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4章 圣杯/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货快速的分析了自己面临的形势,然后……然后直接跑了,跑哪了?

直接离开了城堡,然后借口有重要的事情通报,要通报其他人,然后趁着这里大家一片混乱,忙着对付外面即将到来的东方修炼者的时机,悄然离开了城堡,然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结果,因为他的跑掉,一直到第二天早晨,才有其他的人发现不对,立刻去查看之后,上报了上面的人,这才发现,牢房里两个极其重要的犯人逃跑了……

……

而这个时候,那个陪同大主教去谈判的骑士,灰头土脸的回来了,汇报给教皇:“对方要求立刻释放那个东方人何锡麟,然后才会谈其他的。”

坐在高高的宝座上的教皇,此刻气的脸色铁青:就算他想交,现在拿什么交?人家都跑了。

更让他恼怒的是,那个他的死对头,居然也跑了……

更离谱的是,看守的人因为那两个人的逃跑,居然不但没有及时通报,反而畏罪潜逃了……

现在,那两个人踪迹全无,外面大敌当前,教皇一下子感觉到了极度的危机:“传我的命令下去,启用我们购置的武器装备,所有骑士团和战斗人员,全部召集起来,骑士团负责安排领导各个教区来的人手,组成一道防御线,决不允许那些东方人踏上这神圣的教皇之地。”

说完之后,教皇起身离开宝座,直接离开了大殿。

外面的人,自然有骑士团的人去做,可是教皇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找人,找到何锡麟,找到甘达尔,那个他的死对头,被他囚禁起来的前任教皇。

本来他以为,囚禁在那里,五十年了,甘达尔就算不死,也差不多了,也绝对不可能逃脱。至少他认为是绝对不可能的。

因为他很清楚,那些陨石打造的金属链条,到底有多么坚固,即便是最锋利的刀剑,也无法留下分毫的印迹,甚至他曾经尝试过,用现代俗世的切割机,无数的方法尝试过,除非是被超过两千度的高温融化掉,否则,绝无可能毁掉的。

只可惜,他的认知当中,还是有欠缺的,金属类的东西,怕高温是不错,但是低温,同样也会让金属变的失去作用。尤其是超级的低温,甚至超低温比高温更可怕。

带着一队人,匆匆赶到牢房之后,这里的冰寒气息早已散了,留下的,只是碎裂的牢门和断裂的锁链罢了……

“谁能告诉我,是什么样的力量,才能这样扯断这些锁链?”教皇拿起一条断裂的锁链,手中暗自用力,虽然他已经是金丹境四重天的战力,但是这锁链在他的手中,却是纹丝不动,别说断裂,连任何改变都没有。

旁边一个年长的骑士仔细看过之后,轻轻的摇了摇头:“这……不太可能。”

“说。”教皇的脸色铁青。

那骑士看看教皇,呼出一口气:“这是被人用蛮力扯断的,如果只是按照这样的表现来看的话。”

“这不可能!这世界上,还有什么人的力量,能超过狂暴的狂战死?可是就算是最强的狂战士,也根本无法扯断哪怕比这个更细三倍的铁链,更不要说是这么粗的。”教皇直接说道。

那骑士耸耸肩:“这是我的判断。除此之外,我想不到其他的可能。至于对方是否有这样强大的力量,这就不是我能知道的。或许我们找到那个东方人之后,能够找到答案。”

“为什么是那个东方人?”旁边一个牧师说道。

那骑士鄙视的额看了一眼那个牧师:“除了那个东方人,你认为甘达尔有那样的力量吗?唯一的可能,就在那个东方人的身上。”

大家都知道他说的不错,可是……不管是何锡麟,还是甘达尔,都不见了……

但是很显然的,他们两个也没离开这个牢房区域!

更不可能逃离城堡。

这一点教皇很有自信,因为他知道,这个牢房,就在上面富丽堂皇的大教堂下面。唯一的出口,就是大教堂的侧门。

而那边,常驻一个十二人的最高级的骑士。

如果他们逃出去,那十二个人一定会发现的。

可是牢房虽然不小,但是也不大,毕竟这只是为了关押最严重的犯人的区域,最是严密,空间也不需要那么大。

……

何锡麟背着甘达尔,沿着那条通道往下走,一直在阴仄的通道里走了至少五百米,才看到前方有了一个比较大的空间。

“教会不是光明的吗?怎么会有这样阴暗的地方和牢房呢?看来教会也只是骗子罢了。”何锡麟背着甘达尔一边走,一边忍不住的说道。

甘达尔微微一笑:“光明和黑暗,是孪生的兄弟,从来没有绝对的光明,也没有绝对的黑暗。不是吗?强大的东方人。”

何锡麟嘿然一笑:“你少拍我马屁,不过至少咱们现在目标是一致的。但是我有个问题,他们会不会发现这里的通道追过来?”

甘达尔自信的一笑:“不可能的,这是一条紧急逃生的通道,历来都是只有教皇才知道的。”

“外面那个人,貌似也是教皇。”何锡麟说道。

甘达尔居然没有愤怒的意思,只是淡淡的笑道:“他只是伪皇罢了,他没有接受教皇真正的传承。教皇的真正的秘密,他根本就不知道。”

“哦?那如此隐秘的事情,如今我知道了,是不是你将来等用不到我了,就要杀我灭口?”何锡麟笑着说道。

甘达尔沉吟了一下,很认真的说道:“理论上是要这样的,不过现在看来,不需要了。”

“为什么不需要了?”何锡麟纳闷的问道。

“因为这五十年,我虽然被囚禁在这里,但是我并非是对外界的事情一无所知。我是真正的教皇,即便是把我关在那里面,我也是教皇。而且,我那个地方虽然囚禁我的身体,但是囚禁不住教皇的力量。甚至,如果我愿意,他根本不可能得逞。只可惜,我太大意,被锁在了那里。但是有忠于我的人,一直在为我提供消息。现在的世界,已经不是当初的世界。”

“被囚禁的这些岁月,我反而想通了更多的事情。以前固守的一些东西,并没有那么高的价值。教皇,终究有一天要走下神坛的。既然早晚都要如此,那就从现在开始吧。”甘达尔显然有些落寞。

何锡麟没有继续询问,因为这种感触华夏的宗门也有,不过华夏的宗门的这种实际行动,早已经开始了。

往前走不多远,离开了通道,进入了一个充满着浓郁教会风格的大厅,这个大厅足够二十多米高,四周金碧辉煌,不知道用了多少黄金——何锡麟可不认为这是假的黄金。

周围更是装饰了无数的珠宝,不过这些俗物,何锡麟是真的没放在眼里。

吸引了他的眼光的,却是中间的耶稣受难像的下方,摆放着的一张桌子,桌子上摆放着一本书,还有几件东西。

那本书,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是圣经。其他的几件,却是武器。

一张金色的弓,三支金色的箭,一面金色的盾牌,一把典型的西方式样的骑士剑,而让何锡麟及其惊讶的是,居然还有一张弩,金色的弩,以及一匣十支的弩箭。

“你们教会不是最讨厌弩,认为这玩意是邪恶的吗?”何锡麟忍不住笑道。

甘达尔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何锡麟其实很清楚,那只是为了掩人耳目罢了,实际上,越是利害的武器,就没有人能忽略它们。

只是发展的太久了,宗门世界中,对俗世的武器却渐渐的有了隔阂,尤其是俗世的现代科技武器,宗门的人有意无意之间都会排斥。

毕竟现代科技武器之前的那些冷兵器,再怎么强大,也没有本质的改变,依然是冷兵器罢了。依然人是主导。

但是热兵器完全改变了这一切……哪怕是一个金丹境的高手,遇到一个什么修炼都不懂的最普通的普通人,如果守着一台坦克,说不定都能获得胜利。

更不要说核弹这种变态的东西。

几件武器和圣经的后面,却是三个金色的杯子!

看到这三个杯子,何锡麟眼睛微微眯了起来:“传说中的黄金圣杯?”

说是黄金圣杯,实际上,还真不是黄金的,只是金黄色的罢了……

甘达尔认真的点头:“不错,这就是教会的最重要的圣物,黄金圣杯。不过它没有传说中的那样神奇。它之所以成为教会最重要的圣物,最重要的是意义,它们是上古流传下来,据说是耶稣用过的杯子。当然,这也只是传说,耶稣在世的时候,可用不起这样的好东西。当然,也许可能是真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后人的猜测罢了。”

何锡麟走了过去:“真的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当然也有,最重要的是,三个黄金圣杯,都可以用来施展幻术,成为幻术的载体。借助黄金圣杯,可是施展天使降临的神迹幻术。这一点你知道的,这很重要,尤其是对俗世的信众。甚至对修炼者来讲,绝大多数人,也要受到幻术的影响的。甚至,我们的敌人,都很难不受到影响。这是我们教会这数百年来,得以纵横世界的资本。”甘达尔倒是不客气。

何锡麟心里倒抽了一口冷气,甘达尔说的简单,可是要靠着幻术来骗过那些高手,需要的手段,可不是一般的高明。而教会的人,实力就这样了,却依然能够让敌人都受到影响,那么,这圣杯,估计就很有门道了。

“你不怕我拿走这些圣杯吗?”何锡麟突然笑了起来。

甘达尔回头费力的看着何锡麟:“你把我放下来,我要借助圣杯的力量加快恢复。三个圣杯中间的那个,里面拥有一个空间,可以让时间增加一百倍的流失速度。只要我进入圣杯中的空间,就能很快恢复过来。”

何锡麟的神色一下子凝重了:这才是圣杯的真正宝贝的面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