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2章 上古异种/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蚩新宗轻轻的摇头:“未必。这内丹上的残魂,嗯就叫做残魂吧,极其脆弱,只是一丝而已。如果我没猜错,这应该是一颗龙珠吧?”

何锡麟连忙说道:“它是一条青鳞冰蟒,不知道算不算龙珠。不过它已经是金丹境的修为。”

蚩新宗想了想:“你们等等,我去找找看,我好想记得,我们的传承中,似乎有这样的残存魂魄记载。”

说着,蚩新宗轻轻一拍身边的椅子扶手,直接身体飘起到隔壁的房间门口,到了房间里,找了大半个小时。何锡麟有点急不可耐,想要冲进去,但是秦若拦住了他。

这里面的东西,毕竟是人家九夷宗的传承,这个时候过去不和死。

何锡麟焦躁的在原地走来走去,双手捧着那手链,仿佛是整个世界。

蚩新宗终于出来了,小心的捧着一卷某种金属制作的金属片,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文字。

“金文!”秦若一眼认了出来,这是华夏继甲骨文之后的最古老的文字了。

蚩新宗小心的看着这些金文,过了许久才说到:“是有这样的记载,记载九夷宗某位老祖宗,灵兽死亡后,他不舍灵兽,就收其内丹,以上古之法妥善保存。可惜,上面没有说到底是什么上古之法。”

“老祖宗,后来呢,后来呢?”何锡麟急不可耐的问道。

蚩新宗笑了下:“你何必着急,你那手链足可千年不朽,内丹在里面安全的很。”

何锡麟却依然是焦急万分,蚩新宗也不是故意逗他,接着说道:“这内丹温养数十年之后,居然重新醒来。然后这位老祖宗收天下之精华,为其重塑肉身,得以复活。不过这记录怕是有点传说的成分。当然,如今看来,或许真有其事也说不定。”

何锡麟大急:“老祖宗,那收天下之精华,到底需要什么?”

蚩新宗小心的放好金文在身边,看着何锡麟:“为何你对这个灵兽如此的珍重?你得到这灵兽很久了?”

“不是很久,得到不久之后,就死了。”何锡麟黯然道。

蚩新宗看着何锡麟手里的手链,却轻轻说道:“幸亏早就死了,不然就是大祸。”

何锡麟一愣,不解的看着蚩新宗。秦若更是吓了一跳:“老祖宗,什么意思?”

“蟒化蛟,这青鳞蟒蛇已经是金丹境。金丹境的灵兽,对于蟒蛇而言,就已经是半蛟之身。而蛟也叫做蛟龙。算是一种龙。这青鳞蟒蛇的内丹,已经是半颗龙珠了。而这天下中,唯有龙珠能够确保内丹可以寄存本身之精华。如果内丹完好,这青鳞蟒只需要丢到一个真气充足的地方,过得百年,就能自己重塑身体。”蚩新宗说道。

何锡麟和秦若都没说话,因为他们知道,这到了重点了。

“不过这条青鳞蟒,却是一个凶物啊。若是它能得存,必然会感知到你的真气气息。哪怕是它处于植物人状态,你曾经在他的内丹上留下你的印记,也不会造成问题。但是这青鳞蟒却居然企图乱你心神,夺你身体复生。这种凶物,若是当初不死,一旦它的力量超过你,必然反噬其主。”蚩新宗轻轻的说道。

何锡麟目瞪口呆,秦若也是惊讶无比。

“不过也无需担心,天下诸多灵兽,唯有龙类能够如此。其他灵兽却没有这样的天赋。即便是龙类,反噬其主的也极其罕见。你这却不知道是运气,还是……不过你的气运终究还是不错,没有酿成大祸。”蚩新宗慢慢说道。

秦若有点默然,何锡麟则是眉头紧皱:“不太可能吧?”

“天之魂境界的修炼者,心智何其强大?外物如何能扰乱你的心神?唯有内部的错误才能扰乱你的心智心神。这内丹上青鳞蟒的意识,却恰恰就是能够进入你的心神的存在。灵兽伴生,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彼此已经成为一体。但是青鳞蟒以死得脱这种限制,和你之间失去了这种羁绊,但是却能自由出入你的心神境界,看来,这青鳞蟒怕是来历不一般啊。”蚩新宗叹息道。

何锡麟和秦若都是沉默。

青鳞蟒来自南极秘地,来历完全是一无所知的。

蚩新宗过了一会才说到:“南极秘地,应该和这北极秘地差不多吧?虽然我没去过南极,但是北极附近呆了很多年头了。那么,不管是北极狼还是北极狐,亦或是北极熊,你们都应该知道,毛皮颜色都是清一色的白色。这是大多数的族群为了族群的繁衍而做出的改变。不管是秘地还是俗世,都是如此。”

“那么,南极秘地中,是否也是如此?当然,极其高级的灵兽或许会有一些特殊的例子,但是那都是已经达到了很高的高度的存在。已经不需要靠着适应环境来获得自己的生存能力。要么就是一些特别特殊的灵兽,在特别特俗的区域才能出现。青鳞蟒在南极,既不是高级灵兽,又不是特别特殊,为什么却不改变自己的形态?难道只是因为传承?那么,它的传承来自哪里?”蚩新宗慢慢的说道。

何锡麟和秦若依然是沉默,因为这个事情,他们根本不知道答案。

“我们得到青鳞蟒的时候,它和冰灵狐,就是洛静雅的冰灵狐是生活在附近的,两个灵兽算是对头。锡麟本来也是看中了冰灵狐的,哪知道机缘巧合之下,冰灵狐却跟了静雅。后来遇到了青鳞蟒,锡麟就收服了青鳞蟒。至于他们的来历,恐怕是说不清楚了。”秦若说道。

蚩新宗点点头:“这世界上,神奇的物种,事情很多,还有很多我们几乎完全不了解的秘密所在。青鳞蟒以我的猜测,是极其不简单的。极有可能是某种上古异种。只是,不知道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接着,他转头看着何锡麟:“这青鳞蟒你必须做出选择,要么毁掉,要么复生。但是复生之后,你确定将来的岁月里,能够控制得住吗?”

秦若看着何锡麟,张了张嘴,但是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毕竟这是何锡麟自己要做出的选择。

何锡麟有点迷茫……

蚩新宗微微一笑,伸手从他手上拿过手链,然后双手结印,一团真气冒出,形成一个真气团,把手链直接封闭了进去。

然后看着何锡麟:“现在呢?”

何锡麟身体微微一抖,眼睛里突然一片明亮:“现在?当然是弄死它。”

秦若吃了一惊,何锡麟前后的语言态度,简直是判若两人。后面这个,才是那个他认识熟悉的何锡麟,而不是这些天以来,处处迷茫,时时走神的何锡麟。

“看来这青鳞蟒确实是不简单。居然能够只凭借残存在内丹中的气息,就能影响你的判断。可惜了,这上古异种,千载难逢。”蚩新宗还是有点可惜的。

何锡麟笑道:“这有什么可惜?如果将来我倒霉了,那才是真的可惜。不是我太自私,而是这东西如此的狡诈,我实在是没把握控制。甚至,等这手链被老祖宗封印起来,我心里突然就冒出一个想法:这青鳞蟒当初战死,未必就是真的需要战死,或许它只是为了达到目前的目的也说不定。”

秦若吃了一惊:“不能吧?那这青鳞蟒岂不是要成仙了?这比人都狠啊。”

蚩新宗笑道:“很多上古异种,经历的岁月岂是你我能够得知的?无数的岁月中,它们也会积累无数的体验,这种体验多了,就变成智慧。灵智和智慧之间,虽然看起来有若天堑,实际上,也不过是一条简单的沟壑而已。一旦打破了,不过是迈步而过的事情。上古异种诞生智慧,并非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至少九夷宗的记载中,蚩尤战神的坐骑猛虎,就是一个拥有智慧的灵兽。”

然后他看着何锡麟:“这青鳞蟒可是极其难的的大机遇。你打算如何处置?”

何锡麟苦笑道:“老祖宗,您可别拿我开玩笑了。”

“我可没开玩笑。凡是大祸之中必有大机缘潜伏。这青鳞蟒乃是上古异种,虽然如今是一头凶兽,但是如果用的好了,未必不是莫大的助力。我有秘法,可以抹掉它的传承和本性,只保留血脉重塑。你可愿意?不过抹掉了本能的传承,将来的战力肯定是要打折扣的。”蚩新宗认真的说道。

秦若和何锡麟都是吃惊无比。

“您能抹掉这个?这不等于是删除记忆了?”秦若直接说道。

蚩新宗微微一笑道:“莫忘了,天下宗门驯兽之法,莫不来自九夷宗。蚩尤战神,就算得上是最古老的灵兽师。否则,他又如何能统御百兽作战?只是灵兽培养的方法,早就散失出去了。如今驭兽门的灵兽豢养,也充其量只是恢复到了当初九夷宗的水平,谈不上超越。而九夷宗秘传的诸多灵兽的知识,驭兽门可就未必有了。”

何锡麟有点为难,但是很快他就做出了决定,毕竟他从来都不是一个犹豫的人。

“老祖宗,如果真的有办法可以抹掉记忆,那只凭借这上古异种的血脉,也足够强悍了。”何锡麟深吸一口气说道。

蚩新宗看着何锡麟:“不论如何,这可都是一个智慧。用人类的观点来说,有了智慧,就是有了和人类平起平坐的资格了。如此抹除一个上古异种的记忆,可能会有不少的东西就要彻底的失传了。”

何锡麟呵呵一笑:“上古智慧虽然还不错,但是人类总是往前发展的。我虽然不成器,但是也知道,上古的知识,只要后人努力,总会超越。这青鳞蟒的上古传承,充其量不过是一些修炼的方法和特殊的血脉。记忆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本身的血脉流传下来,这才是根本。只要有了血脉,其他的一切都是次要的。”

蚩新宗点点头:“如此就好。那你们准备一下,过几天,我带你们前往北冰大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