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9章 杀/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静雅,妃暄,怎么了?”秦若轻轻咳嗽一声。

两个人立刻回过神来,看一眼秦若,立刻就低头去工作。

秦若伸手把夏妃暄手里的文件拿了出来,夏妃暄顿时就急了:“你要干什么啊你?”

“都放下手里的东西,现在,给我回去,打坐平息。另外,让花皮王和冰虎二十四小时守着你们,不得离开半步,一直到你们平静下来。”秦若脸色冷着说道。

夏妃暄看着秦若,突然眼泪就无声的流了下来:“秦若,我只想找点事情做,我不敢让自己脑子里有片刻的放松,否则,我就会看到血淋淋的一片。除了血,我什么都看不到,只有血淋淋的一片。”

洛静雅脸色一下子苍白下去,靠在了椅子上:“秦若,我们是不是太脆弱了?这样的时候,你经历过多少次?”

秦若把她们两个挨个抱了出来,放到大帐门口的地毯上,然后拿出了一瓶酒,捏开瓶盖喝了一口,然后看着瓶子:“二锅头,知道我为什么储存空间里始终都有这种俗世的酒吗?”

秦若没有指望他们回答,只是喝了一大口,然后自顾自的说道:“以前做雇佣兵的时候,每一次战场,只要是遇到敌人,基本都是这样,不过是规模大小不一样罢了。这样规模的战场,遇到过大概十几次吧。其中近万人的厮杀也有过几次。”

“我一直不肯让你们来面对这些,就是因为我不愿意,你们也很难接受。你们都是在和平的环境中出生,长大,哪里曾经经历过这种地狱?”

“别说是这种地狱一般的战斗和厮杀,就算是平日里杀鸡,你们怕是也都没干过。活生生的生命,就那样凋零,谁都不愿意看到。但是这种事情从来不能避免。从有生命诞生的那一刻起,就是这样,不只是人类。看看电视,那个老科教片动物世界,你们就能知道,厮杀无处不在。只是电视上看到的,么有现实冲击这么厉害。人类的战争,更是从来没停息过。”

“国家的和平环境,老百姓在享受福利,但是却会因为和平的日子久了,就遗忘边境上浴血厮杀的将士们。动辄就有些不着调的人,说什么华夏军费多,军人多,徒耗军费,浪费税收什么的。除了别有用心的人,就是一些被和平养的变成了二逼的人。尤其是那些什么人道主义组织,我看着就烦。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战争到底在守护谁。当然,真正的人道主义者,是要得到大家的钦佩的。”

“对于你们的经历,我没办法劝解你们,因为和任何人一样,踏入了厮杀的世界,总归是要自己面对的。这个别人劝不了你。我只要你们回头看看身后那些耕作的人,他们,因为我们的厮杀能够安全的耕种,收获,养活一家人。如果没有我们的浴血,就没有这些和平的人们的生活,记住这个就好了。”

说完,秦若一口气喝完二锅头,看看瓶子:“这是我第一次从战场上走下来,腿都哆嗦的走不了路的时候,一个老佣兵告诉我的,喝醉,喝醉了,再醒来会舒服一点。慢慢的接受。不过你们都是高级修炼者,喝醉对你们没用。你们要做的,就是努力平息自己的心境。有花皮王和冰虎的守护,你们不会走火入魔。它们俩,你们也可以聊聊。它们俩也是从无数的厮杀中走出来的。”

秦若说完,站起来往外走去,走到门口,掀起帐篷的门帘,又回头说道:“我要出去几天时间,这一段,你们还要辛苦下,帮着姆巴托和蚩新宗管理好这里。尤其是要做好两个出入口的防卫工作。不能再让上一次那样大意的事情出现了。”

上一次的突袭,和这里人的大意有着分不开的关系:姆巴托和斯科夫实在是太缺乏人手来建设这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家园,所以,门口的人,也都干脆抽掉去帮忙做事。

结果阵法根本没开启,冰雪战士甚至根本没有任何阻挡的就进入了秘地。一直到遇到了森林中伐木的人,才被发现,发出了惊叫。

也幸亏两个宗门都是长期经历战争的人,立刻就动员组织起来,快速的往另一个出入口的方向撤退。如果是华夏国内的普通人,怕是光是这样的组织撤离都完不成,就会被堵在营地里屠杀一空。

说完,也不管她们的反应,就往外走去。

外面,何锡麟已经带着整整一百人在这里等着他,几乎集合了整个两个宗门的精华的金丹境的高手,几乎都到了这里。

秦若看看这些人,什么多余的都没说,只是摆了摆手:“走,报仇去。”

没有人说话,没有人做多余的事情,只有沉默的前进。

不管是姆巴托的人,还是九夷宗的人,对报仇从来都不陌生。他们的人生,几乎就是在报仇,被杀,报仇,被杀的循环中过来的。

他们已经习惯了被对手阻击偷袭,然后自己回头再去各种手段报仇。

旁边一股火色一闪,夏妃暄坐在花皮王的背上,从空中落下拦在了秦若的面前:“带上我。”

秦若看她一眼:“那边的死亡,比这边更惨烈。到了那边,不论老人、孩子、妇孺,不分修炼者还是普通人,都是绞杀的对象,你确定你要去?”

夏妃暄看着秦若,身体微微抖了一下,脸色有点发白,却依然咬着牙:“去!”

秦若点点头:“那就跟上。”

嘶风部落,是一个大部落,不过和冰狼部落不同,这是一个比较温和的部落。甚至相比大部分的冰雪战士部落,都是比较温和的。他们的部落所在地,在姆巴托的秘地东北,半数位置在阿拉斯加的北极圈,半数在加拿大那边。

但是今天的嘶风部落,却是一片愁云惨淡。

这一次的远征,部落中损失了四百多个战士。而这些战士,几乎是整个部落精华的三分之二还多。更惨重的是,部落里的两个天之魂后期的高手,全部陨落,两个天之魂初级的高手,勉强逃回了一个人。

这意味着嘶风部落的修炼者力量,一下子在冰雪部落的群体中跌落到了几乎是中等偏下的水平——嘶风部落,以前可是冰雪战士中最大的十个部落之一。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一个年长的老冰雪战士,疲惫的看着眼前的火堆,似乎再问自己。

旁边环绕着几个同样年纪很大的老人,都是默不作声。

那老人听到大家都不出声,顿时暴怒起来:“之前,不是你们,强行投票通过要去对付那些人的吗?现在你们告诉我,我们怎么应对他们的报复!”

“首席长老,我觉的没有必要那样担心,华夏人……应该不会报复我们的,他们只会挨了打就做缩头乌龟。这一次就算打赢了,他们也只会沾沾自喜。”另一个老人有点犹豫,但是却有更多的不屑。

“放屁!如果华夏人是那样的种族,他们能拥有现在世界上最大的族群?能拥有那么大的领地?难道你亲自去华夏,了解过华夏人吗?”首席长老差点一拳抡到那个长老的脸上。

那个长老赤红了脸,但是底气明显有些不足:“南面来的人,不就是在这样说的吗?”

“到现在还在认为南面来的人值得信任?”首席长老直接再也控制不住,一脚踹飞了那个长老。

那长老惨叫一声,接着却昂头道:“为什么不能相信?南面的人不是好东西,难道华夏人就是吗?是他们抢夺了阿拉斯加。”

“抢夺了阿拉斯加和我们嘶风部落有什么关系?阿拉斯加也不是我们的!”首席长老咬着牙说道,伸手指着周围的人群。“贪婪!是你们的贪婪,导致了今天的后果!你们要为此负责!但是此刻,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我现在需要你们立刻去动员所有人,我们的部落……北迁吧。”

“北迁?北迁我们能去哪里?”一个长老直接惊讶的叫了起来。“为什么要北迁,南面的人说了,那些人绝不敢越过国境线的。我们只需要暂时转移到加拿大那边就好了。”

那个人话音未落,外面突然轰的一声,冰屋直接坍塌了一个大窟窿,靠的最近的一个长老猝不及防,直接被碎裂的冰块击中好几处,顿时忍不住的痛叫出声。

他们一愣,接着看到撞破了冰屋的,是一个死人!

一个死了的冰雪战士!

首席长老的眼光,看一眼地上的人,又从窟窿里往外面看去,顿时瞳孔猛地一缩,好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道:“太晚了,我们想走都来不及了。嘶风部落,今天就要除名了。”

窟窿的外面,他可以看到一个提着一把长刀,坐在一头金色的狼背上的男人。这个男人,面色冷若冰霜。

他的身边,左边是一个站在地上的男人,手里把玩着几个小巧的冰凌,旁边一条青鳞蛟在摇头摆尾。右边,是一个一身火红,坐在一头火一样的带着翅膀的老虎身上的女人。不过女人的脸色有点苍白。

冰屋里的人都开始哆嗦:因为地上的那个人,就是他们嘶风部落残存的唯一一个天之魂境界的高手!

除了他,整个嘶风部落,再也没有了天之魂境界的高手存在。

这个时候,秦若看向了身边的夏妃暄:“你来?”

夏妃暄看着屋子里的人,咬着牙……摇了摇头:“还是算了吧,我要找个地方呆一会。”

秦若点点头,对何锡麟点点头:“动手吧。”

何锡麟微微点头,手指一颤,无数冰凌好像是飞鸟投林,从打开的冰窟窿中飞射到冰屋中。甚至没有人来得及惨叫,就被无数的冰凌洞穿了身体,直接死了一地。

外面的战斗,在秦若跳下狼王,让狼王和青鳞蛟加入战斗之后,就已经接近结束了。

整个嘶风部落,残存的修炼者,金丹境五重天以上的,不过是还有三四十人罢了,其余的都是金丹境之下的修炼者。面对秦若带来的一百个至少都是金丹境五重天的高手,而且是满怀着复仇怒火,根本没有反抗的力量。

再有青鳞蛟和狼王,尤其是狼王这个灵丹三品的灵兽加入,顿时整个嘶风部落就变成了血的世界。

秦若看了一眼死的差不多的修炼者,对何锡麟叹了口气:“去让他们停手,这些普通人,都带回去送到秘地去,姆巴托缺人干活。杀伤太多,有伤天和。”

何锡麟点点头,正要去,突然眉角一挑:“什么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