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8章 突破危机/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若只感觉体内的天之魂蜕变之后,还没来得及观看,就感觉到地之魂中,突然猛然涌入大量的力量,甚至他感觉到了剧烈的冲突!

秦若顿时大吃一惊,连忙观看之下,却感觉到地之魂好像是卷入了势均力敌的两种力量,一种是金色的光芒,另一种是青色的木属性的光芒。

这让他十分的惊讶,又十分的担忧:原本他的体内,两种力量相处和谐,虽然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但是却始终保持了和谐相处,而且十分的稳定不说,还能相辅相成。

但是此刻,却好像是好朋友突然翻脸一样,剧烈反而更加的冲突。

秦若甚至感觉到身体都在颤抖!

秦若不知道该怎么办,毕竟对于地之魂的境界,没有人有成系统的教科书一类的东西。也没有多少前人的经验可供借鉴。

或许九霄宫有,但是秦若却拿不到。

而龙组这边……最强的境界,不过是何锡麟和林炎,但是他们的突破,却有点糊涂,也可算是幸运。至于如何突破的,却是茫然不知。

至于后续的修炼,他们都是单属性的力量,更是对秦若帮不上什么忙。

即便是林炎是双属性的存在,可是林炎的双属性,一直到了突破到天之魂之后,才把毒属性开始利用。而且,毒属性是完全的附属的地位。一直到了地之魂之后,毒属性才开始得到成长。

而秦若,却是几乎不同的。

地之魂不断的膨胀,而地之魂中明显的可以感觉到两种力量不断的冲突,不断的互相纠缠撞击,秦若全心投入其中,却不知道该怎么办,因为他突然发现,天之魂内的力量,却几乎不为他所用一般,根本无法调动。现在,他只能听天由命……

他的心思都在地之魂上,却没能发现他的身体上,鼻子中,两道鲜血流了出来。

只是,这两道鲜血,却是左边是金灿灿的颜色,右边是青色的颜色青翠欲滴……

护法的何锡麟和林炎感觉到秦若的气息突然变的紊乱,大吃一惊,连忙过来查看。却看到秦若端坐在床上,身体微微的不断颤抖,他的身上,汗流如注,鼻子里两条异常刺眼的不同的鲜血不断的流出滴落。

“我靠,这……这是怎么回事?”何锡麟吓了一跳。

林炎也是满脸苍白,看向了何锡麟:“锡麟,怎么办?”

何锡麟不断的挠头:“不知道啊,我们都是糊里糊涂突破的,不知道这该怎么办啊?等等,我去找老祖宗。你在这里看着。”

林炎一把拉住他:“老祖宗现在自己都不是地之魂,你让他来除了让他担心,还有什么用?”

何锡麟烦躁的甩开林炎的手:“那怎么办?咱们这里除了咱俩就是咱们的伙伴们是地之魂境界。除非是九霄宫的那些人,难道我们去找九霄宫吗?别说不可能,就算是去找,我们也来不及啊。”

林炎和何锡麟都是焦躁万分,但是却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

“等等,等等……对了,去找金刚猿王,他一定有办法的。”林炎突然眼睛亮了。

“有用吗?金刚猿王,距离咱们多远,你不是不知道,等你找回来,早特么完蛋了。”何锡麟烦躁的原地转圈。

林炎眼神黯然下来,是说,金刚猿王居住的地方,距离这里几万里,就算是金刚猿王赶过来,他的速度也够快,但是恐怕也是来不及了。

“别急,别急,一定有办法的……对了,不是还有守卫出入口通道,还有弯河对面山谷的那几个灵丹八品的金刚猿吗?我们去找他们帮忙。”林炎接着说道。

何锡麟咬咬牙:“那好,你在这里看着,我立刻去找他们。”

“不,你留下,我比你快。”林炎说着,一下子冲出去,展开双翼飞上了天空,急速往东方飞去。那边山谷的最近。

林炎如此急躁,根本不管影响的飞出去,顿时引起了营地里人们的注意。尤其是附近的太清长老他们。他们只是略微看了一下,就知道肯定是秦若这边的事情。

否则,他们几个可算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存在,怎么可能何锡麟和秦若没动静,林炎一个人孤身越过了弯河?

那可是他们和金刚猿王约定的界限,没有特殊的必要,人类是不能越过去的。

太清很快和何牧原一起,联袂而来,看到秦若的情况,也是大吃一惊,连忙询问。

何锡麟也不知道到底怎么了,只是说秦若回来闭关修炼,突然就如此了。

太清和何锡麟顿时大为着急,可是现在他们也帮不上什么忙。

“希望林炎能够找到那几个猿族的高手,能够帮忙把。”何牧原叹了口气。

太清静静的坐在椅子上,脸色平静,但是却内心中潮流澎湃。

秦若,不知不觉中,已经是人类世界中最重要的存在。甚至太清很清楚,人类世界可以没有他,可以没有何牧原,甚至可以没有龙组。但是不能没有秦若。

只要秦若没问题,龙组就不是问题,更多的高手也不是问题。

但是如果秦若没了……太清居然不敢想下去了。

甚至,如果可能,他宁愿用自己的生命去换取秦若的生命。

可是现在这个也是不可能的,谁都不知道秦若到底怎么样了,乱插手,反而可能会害了他。

百花门和阴阳门的人都很快赶了过来。可是依然是谁都没办法。

花苑急的满脸都是眼泪:“都怪我,都怪我,我不该给他那样的丹药的。”

花苑虽然此刻几乎说不出话来,但是也很快让众人明白了,秦若吃的丹药,太超标了……

不过大家却都觉的,其实也不算超标,以秦若的力量,使用这样级别的丹药,并不算是太过超标。而应该是差不多的程度。按理说,是不应该出现这样的情况的。

……

秦若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只是聚精会神的观察者体内的变化。

但是不管如何观察,他都感觉到了一股极其危险的感觉临近。这种感觉,叫做死亡!

不过对他来说,死亡固然可怕,但是他从来没有害怕过。虽然痛苦,但是却没有任何的慌乱,只是尽量的压制自己的情绪,冷眼旁观等待。

因为他很清楚,现在急躁,烦躁,什么都帮不上忙,只能等待。既然如此,何必去做无用功。

“而且,就算是死,也要死个明白吧?就算是死,也要留下自己的经验吧?”秦若的手不由自主的就动了起来,在身边的床上,开始写字。

虽然他只是虚空描述,但是旁边的何锡麟却看到了,立刻看了过去,顿时吃了一惊:秦若居然开在快速的虚空写字,描述自己现在的状态。

何锡麟眼泪差点流了下来,他太了解秦若了,他知道,秦若恐怕是感觉到了什么特别的危险了,才在这个时候,不顾体内的情况,开始描述,只是为了留下更多的资料,或许后人可以用得上。

“……地之魂内……金木相冲……力量紊乱,互相纠缠冲撞……天之魂……稳定……完全化为金色力量……丹田未有改变……莲台正常,依然在吸收力量……力量不是问题……关键在于不同属性的冲突……”

何锡麟一边按照秦若的描述复述,眼睛里的泪水却已经不可抑制的流了下来。

屋子里变的静悄悄的,没有人敢出声,只是静静的看着,静静的帮助记录。

太清和何牧原没有记录,两个人走出了大门,站在门口,太清抱着拂尘,眼睛无神的看着天空,天空中,不知道什么时候乌云密布,似乎要下雨的样子。

何牧原拿出一瓶酒,一口气喝个干净,把瓶子直接丢到空中不知道飞出多远去了……

“天要变了……”太清微微闭上眼睛,一滴清泪,从他的眼角流出,好像是刹那间衰老了十几岁一样。

“太清,你可不敢这个时候跟着……跟着……”何牧原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么大年纪的了,按说早已看淡了所有了,但是此刻却哽咽了。

太清闭着眼:“秦若不同于其他人,阴阳门的屈天问曾经说过,这一代中,秦若是最大的变数。只要秦若在,就有无限的可能。否则,屈天问当初就不会冒着风险,带着阴阳门和百工殿回归华夏。他就是算到了秦若的存在,将会给华夏,给人类带来无限的转机。否则,他们就在南澳混吃等死了。因为他们已经算到,人类世界面临大劫。可以说,秦若就是希望所在。但是如今……没想到啊……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

“我之前,不论经过什么艰难困苦,只要秦若在,我都坚信,我们一定会坚持下去,会更好的。而且,一切也确实是如此。牧原,你说,我是不是有些可笑,活了这么久的一个老头子,却把心思全放在一个年轻人身上。甚至跟个孩子一样,期盼着这个年轻人给我们带来希望。”太清没有回头,只是静静的看着天空。

天空中,雨丝慢慢的飘落下来,太清没有遮挡,也没有开启阵法遮蔽,只是任由清凉的雨丝落下,落在他的身上,脸上,在他的脸上慢慢的汇集成小溪,流下去……

何牧原站在雨中,静静的喝酒,一瓶,一瓶,一瓶……似乎已经不会再停下。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安静下来。

这个时候,已经变的很密集的雨丝中,林炎从远处狂飞而至。

看到门口的太清和何牧原,顿时愣了下:“老祖宗……秦若……秦若……”

“秦若暂时还是没事的,金刚猿怎么说?”何牧原红着眼睛看着林炎。

林炎黯然摇摇头:“金刚猿不来,它说的很清楚,灵兽和人类不同,灵兽突破,不过是灵丹蜕变,人类的天地人三魂,迥异与灵兽,他们根本帮不上忙。”

何牧原顿时愣住了,本来他还指望着,至少来个高手,怎么都能帮上点什么忙……

“秦若,你怎么了?”里面何锡麟惊恐的带着哭腔的声音突然传了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