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2章 老鬼子的退意/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个老鬼子不是发现了什么,而是只是想随意的走一走,这个地方比较空旷,也没有什么遮挡物。

毕竟那四个老鬼子实际上和他还算是很好的朋友,已经相交百年。但是今天到了这里,却陨落在这荒无人烟的南极,让他也终归是有些难受,但是更多的,却也是兔死狐悲的感觉。

美国人始终没有对这件事情做出任何的哪怕一些表示慰问的动作,只是一个分教区的红衣主教随便敷衍了两句什么他们也很难过之类的。

但是山田久寺看的清楚,他们哪里是难过?

甚至他们都没有高兴!

这让山田久寺只感觉到一阵阵的悲哀!

为什么?

一个人你或者被人尊重,或者被人敌视,但是不管尊重还是敌视,对方终究是把你当作一个有影响力的存在的。

可是美国人对小鬼子呢?

甚至他们看他们的眼光,就好像是穿过空气一样,根本没有任何阻挡的感觉。

如果美国人为之伤感一些,还能说明,小鬼子至少在美国教会的心中,还是有那么点感情的。

可是没有!

如果美国人不伤感,反过来,而是幸灾乐祸一些,那也说明美国人至少对小鬼子还有些忌惮,希望他们被削弱。

可是没有!

甚至美国人既不伤感,也不幸灾乐祸,只是一种淡淡的冷漠,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百年来小鬼子跟随美国人做了无数的事情,可是美国人始终只当他们是一条狗,而且一条随时可以抛弃的狗,仅此而已,没有更多的意义。

甚至,他们连一条狗都不如,狗还能偶尔得到主人赏赐的肉骨头,还有可能会被主人夸奖几句呢。

可是没有!

什么都没有,只有空气一样的忽视。

这让山田久寺感觉道一股无法压抑的悲伤,从他的心底慢慢的升起来,却再也无法派遣。

甚至,这让他的六感都变的有些迟钝起来,只是随意的走到一个地方,坐了下来,看着不远处准备着剖腹仪式的那些人。

而那两个必须剖腹的人,此刻虽然脸上看似是一脸坚定,但是谁都可以看得到他们脸上的悲哀和绝望。

山田久寺即便是心如铁石,此刻也突然被触动了:难道就只能跟着美国人过日子吗?难道没有美国人,自己真的过不下去了吗?就算是靠着华夏又能如何?

华夏,尤其是华夏的修炼者,好像除了最近被惹急了,还真没有主动进攻过外界。

说是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但是实际上,很多人都在华夏这头雄狮的卧榻旁边,睡的很舒服。

比如安南,如果不是安南自己作死,勾结了老毛子对付华夏,围攻华夏,如今的安南还是在安稳的过着他们的日子。

北面的蒙古,那本来就是人家华夏的,被老毛子强行划走的,如今拿回来,似乎也是无可厚非。

至于其他的方面,好像每一次都是华夏被惹急了,才会出手。

可是,鬼子呢?

他们却屡次的对华夏动作,屡次的屡教不改,但是即便如此,华夏人似乎也没怎么对鬼子有什么大规模的举动。

但是这一次,如果处理不好,华夏崛起了秦若这样数百年难得一见的强势的领袖人物,那可就未必了。

以前鬼子自欺欺人的跑到了美国人门下,但是如今,还真的能掩着耳朵装聋作哑,当作什么也没发生,就能一切平安的过去吗?

山田久寺痛苦的摇了摇头,他知道,这都是不可能的。

这一次,小鬼子如果不能做出真正的改变自己命运的事情,那么,未来的他们,前途绝对是一片黯淡。

未来,是属于华夏人的。

不知道为什么,山田久寺的心中,突然就冒出了这样一句话。

同为东亚的族群,鬼子本来就应该是这个区域的一员的,可是如今却闹成了这个地步。山田久寺突然有点迷茫:之前那些先辈们为什么要做出这样错误的决定呢?

他当然知道,历史上,鬼子从来都是对华夏有着莫大的野心的。但是很悲催的是,即便是华夏最衰弱,鬼子最强的时候,鬼子也没有成功过。

在鬼子面前,华夏永远都是他们只能仰望的大山。

实际上,不只是鬼子,包括所有在华夏周围的人都是一样的。只是有的人选择了依附华夏,所以他们过的很舒服。有人背叛了华夏,所以就倒霉了。

山田久寺做为现在鬼子国实力最强,威望最高的人,此刻却是心如乱麻,没有了任何的头绪。

不远处,他属下的大徒弟,也就是那个带队的忍者,小心的走了过来:“祖师爷爷,我们可以开始了。”

这是个很奇怪的称呼,他明明只是山田久寺的大弟子,而不是徒孙之类的人,却和其他人同样的称呼山田久寺是祖师爷爷。即便是在鬼子国,这样的称呼也不是很合适的。

但是这家伙,就是这么马屁——因为祖师爷爷这个称呼在鬼子国,就意味着修炼者世界中的至高无上,每一个宗门中,肯定只有一个。整个鬼子国,最后有资格的,也只有一个,会被全国修炼者尊称为祖师爷爷。

山田久寺就是这一代的鬼子国的祖师爷爷。

可是山田久寺自己清楚的很,他的所谓祖师爷爷,在鬼子国是至高无上的,但是面对华夏……还是不要去丢人了。人家华夏那边,达到他的力量的人多得是……

“好吧,我们走。我会亲自主持他们的仪式。”山田久寺叹息一声。

看着自己人切腹总不是好事情,而且到了山田久寺这个地步,他清楚的很,切腹,唯一能做到的事情,就是让鬼子的整体实力又下降了一点,除了这个,什么都得不到。

哦,还有维护了那该死的传统。

但是那传统真的有维护的必要吗?

鬼子都已经认贼作父了,这些传统还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可是这不是他可以改变的,他只能继续下去。

走到那边,刚要说话,地上原本盘腿坐着,准备切腹的两个人,其中一个突然跳了起来,嚎叫一声就跑:“不,我不要死,我修炼了上百年,我为什么要死!要死的是美国人,是他们,是他们害死了祖师爷爷们,不是我。我为什么要为此付出代价,那应该是美国人!”

突然的变故让所有人都愣住了,甚至没人反应过来。

那个人直接疯狂的冲入了一条低矮的冰山后面,消失不见了。

等到他的背影消失不见了,大家才反应过来,可是大家却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因为他么的,这种事情,闻所未闻啊……对鬼子的传统来说,犯下这么巨大的过错,是绝对必死无疑的。只要能够完美的切腹,最后还能得到大家的称赞。

但是真的没有人这么临阵脱逃过……当然,修炼者本身切腹的也是极少。

等到他们回过神来,人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山田久寺的实力很高,他当然不会愣住那么久,但是他就是愣了那么久,因为在他的心里,他也不希望真的这样。干脆的,就这么吧……

“追!快去追!”山田久寺一直等到感觉不到那个人的存在了,才仿佛是回过神来一般,暴怒的吼道。

他的大弟子连忙带着一队人去追去了,很快追的没了踪迹。

剩下的,结果就只剩下了山田久寺,还有那个剩下的准备切腹自杀的人,双手捧着自己的武士刀,愣愣的坐在地上。

过了许久,他看到山田久寺的眼睛正在盯着他,他顿时一片的悲哀,看着手里的刀,无奈的叹了口气双手颤抖着,用力拔刀插入了腹部。

“还好,很完美……可惜,如果刚才一起跑掉,就不需要这么完美的一刀了,不知道他跑掉了……没……”那个人最后这样想到。

看着那个人的鲜血流出还没流到地上就被冰冻,甚至只是刚刚流出伤口就已经凝结,山田久寺突然感觉到自己一下子老的像是一个孱弱的老人。

“其实,如果你刚才跑了,我是不会抓你的。”山田久寺用只有他自己听得到的声音,仿佛是蚊蝇的声音一般说道。

可惜的是,不管是其他人,还是那个已经切腹的人,除了山田久寺自己,永远都没有其他人能听到这句话了。

山田久寺就这么站在这里等着,等到一天将要结束的时候,追杀的人回来了,但是很显然,他们没有什么成果,空手而回。

那个大弟子不安的看着山田久寺:“祖师爷爷,他……跑了……他本来就是寒冰流最擅长冰雪隐匿之术的人,而且,他的实力是寒冰流四个老祖宗之下,最强的一个,在这样冰寒的大陆上,我们真的是没有办法追到他。”

山田久寺淡淡的看着他一眼,微微的点了点头:“他跑不出这个世界的。以后会抓到他的。带上他的尸体准备送回去,我们去我们的营地吧。”

那大弟子有点犹豫的看着山田久寺,狠了狠心才低头说道:“祖师爷爷,那美国人交给我们的任务……”

山田久寺苦笑道:“这里哪里还有华夏人的踪迹?要杀了那个何锡麟,至少也得找到才行。那何锡麟已经受了重伤,只要不是傻子,都会立刻返回华夏去休养。难道我们能够追到华夏去杀他吗?”

他的大徒弟顿时就愣住了:追到华夏?

开什么玩笑……鬼子整体都被华夏压的喘不过气来,才最后跑到了美国人的怀抱里。现在让他们这么一伙残兵败将,只是被人家三个人就打的损兵折将,凄惨无比,甚至寒冰流瞬间被打回了二流流派。如果追到华夏……灰都剩不下了吧?

“是,祖师爷爷,我们这就去带上他的尸体,然后我们必须尽快把他的尸体送回国去。这里的事情,我们已经帮不上忙了。”那大徒弟立刻说道。

山田久寺看了那大徒弟一眼,忍不住还有点欣慰,至少这货还没一根筋到看不出自己已经厌倦了这里,已经想要脱身了。

至于得罪了美国人怎么办?

他没想过。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架直升机呼啸着从冰山背后飞了出来,机身上明显的美国人俗世空军的标记,证明了它的身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