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0章 有一个逃犯/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么来了?”秦若跳了起来。

斯科夫笑着说道:“美国人的出售合约来了。不过来人只有一个,就是那个女人,那个教士没来。那个女人点名要你去。”

秦若站起来问往山下走去,笑着说道:“那教士不会是被关起来了吧?”

何锡麟站起来笑了起来:“这样的合约要是我把华夏的地方给这样签了,我爹也能打死我。可不只是关起来那么简单了。”

“那女人没说,不过肯定是没什么好事就是了。”斯科夫没有任何其他的表情,只是高兴:教师那边不管是什么坏事,反正现在对他们来说是好事,这就足够了。

到了山下的议事厅,那个女人面色冰色,看到秦若走进来,也不说话,只是脸色冰寒的看着秦若,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专修冰寒力量的呢。

秦若走过去坐下,女人依然没有改变任何脸色,只是把合同推了过来,吐出一个字:“签。”

秦若拿过合同,很认真的看了一遍,确定没有什么问题,最后还是在未尽事宜上加了一句:若是合同有任何争议,以秦若或者华夏的代表的观点为准。

这一条加上去,这个合同简直就是……

女人也不说话,只是看着秦若添上去,然后签字,丢回来一份给她。秦若拿着合同就要走。

“你就这样走了?”女人忍不住了。

秦若纳闷的看着女人:“不走在这里看你这张臭脸吗?又不是多好看。”

“你……”女人气的要疯狂。

秦若说着又向外走去,那女人一下子站了起来:“你站住。因为你的要求,帕拉索被教皇下令关起来了。难道你不应该为此做些什么吗?”

秦若嗤笑道:“他被关起来,跟我有什么关系?话说回来,做为敌人,我应该高兴才对吧?”

女人顿时一愣,过了一会,默默的低下了头:“请求你,请求你帮忙救救他。他是个好人。”

秦若看着女人:“我为什么要救他,给我一个理由?再说了,我救了他有什么好处?我又不是你家教皇说关就关,说放就放。”

女人看着秦若:“你救他,我就是你的。”

“哎,奇怪了哦。你是他什么人?我很好奇。”秦若纳闷的看着女人,上下看了一遍。“你不会真的是他的闺女吧?”

“不是,但是他是我的师傅,是他带我修炼。如果你不去救他,我会自己去的。”女人低声道。

秦若呵呵一笑:“师徒,嗯,可以理解。不过呢,我是不会去的。”

女人听到秦若的话,愣了下,接着无声的叹了口气,转身拿起自己的那份合同,往外走去。

秦若看着她走到门外,开口道:“你这是打算去劫狱?就凭借你?”

“我会尽我的努力。”女人说着继续要走。

秦若身体一闪,拦住了她:“我很好奇,好吧,就算你的运气好的没有办法形容,能够顺利救出他。那么,下一步你们去哪?离开了教会,这个世界上,除了华夏还有你们能够立足的地方吗?而且,好像你们不会去华夏吧?”

女人看着秦若:“这不是你的事情。”

“嗯,好吧,不是我的事情,那么我问你,你的师傅,在教会中实力很差?我如果没猜错的话,地之魂境界的高手,怕是教会也不多。”秦若说道。

女人停了下来看着秦若:“他是教会中的九个光明长老之一。是仅次于教皇的存在。就算是还有其他的高手,他也至少是排名前十的高手。”

“那我就奇怪了,一个排名前十的高手,在和华夏九霄宫如今关系如此紧张的情况下,换做是你,你会折损自己这种高端的战力吗?”秦若笑着看着那个女人。

那女人看着秦若:“你到底要说什么?”

“也没什么,你在这里住一段吧。住一段,你师傅就来了。”秦若说着,继续往外走去。

女人眼睛一亮:“你会帮助救出我的师傅?”

秦若翻了翻眼睛:“谁说我要帮忙了?你这个女人,是不是脑子里都是牛粪?你傻啊你,你师傅需要你去救吗?现在你师傅日子过的舒服着呢,放心吧,过不了几天,他就出来了。”

女人疑惑的看着秦若:“这怎么可能,是教皇亲自下命令关押他的。认为他的行为,丧失了教会的威严。”

秦若嗤笑道:“说你傻你还真的傻。你师傅这样一个教会的高端战力,还是什么九大光明长老之一,教皇舍得真的废了他?”

看着女人依然不解,秦若无奈的回头说道:“签了这个合同,教皇的脸上肯定不好看的。他总要做出个样子来,找个替罪羊补贴一下面子的损失问题吧?你师傅这个最好的替罪羊,不是现成的?可是这事又不关你师傅的事情,随便是谁来,都是一样的结果。所以,教皇也不会把你师傅怎么样的。等一段,风声过去了,他自然就被找借口放出来了。也许,甚至不用过一段,过不了几天,他就暂时换个名字出来了。”

女人刚要说话,一个带着连帽斗篷,穿着一身九夷宗的人常穿的衣服的高大的男人走了过来。

秦若嘿嘿一笑:“你看,你师傅这不就出来了?”

女人一惊,连忙回头,看到了那个人,虽然是连帽斗篷遮住了他的大半的脸,但是女人还是一眼认了出来,顿时下子过去抱住帕拉索:“师傅……”

“闭嘴,现在我不是你师傅,也不是教会的光明长老,我只是一个流浪修士珀迪恩。”来人低声道。

女人连忙闭住嘴,但是看着帕拉索,哦,不,是珀迪恩,一只手捂着嘴,眼泪却大颗大颗的流了下来。

“还愣着干嘛,跟我走吧,都到我的地盘了,好歹我也是主人,我请你们吃饭喝酒。”秦若笑道。

女人和珀迪恩跟着秦若,一言不发的来到秦若在这里的住所,一座看起来很普通,实际上也很普通的房子。

不过因为住在这里的人不普通,也就变的不普通起来。

“妃暄,静雅,这是珀迪恩修士,流浪修士,嗯,就是那种不属于教会的修士。这位……随便了……这两位是我的女人,夏妃暄,洛静雅,这是妃暄的灵兽花皮王,那个是静雅的灵兽冰灵狐。”秦若对正在门口处理两只野鸡的夏妃暄和洛静雅介绍。

夏妃暄和洛静雅都有点惊奇的看着那个女人,却完全没看珀迪恩。

秦若耸耸肩:“别这么看,没什么好看的,一个白皮女人罢了。来避难的。”

夏妃暄哼了一声:“这怎么说也算是个美女了,美女怎么到你这里来避难?为什么不去麟哥或者炎哥那边避难去?实在不行,斯科夫还单身呢,去找他不是更好。”

秦若不理会夏妃暄的闹腾,直接带着珀迪恩来到了屋子里。

珀迪恩脱了兜帽斗篷,随意的坐了下来:“原来,没有束缚的日子,会这样的轻松舒服。”

洛静雅过来,泡了壶茶端过来,秦若拿了茶杯,给他倒了一杯:“尝尝,来自华夏的顶级好茶,清心观出品。”

珀迪恩端起来喝了一口,点头赞叹道:“这是真正纯正的华夏的好茶。真希望每天都能喝到。”

“美国人不是更喜欢咖啡吗?”秦若笑道,端起一杯茶,慢慢的喝着。

“那是普通的美国人,美国的修炼者,没有人喜欢咖啡那东西,茶才是大家最喜欢的。你知道的,世界上现在并非只有华夏有茶叶。虽然依然是华夏的茶最好。”珀迪恩慢慢的喝着茶说道。

秦若点点头:“好吧,那么可以说正事了。”

珀迪恩耸耸肩:“我只是一个流浪修士,现在和你一样,是个逃亡者。我逃出了教皇的监狱,现在是个逃亡的囚犯,就这么简单。我现在唯一的正事,就是考虑怎么能够悠闲的继续我的修炼之旅。”

秦若耸耸肩:“好吧,逃亡者,可是这里依然是教会的区域。”

“哦,不,现在他是属于阿拉斯加原住民的。不是吗?”珀迪恩笑道。

秦若无奈的看着他:“好吧,别兜圈子了。”

珀迪恩脸色平静下来:“你认为我只是掩人耳目才更换了名字吗?”

秦若耸耸肩膀,不置可否。

珀迪恩摇摇头:“不是,这一次,我是真的逃亡者。教皇是真的要关押我,并且打算废掉我的力量。所以,我逃了。这一次,没有任何的阴谋诡计,而是真正的逃亡。我本来也认为,教皇只是为了面子,那里知道,他是真正的要杀我。因为,我是教皇的亲弟弟。也是教皇的第二顺位继承人。这就意味着,他如果死了,我就是新的教皇。可是教皇现在很疼爱他的小儿子。所以……你懂的。”

“在山谷外面等着的,就是你儿子?”秦若笑道。

珀迪恩愣了下,秦若却接着笑着指了指外面的花皮王:“花皮王会飞的,而且,我的兄弟林炎,也是会飞的。你们还在路上,距离这还有一百多公里的时候,他们就发现了你们。”

珀迪恩叹了口气:“是的,他和他的妻子,在山谷外等待消息。如果这里真的可以落脚,他们就会过来。”

秦若点点头:“好吧,不过这里没办法为你们提供更多。要获得,就要自己去工作。身为修炼者,就要到秘地去工作。我相信你可以理解这一点。”

珀迪恩点点头:“我当然知道。我们会做我们力所能及的事情。”

秦若看着珀迪恩,突然说道:“我突然感觉身边放着你这样一个人,我晚上会睡不着觉的。”

珀迪恩笑了起来:“你放心,你一定会睡的很好。因为,我真的打算离开教会了。这是最好的机会了。我也没办法回去,不久之后你就会知道,我为了带走我的儿子和儿媳妇,我击杀了十六个教会的高级骑士,都是天之魂境界的高手。另外,还有十多个重伤,甚至包括两个拦截我的光明长老。”

秦若顿时跳了起来:“我操,你这是逼着教皇来这里毁了这里的一切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