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6章 死/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炎现在当然知道,这只是个说法,最早的来源是说某个高手,最早的金瞳高手,因为发怒,金瞳杀人,屠灭了整整一个中型宗门,不管是修炼者还是普通人,足够上万人!

实际上,那只是以讹传讹,一个人的金瞳,只能说明这个人的力量灌注全身,眼睛可以做为攻击的部位,释放出攻击的力量罢了。

真正让人恐惧的绝不是金瞳,永远都是人。

因为现在太清老祖宗已经突破到了碎丹炼体,而且,好端端的留在世界上,并没有任何离开的意思,所以,很多以前认为是隐秘的事情,经过了太清老祖宗的传授,已经变的不是那么隐秘,甚至是公开了。

金瞳就是其中之一:金瞳的副作用也是有的,那就是类似秦若这种人,修炼杀戮之道,一旦杀心大起,体内真气会不自觉的流向眼中,形成金瞳,而这个时候,不见血是基本不收手的。

林炎没有什么担心,毕竟这个时候,流血已经是必然的。

他只是有点奇怪,秦若的战力虽高,但是再怎么高,他也只是一个五重天境界的真丹境修炼者,怎么可能出现只有金丹境巅峰才可能出现的金瞳呢?

这一点他怎么都想不明白,甚至,秦若自己都不明白,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起了金瞳。

他只知道,他现在很想杀人!

或许是许久的安静,没有动手,加上长久的行政事务的压抑,让他的自由得到了压制,而且,他的年龄大了,理智更强了,所以更能压制。但是压制的后果,得不到释放,最后一定是很危险的。

但是现在,这或许就是最佳的释放的机会!

因为对修炼者来说,他们之所以不会和普通人一般见识,是因为他们的实力太强大了,强大的让他们看那些人,有着一股俯视的态度,这是必然的。

就好像一个人,一个成年人,看着地上的蚂蚁,可能会因为不注意踩死几只,但是很少会特地去踩死蚂蚁作乐,毕竟那样的时候极少。而特地专门的去踩蚂蚁,那就是心理有问题了。

一个成年人,要发泄自己心中的压抑,绝不会去找蚂蚁这样毫无反抗的目标。

修炼者也是一样,修炼者的杀心要得到释放,绝不会去杀普通人。

他们的杀心释放,最自然的,就是遇到对手,最好是敌人!

而现在秦若毫无疑问就是遇到了敌人,这个时候的机会如果不把握,他自己都不会放过自己。

长刀金光闪烁,看着就很不一般,对方的人也不是傻子,自然是看到了秦若的变化,甚至那四个正在和何锡麟较劲的老猴子都感觉到了,他们顿时变的紧张起来。

何锡麟自然是也感觉到了,不过他却变的更加的轻松起来:他知道,秦若和林炎回来了,只要回来了,就代表他们没事,还能支援自己。那自己这边的事情,就可以放手一搏了。

想到此,他立刻突然清啸一声,他的身体上,好像是一层冰蓝色的光芒突然炸开一样,爆起了一个冰蓝色的光圈,光圈中,何锡麟的身影,仿佛是一个冰雪的精灵,居然微微离地,飘起三尺左右的距离,双手展开,长发飞扬,双眼中满是碧蓝的光芒,居然同样绽放了金瞳!

金瞳绽放,突然,他的身体周围,冰蓝色的光圈中,无数的冰蓝色的冰凌激射而出,仿佛是狂暴的金属风暴一样,只是是冰蓝色的,比之金属风暴的子弹,可是好看多了!

无数的冰凌射出,带出迷幻的色彩,射向那四个人,那四个人全身都被笼罩。

这个时候,那四个人也终于不再等待,突然狂吼一声,四刀飞起,飞旋盘舞,好像是四道钢铁的刀墙,疯狂的护住了身体,并且企图向何锡麟推进。

可惜,何锡麟岂能让他们如愿?

只见何锡麟嘴角微微一挑,露出一个轻蔑的笑容,朗声道:“撮尔小贼,也配!滚开!”

双手一展,冰蓝色的光芒猛然爆发,好像是一个爆发的冰蓝色的太阳,随着这个冰蓝色太阳的光芒,所有的一切,都似乎黯然失色,随着光芒所到,甚至空气都有股凝固的感觉——可别忘记了,何锡麟的冰寒之气,已经能够达到足够零下两百多度的温度,虽然距离绝对零度还有差距,但是也差距不远了。

这样的温度下,别说是空气,就算是钢铁,都会脆的像是麻杆一样,一碰就断。

这样的温度下,基本上没有什么生物可以存活下来!

那四个忍者根本无力躲避这几乎速度快的像是光芒的冰寒之气,刹那间就被笼罩,顿时变的步履维艰!

四个人,好像是四个关节锈死的破车,勉强向前迈步,可是没走三步,就彻底的走不动了,直接定在了原地,然后就保持着那样的状态,保持着向前的姿态,不动了……死了……

四个金丹境八重天的高手,在鬼子那边,这就是绝顶高手了,可是这样的四个高手,却死在了何锡麟一个只有金丹境七重天境界高手的冰寒之下!

按照常理说,一个金丹境七重天的人,哪怕战力达到就金丹境的九重天巅峰,要弄死四个八重天的人也不容易,毕竟是同级,只是差了一个境界而已。

更关键的是,境界是死的,人是活的,打不过还不能跑吗?

可是这一次,何锡麟却示敌以弱,让他们以为只要加把劲,就能放倒何锡麟,结果他们舍不得走,就留下了……

实际上,何锡麟是并不是真的想这样,因为他没办法,这四个老家伙的力量着实强悍,四个金丹境八重天已经很让人头疼了,可他们这四个老不死的东西,居然还带来了一种很奇怪的丝织品,这种东西无色无味无形,虽然只有那么几条,却已经把何锡麟的所有可能运动的方向都封死了!

何锡麟虽然看不到这丝织品,但是他能感觉到这东西的存在,因为这东西,一旦被风吹动,就会发出悦耳的颤音:虽然这颤音很低,低的普通人都听不到,但是这难不住金丹境的高手。

对方也没指望瞒住他,只是明白的告诉他,只能留下来一战,不能走。

但是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他们的丝织品虽然强悍,但是却有弱点:这东西不惧水火,但是低温呢?

这世界上,不怕水火的东西很多,但是好像几乎没有什么东西不怕低温。

实际上低温也不怕,怕的超过承受能力的低温!

比如钢铁,要是到了南极最冷的地方,基本上就没什么用……被低温冰冻之后,脆的吓人,根本不能用来做什么。所以,南极所用的金属类的东西,都是有着特殊的要求的。至少一点,抗低温是必须要的。

而这丝织品,一旦到了零下百度的低温之下,就会变的很脆,直接断裂!

何锡麟的低温,可是零下两百多度……

看到四个人确定是死了,真的没了气息,体内的金丹也失去了光泽,黯淡下去,然后消散在他们的体内,透过他们的身体,变成了丰裕的真气散发到了空气中,何锡麟终于松了口气。

抬头看着远处双持横刀,身上已经中了三刀,却始终没有任何后退,林炎却只是在一边观战,嘴上还带着笑容,何锡麟就笑了起来,他知道,这是秦若肯定是占了上风了:“秦若,你行不行啊,不行的话,我帮你?我这可是完事了!”

那边的秦若充耳不闻,只是挥舞双刀,在还剩下的九个人中间游走不定,身体飘忽的好像是一缕轻烟。

林炎走向何锡麟:“没事吧?”

何锡麟展颜一笑:“没事……”

一句话没说完,突然脸色一苦,一缕鲜血就沿着嘴角流了下来,他忍不住伸手去擦了下,抬起手到眼前看了看:“他娘的,太久没流血了,都快忘记伤痛的感觉了。哈哈……”

说着,身体一阵歪斜,突然一屁股坐在了冰寒的地上,接着就往后倒去。

林炎吓了一跳,连忙冲过去,一把扶起他,把他直接抱起来,敲开车门,把他放到里面去。

里面的几个人,都是满脸的惊愕,看怪物一样的看着他们两个,甚至都忘记了去帮忙救人……

“来帮忙把地方清理下,让他躺下。”林炎连忙说道。

他一句话才让那些人醒过来,连忙手忙脚乱的帮忙。

不过好在一路上都有应付各种突发状况的预案,其中就有针对受伤的人的处理的训练,他们的动作很熟练,很专业,很快给何锡麟收拾出一个足够他宽松的躺着的地方,然后一个人就要过来先给他挂上维生的液体。

林炎摆摆手:“用不到那个,你们不用管,只要看好他就行了。关好门,我还要去掠阵,记住,我和秦若不回来,不许开门。”

说着,他拿出一颗丹药捏开放到何锡麟的口中,让何锡麟咽下去,捏了他的脉搏,点点头,才走了出去。

何锡麟只是损耗太厉害了,透支的有点过分,换做普通的修炼者,这么一次燃烧真气,恐怕没有个一两年都难以恢复,但是对秦若三人来说,这不是问题:大量的高级丹药,大量的天材地宝弥补就是了。最多七天,他就能恢复如初。

而这个时候,林炎走出去,关了门,就站在车子不到五米的地方,双手抱着胳臂,看着不远处厮杀成一团的混战。

小鬼子已经想跑了……不是所有人都想死,或许其中有几个人确实是抱了必死的决心,死命的抢攻,但是他们几个的攻击,在秦若完全进入了战斗状态之下,根本摸不到秦若的衣角,而秦若,却仿佛是在考验自己的都刀法和身法,拖着他们,拦着那些想走的人,混成了一团。

而地上,已经躺下了三个鬼子的忍者……

林炎只看了一眼就知道,不出几分钟,这剩下的小鬼子,必然要被全部干掉!

只是秦若似乎还想利用他们多练习一下他的刀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