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7章 权杖骑士/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米歇尔没有任何犹豫,立刻转身去了。

甘达尔看到他出去,走到椅子上坐了下来。

何锡麟看着米歇尔去的背影,却笑着看着甘达尔:“你就这么自信?你别忘记了,你被囚禁了五十年,很多事情都会变化的。”

甘达尔很骄傲的扬起了头:“我相信。”

“虽然我很愿意看到你的自信,但是我不得不建议你,最好还是离开这里,去寻找其他能够让你信任的人。这个米歇尔,有问题。”何锡麟看着甘达尔说道。

甘达尔脸色一变:“有什么问题?”

“教会虽然自诩光明,实际上也很黑暗,但是教会的人,应该不会使用黑暗的力量。黑暗的力量,虽然本质上来说,也只是力量的一种,但是总会给人不好的感觉。即便是在华夏,黑暗力量,也修炼的人极少。在你们的世界里,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只有吸血鬼才会修炼黑暗的力量。”何锡麟淡淡的说道。

甘达尔顿时一惊:“怎么可能?我根本没有察觉。”

“是的,你没有察觉,察觉很难。因为他并不修炼黑暗力量,只是他的身体上,带有黑暗力量的味道。黑暗力量的味道,出现在他的身上,不是很奇怪吗?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应该是你以前很熟悉的人。能够和教皇很熟悉的人,一定不简单,这样的人身上带有黑暗的味道。是不是说明了什么?”何锡麟看着甘达尔。

甘达尔脸色沉了下来:“我们走。”

他是聪明人,不然他也不可能坐到教皇的位子上。

这个时候,他当然知道该怎么选择。

不得不承认,教皇对这里的了解,实在是太详细了。而且,诸多隐秘的地方,恐怕只有教皇才会知道。

比如骑士团团长的办公室里,密道不止一条!

从骑士团团长的座位后面的柜子旁边,打开了一条密道,两人走了进去。

“这条密道,大概骑士团团长也不知道吧?”何锡麟笑了起来。

甘达尔有点尴尬的点点头:“是的。”

“看来教皇们对自己最信任的人,也不是那么放心么。”何锡麟笑得很开心。

这一点足以说明,教会的内部,也是……

他们离开不到三分钟,一队精锐的骑士,就快速的包围了骑士团团长的办公室,带队的一个身形高大的骑士,如果甘达尔在这里的话,很容易就会认出来,这就是他最信任的骑士团的团长。

不过团长现在很愤怒:人走了,米歇尔没能稳住他们。

“该死的,他们去了哪里?通知骑士团,一定要找到他们。”骑士团的团长脸色铁青。

这个时候,老教皇回来了,这绝逼是天大的灾难啊。

几分钟后,他出现在一个房间里,房间里,一个穿着只有教皇才有资格穿的衣服,带着教皇皇冠的人,坐在桌子的后面,正在看着一份什么文件。

“他跑了。”骑士团团长敲门进来,沉声说道。

那个人抬起头,露出了看似光明,却隐隐透着阴骘的脸庞:“必须抓到他!牢房的看守全部处死。在处死之前,最好给我找到他们为什么能逃走的原因。我很想知道,撒旦的锁链,怎么可能被撕裂。”

“教皇大人,根据我们的消息,外面那些东方人已经到达了上千人,他们接手了那些丢弃的武器,他们有足够的力量攻击我们的城堡了,我们该怎么应对?”骑士团团长答应下来,但是却没走,而是继续说道。

那个教皇咬咬牙:“必须先找到那个逃走的人,否则,我们一切都会毁掉的。”

骑士团的团长有点沉默:“可是外面的人,已经不安稳了。所有人都知道东方修炼者的强大,他们已经开始恐惧。外面的东方人,至少上千人,而这一千人,战力最差的人,都几乎可以超过我的力量。而且,听说他们的人还在持续的增援而来。”

教皇有点烦躁:“必须找到那个人,还有何锡麟,否则,就算我们现在认输,都没有足够的筹码。所以,必须要快,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给我找到他们。那个何锡麟不要动他,但是另外那个人……你知道该怎么做。我会让你带着静寂圣杯。”

骑士团的团长叹了口气,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他也知道,现在如果找不到何锡麟,真的是认输都没有筹码。

何锡麟此刻却和甘达尔出现在了教皇区的后勤区域,没错,就是城堡里负责整个城堡的供给的仓库这边。

“来这里做什么?”何锡麟走出密道,看到的是一个不知道多少年没有人来过的仓库内的小房子。这个小房子极其偏僻,几乎没有人会注意到。

走出这个小房子,就是外面一条偏僻的街道,街道的对面,就是负责整个城堡供应的巨大的仓储区。

“除了骑士团,教皇直接掌握的另一支力量,也是比教皇骑士团更精锐的力量。就在这里。”甘达尔叹了口气,显然有些失落。

“或者,这才是教皇最后的底牌吧?”何锡麟笑道。

甘达尔微微点了点头:“是的,如果这里也出现了变故,我恐怕就要麻烦了。”

何锡麟微微一笑:“未必,如今我的兄弟肯定在附近。对你来说,找到一条离开城堡的通道想必不难。只要离开城堡,找到我的兄弟,一切都会解决的。我不相信那个伪皇有对抗我们的力量。”

甘达尔没说话,显然这绝对不是他的选择,否则的话,即便是借助东方人的力量拿回了教皇的职位,将来可就麻烦了……

甘达尔在仓库里轻车熟路的绕过这里的守卫,然后找到了一些衣服,换上这些衣服,外面再套上一件连帽斗篷,不走到近前,根本看不出他们的面容。

而在这里,这样的人太多了。

两个人立刻就融入了人群中,几乎找不到了。

但是很明显的,甘达尔的心情越来越差,因为即便是仓库区,都有不少的骑士和牧师、魔法师在来回的搜索。他们的说法是搜索可能潜入城堡的东方人,实际上,甘达尔知道他们的目标是谁。

穿过仓储区,在仓储区旁边的一个类似于老人院的地方,甘达尔停了下来。

然后他走到一个小院子的门前,敲门走了进去。何锡麟跟着走进去,关了门。

走进小院子,何锡麟立刻感觉到了诸多强大的气息,这些气息的强大,甚至不弱于他,这让他吃了一惊!

如果是在华夏,有这么多强大的气息,他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可是在这里,按理来说,即便是现在西方的修炼也在发展,但是应该还不到这个地步。

可是,他却感觉到大约相当于金丹境七八重天左右规模的力量,在这里为数很多,至少有十几个人!

虽然在华夏这算不上什么,任何一个宗门都能拿得出来。但是在这里,绝对是一股恐怖的力量。这股力量,绝对可以左右西方教会的平衡。

怪不得甘达尔得到骑士团团长也背叛的时候,只是失落,却没有任何的绝望,根子就在这里了。

甘达尔直接走到了小院子的屋子里,然后拿出了自己藏在斗篷下面的权杖,放在了里面的桌子上,然后静静的看着坐在桌子旁边的几个看起来很是苍老的人。

那几个人看到这个权杖,微微的眯了眯眼睛,其中一个人,伸手拿起权杖,一股真气送进去,权杖顿时散发出金色的光芒,在光芒的顶端,变成了一个耶稣受难像的模样。

看到这样的变化,那几个老人微微的点了点头。

然后一个老人走出去,对着院子里喊了一句到屋子里开会。

接着,十几个人很快来到,虽然一个个看起来都很是苍老,但是行动之间,却是矫健异常,一点看不出任何的老态。

十八个人,一个不多,一个不少。

等到人聚齐了小屋子里已经有点拥挤了。

十八个人,都拿出了一根权杖,样子和教皇的权杖几乎一模一样,只是短小了很多,不到教皇权杖的一半。

“权杖骑士已经集合完毕,我的教皇,您有什么需要我们去做?”为首的一个粗旷豪迈的大汉站了起来,平静的说道。

甘达尔看着他:“伪皇违背了教会,囚禁教皇,自称为皇,我需要你们的帮助,让他得到公正的审判。”

“权杖骑士谨遵您的要求。权杖骑士们,是我们出现的时候了。”权杖骑士们立刻对教皇恭敬的施礼,然后立刻出门去,准备去了。

很快,屋子里只剩下何锡麟和甘达尔两个人。

“不对啊,这里的人这么强,那伪皇,岂能不对他们上心?”何锡麟纳闷的看着甘达尔,心里却警惕起来。

甘达尔摇摇头:“历代教皇,没有人敢对这里插手。权杖骑士,虽然只是骑士,不担任任何的职务,但是他们的权利确实至高无上的。即便是教皇都无法剥夺,甚至无法命令,只能请求。或者说,实际上,权杖骑士,才是教会真正的主宰。因为,历代权杖骑士,都是外面传说已经死去的教皇!只是这一点,没有人知道。只有历代的教皇才知道。而不管是谁,都绝不会对这里有任何想法,因为有想法的人,都死了。而且,他们从来不问教会的事情,能让他们行动的唯一的可能,就是教皇权杖。”

何锡麟倒抽了一口冷气:他喵的,历代教皇组成的权杖骑士团!这有点吓人了啊。

因为每一代教皇,都几乎必然是教会中最强的人!

这历代最强的人集合起来,那就太恐怖了。

而且,一代教皇一般也就是做二十多年的教皇,十八个人……这就意味着,最老的人,已经超过两百岁了。对于西方修炼界来说,这太难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