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5章 岂能空手而归/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甘达尔,你真的不怕我带走圣杯吗?你知道,这圣杯的力量,真的很让人心动。”何锡麟放下甘达尔,认真的说道。

甘达尔摇摇头:“你错了,这圣杯本身是没有力量的,它只是一个媒介,一个开通一条通道的媒介。通过这个媒介,打通一个通道,前往那个秘密的空间。而那个秘密的空间,实际上,是属于华夏的。华夏人只要重新找到那个空间,根本不需要圣杯。”

何锡麟一下子被镇住了:“你说什么?”

“你没听错,这个圣杯就是媒介,打通前往华夏那个神奇秘地的通道的媒介。这是数百年前,我们的先辈,从华夏得到的。如果你想知道更多,我以后会告诉你,但是现在不行,我需要尽快恢复我的身体。我不希望教会在那个混蛋的操纵下,和东方的修炼者之间,发生不可原谅的行为。”甘达尔认真的说道。

何锡麟脸色平静下来,看着甘达尔:“好,我可以答应你。但是我也警告你,不要玩花样。否则的话,我不介意把这三个圣杯都收起来。我不确定你是否有其他方法可以离开,但是这三个圣杯,对教会来说,不管是实际作用,还是象征意义,都是非同凡响的。甚至,我还会带走这里的圣经和武器。虽然这未必就是合适的信物,但是我想,用这些东西,给予某个教会的人,足以让他拥有争夺教皇职位的资本。到那个时候,教会的区域内血流成河,绝不是一句空话。”

甘达尔浑身一震,不过脸上却没有什么其他的表情:“我会让你相信的。”

何锡麟点了点头,甘达尔看看何锡麟,咬牙咬开自己的手指,滴入中间的那个圣杯中,那一滴鲜血立刻被圣杯吸收。

圣杯结合发出金色的光芒,然后圣杯慢慢升起,倾泄,向大殿的中央前方射出一圈光芒,这一团光芒慢慢的变成了一个圆形的拱门,甘达尔看了何锡麟一眼,往里走去。

何锡麟么有进去,他根本没有那个打算。因为进去的话太危险了。这一点他还是能感觉到的,即便是甘达尔说这是华夏的秘地,他很想进去看看,但是绝不是现在。

看着甘达尔进去在,和圣杯的拱门光芒却依然在继续,足够过了十分钟才消失了,圣杯重新落回了自己的位置。

甘达尔已经消失不见,何锡麟看看四周在,这里仅有的能让他看上眼的,三个圣杯不用说是肯定的,其余的就是桌子上的哪几件金色的武器,和金色的圣经。

尽管不如圣杯,这也是绝对的宝贝。

不过拿走是不是有点不妥?

看着这些东西想了半天,何锡麟走过去,随手拿起那黄金弓试了试,入手颇为沉重,但是却也正好使用。

随手拉开弓,弓弦上居然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金光,而且,这金光的存在,让原本以为要费很大力气才能拉开的金弓,居然变的轻松无比。

“阵法!”何锡麟一眼就看了出来,这黄金弓身上繁复的花纹,是某种阵法,正是这阵法,才让这弓有了这样的金色光芒。

而且,以何锡麟的眼光判断,只看材质这至少也是一把圣品上品的黄金弓。但是如果计算上面镌刻的阵法,那就不一样了,最次都得是圣品极品,甚至仙品都是可期的。

因为何锡麟对阵法也有所涉猎,知道在弓臂上雕刻设置这样的阵法难度有多大!

仅仅是这个阵法,都比这张弓的材质的价值要大。

看了弓,何锡麟顺手拿起了一支黄金箭。让他惊讶的是,这支黄金箭上,居然也镌刻着密密的阵法花纹。这就了不得了!

长箭才多大点空间,虽然何锡麟暂时不知道这上面镌刻的阵法到底是什么阵法,但是绝对是好东西。

他真的心动了。

不过他也没着急,而是顺手拿起了那把黄金长剑和黄金盾,剑盾搭配,他随意做出一个架盾刺的动作,盾牌上一股金色的光芒就爆发出来,甚至连带着黄金长剑上的都散发出光芒,带着一股无坚不摧的感觉。

至于那本圣经,何锡麟没有去动,因为他能感觉到,这本圣经有点古怪,因为是里面有幻术之类的东西,他可不敢贸然翻开,如果不小心中招就麻烦了。

至于那弩,何锡麟当然也没放过,看了一眼,就知道这东西和那弓差不多,都是一样的东西,弩箭上也是一样,镌刻着阵法。

这几件武器,都是绝对可以对碎丹炼体境界的人造成致命的伤害的!

这一点,何锡麟虽然不知道具体如何,他的直觉却很肯定!

难道这就是教会的真正的底牌?

确实,哪怕华夏修炼者,面对这些武器,也要退避三分!

这武器实在是太强大了!

让何锡麟更加担忧的是,这武器都是如此强大,那更强大的圣杯,有应该是多强?

但是他也清楚,如果他敢动圣杯的主意,甘达尔绝对会和他拼命的。

“拼命又能怎样?”何锡麟嘿嘿一笑。

入宝山而空手归来,这可不是他的作风。

毫不犹豫,他立刻把弩和弩箭,以及弓和箭全部收到了自己的存储空间中,至于那剑盾,能放过吗?

不过他的空间里实在是放不下了,毕竟只有一立方米的空间,这黄金弓好歹不算太大,满打满算,不到一米长,勉强才能收进去。那弩更加短小精致一些,自然是没问题了。

但是放下这些东西,还有一把全长一米多的长剑和一面盾牌实在是放不下了,他干脆把盾牌套在了左臂上,长剑挂在了自己的腰间。

至于那圣经,何锡麟看了一眼,最后还是放弃了,虽然他知道,这圣经应该是比这些武器更强大的东西,但是这东西,就算是带回华夏,也未必是好事。

而那圣杯,他就更没打算带回去,哪怕其中一个,可以做为媒介打开通往华夏某个神秘秘地的通道,他也没有打算。

因为他老感觉这圣杯,还是留在这里的好。

……

甘达尔在空间里呆了大概多半天的时间,不过按照甘达尔的说法,他已经在里面修炼了七十多天。他的伤势已经完全好了。

“好的当然快了,老子自己都舍不得吃的回生丹都给你了。”何锡麟倒是毫不犹豫的说道。

甘达尔认真的对何锡麟道谢:“我本来是打算至少要在里面带上现实世界的两天到三天的时间的。没想到,只用了现实世界大半天的时间就完全恢复了。华夏的炼药技术,确实是非同凡响。”

何锡麟耸耸肩:“我也收了钱的。”

他并不隐瞒自己拿走了那些武器:“这些武器,就是我的价格。当然,我还可以帮你拿回教皇的位子。这就是算是我的酬劳了:救你出来,弓箭做为报酬。给你回生丹,让你恢复力量,用弩箭做为报酬。帮你夺回教皇的位子,就用剑盾做为报酬了。”

甘达尔这个时候才发现,桌子上的东西没了,而那剑盾却就靠在何锡麟的脚边。

甘达尔咬了好几次牙,但是最后也没有说出拒绝的话来,毕竟何锡麟救了他,而且还恢复他的力量,还要帮他夺回教皇的位子。这个代价虽然很高,但是却也值得。

“那圣经我是不动的,那三个圣杯,我也不动,怎么样,我够意思吧?”何锡麟接着笑道。

甘达尔满脸都是苦笑:“只是,我估计要被……”

“被什么?你不是说原本这个地方,只有历代真正的教皇才能知道吗?既然只有历代真正的教皇才知道,那么,你就是这里的唯一的知情人,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这里少了点东西?这里有多少东西,还不是你说了算?后代教皇的根本不可能知道的。”何锡麟“淳淳善诱”的说道。

甘达尔虽然很不甘心,但是却也没办法,带他来这里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到了这样的可能,但是真的发生的时候,他还是不舍,那可是传说中的神器啊!

可是他能有什么办法?

别的不说,人家的实力就比他强大太多了!

打不过,也就抢不回来。

就算是能打得过,抢回来,除非能在这里杀了他,否则,人家愿意吗?

而自己的名声也就彻底毁了……

无奈的咬咬牙:“我从上任教皇的手中接到的东西,就只有圣经和三只圣杯。其余的,什么都没有。”

何锡麟笑了起来:“这才对嘛!既然你已经恢复了,那我们下一步做什么?”

“带上圣杯和圣经,去找霍夫曼。”甘达尔的眼中冒出了怒火。

“那还愣着干什么?走吧,我还有其他的事情呢。”何锡麟说道。

看着甘达尔取了圣经和一个圣杯,何锡麟突然说道:“你说,这里的人抓到我,是不是就是用了类似圣杯的幻术?”

有了这武器的威力,何锡麟突然想到了这一点。

甘达尔一愣,接着问了情况,然后他轻轻的摇了摇头:“不是,霍夫曼不知道圣杯,更不懂得圣杯的幻术,这都是历代教皇的传承。他没有得到我的承认,自然不可能得到传承的。至于你的情况,你应该是中了迷药。教会中,有强大的迷药,但是只能在预设好的区域试用。我没猜错的话,你们宿营,怕是正好落入了他们设立的陷阱里了。”

何锡麟苦笑道:“确实,我太大意了。我没想到,他们居然真的敢对我下手。”

他确实是大意了,毕竟就算是教皇区,也要对他很尊敬,毕竟他的身份在那,不管他是东方人还是西方人,有这样的身份,就足以得到双方的尊敬。

千算万算,他还是没料到,对方居然直接就出手了。

“他们这么做,可是冒着得罪华夏的危险,他们就不怕华夏的报复吗?他们应该很清楚,我不只是华夏龙组的副龙头,更是上任华夏最大的宗门之一碧霄宫宫主的儿子,现任宫主也是我的亲叔叔。”何锡麟有点不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