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欲擒故纵/玄武裂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咦!竟然会是一块缕空的晶石……这块蓝玉魂晶,如真要给个市场价的话,绝不会低于三亿圣晶。"解晶老师傅语岀惊人,有若落地惊雷,直炸得众人大脑嗡嗡乱响。

观者中不泛见多识广的赌晶高手,更有器帝和赌晶界的泰斗在埸,都知这位解晶老师傅的话并没有半分虚言,反倒是有些低估了这块蓝玉魂晶的真正价值。

"镂空了的晶石,简直闻所未闻,而且还像玲珑绣球般的美伦美奂"

"居然会有艺术品一般的晶石,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在埸的所有人都怀着困惑和不解,神色间充满了震惊和震撼,而那位嚣张无比的闵公子这一刻更是目瞪口呆的,完全彻底的傻了眼;"这怎么可能?"

不知道这姑娘是运势太好个头了,还是辨晶之术巳达到登峰造极的境?这个问题除了她自己外,只怕没人能给出答案来。

一脸忧色的聂无双终于笑了,脸上的肉抖动着几乎堆在了一起,他的心里想着,这绝对算得上是个奇迹,如此不可能的事都发生了,相信自己的母亲也会重新站起来,像正常人一样的活着,此身再无憾事。

那位金大师以及那位器帝副阁主,也认为这只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奇迹,毕竟对方看上去太过年轻,根本没可能在辨晶术上超越自己,这一切只能归结于运势。

只不过,这紫霞晶和蓝玉魂晶之间的价值落差大到令人乍舌的程度,大到这两位大人物也是暗自色变,表面上虽是平静如水,不露一点情绪波动的痕迹,仍保持着大人物应的气度和风笵。

谁让人家是赌晶界的泰山北斗,一下输了一亿七千万圣晶,连眉梢都没动一动;"呵呵!运气真的很不错!只不知姑娘接下来的运气会不会一直这么好?"金大师神色淡然,一脸无悲无喜地呵呵出声道。

言下之意任谁都听得明白,那就要接着往下赌,常言道,不怕输得多,只怕断了赌。

"还来?运势这东西说来就来,说没就没了,又岂不是人力可以任意掌控的。"风素素一副见好即收的搖了摇头;"更何况,人要懂得分寸,如果这好运这般一直延续下去,只怕会折损了你老在赌晶界的泰斗名声,本姑娘可是担待不起。"

"这个就不劳姑娘操心了!没吃过败仗的将军,绝不是个好将军,不是么?更何况那个所谓的泰斗称号,也只不过是虚名而已,老夫从没其放在心上。"这位金大师边说,又边开始探测起原石来,身形闪动间,瞬间又化为一道旋风,似若幽灵一般的游走在诸多的原石之间,手指在一些掠过的原石上接连地点过。

这一次,很快便锁定了一块色泽呈暗红的松花原石,对着强光仔细地鉴别了一阵,嘴角透出一抹阴冷的笑意,确信这块看上去毫不起眼的原石,其中定藏有奇货。正当他信心满满准备宣布自己选定的原石时,风素素突然抛出一句令人目瞪口呆的话。

"慢着!"风素素忽然转身走向大殿侧面的一个角落,用手指着一堆小山似的,色质杂乱,且毫无光泽的原石,准确的说应该是废石。悠悠地道:"说实话,本姑娘的鉴晶水平真实的有限,只懂得一味的撞大运。"

"这些原石都是常年累月堆积在这里的边角料和废石,出晶的机率几乎可以忽略不计。"那位解石的师傅善意地提示道。

"那就是赌运气了,这也显得公平公正,彼此都在同一条起跑线上。"

"不错!辨晶之术不如人,掦长避短,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一众观者都明白了风素素的意思,纷纷出声表示赞同,那位金大师见状也是微皱了皱眉,以他的身份名望,触踫的都是上千万圣晶的原石,档次稍低点的连眼角都不会扫一下,更別说这些边角废原石了。

"都说是赌了,五分运气,五分技能,我们这次赌的是下注多少,不在乎原石本身的价值大小,只问结果能不能出晶,这才叫做公正公平。你这位泰斗不会怕自己的运气一直都会这般衰吧?"风素素讥讽的道。

金大师略微的沉吟了一下,继而冷傲而自信的一笑,只要不离赌晶的范畴,他几乎可以立于不败之地。只是鉴别起来的确会十分耗神,大多都是废石,难免会有看走眼的时候。但,无论怎样,获胜的机率都要比对方高出几倍;"如你所愿,我们就赌一赌运气。"

双方作了一些约定和简单的规则,一方选原石,另一方下注,只看开出是不是废石,双方各有三次机会。最后,再各自选出一块原石,然后下注,如是开出的是废石,直接叛输。倘若双方都出了晶,那就进行比对,谁的品质,价值最高,谁就是赢家。而且上不封顶,千万圣晶起价。

这第一轮,是由那位金大师先出手挑选原石,这廝认真的折腾半天,才选了一块看去黑乎乎的原石,一脸阴笑的放在风素素面前;"下注吧!"

"就三千万吧!赌你选的这块是废石!"风素素想都不想的一口便下注;"本姑娘就抛砖引玉的先摸摸深浅。"

随示意解石师傅即刻动手切割,这种低档原石,切割起来不需要多少技术含量,没多大一会儿功夫,答案便出来;一粒猫眼大的紫晶闪着淡淡的光泽,最多也就值两三千圣晶。质地价值不重要,重要的是开出的并非废石就足够了。

首战告败,风素素不以为然的晒然一笑,随手便从原石中抓了一块原石放在对方面前,同样说了一句;"下注吧!"

那位金大师可没像风素素那般的洒然随意了,左看右瞄的揣摩了半天,这才毅然的确定道:"一亿金币!赌你这块不是废石,一定能出晶。"

在众人的一片哗然中,解石师傅很快便分解完毕,竟然真的开出了一块不规则的翠玉晶石,而且真还价值不菲,市场价至少二十万圣晶。但那位金大师下的注却是一亿金币。风素素再次惨淡落败。

此时,有人巳用看"猪"的眼光打谅这个傻妞,眨眨眼,上亿圣晶便打了水漂。还玩!接下来,风素素更是连连败北,之前的好运气不知去了那里,而那位金大师下的注却是越下越大,这几轮下来,风素素巳输了近十来亿圣晶。

这妞居然没有一点悲痛欲绝的觉悟,仍是挂着淡淡的浅笑,无悲无忧,在她脸看不出絲毫情绪上的变化。原因很简单,因为她的身后站着一位冤大头,那晶卡是一叠一叠的往外掏,还不时的呵呵道:"开心就好!"

在一众观者的讥笑嘲讽声中,最后的一局却出现了惊大逆转,按说这更是那位金大师胜卷在握的优势强项,风素素却摆出一副要搬本姿态,开局就抛出了一张五十亿的晶卡,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毅然决然地下了一个豪注。

"开石!"风素素贝齿紧咬红唇,从洁白的牙缝中挤出两个字,那是双方挑选完原石之后,才开始下注。那位金大师此时更是残忍无比,意欲将对方一棍子撼死,硬生生的在上面加了个一百亿的大注。这一赌的总额一下飙升到一百五十亿圣晶,顿时引得众人一片惊呼哗然。

仿佛运气的天秤一下再次倾斜向了风素素,虽然那位金大师的原石开了一块洁白晶莹的"雪如玉",价值七十万圣晶,在低档边角原石中,能开出如此品级的货来,巳算是非常逆天了。

但,当解石师傅的手停下之后,脸色却像是染上了一层猪肝色,风素素随手选出的一块灰黑的原石中,暮地耀出一抹弦目的光华,其间蕴含着五色异彩,璀璨夺目。

"彩虹晶!"那位金大师也是禁不住地脱口惊唤出声,一堆边角废石中竟隐有如此珍稀奇石,实在令人难以置信,但,的确是发生了,其市场价值至少六千万圣晶以上。

"好呀!运气终于又大爆发一回。游戏到此结束!"风素素浅笑嫣然的轻呼出一口浊气,迅速地收起赢来的百亿晶卡,掸了掸衣衫,伸手挽住陆随风的胳膊,在紫燕和慕容轻水两女的簇拥下,就欲转身离去。

"等等!"那位金大师突然沉声喝阻道,前后输了近百亿金币,对常人来说的确是个惊人的数字,但对这位赌晶界的泰斗而言,虽说也像割肉般的心疼,却也不算什么,伤不了筋骨, 但他的身份,尊严,声誉,令他不甘心就此认输,身为赌晶界的泰斗,竟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外来小女子莫名的摆了一道,这事传出去,可谓是颜面尽失。

"赌局尚未结束,怎可一走了之?"一旁的器帝副阁主面沉如水,威仪万千的出声道,身边的另四个身着紫甲的高手,身形闪动间巳堵住了陆随风几人的去路,全身气息鼓荡,杀气凛然,令人望而生畏,不敢再稍稍挪动分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