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7章 青山教会/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是教宗的女人。她偷走了教会的宝贝。”水属性的那个人说道。

“她是教宗的女人,她偷走了教会的宝贝。”土属性的那个人说。

“她是教宗的女人,她偷走了教会的宝贝。”最后那个人说。

“到底是什么宝贝?”秦若问。

“桦木灵。”

“是这个?”

“不是,你手中的是桦木精而已。桦木灵,据说是千年白桦木才能孕育出的精华,很多人都传说中那已经是灵魂。如果得到,突破的时候使用,可以保证万无一失。”

“那么重要的宝贝,只有你们几个来追?”

“我们教会,我们三个已经是最高的战力,除了我们,就只有教宗是天之魂中段的高手。我们不是那些西部的大教会。我们只是一个小教会。”

“可是,俗世的欧洲教会世界,好像金丹境都难以突破。你们很显然掌握了方法。为什么不传授给他们?”

“制衡,据说是高层和九霄宫之间达成的协议,九霄宫限制华夏的阵法传承,那太厉害了。我们限制金丹境。”

“为什么?”

“不知道,只知道是很久远以前就形成的。现在也没有人敢打破。凡是敢于尝试的人,很快就会死。”

三个人之间的审问,足够进行了两个多小时。

秦若对这个女人没有太大的兴趣,但是对这里的情况很感兴趣。而且,这个青山教会虽然不大,但是历史却很久,尽管他们在高等修炼者的世界中没有多少话语权,但是对高等修炼者的世界的了解,是秦若需要的。

那个天之魂初段的高手,居然是青山教会的副教宗,这就让秦若更加的有了兴趣,了解的更多。

“桦木灵在哪里?”秦若回到了女人的面前。

女人看着秦若,叹了口气:“在我体内。”

秦若一愣:吃了?

不对!

“你还不到突破的时候。交出来。”秦若淡淡的说道。

女人脸有点红,突然昂头看着秦若:“有本事你自己拿!”

秦若冷笑一声:“自己拿就自己拿。”

说着,他伸手按在她的胸口,一股精纯的力量立刻蔓延她的全身,桦木灵很快就发现了。可是……

“特么的……”秦若忍不住的骂了一句。

桦木灵确实是在女人的体内,可这女人够狠,直接把桦木灵藏到了子宫中。这绝对是一个痛苦的事情:因为桦木灵足够拳头那样大,没有怀孕的女人,子宫是不大的。塞进去这么大的东西……

“你真够狠的。看来,我得杀了你才行。”秦若笑道。

女人昂头看着秦若:“杀了我,你么有任何好处。桦木灵给你,我也给你。我可以为你做很多事情。”

秦若看着女人,微微摇摇头:“我不需要。”

“你可以拿到青山教会的宝藏。”女人咬牙说道。

“没兴趣。”尽管青山教会只是一个小教会,也没多少高手,但是秦若现在绝不会去招惹它们。

因为他们虽小,却代表了老毛子的势力。你若是动了,老毛子就算是为了脸面,也会不计后果的追杀秦若。那个时候,可就麻烦了。

老毛子是出名的疯狗,一旦被盯上,绝逼是大麻烦,别说是在他们的地盘上,就算是秦若到了阿拉斯加那边,他们也会不顾美国人的态度强行进入追杀秦若他们。甚至付出代价,让美国人帮忙追杀。

那可不符合秦若的要求和希望。

“我觉的,把你交给教会,是最好的选择。至于桦木灵,我已经没了兴趣。从一个女人子宫里取出来的东西,我很难接受。”秦若有点无奈,但是他实在是接受不了桦木灵……

女人有点绝望:“为什么?”

“不为什么,我喜欢。”秦若说着,离开了女人。

女人突然叫道:“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你没什么我想要的。”秦若看得出来,这个女人绝逼不是好东西。

他从来不相信,一个为了利益可以出卖一切,甚至自己身体的女人,是值得相信的女人。

更何况,这个女人,为了得到更高的力量,先后委身于数个男人,最后接近了教宗,成为教宗的女人。然后偷盗了教宗的宝贝逃走。

甚至,为了得到新的更强大的男人的帮助,不惜杀死了自己的前任的男人。

这样的女人,手段不择,行事狠辣,留在身边绝对是祸害。

这就是一条毒蛇!

尽管这只是那三个人的一面之词,但是三个人异口同声的这么说,而且是三个完全不知道另外两个人说的什么的情况下这么说,那就可信度很高了。

尤其是秦若的审讯手段,绝逼不差,他能够看得出来,这三个人的话语至少关于这个女人的是正确的。

而这个女人,几乎没有任何一句话,能够让秦若完全相信。

秦若解开了那个天之魂境界男人的控制:“往北是你们青山教会的区域,我和几个朋友,要经过这里,在这里呆一段。我希望,这可以获得你们的友谊。”

那个天之魂境界的人重新得到自己的力量,默然的看着秦若,突然说道:“你是秦若。”

秦若心里微微一跳,接着面不改色的点点头:“不错,我是秦若。”

“两天前,我们教会得到了通知,要找到你的踪迹。”那个人看着秦若。

秦若点点头:“那你似乎不准备把消息报告上去。”

“不会,你要杀我,太简单了。你要击杀我们教宗,应该不难。没了我和教宗,青山教会,在你的手中,你完全可以在其他教会赶到之前,把整个青山教会的人杀光。而且,我本人对你并没有恶感。我们从来都不认识,一直到今天,不是吗?”那个人坐了下来。

秦若看着他,丢给他一支烟:“那么,你想要怎么样?”

“我们需要更多的资源。但是我们孤立无援。对了,还没有自我介绍,我叫斯科夫斯基,你叫我斯科夫就好。青山教会的副教宗。”那人说道。

秦若看着他:“可是现在,我不过是被人追杀,走投无路才来到你们的地盘的,不是吗?”

“那只是现在,而且,我们也没有损失什么。等到你有能力的时候,我们合作才会正式开始。你们要什么?”斯科夫问道。

秦若看看斯科夫笑道:“我要远东。”

斯科夫看着秦若:“如果我们能拿到远东的控制权,我们甚至可以加入华夏宗门世界。我相信,一个西方教会分支,加入华夏宗门世界,应该是一件足够让华夏宗门高兴的事情。而且,随着我们加入,远东的实际控制权,也就等于交给了华夏。华夏的俗世,也跟着收益:他们一定能找到合适的借口拿到这片广袤的土地。华夏人不是一直这么想的吗?”

“你不怕他们叫你们叛徒?”秦若笑道。

斯科夫看着秦若摇摇头:“我从来都不是他们的人,包括我们的教会。我们的祖先只是华夏北迁力量的一支。尽管多年的通婚,我们已经失去了华夏人的特征,但是我们没有忘记,我们是华夏的后裔。但是后来你知道的,华夏人和外面的人达成了协议,他们东进,然后占据了这里。这里就慢慢的变成了他们的。”

秦若吃了一惊:“华夏分支?”

“不错,我们是来自外东北的一支很古老的部族后裔。九夷族,你或许应该知道。最早,是从华夏的鲁东一代生活,后来北迁到现在的辽东地区,再后来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继续北迁,一直到了这里。这也是为什么青山教会始终人口稀少的原因。因为我们只接受拥有我们血裔的人,也就是说,我们只接受我们自己的子嗣后代进入青山教会。”斯科夫接着说道。

秦若看着他,感觉他不像是在说谎,毕竟这种事情,说谎真的很没意义,因为如果是假的,很容易穿帮露馅的。

“好吧,我个人很感兴趣,但是不是现在。或许要等很久。”秦若说道。

斯科夫站了起来:“我们已经在这里几千年,难道比几千年还有久吗?”

“那应该是不会的。”秦若笑了起来。“女人你带走。怎么处置你随便。”

“我们会当作今天什么都没发生。但是桦木精,你或许需要交给我。我会给你同样的东西做为交换。因为这个桦木灵的主人,大家都很清楚。”斯科夫说着,拿出了另外的两枚比秦若手中的桦木灵还要大一些的桦木精。

秦若一笑,把那个桦木灵丢给他,接过他递过来的桦木灵收了起来。

刚要说话,斯科夫却突然一掌拍下去,直接把那个看起来青春美艳的女人拍死。

“她是个卑鄙的女人,我不能带她回去,如果我带她回去,她可能会迷惑很多人。到时候难免会有变故。而且,今天你我之间的谈话,必须保密。而这个女人,是会读唇语的。”斯科夫解释道。

接着,逼出女人藏在子宫里的桦木灵,厌恶的皱了皱眉头,用真气擦掉那些脏东西,收了起来。

“你们要尽快通过这里往北方去。再往北方就是北极战士的地带,你们要小心。那群人,只认识斧头和重剑。打赢他们,你们会任何情况下都被当作最尊贵的客人。打输了,他们会把你们烤熟了吃肉。”斯科夫把女人的尸体处理干净,然后带着自己的两个人走到门口,突然又回头说道。

秦若点点头:“感谢你的通知。我想,我们大概不会被做成烤肉。”

“不要被他们的境界迷惑,北极战士的冰雪狂暴,会让他们战力激增五倍。”斯科夫接着说道。

秦若点点头。

看着他们离开,秦若也当即立刻离开。这里绝不是可以久留的地方。

一路往西北而去,秦若很是纳闷,何锡麟他们走的很匆忙,好像是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可是在这里,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何锡麟此刻却是满心的期盼,脸上带着喜悦,看着身边的林炎:“林炎,你说可能性有多大?”

林炎坐在车厢里,随着车厢摇晃:“不知道,但是应该是差不多的。很快就到了,到了就知道了。”

前面开车的,赫然是那个司机巴罗夫斯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