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7章 没法谈啊/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屋子里,秦若直接走进去,看到上次的那个女人坐在次要的位置上,她的旁边是一个看起来四十来岁的中年的教士,秦若一眼就看出,这是一个精通所谓的光明属性真气的老家伙,嗯,是个难缠的对手,地之魂境界的家伙。

斯科夫和何锡麟坐在他们的对面,但是脸上没有任何的惧怕的表情,只是淡淡的看着他们。

看到秦若进来,何锡麟笑了起来:“你们不是要谈吗?现在可以谈判的人回来了。”

何锡麟说着,伸了个懒腰站起来,打了个哈欠:“秦若,还是你来吧,这种事情,我真的有点不擅长啊。哦,对了,有一份九霄宫给你的信,你最好先看一下。”

秦若看到何锡麟和斯科夫的表情,就知道没吃亏,这就好。

当即笑了下,就当那几个教会的人不存在,直接接过信看了眼:“九霄宫好大手笔,居然要我回去做副宫主!可惜,我没兴趣。我可不愿意做一个任人摆布的傀儡。嗯,不过九霄宫还是很有同族情义的,不允许任何人弄死我。那意思是只能他们弄死我。”

说着,秦若坐了下来,何锡麟要走,被秦若一把拉住坐下来:“你别走,我和斯科夫多无聊。”

何锡麟无语的看看秦若,只好在旁边坐了下来。

“好吧,要谈什么?”秦若拿了支烟,点上抽了一口,对着那个女人吐了过去。

修炼者吐出的烟雾可不会半途散去,吹过两米宽的桌子,直接在那个女人面前凝成了一朵玫瑰的模样。

“美丽的小姐,等会谈判完了,不知道我有没有荣幸能和你共进晚餐?嗯,晚上的宵夜也可以一起。顺便吃过宵夜,还可以一起聊聊其他的事情,一直聊到天亮?”秦若嬉笑道。

那女人看着秦若,牙齿咬的咯吱咯吱响:按照美国教会传承的古老的习俗:这一起吃宵夜,聊天到天亮,就意味着上床干那个……

不过她还没来得及发作,那个教室就轻轻的拍了拍桌子,她只好安静下来。

那个教士看着秦若,原本烦躁的脸上,居然平静下来:“秦先生,是否你认为九霄宫的通知,会让美国教会害怕,退缩?”

“当然不会,美国教会这种流氓,别说是九霄宫的通知,就算是上帝的通知,他们也不会放在眼里。”秦若笑道。

教士一愣,差点憋出一口血来。

“秦若先生,我认为,我们是在进行一个非常正式的谈判。所以,您是否可以……”教士的胡子都在抖动。

秦若吐出一口烟:“哦,是吗?那请您告诉我,正式的谈判该是什么样子的?可有什么明确的规矩和规则?又是谁发布出来,得到大家承认的?”

教士一愣,有自己的最体面的礼节,不应该是谈判都要注意的吗?

可是……

好像……

大概……

真的……没有这方面的规定和说明!

“可是,身为华夏龙组的龙头,总该有自己的风度吧?”教士无奈的看着秦若,他心里恨不得一巴掌拍死秦若,但是他还真不敢。

九霄宫也是在世界上横行霸道惯了的,虽然不怎么外出,但是一旦惹急了,那可是真的要人命的。他们这么正儿八经的发来的通知,美国教会虽然牛逼,却也绝对不敢轻视。

他来这里之前,教皇特地找了他去——真正的拥有至高权力的高等修炼者世界的教皇,可不是梵蒂冈的那个光杆教皇。

要求他务必要妥善的解决这件事情,但是切记不能惹恼了秦若。

他自己也清楚,如果他只是一个教会底层的家伙,秦若也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修炼者,那么两个人打生打死,绝对没有人会关注。

但是现在不行,两个人的身份地位,都已经到了一定的程度,到了这个程度,就不是简单的靠着武力就能解决问题的。甚至一举一动,都要考虑到影响。

可是教士心里闷的发慌:他么的,老子考虑影响,秦若他么的不考虑啊,这可让老子怎么办?秦若这是摆明了已经准备耍无赖了。

秦若吐出一口烟:“嗯,华夏龙组的龙头啊……现在好像不是我。如果你们是来找华夏龙组的龙头的,你们恐怕找错人了。去华夏吧,要是不认识路,我可以帮你指点一条。从这里经过老毛子的地盘,那是最快捷的。”

教士想吐血:尼玛,找错人,去华夏,还特么的走老毛子的地盘?

他不知道美国教会和老毛子的教会天生就是死对头?不管是低等修炼者的世界,还是高等修炼者的世界,都是一个德行。都是死磕的主!

只要美国教会的人敢在老毛子的地盘上出现,老毛子绝对敢直接给美国先来两发导弹,然后再在那些进入他们领土的美国人头上“试验”一颗捏碎了黄的核鸡蛋的……

“好吧,是我弄错了,那么您总归是前任龙头,总该有自己的风度吧?”教士咬牙咽下一口恶气。

秦若接着丢给斯科夫一根烟:“哎呀,回来都忘记给你烟了,失礼失礼。”

然后顺手丢给何锡麟一支,三个人都点上了,顿时会议室里就变的青烟袅袅……

“哦,对了,您也来一根?”秦若看着对面的教士。“哦,不好意思,我忘记了,教士是要恪守什么教士规则的,什么不喝酒之类的对吧?但是好像教士也不允许结婚吧?可是为什么我看您身边的这位美女,怎么跟您长的那么像呢?”

教士顿时眼睛瞪圆了,再也忍不住了。

“哦,抱歉抱歉。你们美国人看我们华夏人大概都是一个模样。我看你们这些白皮的,也是这样。我实在是分不出什么区别。尤其是你们都是蓝眼黄头发。哎,你别说,你们俩还真的挺像的哈……”秦若笑呵呵的说道。

那女人再也忍不住了,猛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秦若,你不要太过分了。”

秦若嘿嘿一笑:“怎么,你要用你的凶吓死我吗?虽然你很胸猛。但是我还真不怕,我最不怕胸猛的女人。尤其是在床上的时候。”

秦若说着,做了一个托胸的动作。

女人喘息变的粗重起来,体内的力量在快速的提升。眼看着就要发作,那个教士叹了口气,轻轻拍拍那个女人的肩膀:“坐下来吧。你不是他的对手。”

女人浑身哆嗦的坐了下来,却眼光几乎都要吃了秦若。

秦若懒洋洋的看着她:“你得感谢你身边的这位教士,不然的话,我真的不介意让你今天晚上就到我的床上,让我体会一下你到底多胸猛。”

“你!”女人又要发作。

教士皱起眉头,按住了女人的肩膀:“秦若,你就打算一直这么纠缠下去,却没有任何实质性的问题要谈?”

“谈没问题。”秦若吐出一口烟,稍微坐正了身体。“上次我就说过了,我们只是在这里借助的。到了时候,我们自然会回去的。至于多久,那要问九霄宫。要不您去帮我问问?”

教士看着秦若,无奈的说道:“可是任何组织这都是难以答应的。”

“对任何组织来说,这都是可以答应的。甚至,你们根本不应该来跟我谈。因为你们没资格。有资格和我谈的,是这里的原住民。而不是你们这些外来者。”秦若淡淡的说道。

教士皱起了眉头,他实在是头疼。

阿拉斯加这个地方,俗世在法理上是属于美国人的。

但是因为各种压力,在很久之前,就有九分之一的土地,划归给了原住民的后代作为补偿。而他们目前所在的脚下的土地这一块,恰恰还就在那九分之一上。

“我们脚下的土地,包括整个阿拉斯加,都是这里的原住民的。不是吗?就算是按照美国的法律,好吧,我也跟你们讲一**律。那么,按照美国法律,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那么我们脚下的土地,恰好就是属于私人领地的一部分,算是私人财产。那么,你们来这里,通知这里的原住民,得到他们的同意了吗?不要问我是不是得到了同意,我们来这里,太合适了。因为,这里的原住民是我的兄弟。”秦若已经看到蚩新宗从外面走了进来。

蚩新宗看到两个教会的人,就皱起了眉头。

听到秦若的话,直接说道:“我们的领地,就等同于秦若的领地,这一点没有任何疑问。”

秦若看着那两个人,笑了起来:“都听到了没有?那么,我现在以你们神圣的美国法律的名义,请你们优雅的滚蛋。滚出我们的领地。”

教士再也按捺不住,一下子站了起来。

何锡麟冷哼一声,一股冰寒之气在他的周围骤然飞起,无数的冰锥发出闪亮的光芒:“地之魂初段的高手,似乎很可怕。”

秦若笑着站了起来,伸手把那个龙纹盾丢给了何锡麟:“我们的兄弟给你的礼物,你正好可以试试看,是不是合用。”

说着,他手中出现了一把长刀,一把残缺的长刀,轻轻的在桌子上拍了拍:“在这里打还是出去?不过你们要是打输了,这里的东西你们怕是赔不起的。因为我会开出很高的价格。”

教士看着秦若,眼睛里的怒意几乎要涌出来了,那个女人也是牙齿咯咯响,似乎要咬碎了秦若吞下去一般。

这个时候,花皮王从空中落下来,打了个哈欠,蹲在了门口,夏妃暄坐在花皮王背上,对秦若笑道:“蚩家的冰松子味道真不错,要不要来一个尝尝?哎呦,要打架?那里面的你们打,外面这些铁壳罐头,就交给我和静雅了。对了外面的铁壳罐头里,好像有一个叫西伦斯的,听说是某个红衣大主教的儿子?不知道是哪一位?你老爹要是听到你死了,会不会有那么一点点伤心呢?”

教士的脸色顿时变了:西伦斯,是他的儿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