三用,对修炼者来讲,也是大有助益的。

如今被困在这里,他自然是想能够复制秦若的逃跑之路的。

不过他更惨,不但真气被封,肌肉力量都被封了:一天三次的熏香,嗯,还好,现在改成一天两次了。

但是那没卵用,只要真气不能调动,减少一次熏香的时间,并不足以让他恢复到能够凭借肉体力量冲出去的程度。秦若的肉体力量或许,但是那绝不是何锡麟。

要说如今华夏最变态的肉体力量强度,绝对是秦若第一,绝无例外。

在不能动用真气的情况下,何锡麟每一次和秦若交手都是被狂殴的下场。

当然,这样的较量,也让何锡麟有意无意的修炼增强自己的肉体力量,倒是也有所收获,但是比起秦若差的还不是一点半点。

不过让何锡麟幸运的是,每天至少下午的时候,有了两杯牛奶,熏香也减少了一次,不至于让他每天得了软骨病一样被挂在墙壁上。

而他唯一的机会,就是下午两杯牛奶之后!

因为每次两杯牛奶之后,这一次熏香取消,他的肉体力量就能恢复一点,然后会一直持续到第二天的早晨。

何锡麟虽然和平时没什么两样,但是喝完牛奶之后,他立刻就尝试活动一下身体,虽然依然无法解决被困的局面,但是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力量确实在慢慢的恢复,然后一直到第二天的早晨,然后继续被熏……

“他娘的,这伙人,还真是看得起老子,居然这么不要脸。”何锡麟很是郁闷。

不过他从来不会放弃,第二天的牛奶过后,他就开始尝试。

最重要的,是控制真气,哪怕是一丝!

但是真气被封,要想调动,哪有那么容易?

想到秦若当时的情况,他却又绝不肯放弃,慢慢的尝试。到了天亮的时候,他居然真的控制了一丝真气!不过这一丝真气,却是在丹田的外部:脑部!

对于这一丝真气,何锡麟大喜!

因为,没有人比他更了解他自己的真气的情况,他修的是什么?寒冰属性!

他的寒冰属性达到了什么程度?

零下两百摄氏度!

那意味着什么?

那意味着,只要他愿意,靠近他的任何东西,都会被冰冻!

虽然只是一丝真气,但是足够了……

第二天早晨七点钟,准时的有人来继续熏香!

不过这一次,有了一丝真气的帮助,何锡麟直接闭住了呼吸。别看只有微不足道的一丝真气,已经足够他闭住呼吸很久。

闭住呼吸,不过几十分钟,那熏香的力量就开始沿着牢房的缝隙慢慢消散而去。随着它们的消散,何锡麟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心里却泛起了一丝冷笑。

只要有一丝真气,他就大有可为!

一丝真气,被他缓慢的凝集起来,轻轻的往下移动,他被封印的关口第一个,就在胸口的位置,连接心脏的附近。

要冲关,这点真气是不够的,但是真气,从来都不只是蛮力!

何锡麟借助这一丝真气,却是慢慢的冰冻了那个节点!

冰冻,对他来说,已经是本能一样的力量。

冰冻了这个节点,他笑了!

封印他的经脉和丹田的也是真气,一股真气锁住了他的真气运行的通道。而他的意思冰寒之气,却直接冰冻了那个节点,那点锁住他的真气运行经脉的真气,顿时就变的凝滞艰涩。而何锡麟的经脉却是不可能被冰封的……人家是干什么的……

封锁节点的真气变的凝滞,何锡麟的经脉却顿时有了反击的机会,一缕真气几次冲击之后,经脉就开始松动,接着十几次冲击之后,经脉就被冲开了一条极其细微的通道!

尽管极其细微,但是已经足够了!

心脉是重要的真气集结地,即便是被封锁这里储存的真气也是相当多的,至少比何锡麟脑部的强大多了。

尽管只是一条极其细微的通道,却也足够心部的真气流入脑部,哪怕是倒流,可是此刻背部经脉同样被封锁,却也没有什么大碍。当然,如果背部经脉畅通的情况下,这样做那是纯粹的作死了。

不过何锡麟的目的可不是让他流动,而是立刻增加了力量,让冰寒之力更强,那原本就被冰冻的凝滞艰涩的真气,直接被凝结了!

被凝结……那就没用了……仿佛是“咔嚓”一声细响,那封锁了通往心脉的关口的封印,顿时就碎裂,何锡麟顿时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虽然那股细小的真气还在他的体内游走,但是已经没有办法阻止他冲开这个关口。

接下来,他要打通的,是前往丹田的道路!

不过有了这一次的经验,何锡麟信心大增,而且,更加的得心应手,很熟练的冰冻了那边关口的外来真气,然后不断的冲击,很快就让失去了活力的外来真气被冲开了缝隙。

直接打通了前往丹田的通道。

不过这个时候,还不是成功的时候,因为他和背部的经脉通道之间的循环还是中断的。

他没有贸然去冲击丹田的封印,因为那封印要强得多。

他的真气流转,从背后冲入会**,熟练的冰冻,然后冲关!

眼看就要冲破的时候,外面的人来了,他立刻一惊,连忙尽快收了真气,一动不动,甚至体内的真气都不流动,好像是依然受制一样。

而这个时候,他才发现:到了中午熏香的时候了……

不过这一次熏香,他就不在乎了,闭住呼吸就是了……

几十分钟之后,人走了,何锡麟虽然依然保持着四肢无力被挂在墙壁上的姿态,但是体内的力量,却已经开始快速的冲击会**。

有了上一次的基础,会**很快被冲开,整个循环通道被打通,但是唯一不通的,就是丹田:所有的真气循环,必然是从丹田上升到心脉,脑部,然后从背后流转而下,经过下部的会阴,返回丹田,进入丹田之后,才会再次循环。

所以,丹田既是储存真气的场所,也是循环的最重要的中转的节点。

但是已经到了这一步,何锡麟知道,这种手法封印他,已经没有意义了。

虽然只是循环通道中的真气,但是除了丹田,心脉也是能吸收一点真气的,只是远不如丹田效率那么高罢了。

不过现在来说,也已经够用了!

直接冰冻丹田外围,然后真气冲击,这一次却不只是打开通道,而是彻底的把封印丹田的力量打碎!

几十次冲击之后,被极寒的寒气冰冻的哪点外来真气,就被打碎,飘散在丹田的四周,丹田的封印自然的就没有了。

没有了限制,丹田中磅礴的真气涌出,流转身体一周,所有外来的真气顿时被清扫一空。

随着恢复,何锡麟心念微微一动,一股极寒的真气就蔓延到他的全身外放,扣住他的四肢和脑袋的那不知道什么金属制成的锁链,顿时被冰寒的力量冰冻的好像是脆弱的麻杆,手脚微微用力,几声轻微的碎裂声,何锡麟已经飘然而下。

下来之后,他立刻从储存空间中取出丹药吞了一颗:饿了好几天了,饥饿的滋味真的是太难熬了。

虽然已经不需要,他还是忍不住给自己来了一颗。

感觉舒服了,秦若看着外面这间狭窄的牢房,撇撇嘴,嘿嘿一笑:“他娘的,应该有点纪念意义。老子这可是破天荒头一次坐牢。”

说着,他直接往外走去,走到门口,随手一掌印在厚重的牢门上,那金属的大门立刻被一层冰雾覆盖,接着何锡麟抬腿就是一脚,“咔嚓”一声,好像是一块冰碎裂,而不是金属碎裂的声音,接着,就是噼里啪啦的碎裂的牢门掉落了一地。

呼出一口气,虽然这里的空气和牢房没什么区别,还是让何锡麟舒服了不少。

“别走!”何锡麟刚刚做了个扩胸运动,就听到了旁边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

他忍不住往旁边看去,他的旁边,还有个牢房,不过这里的人待遇明显比他好多了,人家至少没被挂在墙上。

“带我走,我不想死,带我走,我告诉你这里的一个大秘密。”一个满脸都被胡子和头发遮盖,几乎看不出模样的白人,穿着一身破烂的几乎是碎布片一样的麻布衣服,贴在牢房的门口小窗的缝隙旁边,看着外面的何锡麟。

何锡麟看看他:“你是谁?我凭什么救你?就凭你一句空话。”

“我叫甘达尔,你应该听过这个名字,五十年前,这个名字代表了教皇。”那个人显然很是愤怒,咬牙切齿的说道。

“嘿,有意思了!你的意思是说,你是前任教皇?那么,你现在出现在这里,那估计要有很多故事了。”何锡麟笑了起来,笑的很鸡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