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6章 微笑的教皇/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绝逼是个特例,否则的话,不管如何,只要何锡麟往这里一站,如果在没有龙组身份的前提下,只是一个千年家族的大少爷的身份,而且绝逼是东方修炼者世界中最顶尖,在西方人眼中是绝对老牌贵族的光环下,任何人也不敢把何锡麟怎么样,甚至还要给予最高规格的尊重。

别以为西方人民主自由什么的,那都特么骗人的,你一个普通老百姓去人家贵族圈子试试看?

他们的尊卑贵贱早已融入到他们的骨头里去了,只是随着社会的发展,形式上有了变化,但是精神上,却变的更加的变本加厉。

他们绝逼不会因为无所谓的原因就敢这么对待何锡麟,因为他们如果一旦到了东方,他们也需要同等的尊重。要想得到同等的尊重,你就必须尊重别人。这个道理他们是懂得的。

不过何锡麟很苦逼,因为他很明显的就赶上了这个特例,他甚至现在都不知道为什么。

“老甘,你说他们为什么发疯抓我?这不合常理啊。而且啊,你说说看,他们到底是怎么抓到我的?我到现在都很奇怪。还有,我的那几个兄弟能关在哪?”现在暂时是安全了,何锡麟就忍不住的问道。

甘达尔一脸黑线:“我知道你们东方人的习惯,我不姓甘……所以,你还是叫我的全名甘达尔好了。至于你为什么被抓,我也不知道,我毕竟被关在那里很久了。至于你是如何被抓的,我倒是猜测到了可能。那就是上古圣杯。对,就是黄金圣杯的复制品,虽然只是复制品,但是也拥有很神奇的力量。你悄无声息的被抓,我感觉很可能就是这上古圣杯的力量。至于你的那几个人,我很难说被关在哪里。”

何锡麟其实本来也没抱什么指望,毕竟这老家伙已经被关了那么多年了,外界的事情虽然知道一点的,但是肯定不会那么清楚。

但是关于上古圣杯的事情,还算是意外收获。

“上古圣杯?复制品?什么意思?”何锡麟来了兴趣。

“上古圣杯,其实只是几百年前的复制品罢了。你知道的,很多时候,真正的黄金圣杯,并不适合拿出去。所以,后来就有一任教皇制作了上古圣杯的仿制品,放在外面的密室中。当然,即便只是仿制品也有很强大的力量,因为那些仿制品曾经被上几任教皇在临死的时候,用鲜血献祭过,积累下来之后,力量就非常大了。当然,外面的人把那些仿制品称为黄金圣杯,除了被认可的教皇,已经没有人知道这里真正的黄金圣杯的存在。”甘达尔倒是不隐瞒的说道。

何锡麟嘿嘿一笑:“老甘,那岂不是我可以做你的下一任了?”

甘达尔顿时脸黑了:“那不可能!我……我带你来到这里,只是迫不得已罢了。当然,如果将来我能够拿回我需要的一切,我想,我和华夏之间的关系会非常好的。这一点我可以保证。”

何锡麟对教皇的位子还真没什么兴趣,也只是说说而已。

“好吧,现在你已经恢复了,那么,你能告诉我,下一步,你要做什么?”何锡麟指了指头顶。“我们总不能一直呆在这里。”

甘达尔微微点头:“放心吧,我拥有我自己的力量。那支力量,只属于教皇,永远忠于教皇,他们没有得到上任教皇的认可,是不会忠于任何人的。”

何锡麟嘿嘿一笑:“你都被关起来这么久了,未必啊。”

甘达尔却信心十足的说道:“东方人,你太小看我们的教皇骑士团了。他们是真正的骑士,他们的品德永远值得尊敬。我之所以被关在这里,就是因为教皇骑士团。若非教皇骑士团的存在,我早就死了。不过,他们失去了我的踪迹,只知道我被人控制了,所以,他们以我的安全为代价做为交换。但是只要我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一切都将改变。”

何锡麟还是有点不放心:“你确定?”

“我确定。”甘达尔很认真的点头,甚至对何锡麟的怀疑有了不满。“你不能侮辱我们的骑士。他们是真正的公正和正义的代表。”

何锡麟嗤笑一声:“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什么真正的公正和正义。都特么骗人的。比如你们教会,你们所谓的公正和正义的名义下,杀了多少人?不说外国人,只是你们自己人杀了多少?最著名的哥白尼兄弟,不是吗?”

甘达尔沉默了,许久之后才说到:“那都已经过去了,我们已经改正了。”

“是啊,你们改正了,所以有了二战,死了几千万人。”何锡麟对他们可没什么情面可讲。

甘达尔没有在说话,只是沉默着。

“而且,你们的几代教皇用自己的鲜血献祭所谓的上古圣杯,这和吸血鬼们的血祭又有什么本质的不同?只是名字换了罢了。所谓的高贵,只是遮盖那些见不得人的东西的幌子罢了。”何锡麟接着说道。

甘达尔叹了口气:“在文明未曾普及之前,大家都是愚昧的,不管是你我,还是任何人,都是一样的。不是吗?但是至少,教会现在稳定了整个西方世界。如果失去了教会,我很那想象,失去了信仰的人会发生什么。”

这一点何锡麟是无法否认的,西方世界对教会的信仰是根深蒂固的,长久单一的教会宗教之下,几乎形成了固定的生活观,已经融入到了人们生活的骨子里,很难想象,一旦教会完全垮塌,对西方世界会造成怎么样的影响。

其他的影响何锡麟不好猜测,但是世界大乱是必然的。

“好吧,你们有存在的意义,那就继续存在下去好了,我也没有那个心思做什么。但是你最好快一点,我相信,我的兄弟已经带着华夏的大批高手在路上,甚至已经到了这里了。如果我再不出面,东西方之间维持了数百年的宗门和平,怕是就要结束了。”何锡麟说道。

甘达尔立刻站了起来:“我们走。”

说着,走到旁边一个看似平淡无奇,摆满了各种珍贵的所谓圣物的柜子旁边,在柜子的内侧摸索一阵,柜子就慢慢的往一边移动,很快出现了一条螺旋向上的通道。

随着柜子移动,柜子里的那些所谓圣物,就噼噼啪啪的掉了一地,甘达尔却根本没在乎。

何锡麟忍不住嘴角微微一挑,露出一个笑容:这些圣物随便一件拿出去,别说是俗世,就算是教会秘地中,也会让所有人恭敬,但是在这里……却像是垃圾一样随意的堆在柜子里,就这么掉落一地,甘达尔连看都不看。

扫了一眼,看到一个略带暗红色的十字架,不大,大概也就是手臂差不多的长度,吸引了何锡麟的眼球。他顺手就把这玩意丢到了储存空间中,甚至甘达尔都没注意到,因为他已经往上走了。

拿了东西,何锡麟立刻跟上。

这条螺旋向上的通道并不短,走了足够好几百级台阶,甘达尔才小心的打开了一个门。

跨出这个门,甘达尔看一眼外面,轻轻的松了口气:“这里是教皇骑士团的办公室,唯一知道这个密道存在的,只有教皇和历任的教皇骑士团的团长。不过团长是决不允许打开这道门的。除非教皇横死,得到教皇确定死去的消息之后,骑士团的团长,才会打开这个门,去取出下面的圣杯,重新选择教皇。”

“我去,那意思就是实际上,教皇骑士团的团长,掌握着教皇的最终决定权?”何锡麟吃了一惊。

甘达尔点点头:“如果教皇没有指定下一任教皇的时候是这样的。但是实际上,每一任教皇都会在自己继任的时候,指定自己的下一任的继承人。但是没有人会知道,只有骑士团的团长知道,中间很可能会更换,但是一定有继承人。所以,很难出现没有继承人的情况。”

“那不还一样么?只要教皇死了,骑士团的团长,不照样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反正除了他没有人知道不是吗?”何锡麟撇撇嘴。

“当然不会,教皇的继承人,没有人会等到教皇死去才会接任教皇,一般都是上一任教皇老了之后,就会接任教皇。当然对外的宣布上,会等到上一任教皇死去。”甘达尔说道。

何锡麟撇撇嘴:“你还不是没死,也没事?不照样被关起来了……”

甘达尔脸黑了,这是他最不能戳的伤疤……

“好吧好吧,现在你是地主,你说了算。咱们是不是该做点正事了?”何锡麟也不愿意过分刺激他,毕竟现在还要靠他呢。

真的引起东西方大战,那也是何锡麟绝对不愿意的。

这个骑士团的办公室,很简单,但是绝不低调,很奢华,这倒是符合教会一贯的做法。

甘达尔走过去,轻车熟路的按动办公桌上的铃,很快就有人走了进来。但是这个人带着一头雾水走进来的时候,看到甘达尔和何锡麟,顿时愣住了。

“米歇尔,没想到,你都能做骑士团团长的书记官了。”看着那个人,甘达尔微笑的好像是一个慈祥的爷爷。

“教皇大人!您……您……您不是……”那个叫米歇尔的人顿时结巴了。

“是的,我被现在的教皇陷害了,他囚禁了我,不过我很幸运,我在东方人的帮助下,挣脱了撒旦的锁链的束缚,现在我回来了。”说着,甘达尔微微举起了他手上从那个密室里带出来的一根金色的带着皇冠的权杖。

“天哪,教皇权杖,不是说教皇权杖,已经……已经……”米歇尔更是震惊。

“教皇权杖,从来都没有失去过。”甘达尔微笑着看着米歇尔,在教皇权杖的金色光芒下,真的有那么点神的味道。“现在,你要秘密的去通知骑士团的团长葛兰斯,我会在这里等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