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5章 呕吐/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若呢?”夏妃暄直接让花皮王飞起掠过最后一段路,冲到他们面前,立刻大叫。

“秦若没事,不要打扰他,他受了伤,但是教宗把我们青山教最好的桦木灵给了他。他甚至反而突破了一个境界。现在,他正在恢复。”一个教宗的儿子连忙说道。

夏妃暄本来正要发飙,听到这句话,立刻安静下来,从花皮王背上跳下来,就冲到秦若的身边,看到秦若确实是正在恢复,才松了口气。

不过接着却又变了脸色:“他是怎么受伤的?”

教宗亲自过来,给夏妃暄讲述秦若的受伤。

“我们损失了三个长老,但是我们赢了,我们赚大了。对方近百人,接近二十多个天之魂高手,至少超过六成会死掉。其余的人也要受到重创。自此以后,青山教,就是华夏龙组下属宗门。不管如何,至少我,或者斯科夫,或者我的儿子担任青山教主的时间里,都会这样。不会有任何的改变。”教宗最后说道。

夏妃暄却咬牙切齿:“那些人该死!”

说着,她一翻身跳到花皮王的背上,就要冲回去报复。

“站住!你要一个人去送死吗?”何锡麟一声厉喝从后面传了过来。“你要秦若醒来,看到你的尸体?你的尸体很好看吗?”

夏妃暄咬紧牙关,眼泪扑簌扑簌的往下掉:“难道就这么算了?他们打伤了秦若!”

“就算打死了,现在也不能去。”何锡麟罕见的厉声喝道。

夏妃暄知道他的意思,也知道他是为了她好,咬牙跳下花皮王,走到秦若身边,就伸手抱起秦若,放到花皮王背上:“花皮王,秦若要是受到一点颠簸,你就不要叫花皮王了,你就叫没皮王,老娘会亲手剥了你的皮。”

花皮王顿时浑身一个激灵,连忙放轻了脚步,尽量平稳的往回走。

“教宗,对不住,她实在是太愤怒了。”何锡麟看着教宗。

教宗微微一笑:“我懂的。如果是我,我也会忍不住。”

何锡麟苦笑一下摇摇头:“不过,青山教的阵法,还真是利害。”

教宗看着何锡麟,轻轻说道:“青山教的阵法,传自上古,从未曾散落遗失过。但是也只是我们接受的部分而已。我们当初离开华夏,却也只有一部分阵法残存。等秦若醒来,我会把这些阵法秘策交给秦若。”

何锡麟一愣:“可是,这阵法秘策不是你们……”

“我刚才已经说了,从今往后,青山教,就是华夏龙组一员。哪怕只为了秦若今天,我们也值的。我也相信,有秦若在,青山教的日子,一定会好起来。”教宗淡淡的说道。

何锡麟有点惊讶,但是更多的是狂喜。

青山教保存的阵法秘策,包括诸多的上古阵法,可是相当的多的,也是相当的完善的。甚至只是他看到听到感觉到的,就几乎堪比阴阳门拿到的那些。而且,青山教的阵法,似乎和阴阳门从先秦地宫中拿到的,完全不同。

赢无极曾经说过,他拿出来的三本秘策,分别是黄帝问道诀,炎帝阵法诀,蚩尤战兵诀。

赢无极是黄帝传承,那么,后来炎黄融合,得到黄帝问道诀和炎帝阵法诀是正常的。可是蚩尤战兵诀,却是来自战胜黄帝战胜蚩尤之后的缴获。

不过,蚩尤一族,怎么可能只有一本战兵诀?

如果只靠一本战兵诀就能对抗炎黄二帝,那就未免太过吹牛了。

蚩尤一族肯定也是有阵法诀的。

而青山教是九夷族后裔,九夷族就是当初蚩尤的后裔!

那就说明,他们的阵法,是来自蚩尤一族。

如此一来,华夏阵法就真的补全了!

何锡麟有点激动,但是他却没表现出来,而只是看着教宗笑道:“如此的话,那华夏阵法的缺失,怕是就要完整了。以后如果有机会,我可以介绍阴阳门的同门给教宗,他们是专研阵法和卜算之术的。”

教宗笑道:“如此最好。我们的阵法,因为我们的人口原因,传承已经很是吃力,要有所更新改进,就难上加难。如果真的可以得到华夏的资源,那将来,我相信阵法一定会大放异彩。”

一行人没敢在这里多耽误,因为他们也不知道后面的人到底损失多少,具体情况又如何,万一人家损失没有那么重,追杀过来呢?

带着伤员,一行人急匆匆的穿过白令海峡,直接踏上了阿拉斯加的土地。

踏上阿拉斯加的土地,教宗回头看了一眼海峡的对岸,慢慢的说道:“我们,一定会回去的。”

何锡麟点点头:“走吧,这里估计不久美国人就要过来了。”

教宗点点头,立刻让儿子抬着他回头,赶上队伍,进入了苍茫的丛林中。

往前前进六十多公里,他们赶上了这里迁徙队伍的尾巴。

到了丛林中,迁徙队伍的速度很自然的就一下子放慢下来。不只是因为放松了心情,而是丛林中,也并不好走,尤其是大平板车,经常需要绕过一些密集的丛林才能通行。

但是这些大平板车却让何锡麟极其惊喜:这些物资,足够他们十几年使用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青山教居然能够做出这样的迁移。

人们的心情到了这里都放松下来,但是也都疲惫至极,不管是普通人还是修炼者。但是没有人停下,依然在尽力的往前走。

美国人还没来,但是应该很快了。

秦若慢慢睁开眼睛,已经位于一处山洞里,山洞不小,还带着一股子矿石的味道,这里应该是某个矿洞。

抬眼看看外面透过来的光线,秦若就知道自己就位于山洞口入内不近也不远的地方,正是既温暖又不会太阴暗的地方。

“秦若,你终于醒了。”洛静雅坐在她旁边一个就地雕刻而成的石凳上,看到秦若醒来,立刻走了过来。

“到了?”秦若看着洛静雅。

洛静雅轻轻的点点头,摸摸秦若的额头:“以后,不要做那么冒险的事情。你身后还有我们这些人呢,你要是……我们怎么办?我可是自私的很。”

秦若微微一笑,想要做起来,可是却全身无力,但是体内的真气随着他的醒来,好像是也醒来了,快速的在体内游走,他开始慢慢的恢复一点力气。

不过没等他恢复到自己做起来,洛静雅就扶着他坐起来了,在他背后体贴的放好一个枕头:“身体没问题了吗?”

秦若感觉一下,点点头,笑道:“因祸得福了。居然突破了,金丹境九重天啊……我可是看到希望了。”

听到秦若的自嘲,洛静雅笑了起来:“不过,那桦木灵还真是神奇,你那样重的伤势,不但恢复了伤势,还居然帮助你直接突破了……”

秦若顿时脸色一变:“你说什么?桦木灵?”

洛静雅心里猛地一跳,顿时紧张起来:“怎么?桦木灵有问题?”

秦若看到洛静雅的脸色苦笑道:“桦木灵没问题……不过……你难道忘记我说过,桦木灵被……呕……”

秦若突然就干呕起来……

洛静雅一愣,随之恍然,紧接着一下子红了脸,但是却捂着嘴笑的腰都直不起来……

桦木灵,转了一圈,最后居然还是落到了秦若的手上。这就是所谓的缘分了。

夏妃暄从外面跑了进来,看到秦若正在呕吐,吓了一大跳,却看到洛静雅在憋着笑,顿时又狐疑起来,她知道,秦若不但恢复了伤势,还提升了境界,现在只是刚回复过来,有点软,等真气运转起来就好了。

可是这干呕?

她还是有点不放心,连忙过去轻拍秦若的后背:“怎么了这是?静雅,她怎么了?”

秦若干呕了一阵,却只吐出一些清水,毕竟他好久没怎么吃东西,肚子里没东西可吐。桦木灵更是早就吸收了,进入他体内去了,哪里还能吐的出来?

好容易平息下来,秦若好歹坐了起来,擦擦口角的口水,无力的摆摆手:“别提了。”

夏妃暄却不知道怎么回事,纳闷的说道:“难道是那桦木灵有问题?他们说了,那东西入口即化,绝对没问题的……”

秦若刚平息下去的干呕,顿时一阵恶心,接着一下子趴在床边,又吐了起来。

夏妃暄再也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他……他……妃……妃暄,你忘记了……他说过,那桦木灵……他是怎么放弃的?”

夏妃暄有点疑惑的看着秦若:“桦木灵,好像……哦,对了,是那个女人嘛。那个女人偷走了桦木灵,然后你正好遇到。然后你帮助斯科夫追回来的。不过那女人真恶心,居然把东西藏在那个……那个地方。”

秦若感觉自己苦胆都要吐出来了……

“啊……要是我吃了那东西……哎呀,真恶心,我怕我会吐死过去。”夏妃暄还在继续说着。

秦若让她一再的刺激,肚子里翻江倒海,吐的头晕眼花……

“妃暄!别说了!他就是因为那个才恶心的吐的。”看到秦若吐的有点狠,洛静雅连忙说道。

夏妃暄一愣,顿时注意力回到了秦若身上,连忙着急的过来帮他拍着后背:“好了好了,我不说了。我只是好奇,哎,你说,他们说桦木灵有成年人拳头那么大哎,她是怎么放进去的呢?”

“呕……”本来快要压住的呕吐,又剧烈起来,秦若吐的都要翻白眼了……

“妃暄!”洛静雅脸色变了。

夏妃暄一愣,随即抽了自己一嘴巴:“哎呀,我这个嘴,怎么就没个把门的。那种事情,我该去问问女人才是。秦若又不知道。”

秦若几乎要昏过去了……

“你还不闭嘴!”洛静雅感觉到秦若吐的异常,顿时厉声喝道。

夏妃暄还要张嘴说什么,何锡麟猛然冲了过来:“怎么回事?”

“不知道啊,本来还好好的,醒过来了。可是我不小心提到了桦木灵,他就开始吐。然后刚要好一点,妃暄进来,又提到了桦木灵,他就吐的不行了。”洛静雅着急起来,抱着秦若,让她趴在自己腿上呕吐。

何锡麟眉头拧成了疙瘩:“不可能!桦木灵怎么可能……”

“可能!”斯科夫突然走了进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