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7章 只是沙漠/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若跟着红衣大主教,他直接让手下人开出一辆沙地越野车,那个光头大汉此刻却谄媚的立刻跑过来,要求开车。红衣大主教看看他,笑了下,点了点头。大汉立刻得意的去把司机赶了下来。

秦若此刻对其他的事情完全没心思,只是思索着将要面对的事情:能不能找到更多的线索呢?

车子在公路上飞驰,开了一个多小时已经深入沙漠足够上百公里,到了这里,前面已经没有道路了,车子不能前进,只能下车步行。

红衣大主教带着秦若,一直往沙漠中赶去。

一边走,这个叫做泰勒的大主教也是暗自心惊,他未尝没有掂量秦若实力的想法,毕竟秦若只是一个境界上还没突破天之魂的金丹境九重天。但是外界传的秦若太厉害了。他忍不住就想知道,秦若到底有多少力量。

要打,他是不敢的,到了这个程度的人,人的名树的影,就算差一点,也差不到哪里去。

所以,他只是几乎倾尽了自己所有的力量提升速度,在速度上希望衡量一下秦若的力量。

但是他越走越心惊,他已经是达到最高的速度,甚至他自己都知道这样的速度他持续不了多久,但是秦若却只是一股云淡风轻的模样,皱着眉头,显然是心里思考着什么事情的样子,根本毫无压力……

无奈,他只好放慢了速度,保持在自己合适的速度上,带着秦若深入沙漠。

这个时候,就只有他们两个人,其他人速度是跟不上的,跟上也没意思。

秦若没注意到他的较量,只是以为他在寻找地方,毕竟沙漠中的地形地貌……

一直往前走了约莫近百公里,这个时候,早已是上午八点多钟了,才算到了一个放眼望去,都是沙漠的地方。

“就是这里了。”泰勒指着面前的一片沙漠说道。“不过现在恐怕是么有什么线索可以找到了。毕竟三年多的时间,这种流沙的沙漠中,要留下什么痕迹线索,几乎是不可能的。”

秦若看着眼前的沙漠,顿时一阵的失望。

是啊,这样的沙漠中,要找到三年半前的痕迹,无异于痴人说梦。只是他不死心,想要来看看罢了。

叹了口气,秦若默默的在这里坐下来,静静的看着眼前的沙漠。

泰勒在秦若身边坐下来:“秦若先生,您的父亲……”

“我几乎没怎么见过我的父亲,从几岁之后,我就没见过他。一直到现在,已经快三十年了吧。甚至就算是小时候,我也没怎么见过他。”秦若淡淡的有点出神的看着眼前的沙漠。

习惯性的拿出酒,随手丢给泰勒一瓶,然后自顾自的喝了一口:“我懂事之后,就想找到他吗,可是找不到。一直到现在,中间因为各种繁杂的事情,不断的耽误,断断续续的找了几次,好容易找到了线索,来到了这里,却也到了这里,怕是线索就此中段了。”

泰勒喝了一口酒,顿时眼睛一亮,秦若的酒可不是一般的酒。这瓶酒,却是对于固本培元有着莫大好处的宝贝。

“其实我觉的您不要过于担心,如果能够确定您的父亲就是在这里交手的人当中的一个,这样的人并不难找,不是吗?毕竟这个世界上,这种程度的高手,还是很少的。也许华夏会多一些,但是你看澳洲,如果勉强算上我,也不过是两个。当地原住民的修炼者一个都没有。整个世界上,又能有多少呢?这样的人,只要出现,必然会被记住的。秦若先生有自己很高的声望,只要您发出消息,一定会有人留意到给您消息的。”泰勒说道。

秦若眼睛一亮,不过却又黯淡下去,他不是没想过在全世界发布消息寻找自己的老爹。可是他不敢……

没发布大家可以当作没发生过,但是一旦发布了,有心人未必不会利用这个消息。到时候不管是他,还是秦无为弄不好都要陷入巨大的危机当中。

“不了,我现在声望确实是有点,但是也不是那么容易。我的敌人可也不少,如果我发布出去,一定会有人利用来对付我。对付我还是其次,我更怕他们对付我的父亲。我身边有很多的帮手,可是我父亲,只是孤身一个人。”秦若叹了口气。

泰勒想了想,点点头,不过却接着说道:“澳洲这边我一定会帮忙寻找的,只要有任何的线索,我一定会留意下来通知您。”

秦若看他一眼,笑了笑:“多谢。不过你这么对我示好,不怕其他白人世界的教会组织找你的麻烦吗?”

泰勒撇撇嘴:“他们凭什么找我的麻烦?当初我们澳洲和欧洲总教会决裂,谁顾忌过我们的感受?”

“怎么?”秦若有点好奇。

“当时我们来这里的人,和当地的原住民修炼者产生了巨大的矛盾。你知道的,身为修炼者,杀戮,并非是最好的选择。我们来澳洲的这一支教会宗派,是一个相对和平的教派。所以我们更希望能够和当地人和平相处。毕竟每一个文明都有他的伟大之处。如果能够和平相处,融合下来,那么,我们的未来一定会更好。比如我们当时或许就可以利用当地丰富的人口资源,我们提供更高的技术,把澳洲发展起来。”

泰勒顿了顿,接着摇了摇头:“可是欧洲教会当时的教皇却不肯,他坚持认为必须消灭掉尽可能多的异族。白人一统世界才是最好。所以他们根本不管我们的要求,直接挑起了和当地人战争。战争的结果你是知道的,原住民几乎被屠杀殆尽,不管是修炼者还是普通人。这是我们的罪孽。”

秦若倒是很好奇,他第一次听到居然有教会的人居然有这种想法。

泰勒苦笑一下:“怎么,是不是觉的,我说话有点不合适?但是确实是如此。我们澳洲的教宗,实际上百年前酒几乎和西方教会决裂了。只是象征性的每年交纳一些贡品而已。除此之外,我们和他们之间,基本没有往来。也只是保持了名义上属于教会一员罢了。其实不只是我们,很多地方的教会,都是一样的想法,只是他们没有我们的条件而已。比如美国人,他们更强大,所以他们干脆几乎就是在抢夺教会的领导权。而另外的地方,尤其是欧洲各个分支教会却是根本没办法离开。”

“哦,那看起来教会的日子也不好过啊。”秦若人忍不住的摇头苦笑。

家大业大的人,也是有这无数的烦恼啊。

“其实大家都一样,弱小的时候,总希望得到宗主的保护,强大的时候,就想着自己分家单过。仅此而已,不过我们澳洲教会的情况不太一样。”泰勒接着说道,不过张口喝了一小口酒之后,就小心的把酒收了起来,这种好东西,可不是澳洲或者欧洲教会随便能得到的。

秦若看他一眼,呼出一口气:“你们的事情,我就不多嘴了。不过感谢你的帮助,以后我想,我们或许可以成为朋友。”

“只要你来澳洲,我一定会是你的朋友。”泰勒笑道。

秦若看着泰勒,笑了起来:“其实我很好奇,你这么剽悍的汉子,穿着这么一身主教服,实在是有点……违和。”

泰勒哈哈大笑起来:“什么大主教,屁,只是我实力强,大家都只能让我做主教罢了。我才对这什么大主教没兴趣。否则,我也不会住在那么一个小镇上。”

秦若点点头,接着说道:“我一直很好奇,你们为什么都住在俗世,难道在秘地居住不是更好吗?”

泰勒笑了起来:“这倒不是,我们也是要在秘地修炼的。不过,不修炼的时候,我们就会居住在俗世。毕竟秘地广袤,但是却没什么人烟。如果时间太久了,我们怕是就要和人群隔离了。我们都是人,都是群居的动物,不是吗?如果秘地中也有那么多的人口,大家就不会来了。但是现在不行,现在秘地人烟稀少,大家去修炼之外,总不能一直就是那么几个人互相看着,时间久了,心态要出问题的。”

秦若点了点头。

不过华夏和他们的解决方法不同,华夏是干脆把修炼者的家属都搬迁进去,形成了一个和普通社会大部分相通,却又有一部分不同的特殊的社会结构。但是这种社会结构却也让修炼者不至于心灵空虚。

这两个方法没办法说哪个更好,只能说各有长处。

“走吧,这里留下也没什么意思了。”秦若叹了口气,站了起来。

泰勒跟着站了起来。

“或许,你可以考虑一下,他为什么来澳洲,只要知道他来澳洲的原因,那就至少可以知道他的目标,那样我们总能找到一个大概的方向。如果只是这样大海捞针一样的寻找,恐怕太难了。”泰勒看看秦若,接着说道。

秦若摇了摇头:“难题就在这里,我根本不会知道他要去哪,要做什么,完全是一无所知,只能靠着一点点的蛛丝马迹,到处的寻找。按照我得到的消息,他从华夏出门到了安南,从安南途径东南亚,到了澳洲。再往下,就不知道去哪了,也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泰勒也是无语,这样的寻找,而且是这样一个独行高手,要找到,还真是难。

“不过如果找到当初和他交手的人,也许可以找到一点线索也说不定。”泰勒突然眼睛一亮。

秦若也是眼睛一亮:“那你知道可能是什么人和她交手吗?”

泰勒顿时脸色一暗,苦笑道:“不知道……他们交手的痕迹,只能通过阵法推测是一个华夏人。但是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秦若有点失望,也不着急回去了,干脆就在这沙漠上慢慢的走着,泰勒自然也不会打扰秦若的行为,只是陪着秦若慢慢的在这里走着。

不知道走了多久,两人面前出现了一座沙丘后面的小镇。这是一个因为旅游才发展起来的沙漠小镇。不过这个时候,是南半球的冬天,没有多少游客,小镇显得有点冷清。

“到小镇上喝杯咖啡吧。”泰勒建议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