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0章 小族群的悲哀/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若纳闷的看着他:“缺乏大量的人手?咱们现在没多少事情要做吧?”

姆巴托看着秦若,得意的笑道:“我们商量过了的,打算在这里,建设我们自己的电力系统,主要是风能和潮汐能量。当然,我们也希望得到华夏的燃料和木炭。那样我们就能过的更好一些。而且,俗世的发展利用,效率太低了。我们需要一些高级的管理人员。我们……并不擅长组织管理工作。”

秦若无语的看着他,洛静雅却笑道:“这很简单,最多两个月,将会有一批华夏的劳务人员到这里来,开发这里的土地和矿产以及林业,也包括沿海的渔业资源。会有一批人手到达的。相信也一定会有好的管理人员。”

姆巴托却没有高兴的意思:“那还是太少人了。刚才我听那边的工程师介绍,要发展出一个现代化的区域,需要的人手很庞大。需要的支援也特别的多,需要分工的行业也特别的多。别说是我们的几万族人,就算是把北面的我们散落的族人,以及东面加拿大的族人都搬迁过来,也不过是不到二十万人,远远不够啊。”

秦若忍不住心里很……瞌睡送枕头,还能不舒服?

“一年之内,我们会从华夏至少送过来十万人。未来几年,如果你们愿意接受,还有更多。前提是你们愿意。毕竟,这里是你们的土地。”秦若说道。

姆巴托看着秦若,很认真的说道:“这里的土地,我们其实很清楚,理论上是属于我们的,但是很早以前就不是了。我们能拥有的,只是很小的一点点。只有你到了这里之后,我们才真正开始得回更多的土地。但是我们的族人只有这么些。就算是拿到了又能怎么样?哪怕以后会增长,可是那已经是很久远之后的事情了。而现在,如果没有足够的人口来开发建设,就不会有太大的改变。我们要真正自己做主,也做不到。”

秦若很惊讶,他居然也能知道人口和土地的关系?

不过人家好歹活了几百年了,有这样的认识也正常。

“就和我们的秘地一样,实际上,我们从来没有主宰过秘地,我们只是丛林中好像是那些野生的灵兽一样的靠着大自然的恩赐生活的人罢了。原因就只有一个,我们的人口太少了。我们希望得到医院来治疗伤病,而不是一直依靠修炼者。毕竟以后人群要扩大,修炼者的数量却不会跟着人口的增长而达到同样的高度。我们也需要学校,传承我们的知识和历史。我们需要电力,来让我们的黑暗的夜晚,也能充满光明。”

“秦若我知道你们的习惯,但是我只有一个要求,不要把我们当作少数民族。我们虽然有着接近白人的体格,但是我么和印第安人血统更近的多。我们的外貌和华夏人的差别,并没有大到和白人或者黑人那样大。所以,我想,我们的族群成为华夏的族群中的一部分。”姆巴托很认真的看着秦若。

秦若愕然的看着他:“姆巴托首领,你……”

“我考虑很久了,自从你们来到我就开始考虑我们族群的未来。但是我很快发现,其实,小族群永远没有未来。看似世界上很多小族群,但是小族群只能靠着大族群的庇护过日子,而且从来没有自己的话语权,不是吗?我们的族群,被欺压了那么久,我们也受够了。与其那样,还不如加入华夏的族群。华夏的族群是最宽容的,不是吗?华夏不会和美国人一样,强迫我们变成教徒,我们可以自由的有自己的信仰,有自己的风俗习惯。有自己的生活。只要我们的族人够努力,我们就能成为华夏人中的精英,成为掌握话语权的一份子。而且,将来一旦有事,我们肯定会的得到华夏的援助,至少,我们不再是没有退路,只能等待命运来临的人,不是吗?”姆巴托此刻,脸上的表情很平淡,就好像是一个睿智的老人再谈一件和自己无关的事情一样。

秦若默然。

确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小族群是悲哀的,因为小族群从来没有自己的真正的话语权。小族群几乎是无一例外的要依靠大族群而生存。也幸亏是到了现代,如果是放到中古时代,小族群的命运会更加的凄惨,会被直接灭掉。

历史上,这样消失的小族群数不胜数。

一个小族群要想真正的生存下去,只可能是依附大族群,仰人鼻息的生活。或者是最稳妥的选择,就是和姆巴托的选择一样,直接融入到大族群中去。

秦若看着姆巴托,轻轻的说道:“这是决定你们的族群几十万人的大事。华夏也有很多的少数民族。”

姆巴托摇了摇头:“我们已经开会讨论过了,我们认为,华夏人是我们的归宿。从几百年前,江川风先生来到我们的领地,和我们成为朋友开始,那个时候已经注定了。今天,是终于来到这个时候了。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决定,这是所有长老的决定。”

秦若呼出一口气:“姆巴托,我不是矫情,我没必要,我只是要你考虑清楚,这不是小事。”

姆巴托笑道:“考虑的很清楚了,不是我自己在考虑,而是所有人都在考虑。我们已经召开过一次全体族人的会议,对于加入华夏族群,他们都是很高兴的。”

秦若点了点头:“如果你们决定了,那么,我个人欢迎你们加入,也会尽我所能帮助你们加入。你也应该清楚,你们做出加入华夏族群的决定不容易,但是我们要接受一个族群,也不是那么简单。涉及到很多的问题。”

姆巴托点点头:“这个我们是清楚的。但是我们还有时间不是吗?至少还有十年的时间,这十年的时间,我们融合,然后生活在一起,等到十年之后这里的人足够多了,美国人没办法了,我们完全可以融合到一起。而且,我不觉的有很大的难度。华夏的宽容,加上我们的传承,我们认为我们的传承更接近华夏,包括思维方式等等。”

秦若点点头:“既然如此,那我就按照我们华夏的规矩,叫你一声老祖宗了。”

姆巴托笑道:“老祖宗我可不敢当。”

何锡麟靠在一颗雪松树上,好奇的看着打坐休息的秦若,看的秦若即便是闭着眼睛都能感觉到浑身有点发毛。

“你这什么眼光啊?”秦若忍不住了睁开眼睛。

何锡麟走过来,坐在秦若对面,伸出手捧住秦若的脑袋左看右看,还伸手捏捏腮,拧拧耳朵……

秦若一把打开他的手:“喂喂喂我可不搞基的,渗得慌。”

何锡麟却一点都不在意,只是看着秦若:“我就不明白了,你也就是一堆肉,怎么走到哪,你都能搞出别人认为绝不可能的事情?九夷宗不说了,好歹和咱们华夏那是一脉相承。可这完全不是属于华夏传承的阿拉斯加土著,你都能弄到华夏族群中去!我真的是感觉,这有点不正常了。你是人吗?”

“废话,不是人是鬼啊?”秦若无语。

“好吧,我服了,这个世界上,确实是有你这样变态的人。走到哪,哪怕你想找个窟窿钻进去,都能钻出个名堂来。”何锡麟很无奈的耸耸肩。

秦若无奈的耸耸肩:“这跟我没多大关系,谁这个时候来,都是一样的结果。这是当初的江川风老祖宗的遗泽。我算是彻底明白,什么叫做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了。”

何锡麟往后依靠,嘴里咬着一根草根,看着天空的流岚:“前人给我们留下了华夏,我们能给后人留下什么?”

“留给他们一个更好的华夏吧。”秦若也躺了下来,静静的看着天空。

何锡麟看着云彩,吐出草根:“秦若,你父亲到底在哪?”

问道这个问题,秦若顿时愣住了,过了好一会才歪头看着何锡麟:“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我想我老爹了。”何锡麟很认真的说道。“他被人软禁了,我却在这里什么都做不了。”

秦若按下心中的其他想法,淡然一笑:“知足吧你,你老爹又不会有事。等到咱们回去了,他自然就没事了。那像是我,我到现在,都没找到我父亲的痕迹。可是随着时间越来越久远,要找,怕是更难了。这些年,一直说有时间了就去找,有时间了就去找,可是每一次都耽误了。一直到了现在,我自己都快失去信心了。”

何锡麟坐起来看着秦若:“你还记得你在安南一个人重伤被人救了的事情吗?”

秦若点点头:“当然记得,可惜的是我连人都没见过。”

“你说那个人是什么人?”何锡麟说道。

秦若坐起来看着何锡麟:“你什么意思?你是说那个人会是我父亲?”

何锡麟摇摇头:“不,我只是突然想起来。”

秦若纳闷的看着他:“从我爹到你爹,再到那个陌生的神秘人。你的思维跳跃的也太快了吧?”

何锡麟眉头拧了起来:“这几天,我一直是这样,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尤其是想事情,老是跳到我自己都不知道下一刻在哪里的程度。除非我打坐修炼,才能安静下来。”

秦若看着何锡麟,突然说道:“你不会是要突破到天之魂中段了吧?我听老祖宗说,到达天之魂之后,修炼之路对心境的影响的会越来越大。”

何锡麟一愣,依然拧着眉头:“没感觉啊?再说了,我才突破几天?要是现在就突破到天之魂中段,那我也太变态了。那不是人了,是神仙。”

秦若耸耸肩:“那是为什么,我就不知道了。哎,不对,等等,你不会是境界不稳吧?”

何锡麟的脸色一下子凝重起来,过了一会才说到:“或许真的是。毕竟我提升的速度,确实是太快了些。而且,最近的世界变化有些大,可能影响到我的心境了。”

秦若吓了一跳:“你去找姆巴托或者蚩新宗,他们都是天之魂境界的高手,而且都是冰寒之气的。我去看看洛静雅,她提升的速度不比你慢。”

“靠,重色轻友!”何锡麟看着秦若一溜烟的跑了,忍不住笑骂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