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8章 教皇的吸血鬼/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权杖骑士团,虽然名字是骑士团,但是绝不是所有人都是骑士,而是骑士、牧师、魔法师都有。

实际上,很多人对骑士团都有误解,认为骑士团的人,一定就是骑士。实际上不然,一个真正的骑士团,绝不可能只有单一的骑士。

太过单一的职业,或许面对特殊的情况会很有力,但是大多数情况下,都很难占据上风。

而多种职业搭配,才是最合适的。

所以,骑士团实际上,代表的只是精神,魔法师和牧师,甚至狂战士,只要加入骑士团,或者被认可,都可以被称为骑士。

和骑士本身这个职业,是两种不同的概念。

十八个权杖骑士,有九个骑士,此刻,他们换上了一身金光闪烁的骑士全身铠,头盔抱在手中,长剑挂在腰间,但是看不到其他的。不过何锡麟听到了外面传来了马蹄声。

除了九个骑士,还有一个穿着一身金色板甲,左手提着一把巨大的斧头的狂战士,右手抱着一个金色的牛角盔。

狂战士,可不是所有人都是赤身裸体的那种,真正的狂战士,也是穿铠甲的。只有那些苦逼弄不起铠甲,才会光着膀子上阵。不然的话,傻啊……

剩下的八个人,则是五个魔法师,三个牧师。

五个魔法师清一色的金色的魔法袍,带着高高的尖顶魔法帽,手里拿着金色的魔法杖。

三个牧师,则是一身洁白的牧师服,但是皆白的牧师服上也是镶满了金色的丝线。

总之……全都金闪闪啊……

“骚包啊。”何锡麟忍不住的心里嘟囔。

可是很快,他发现了一个问题,所有的人,原本都是苍老的几乎看不出年龄的老人,而此刻,那些人居然年轻了……对,年轻了,看起来,最多也就是四十来岁的剽悍的汉子模样。即便是魔法师和牧师,也都是最多五十来岁的模样,不过眉毛胡子倒是白了……

“潜息,他们平日里通过潜息来让生命变的久远。即便他们的皮肤变老,可是他们并非是真正的老去。等到需要的时候,他们就能恢复最巅峰时候的战力。”甘达尔显然很得意。

何锡麟这个时候也感觉到了,那些原本大概是金丹境七八重天境界站立的权杖骑士团的骑士们,此刻却是清一色的金丹境九重天的境界。

毫无疑问,这就是他们不在潜息,恢复真正的力量的结果。

门外战马嘶鸣,接着安静下来,显然,骑士们的战马到了。

“走吧,我们去让伪皇接受审判。”甘达尔直接往外走去。

虽然这些权杖骑士身份尊贵无比,但是他们已经不再是教皇,只是骑士。

跟着甘达尔,他们鱼贯而出,习惯性的骑士和狂战士在前,其他人在后。

门外,九匹高大的战马昂首而立,清一色的白马,清一色的金色的铠甲,皆白的鬃毛在金色铠甲的映衬下,变的十分的高洁,而又……奢华。

那个唯一的狂战士,扣上自己的牛角盔,却走向了战马的前面,这个时候,何锡麟才看到,战马的前面,居然有一头趴在地上的巨大的白熊。

只是白熊显得很慵懒,看到狂战士走过来,才爬了起来。狂战士直接跳到白熊背上的鞍鞯,一马当先……呃,是一熊当先的走在最前面。

而除了骑士们,后面的魔法师却骑着毫无声音的白色的豹子,后面的牧师,则是坐在几头白色的驯鹿的背上。

“他喵的,这也太骚包了。”何锡麟心里盘算着,等到回去之后,也要弄一批来给龙组,至少看起来就高端大气上档次啊。

这样一支队伍,要不吸引人的注意力,就太难了……

他们刚刚上路,周围的人群就一下子不淡定了……刹那间,好像是一阵风暴,直接席卷了整个城堡。

看着周围的高头大马,何锡麟有点腹诽,好歹也给自己弄个坐骑啥的,这你们都有坐骑,老子却苦逼的不行,实在是太掉价了。

不过看看他身边同样步行被骑士环绕在中间的甘达尔,他又平衡了。

不是人家故意不给他面子,而是人家就是这么做事,教皇也没有什么特殊的优待。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被环绕着,外面的人都看不到里面是什么情况,更加的安全一些。

这么一支队伍,就这么浩浩荡荡的向城堡中央广场走去。

从这里到达中央广场,路程不算长,充其量,也就是三里多点,一千五百多米,不到两千米的模样。要过去,时间很短。

但是他们刚走了不到三百米,前方就被人拦住了。

何锡麟很好奇,这样一支队伍,谁有那个熊心豹子胆敢拦截?

他透过骑士们的缝隙往前看去,却看到了一个一身银色甲胄,同样跨在高头大马上的,身后还跟着上百同样装束的骑士的人。

“他就是教皇骑士团的团长,葛兰斯。本来他很有希望成为下一代的教皇的。”甘达尔低声到几乎听不见的说道。

说完之后,前面的骑士已经分开一条路,让甘达尔往前,何锡麟立刻乖巧的缩到了后面。

“葛兰斯,你真的要背叛我吗?”甘达尔掀开兜帽,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

葛兰斯心神一震,他心里还有侥幸,希望不是这样,但是他失望了。

“葛兰斯,你准备做什么?要来攻击你的教皇吗?”甘达尔的声音变的严厉起来。

葛兰斯很想做出什么决断,但是他做不出。

他很清楚,面前的人,他无法违抗,而且,甘达尔身边的那些人,他也知道绝不是他的骑士团能够抵抗的。

可是就这么离开?

他和现任伪皇之间的见不得光的事情,已经完全绝了他的后路。

但是,他没做出决定,不代表他后面的骑士们不做出决定!

“教皇大人!这是怎么回事?”后面一个骑士惊叫起来,一拍战马,往前走了几步。“您真的是甘达尔教皇大人?”

甘达尔举起了手里的教皇权杖:“这是真正的教皇权杖!”

说着,他的真气输送到教皇权杖中,一个巨大的耶稣受难像出现在空中。

这种光影类的魔法,是教会最擅长的,但是一个这样巨大的耶稣受难像,要弄出来可不容易。

看到这个状况,葛兰斯后面的骑士们顿时纷纷下马,单膝跪地。

“葛兰斯,你不是告诉我们,教皇东部旅行的时候,早到了东方人的袭击,被东方人卑鄙的杀害了吗?”那个首先出来的骑士下马,指着葛兰斯质问。

葛兰斯回头看了一眼,他带来的上百骑士,只有那么聊聊三五个还在发愣,其余的人,都已经拜倒,他知道,完蛋了……

他怎么都没想到,甘达尔被囚禁了五十年之后,居然还有这样大的影响力。

葛兰斯脸色苍白,慢慢的从马上下来:“教皇大人,葛兰斯迎接您的归来。请原谅我们被卑鄙的人蒙蔽了。”

所有人都惊愕的看向了葛兰斯,接着看向了甘达尔。

甘达尔却摇摇头:“葛兰斯,你已经不适合继续担任教皇骑士团的团长了。从现在开始,剥夺你做为教皇骑士团团长的职务,由副团长统领骑士团。”

葛兰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静静的摘下了自己的头盔,身上的甲胄,放到了地上。

旁边那个质问他的骑士看着他,眼睛里满是快意。

旁边立刻有骑士过来收了他的铠甲,拉走了他的战马,然后看向了甘达尔。

甘达尔点点头:“葛兰斯,暂时关到监狱去,裁判所会给他一个公正的审判。”

……

何锡麟没看到好戏,他本以为在这里,他们得大打出手的。但是没料到,对方的人居然临阵反戈,让葛兰斯变成了光杆,然后……然后没然后了,甘达尔顺利的重新接管了骑士团,虽然不知道现在能有多少实际掌控力,但是局面上已经大不相同了。

收拾了葛兰斯,继续往前,这一次,没有再受到阻碍。

大街两边布满了人群,但是没有人说话,都在沉默。因为他们无法理解,被宣布死亡的教皇,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有少数人猜到了,但是绝不敢开口。

场面变的诡异起来,只有马蹄声,狂战士胯下的白熊偶尔发出一声低吼,就这么一直走到了前方的广场上。

这是教会大教堂前面的广场,很不小,足以容纳几乎整个城堡的人,此刻广场上,也是人头攒动,但是面对教会大教堂门口的地方,却空出了一大片的地方,让甘达尔带着这些人站在了那里。

“萨利加,该出来了。”甘达尔面对着大教堂,扬声说道。

教堂的大门静悄悄的关闭着,没有回音。

“萨利加,如果你不出来,我会以背叛上帝的罪名,将你交给裁判所审判。”甘达尔接着说道。

教堂沉重的大门,忠于慢慢的打开了。

里面一群人出现在大家的面前,但是……最前面的一排人,手上却齐刷刷的端着大口径的重机枪,后面的人也是如此。簇拥着一个同样穿着一身教皇衣服的人走了出来。

而他们的背后,一群足够数百人,穿着黑色的衣服,全身都遮蔽在兜帽斗篷中,带着一股飘荡的黑色气息,跟着走了出来。

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甚至那些权杖骑士都吃了一惊:这些黑衣人,很明显的,都是吸血鬼!

但是没等他们做出反应,那些吸血鬼们,突然齐齐扬手,天空中顿时变了颜色,乌云好像是凭空生出来一样出现在广场的上方。

接着,乌云所过之处,阳光立刻消失,广场上变的一片漆黑!

何锡麟大吃一惊:这吸血鬼们明显是在布设某种阵法啊!

他几乎是反射一样,身体立刻就要往旁边移动,但是他的身体还没懂,肩膀上却被一只大手按住了:“不要惊慌,只是一些吸血蝙蝠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