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8章 舔舐伤口/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冰灵狐猛窜过去,直接一口咬掉那个人那条冰冻的腿!

战斗局面刹那间改变,失去了一条腿的那个人立刻成为何锡麟重点打击的对象,洛静雅则是缠住另外一个。缺了一条腿,那个人遭到如此重创,实力连平时三分之一都没有,更何况何锡麟的冰寒之气已经沿着他的伤腿直接侵入他的内腑经脉,没支持几秒钟,就被何锡麟直接一枚冰锥,刺穿了丹田,直接死去。

这个黑衣人的死去,另一个终于摆脱了花皮王和林炎的黑衣人也冲了过来。但是太晚了!

那边虽然林炎遭受重创,但是至少还活着。

他已经几乎无法出手,但是他趴在花皮王背上,不断指点提醒洛静雅,借助花皮王的优势,却硬生生拦住下面那个人,甚至占据了优势——毕竟夏妃暄的实力不弱,欠缺的只是战斗经验。林炎的战斗经验丰富,指点之下,她也不笨,领会的很快。

另一边,何锡麟和洛静雅重新面对两个对手,但是却越发的变的优势明显:因为洛静雅随着战斗,对体内力量用于战斗越来越纯熟!

更甚至隐隐然占据了主要的攻击地位:她的冰寒之力较之何锡麟都要强悍。

漫天飞舞的冰花,笼罩了对方的两个人,靠着冰寒之力的特殊的性质,甚至洛静雅一个人都让两个人感觉到压力,因为洛静雅的冰寒之力实在是太利害了。

何锡麟立刻转为辅助,但是却变成隐藏掉的撒手锏。

不过多久,就找到机会,一条冰矛刺穿冰雾,直接刺入一个人的右胸。那人顿时狂吼着想要退出逃走。同时,洛静雅居然找到机会,一支冰刺刺入了一个黑衣人的大腿,但是只是擦过,却也撕裂了他大腿上的肌肉,顿时鲜血淋漓。

可惜的是,他逃,另外两个黑衣人看到事情不妥,顿时逃的更快!

何锡麟狂吼一声,全身力量倾巢而出,直接禁锢那个受伤的人,洛静雅当即配合,击杀。

而另外两个黑衣人,铁了心的要逃走,哪怕花皮王追着在一个黑衣人的背上射出两个火球,他们也全然不顾只管撒腿狂奔。何锡麟奋起最后的力量,一支冰锥射出,直接射入一个逃跑的黑衣人后背,再也没了力气,停了下来。

何锡麟气喘吁吁的喊回花皮王:“走,我们走,不要追了。”

夏妃暄此刻没有犯脾气,而是低着头,默默的跟上。

这一战,何锡麟四人看似是胜利了,但是如果继续打下去,何锡麟很清楚,那两个黑衣人如果敢拼命,或者被逼着拼命了,谁胜谁负很难说,甚至何锡麟他们更危险。

因为很简单,刚才一战,他们毕竟是低境界挑战高境界,哪怕依仗飞行和两个人的冰寒之气的特殊,勉强算是胜利。但是所有人的真气都消耗的差不多了。

何锡麟最后一击,更是几乎抽空了体内的力量,一举击杀那个黑衣人,不是为了全歼,而是为了震慑剩下的两个黑衣人,让他们害怕逃走。

他们一走,何锡麟就软了下来,洛静雅也是体内力量计划消耗殆尽。只有夏妃暄好一点,其余的,不管是冰灵狐还是花皮王,也都消耗巨大,很难支持继续打下去。

更不要说,林炎情况危急,鲜血横流,再打下去,林炎只是流血都要撑不住了。

这个时候,他们自保都难,别说去救援秦若。

“走,秦若比我们聪明,他比我们有更多的办法。”何锡麟突然口中一甜,吐出一口血唾沫。“娘的,多少年没这么惨了。快走。”

一行人扶持着,跌跌撞撞,但是速度还算是不慢的往边境线那边而去。

等他们冲过边境线,再往里渗入三十多公里,才算是松了口气,找到一个隐蔽的草丘后面,何锡麟顾不得自己的疲劳和几乎要睡过去的精神力,勉强在草丘后面挖出一个地洞,把大家都藏了进去,门口设置了遮蔽和预警阵法,才钻进去,整顿清理。

林炎路上虽然吃了不少的丹药,伤口也匆匆处理过了。但是他毕竟受伤太重,此刻依然昏迷,但是情况好歹是稳定下来。

“麟哥,林炎这应该算是皮肉伤?怎么会这么重?”夏妃暄有点不解。

按照一般的理解,林炎翅膀挨了这一刀,应该和普通人胳臂被砍了一刀差不多的概念。

何锡麟喘息两口,靠在洞穴上,擦擦嘴角的血沫子:“他和我们不一样,他体内有两条主要的经脉,是直接通往双翼的。他双翼强悍远超钢铁,甚至媲美灵品武器,但是一旦受损,就等于体内主要经脉受损,受创就极重。好了你休息吧,我来给他处理。”

洛静雅走过来:“还是我来吧。”

洛静雅的情况还要好一点。

何锡麟看看她,点点头:“别给他在伤口上撒太多,维持不流血就好。他的伤口需要自己恢复,否则,对他以后有影响。”

洛静雅点点头,夏妃暄双目有点失神,靠在了洞穴上。

“静雅,这就是真正的世界吗?”夏妃暄好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道。

“我不知道。”洛静雅虽然表现很好,但是对这样惨烈的杀人,依然是心有余悸。“当时没想那么多。”

何锡麟疲惫的靠在洞穴上,刚要闭眼,又强自睁开,吞了颗丹药才说到:“这不算什么。十几年前,宗门无序的时候,经常有宗门之间的争斗,死亡十几个,几十个都是正常。甚至更久远之前,动辄数百人伤亡,上千人伤亡也是正常。铁骑门崛起你们是知道的,那样的战争,华夏宗门的历史中,并不少见。但是妃暄,秦若为什么会选择这条路?因为他要用自己来阻挡这些,让更多的人,闻不到厮杀的血腥味。”

顿了一下,喘息几口,何锡麟接着说道:“虽然他从来没说过,但是他就是这样做的。他一直努力将你们和这些事情隔离,就是希望你们能够快乐。不过,你们表现的已经太优秀了,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我本来是打算燃烧内丹吓走他们的。没想到,不但没用到,反而直接击杀他们两人,我们也算全身而退,这已经是意外之喜。”

夏妃暄抬头看着何锡麟,轻轻说道:“麟哥,你休息吧,不用劝我,我只是一时接受不了。我还能想明白。也幸亏是我和静雅,我们毕竟是也算见过世面了。如果换了夏怡,怕是她真的会发疯。”

这样赤裸裸的血与生命的厮杀,真的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坦然接受的。

甚至,第一次面对这种惨烈的面对面的厮杀,洛静雅的表现堪称极其优秀,哪怕是夏妃暄,虽然犯了不少错误,但是也绝对是优秀的:不管是对她们还是任何人来说,第一次面临这样的情况,没有惊慌失措的帮倒忙,就已经是优秀的表现。

与此同时,秦若却终于冲过了国境线,直接钻入了一片高大的白桦林,躲了进去,在地上随便挖个坑,只够自己容身就钻了进去。

钻进去之后,秦若小心的撕开自己的衣服,伸手摸一把后背,拿到眼前,顿时看到鲜红一片:刚才逃命的时候,被那个黑衣人的覆盖攻击打到,还是受伤了。

不过还好,只是皮肉伤而已,背上裂开了一条半尺长,两厘米深的口子,这样的伤势,对普通人来讲,几乎是致命的,对秦若来讲,则是几乎可以忽略的小伤。

不过这让秦若很是吃惊,他的身体强度他自己是知道的。如此身体强度,不亚于天之魂后段,却依然被对方一击还是覆盖攻击打到,居然就撕裂了肌肤。可见天之魂境界的力量,到底有多强。

吞下一颗疗伤丹药,背后肌肉一阵抖动,已经不流血的伤口立刻被重新撕裂开,殷红的鲜血流出,但是接着下一刻,却又快速的愈合起来。

刚才强行封闭愈合伤口,只是为了减少血迹,隐藏身影。现在,却是要真正的修复身体的创伤。

重新撕裂伤口的疼痛,秦若只是微微的动了下眉毛,就没了表情。不过十几秒,重新止血,秦若体内的碧玉一般的莲台上,散发出青绿色的真气,聚集到伤口上,伤口立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起来。

不过半分钟,不小的伤口,已经完全的愈合,只留下一条淡淡的红线。

秦若闭上眼,吞下一颗丹药,开始休息。

按照约定,大家将在北方的一个小城汇合,这个时候,秦若却不想直接去那个小城,他有点担心何锡麟他们。如果一切顺利,疯狂逃命,何锡麟他们应该是没问题,可以直接逃过国境线的。

但是何锡麟和林炎都是知道轻重的人,洛静雅也比较稳重,唯一的变数就在夏妃暄身上。而且这丫头实力不错,不知道天高地厚,万一发飙闹出什么幺蛾子,那就麻烦了。

只是秦若不知道的是,就在距离他大概三十公里左右的西方,何锡麟等人,正在小心的养伤,和他一样就在国境线的边缘上潜伏下来。

等到第二天,秦若能感觉到,有几拨老毛子搜过过来,不过他如今形成了莲台金丹,木属性力量大大增加,虽然还不如金属性那样熟练,但是在高大的白桦林林中,释放出一点真气,和周围的气息融为一体,还是可以做到的。

来搜的人,实力最高不过金丹境九重天,秦若倒也有惊无险的躲避过去。

不过秦若还是吓了一跳:老毛子仅仅是来搜捕这里的人,就超过了五十人,而这五十人,从金丹境一重天到九重天都有。绝不是以前的宗门世界中认为的,西方世界无法突破金丹境的桎梏。

他眉头皱了起来:这个世界上,到底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