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3章 四条锁链/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真假教皇,有意思啊……

管他说的是不是真的,何锡麟现在都把他当成真的!

哪怕他不是,何锡麟也要让他是!

“你往后退两步,我打开这个牢门。”何锡麟说道。

甘达尔愣了下:“你没钥匙?”

“我要钥匙做什么?”何锡麟往前走去。

“该死的,我以为你有钥匙。没有钥匙,没有人能打开这道陨石提炼的钢铁铸造的门的。”甘达尔沮丧起来。

何锡麟纳闷的看看旁边自己刚毁掉的那个门:“难道和隔壁的门不一样吗?”

“是一样的。等等……你是怎么出来的?你不会是真的不需要钥匙吧?东方人!”甘达尔惊愕的看着何锡麟。

何锡麟耸耸肩:“我真的不需要,所以,现在,你需要后退几步,不然可能会对你造成损伤。”

甘达尔立刻后退,眼睛里冒出了希望的光芒,随着他的后退,何锡麟听到了清脆而沉重的锁链的声音。

单手一掌,轻描淡写,极寒的寒气顿时蔓延出来,让号称不可摧毁的牢门,顿时变的脆弱的像是玻璃,何锡麟一脚过去,牢门顿时变成一堆碎渣。

看到何锡麟就这么简单毁掉了牢门,甘达尔的眼睛都直了。

何锡麟这个时候才看到,这个甘达尔比自己惨啊!

自己虽然被挂在了墙壁上,一天三顿熏香伺候着,可是那也只是禁锢而已。

而这个人,被四条黝黑的锁链锁着不算——两条铁链穿过他的琵琶骨,另外两条,则是穿过了他的骨盆!

“我操!这是什么人,真特么的歹毒。”看到这样的一幕,何锡麟都感觉到浑身发冷,到底多狠毒的人,才能对哪怕是自己的敌人,试用这么惨无人道的手段?

就算是敌人,有什么深仇大恨,一刀杀了也就是了。可是这算什么?

何锡麟默然走过去,轻轻叹了口气,走过去,伸出手:“你认真点,不会太痛苦,至少不会比你现在遭受到的更痛苦。”

甘达尔微微一笑:“我已经习惯了痛苦。”

何锡麟点点头,一股冰寒之气蔓延而出,直接精准的渗透到这钢铁中,然后钻到了缠绕那人锁骨的那一节。

接着,“咔”的一声轻响,锁链断裂,何锡麟伸手按住那个人的身体,微微用力,一股腥臭的黑血飞出,一条锁链被抽了出来。

那人身体猛地一抽,额头上的冷汗顿时流了下来。

虽然他早习惯了疼痛,可是多年下来,这铁链虽然折磨他,但是却已经和他的骨肉相连了。这么被强行剥离,那种痛苦真的不一般。

不过幸好,何锡麟的冰寒力量帮了大忙,一边封锁了他的痛感神经,另一方面,冰寒之气本来就有镇痛的效果,倒是让他的疼痛降低到了最低。

没有停手,何锡麟知道,这种事情,若是不能一气呵成,当事人会更痛苦。

随即把第二条锁链取了,然后面对骨盆的锁链,何锡麟先伸手封住了那人的身体,让他不论如何都不能动,才动手先切开他的外部皮肉,让锁链露出来,才冻裂了铁链之后,一下抽出。

两条铁链耗费了何锡麟几十秒的时候,他的动作已经够快了。

但是即便是如此,黑色的脓血喷涌,却也几乎让甘达尔死过去。

不过幸亏的是,他遇上了何锡麟,何锡麟不只是龙组的副龙头,更是碧霄宫何家的年轻一代第一人,尽管被剥夺了碧霄宫继承人的资格,但是碧霄宫反而更看重他,对他自然是加力培养。

他的身上,各种宗门中最好最昂贵的东西,比秦若都多。

一颗高级疗伤丹药捏碎了撒下去,然后一颗丹药吃下去,再来一颗补血的丹药,甘达尔虽然不能动,但是脸上的表情却能看出来,他的痛苦已经很小了。

何锡麟很是感叹:他实在是想不到,这样一个人,被这样禁锢五十年,居然还能活下来,真是一个奇迹。

不过,或许他心中还有未了的事情吧,否则,恐怕是无法支撑下来的。

虽然他满身腥臭,何锡麟却没有抱怨,而是直接抱起他的身体往外走去。

不过走出牢门,他有点挠头,这里的地形他是完全不熟悉的,要出去,而且还要做点什么的话,恐怕得把甘达尔弄醒。但是现在甘达尔的状态……

何锡麟无奈,只好一股真气护住了甘达尔的心脉。

这个时候,他才发现,甘达尔的心脉居然还很健康,甚至他的经脉,都比较完善,唯一的问题,就是没有真丹,所有的力量,都存在于经脉和身体中。这也是西方修炼者的通病了。

但是即便如此,甘达尔的实力,如果是全盛时期,估计战力方面也要达到金丹境三重天的程度,对西方人来说,这已经是很不错的成绩了。

这让何锡麟有点惊喜,因为这意味着,甘达尔只是肉体受损,对宗门来说,肉体受损是最容易恢复的——嗯,前提是别破坏的太狠了。你要是被人打成筛子了,那也是神仙没办法的。

甘达尔虽然伤重,看起来凄惨无比,但是却没有伤及根本,甚至骨骼都没多大问题,只是肌肉受损不小,不过这不是什么大问题,只要有足够的生肌丹,那都不是事。

而生肌丹……何锡麟没有……因为……那么低级的东西他会带吗?

所以,他没有生肌丹,但是他有回生丹……这玩意比生肌丹高了可不是一个档次那么简单。

肉疼的看了一眼手中的回生丹,何锡麟郁闷的摇摇头:“便宜你这老小子了。”

直接给他喂了下去,然后帮他疏通以下,回生丹的力量,立刻快速的蔓延到他的全身,只是要全部发散药力,估计还要一段时间,只要几个月的时间才能完全吸收完毕,那个时候,甘达尔的身体就会完全的被恢复到最佳状态——毕竟他的体内经脉,只是被封锁,却没有什么损伤。而且很明显的,这五十年来,甘达尔也没闲着,他的实力,至少也相当于金丹境三重天就可见一斑。

不过何锡麟是没时间等几个月的,等到一部分药力开始吸收,明显的改善甘达尔的状况之后,何锡麟就拍开他的穴道,让他清醒过来。

睁开眼睛,甘达尔感觉到身体上一股前所未有的轻松,更重要的是,居然……居然没有多少疼痛感,只是感觉到身体原来被锁链锁住的部位,还是阵阵隐痛,但是这已经比之前好的太多太多了,这种程度的疼痛,他已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

“先生,将来,我一定会报答你的帮助。”甘达尔勉强坐了起来,毕竟他的身体受损太久了,好恢复,不是一时半会的。

何锡麟微微一笑:“那个以后再说,不过现在,我想,你应该很熟悉这里吧?我们该怎么出去?”

甘达尔点点头:“我带你离开,但是不是离开这里,而是去一个历代教皇都只有教皇才可以进入的地方。”

何锡麟不置可否,只是点点头:“只要先离开这牢房就好,这里的味道我有点受不了。”

甘达尔想要爬起来,何锡麟一把按住他:“你走路就算了,你现在还不适合,虽然你体内真气还算是不错,但是肉体受损太重,承受不住你的真气的力量,我背着你就是了。”

甘达尔脸色有点黯然,微微的点了点头。

何锡麟直接背起他,往前走去。

这个时候,折腾了这么久,牢房中,下午来送两杯牛奶的人来了……

不过这一次,何锡麟不需要了。

转过一个弯角,离开这最底层的牢房,那个送奶的人,提着一个牛奶壶,一个杯子,正在往里走,突然看到里面居然有人出来,顿时有点迷糊,他有点想不明白:这个牢房里,一共关着的就是两个人而已,而这两个人,都被封印了力量,禁锢在绝对没有人可以打开的锁链中,那么,不可能是那两个人出来了,可是这里,除了他这个每天送饭的人,就没其他人了,这两个人是谁?

他还没回应过来,何锡麟已经抬手一指弹出,这人顿时就变成了一具冰雕……路过他的身边,何锡麟顺手从他的身上抓出来一块玉佩:“他娘的,这是老子家传的你也敢拿。”

甘达尔根本没在乎这个人的死亡,只是给何锡麟指路。

但是没有往外继续,而是转了个弯,来到了另外的一出牢房区域,这个牢房区域是空的,因为这里的牢房区域也是和他们呆的那个一样,属于一般不使用的,根本没人。

“这里,用力退这块岩石。”甘达尔指着一间牢房隔壁,原本应该是设计给看守人员居住的房子里,一面墙壁上的巨石说道。

何锡麟单手抬起,微微用力,那块半米见方的巨石立刻缓缓往后退去,随之就是一阵低沉的声音传来。

然后对面的墙壁上,一道一米多宽,两米多高的小门慢慢的在裂开的岩石墙壁上出现。

不用甘达尔说,何锡麟就走了进去。

然后按照甘达尔的指示,关闭了这个门,而那个房间里,一切恢复如常,就好像从来没发生任何事情,没有任何改变一样。

他们两个,就好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

一个多小时之后,没有得到送牛奶的人汇报,这里的负责人感觉到不对,立刻下来查看,刚走到半路,就看到被冰冻死去多时的那个送牛奶的人,他顿时感觉到一股冷气冒了出来,他甚至不用继续进去,就知道,出事了,至少那个东方人跑了。

可是他还是硬着头皮进去看了看,这一看不要紧,不只是那个东方人跑了,东方人隔壁牢房的那个被关押了几十年的疯子,也跑了……

那人顿时汗如雨下,自己死定了……

脑子里仿佛是疯了一样的旋转,一个大胆的想法,飞快的在他的脑子里形成,接着,他立刻转身而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