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4章 该谈赔偿了/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刻吸血鬼残存的也不过是四百余人,面对数百精锐的华夏人,他们岂敢动手冲关?

而且,他们只是被拦住了一下,周围的人都醒悟过来,立刻涌过来,拦住了他们。

秦若很纳闷:这货疯了?逃跑你也找个好路线啊,你从大门口往外冲算怎么回事?嫌别人看不到你吗?

不过很快,他就明白了:大教堂的后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坍塌了……他们要逃走,唯一的可能的路线,就是大门口。

“龙头,不若放他们走。”那个师叔祖却在一边低声道。

秦若微微一愣,接着立刻点头:“我知道了。”

秦若能明白他的意思,这些吸血鬼,毫无疑问就是西方世界中反对教会力量的中坚,这些人,估计就算不是全部吸血鬼的精锐,也要占据大部分。如果这些吸血鬼都死在这里,吸血鬼绝对会一蹶不振。

哪怕教会这一次也遭受了巨大的损失,光是人员就损失数万人,但是,这只是一个教皇区罢了。其他的教区根本没什么损失!

其他教区派遣来的人手,绝大多数都在外部防线上,血云升起之后,他们都跑了……他们反而没有任何的损失。

如此以来,教皇区损失惨重,对各个教区的影响力和控制力,绝对的会下降到一个历史的最低点。

他们内部,哪怕不会发生明火执仗的争斗,也会产生无数的裂痕,再加上吸血鬼们的捣乱,那才有好戏看。

如果没了吸血鬼们的捣乱,只是他们之间的内部的争执,在教皇区教皇还在,而且,有权杖骑士团现身的情况下,用不了多久,他们就能恢复正常的秩序,这是秦若不愿意看到的。

不过要怎么放走这些吸血鬼?

一个龙组的战士,这个时候,却去捡了那个摔的碎裂,上面出现了裂纹的血色圣杯走了过来:“龙头,这东西估计十有八九是废了。”

秦若只是看了一眼,就摇了摇头:“咱们不要这东西。”

那战士愕然,不过他是军人,是战士,这个时候,自然的不会提出反对的意见,只是点点头,就站在了一边,等待着秦若下一步的命令。

慢慢的迈步往前走去,秦若很快站在了那些残兵败将一般狼狈的吸血鬼们的面前,尤其是那个萨利加,看一眼这个人,秦若就没了兴趣。

只是一个野心家而已……

接着他看向了在十八个权杖骑士簇拥下走过来的甘达尔,微笑着说道:“怎么,你们打算把吸血鬼们赶尽杀绝吗?”

甘达尔一愣,他的心里确实是这样想的,但是秦若这个时候这么说,显然是另有他意。

他微微沉默一下,转头看向身后的十八个权杖骑士,却看到他们都没有任何的表情,似乎这件事情和他们完全无关一样。

“全部关押到后面的监狱里去,等我们这里善后之后再处理他们。”甘达尔开口道。

秦若微微笑了笑,就往外走去。

华夏修炼者也没有在这里停留,只是快速的撤出了城外,不过撤出城外,也仅仅是到了原来教会的防御阵线上就停了下来。

这里虽然几十门火炮的炮弹打光了,但是其他的防御武器还在……华夏修炼者毫不客气的把这些东西调转了方向,对着城堡。

有了这些武器,加上数千人的强大力量,面对如今残存的教皇区的力量,哪怕足够数千人各个教会支援过来的好手,教皇城堡的力量,也已经无法对抗华夏了。

尤其是这一次,教皇区城堡中,一共接近七万人的人口,经过这一次劫难只剩下不到万人,还要算上各个教区支援来的数钱高手,教皇区,实际上已经成了一个空架子了。

但是,教皇区只要教皇还在,在西方世界中的权威,就是至高无上的,用不了几十年,就能重新站起来。但是……这几十年,能发生的事情就太多了。

这几十年的时间中,教皇区对各个教区的掌控,绝对的就要近乎于空白,只能窝在教皇区,对于各个教区的事情,已经是无力插手。

各个教区之间的矛盾一旦爆发,有好戏看了……

但是却因为教皇区的存在,这种矛盾的爆发,却绝不会走上最后无法收拾的道路。

这就是诡异的平衡了。

“秦若,要是他们不肯放走那些吸血鬼们该怎么办?”何锡麟此刻有点发愁。

秦若微微一笑:“他们不放,我们放。”

“我们?合适吗?”何锡麟不解的看着秦若。

秦若哈哈大笑:“我们是来做什么的?我们本来就是来报复的!可不是什么他们的盟友。在这里,我们自然是想做什么做什么,他们能管的了我们吗?”

何锡麟一拍脑袋:“对啊,我这是犯傻了。”

“不过在这之前,还得把陪着你的那几个兄弟找回来。”秦若接着说道。

何锡麟点点头:“我这就去找甘达尔,这个时候,他绝不敢拒绝这个要求的。”

说完,他立刻往城堡里去了,这个时候,城堡里根本没有任何人防守,所有的人,都被投入到了清理城堡中去——只是广场上的数万具已经变成血水的尸体,都要清理很久……

找到甘达尔的时候,他正在和十八权杖骑士商量,如何面对接下来的局面的问题。

对何锡麟的到来,甘达尔甚至中断了会议,直接来见他。

何锡麟看着甘达尔,微微笑了起来:“看来啊,你并没有多少重新夺回教皇之位的兴奋。”

甘达尔面色晦暗:“如果萨利加没有和吸血鬼勾结,我宁可依旧被锁在那个牢房中。死人太多了,我就算回来,比之这种牺牲……”

何锡麟叹了口气,一将功成万骨枯的道理,他是知道的。

“我来,暂时只有一件事情,和我一起来的那些兄弟我要带他们回去。”何锡麟也不说其他的,直入正题。

甘达尔立刻喊来旁边的一个骑士,交代一声,那骑士立刻就过来带路。

何锡麟对甘达尔摆摆手:“你去忙你的吧,估计这一段,你操心的事情就多了。”

“如果我不是身份的问题,我们一定会是好朋友。就算是现在,我也会将你的恩情牢记在心。将来,若是有机会,我一定会报答。”甘达尔看着何锡麟的背影,却直接说道。

何锡麟头也不回的摆摆手:“以后再说吧,忙你的去吧。”

看着何锡麟洒脱的背影,甘达尔却有些叹气:比之华夏人,教会如今已经太古陈旧了。

华夏,如今是一个崭新的华夏,而教会,还是那个古老陈旧的教会。

双方之间的交锋,不需要动手,教会已经输了。

教会到了必须改变的时候了……也许,现在正是最好的时候。

甘达尔心里坚定起来,身影变的更加的笔挺,往会议室走了回去。

何锡麟带回了那六个人,城堡的地牢还是没受到影响的,只是他们六个,和何锡麟当初的待遇差不多,因为这六个人的实力,如果得到自由,在不用圣杯,权杖骑士不出现的情况下,也足够把这里闹的天翻地覆。

所以,他们六个人也是被封印之后,每天两顿的熏香,一点都不耽误。

只是他们却没有何锡麟的实力和本领,没有忌讳逃掉,只能是被关在这里。

如今被救出来,六个人大怒,就要去找他们的麻烦。

何锡麟微微摇了摇头:“现在不是时候。”

那六个人都有些发愣,但是还是跟着何锡麟离开了地牢。

离开地牢,来到地面上,看到广场上的惨像,他们六个都吓了一大跳:宗门中什么时候有这种情况过?一下子死几万人!这在宗门世界的历史上,都是绝对可以列上头几号的。

“副龙头,这是……”他们忍不住的看向了何锡麟。

何锡麟简单的把事情说了下:“先出去再说吧。这里,我一刻都不想呆。”

一个死了几万人的地方,没有人愿意呆下去。更何况,这些人的死亡,是被血色圣杯的力量弄死的,到处都是血水,实在是让人受不了。

回到那边的营地,看到营地上空已经展开了一个水蓝色的遮蔽法阵,踏入法阵,那血腥的味道顿时消散无踪,何锡麟才感觉到好像是塞了棉花的胸口,顿时变的舒服多了。

“副龙头,龙头在等你商量事情。请你回来之后立刻过去。”一个龙组的人早就等在这里,看到何锡麟立刻说道。

何锡麟点点头:“那你带这几位兄弟去安顿下,我这就去。”

赶到临时搭起来的帐篷里,秦若和几个师叔祖已经在这里等待,商量着什么。

“怎么了?发生什么了?”何锡麟走进来,随意找个地方坐了,看着其他人。

“么发生什么,我们正在讨论如何要他们给我们赔偿的事情。”一个师叔祖嘿嘿笑着。

秦若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一次的赔偿,可不只是教皇区,除了法国教区和西葡教区,所有的欧洲教区,都必须给我出点血。这一次,我可是打算发一笔大财回去的。”

听到这个消息,何锡麟的眼睛顿时就亮了起来:“这个好,我喜欢。怎么样,除了西葡教区和法国教区,一个教区赔偿咱们一百亿银丝紫晶币价值的材料如何?那样可得上千万价值了,哈哈……”

秦若看白痴一样的看了他一眼:“幸亏你还说你是看过他们秘密宝库的人……只是这教皇区一家的仓库中,储存的各种材料的价值,就超过价值两千亿银丝紫晶币。我们拿走百分之八十,不算多吧?”

何锡麟一下子瞪圆了眼睛:“什么?这么富?”

“废话,教皇区,每年收取的高额的供奉,你以为他们都能用的了?另外的各个教区,每个教区,我们的底线是两百亿银丝紫晶币!”秦若笑着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