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9章 奇怪的营地/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问题,秦若没有过多纠缠,人总是如此,随着你知道的越多,你会发现未知的反而更多。

闭上眼睛,开始打坐休息,秦若这一次的逃命,耗费了大量的力量,他必须时刻保持最佳的状态。逃到老毛子的地盘并不安全,反而是踏入了一个处处敌意的地方。

秦若突然的想到了一句话:天下虽大,无立锥之地。

“不对,或许丧家之犬更贴切些,也不对,应该说有家难回才对。”秦若一边打坐,忍不住嘴角露出了笑容。

想当初,好像自己也是这样,离开了华夏,进入了雇佣兵的世界,那个时候,或许心里也是这样的感觉。只是当初年纪还小,未曾感受到罢了。

休整足够一天,到了第二天的深夜,搜索的人,也已经大半天没来了,秦若悄悄推开洞口的遮蔽物,看看四周,小心的感受十几分钟,才松了口气,撤掉遮蔽阵法,然后立刻往西而去。

何锡麟他们如果突破国境线成功,应该在不是太远的地方。

一路往西不快不慢的行进,秦若走不多远,就要横向搜索一阵,确定不会错过。但是一直往西近百公里,却依然没有何锡麟他们的踪迹。

秦若忍不住皱起了眉头,看看国境线的方向,沉默了一会,然后立刻南下,消失在夜幕中。

与此同时,何锡麟四人,休整一夜,等到林炎的情况好转,至少是醒过来了,立刻出发往北,向和秦若约定的方向而去。

他们走的早了半步,若是晚走半小时,就能遇到秦若搜过来。

到了快天亮的时候,一座约莫两万人最有规模的俗世城市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何锡麟立刻让夏妃暄和洛静雅照顾林炎,在城外等待。然后他按照护照上的模样改变了容貌,进入了城市中,找到一家不起眼,但是条件还不错的旅馆住了下来。

去开了房间,然后装作是在这里旅游的华夏人,来到一处停车场,轻易的拿到一辆车子,往外开去。

林炎,背上的双翼因为受伤,不能收回去,这个样子进入城市显然是不合适的。何锡麟开了车子过来,顺带着路上还买了些其他的东西,让林炎上了车子,夏妃暄和洛静雅改变了容貌,变成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模样,顺利的进入了城里,然后林炎裹着大衣,趁着黎明尚未完全明亮,何锡麟随手两个小遮蔽阵法,就瞒过这里的人,直接上楼住进了旅馆。

“直接用遮蔽阵法不就完事了么?”夏妃暄很是郁闷。

“我们要习惯俗世。遮蔽阵法,我只是最后无奈。否则,我一点真气都不会动用。从现在开始,时刻保持真气安静没有波动,更重要的是,时刻保持身体上的遮蔽阵法。记住,这里已经不是华夏。”何锡麟郑重的说道。

夏妃暄有点不以为然,不过还是点头答应下来。

她们安顿下来,在这里等待秦若,秦若此刻悄然潜回蒙古边境,一路往回搜索,眼看天色就要大亮,秦若无奈的暂时放弃,找到一个草丘,挖了个洞穴钻进去藏了起来。

“他娘的,这好像是回到了当初中了埋伏被人追杀的日子,天天跟地老鼠一样过日子。”秦若有点自嘲。

地洞里躲避一整天,这里人烟稀少,毕竟是国境线,老百姓都很少靠近这个区域:老毛子的蛮横霸道是出名的,老百姓来这里,说不定就出什么事情呢。

只有偶尔经过的狼群,看到狼群,秦若就忍不住想到狼王:如今狼王大概已经护送他们到达南极秘地了吧?有狼王的护送,哪怕在南极秘地生活,怕是也没多大问题。只是,这一去,不知道要多少年才能回来。

秦若透过一个小孔,看着外面湛蓝的天空和白色的云朵,静静的看着,这里的天空很美,但是美丽的天空下,却隐藏着无数的杀机。

“俗世,修炼者世界……只要有人的地方,争斗就从来么有停止过啊。”秦若有点感叹。

闭上眼,慢慢的打坐休息。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迁徙放牧的车队慢慢的靠近了这里。

秦若立刻感觉到了,透过小孔,秦若看到了一个只有六七个人,有十来匹马,一辆破旧的皮卡车,一辆同样破旧的卡车,上面拉着蒙古包什么的,前面是一千余只羊的这样一个迁徙的队伍。

“没想到,蒙古这边居然还有这么穷困原始的放牧队伍。”秦若看着他们,重新回去坐好。

在华夏,这样的放牧队伍已经绝迹了。

这样逐水草而居,纯粹靠着天气吃饭的放牧,效率是很低的。

刚刚闭上眼睛,秦若突然心头一震,猛地睁开眼睛,透过小孔往外看去。

小孔中可以看到,不远处的草丘后面,十多辆老毛子的军车呼啸着冲出来,然后上面有人扣动扳机开枪向天射击,警告那家人停下。

那家人大急,连忙驱赶着牛羊想要离开,可是他们羊群的速度,哪里赶得上对方高速奔驰的越野军车?

不过几分钟,十多辆军车就拦住了迁徙的队伍,车上的人把那家人威逼到一边看守起来,然后直接对着羊群开枪,刹那间,数十头羊被射杀,但是对方没有停下,继续开枪。一直到射杀足够上百只羊,才算是收了手。也不管被惊吓的羊群,直接下去人,开始把死羊拖到他们越野车上面的架子上:动作很熟练,看他们干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很快,一辆车装十多头羊,一百多只羊就被装上军车,军人就开始回到车上,然后直接兴奋的吼叫着离开。

他们并没有伤人,只是抢走了上百只羊。

可是这上百只羊,都是羊群中最大的羊!

那一家人一年的辛劳,也未必舍得卖掉这些羊,但是此刻却被抢走了。

一家人从车里出来,除了两个孩子大哭,其余的人默不作声,只是急忙骑上马,把跑散的羊群圈回来,然后加速离开这里。

秦若没有出手。

如果这是华夏的牧民,秦若不会冷眼旁观,可是对这里的人……秦若哪会去管这个闲事?

别以为这些牧民是好东西,他们在华夏边境上,越境放牧,偷盗,抢劫,甚至杀人强X无恶不作。只是如今遇到了更为强势的老毛子军人,他们就显的可怜了,其实他们一点都不可怜。

看着这家人走远,秦若重新闭上眼睛。

可是没过一会,秦若又睁开眼,没有不耐烦,只是静静的看着外面。

那家人重新回来了,这一次,他们丢掉了羊群马匹,一家人乘坐两辆破车,在草原上开的飞快……他们身后,是几辆老毛子的军车,正在飞速的追上来。

哪怕他们已经很努力了,可是他们那两辆破车,哪里是老毛子军车的对手。很快就被追上,围了起来。

秦若看着正好冲到他面前不足二十米地方被拦截下来的一家人,忍不住摇头苦笑:这是非要他出手的节奏?

一个老毛子的少尉军官下了车,对着两辆破车的轮胎就是一梭子,直接把车子废掉,然后挥手让他们下车,然后全部押到越野车上,接着立刻转头,往回飞驰而去。

秦若有点纳闷:这些人想要干什么?

他看看天色,虽然只是上午十点,这个时候出去还是比较危险的,并不适合行动,秦若却对这个地方有了兴趣,开启遮蔽法阵,小心的拨开洞口,然后封闭了洞口,沿着齐腰深草丛,往前方追了过去。

他速度并不快,他也不着急,他熟悉军队。

这个老毛子的军车队伍,明显是和前面抢劫的那些人不是一伙的,而且,看他们车子的痕迹,他们应该在附近驻扎。

而这里,是蒙古境内,老毛子的军队怎么会在这里驻扎?

往前追踪十余公里,秦若停了下来,全身隐藏在了草丛中趴下来。他的身体周围,微微一阵晃动,他的身影就好像凭空长出了和周围一样的草一样,和周围完全融合在了一起。

如果当初秦若还是雇佣兵的时候,拥有这样的潜藏的力量,就太厉害了……

对面,是一个约莫五百人的营地,只是一个简易的军营。

看起来,这只是一个普通的临时驻扎的军营,好像是一个演习或者部队路过临时的住宿地区。

但是秦若却皱起了眉头:这个营地的出入口,虽然已经经过了特意的掩盖,但是在秦若的眼中,却看的很清楚,这个出入口太大了,大的不该是这样一个轻装营的规模。而且,很明显的每天都在出入大量的车辆,尤其是重型车辆。

这样一个小营地,而且看起来只是一个轻装营的部队,会有那么多的重型车辆?

不太可能!

秦若看看太阳,干脆闭上眼睛,静静的等待。

一整个白天,都没有什么异常。

一直到晚上,哪怕是晚上十点之前,依然么有异常。一直等到凌晨零点时分,秦若才听到沉重的重型卡车低沉的声音由远而近。

这是一个大型的车队,主要是重型卡车组成,但是,都是空载!

“空载?”秦若有了点兴趣。

老毛子和蒙古虽然关系好,但是也没好到让军队随意进出的程度吧?

秦若慢慢的靠近了营地。

那个车队,足有上百辆载重超过三十吨的大型卡车。卡车清一色的空载。

很快,秦若就发现了他们的目的:土方!

卡车直接开入营地,在营地的中央,钻入一个很大的帐篷,然后消失,那个帐篷好像是一个怪兽一样,吞吃了这上百辆重型卡车。

然后不过是半个多小时之后,卡车开始不断的开出来,这一次,卡车都是满载土方。

一直到凌晨三点多,这上百辆卡车才全部开走。

“一次三千多立方的土方,一个晚上的工作量,不小也不大。他们在这地下干什么?”秦若有点纳闷。

看看已经是凌晨三点半,营地里安静下来,秦若身影好像是一条幽灵,悄然摸到了营地的边缘,然后从几个游动的哨兵身边,轻轻的走过去,哨兵完全没有发现,只是警惕的巡逻。

这个时候还能如此严密谨慎巡逻,这些军人身上,更有血与火的气息,明显是一支经历过战火的精锐军队。更重要的是,这支军队的人员组成,包括最低级的士兵,都是二十**岁,没有更年轻的。绝对是一支作战经验丰富的特殊的部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