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破碎虚空/玄武裂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所以这位守护者必须付出代价,承受毁灭的后果。陆随风刚艰难的朝前迈出一步,守护者那依旧魁梧伟岸的身躯便直挺挺的向后倒去,推金倒玉般的轰然砸在冰面上,溅起一蓬冰屑纷扬。

"谁说凡人不能屠仙?"陆随风倒提着剑,守护者眼中的神光逐渐黯淡,双目依旧园睜,放大的曈孔中残留着浓浓的耻辱和不甘;"我说过,会让你成为一个传说!"

话落,剑落,头落!漫空的风雪骤停,脚下的冰面在震颤,像蛛网般的龟裂开来,迅速的蔓延到整个冰原,一片片的轰然塌陷……

"这仙符的阵心,原来就是守护者!"陆随风站在大阵中间的高台上,豁然的喃喃道,望着悬浮在半空的那张仙符,已失去了之前耀眼的光华,伸出手去轻轻的一揭,刚一触碰便化着一蓬灰烬,四下飘散开去。

轰隆隆……九十九根擎天玉柱轰然崩塌,头顶的穹窿布满了纵横交错的裂缝,随即像镜片样的纷致破碎开来,一缕缕的五彩霞光从厚厚的云层间透射而出,普照山河大地。

大阵消失了,存在了三千年的封龙秘境消失了,这片世界的灵气变得不再稀薄……

陆随风之前所在的那座高台,竟是一块百米见宽的青石台,青石台的中央耸立着一根直入云霄的擎天玉柱,玉柱之上有着三个龙飞凤舞的金色大字;飞升台!

此时的陆随风正立于一座万丈高的峰顶之上,神识铺天盖地的笼罩开去,山腰之下有着一百零八座山峰星落棋布,每座峰上都有一池灵泉清潭,此时正激烈的上演着各种层出不穷的打斗场面,看上去像是都在爭夺那些灵泉清潭的使用权。

山下更有无数人影正兔起鹘落的朝着各处山峰疾掠而去,其间竟是还惊讶的发现了虚月亭,冷若宣和聂空悬三人的身影。明明已被自己彻底灭杀了三人,怎会生龙活虎的重新出现?

这封龙秘境果然亦幻亦真,玄奥无比。也就是说,封龙境如果依然存在,那一切就都是真实的存生。一旦被破,一切都变成了虚幻,包括已经死去的人都可以重新复活过来。

陆随风释然,神识在一处灵泉清潭中发现了紫燕,慕容轻水和风素素三女,正闭目盘膝沉浸在乳白色的灵泉中。以三女的实力修为,就算独占一处灵泉清潭,也是无人敢来招惹。

当陆随风正要探察云无影,胖子欧阳无忌,以及天外楼众兄弟姐妹的行踪时,身上的灵力突然如潮般汹涌澎湃起来,直朝着半步人仙境的壁障冲击而去,通体红光爆射,四周的空间都在扭曲变形,头顶的上空顿时风云卷动。

半步人仙,已是这片世界的极致,一旦突破这道壁障,势必会将剩下的一半灵力全部转换为仙元力,成就真正的人仙。到了那时,将会受到这方天地规则的排斥。

这种突如其来的变化令人始料不及,陆随风想要竭力压制时,壁障已被汹涌的灵力摧枯拉朽的冲破,所有的灵力都迅速的被转换成了仙元力。

这个状态的结果,就是天空中出现了劫云,碧蓝的天宇很快便被墨色的云层覆盖,无数火蛇纵横翻腾,隆隆之声不绝于耳。

陆随风的脸上堆满了无奈的苦笑,沒想到刚破解了通往上界的封印结界,便突破了最后的壁障,成了三千年来的第一个飞升者。

飞升上界,是每个修者梦寐以求的事,充满了无限的向往,陆随风自然也不会有所例外。他本想压制着修为,与自己的女人,生死与共的兄弟姐妹一起共闯仙界,再创辉煌。

然而,理想是美好而丰满的,现实是冰冷而骨感的。飞升的情节来得太突然,连一点道别的时间都沒给留下,人生当真有太多的遗憾,只将这份伤感和不舍,化为一抺浓浓的无奈苦笑。

到了这种时候,陆随风已是身难由己,因为他已被天劫的雷云牢牢锁定,索性清空一切负面情绪,就地盘膝而坐,运起护体罡罩,准备引动雷劫入体,淬炼肉身,提升境界修为。

他曾经历为丹劫,器劫的洗礼,都硬扛了下来,虽然伤痕累累,却也受益非,称之为痛并快乐也实不为过。虽知道这飞升的天劫,定然会比丹劫,器劫更恐怖得多,仍然无所畏惧。

修者本就逆天而行,一旦突破天道规则的束缚,势必会遭到天罚,说好听点,就是一种非生即死的严酷考验。

唰唰唰!一道道手臂粗的惊电撕破云层,纷纷朝着陆随风所在之处奔泄而去。眩目耀眼的光带组成了一个密集的电网,发出嘶嘶令人头皮发麻的声响。

一袭青衫的陆随风静静悬浮在恐怖的雷光电网中,浑然不觉,全身上下充满着一种令人忍不住想要俯首膜拜的神圣气息,生出一种想要俯下身来跪拜的冲动。

轰隆!一道震天惊雷轰然霹落,狂暴地砸在陆随风的身上,脚下的地面爆出一声炸响,倾刻现出一个巨大的深坑。可见这迫霹雳的威势恐怖到了极致,而陆随风在狂雷的暴击下,只是全身震颤了一下,竟是仍旧身躯挺拔,不动如山。

轰隆隆!一道道惊雷霹雳肆虐地砸下,陆随风的一袭青衫巳是百孔千疮,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焦灼味。换作任何人,在这毁天灭地般的恐怖雷劫之下,只怕早巳灰飞烟灭,尸骨无存了。

"居然是九九天劫,天道还真眷顾本仙。比之丹劫,器劫,恐怖何止十倍。来吧!"陆随风的双眸中神芒绽射,无所畏惧的注视着虚空中降临的恐怖法则天威,浑身上下充满着凛冽的战意。

轰隆!一道水桶粗的五彩电光,挟着雷霆之威,化为一柄五彩缤纷的天劫之刃,仿佛跨越了天地间的距离,朝着陆随风轰然斩落。

面对着毁天灭地的天劫之刃攻击,陆随风的眼眸中绽射出一道神芒, 手中同时出现一杆彩光莹绕的长枪,同样闪烁着絲絲五行法则的玄奥,宛如出渊的蛟龙,奔电般的刺向虚空。

轰!陆随风刺出的雷霆一枪,与可怕的法则之刃轰然撞击在一起,虚空像是被炸出了一个大窟窿,一圈圈法则的波纹涟漪,瞬间便将陆随风彻底的呑没。

噗嗤嗤……一道道雷光电弧不断冲击着陆随风,在他的体表闪灭出无数五彩神芒,四围的虚空出现道道空间裂缝。

陆随风浑身在剧烈的颤抖着,肌肤的表层大面积的撕裂开来,殷红的血水汩汩流出,顿时化着絲絲五彩神芒,又纷纷渗入撕裂开的肌肤之中,肉眼清晰可见的迅速愈合起来……

噗!天劫之刃一下穿透陆随风的身体,击落在地面上,方园万里的山川都像是经历了一埸地震一般,无数山峰崩塌,江河倒流。

下一刻,天劫之刃竟是化作一道五彩神芒,一下没入了他的体内,直接冲着他的识海神魂。

嗡!陆随风浑身猛然剧震,双膝禁不住"蓬"的一声重重跪下,地底的岩石层层崩裂,双目神光暗淡,一口鲜血狂飙而出,脸色顿时变得一片紫金。

"哈哈……来吧!"陆随风失神的双眸一下恢复了清明,在天劫之刃的攻击下非旦没有一絲惊惧,反而流露出无比的狂喜之色。体内的五枚灵珠突然旋动起来,将那道天刼神芒包裹在其中,不断吸收着大道法则,逐渐地融合成了一体。

轰隆隆!随着最后一道天劫雷霆的降临,双膝跪地的陆随风,嘴角带血的冲天而起,手中彩光莹绕的长枪一往无前的奔射而出……

轰!可怕的轰鸣声几欲震碎耳鼓,撕裂灵魂,恐怖的雷光电弧充斥着每一寸空间,陆随风犹如汪洋中的一叶偏舟,不断的跌荡沉浮,口中的鲜血不断涌出,然而,他的目光却是仍然炽烈如日,绽放着不屈的坚韧意志。

天道无情,在大道法则的天威下,所有的生命都渺小得有若蝼蚁般的存在。

絲絲雷光电流在陆随风的皮肤表层流转环绕,全身毛孔顿时扩张开来,有无数细密的血珠渗出体外。陆随风却是似若未觉,紧咬住牙关,眼中满是疯狂之意,尽情地吸收着雷光电流中的精纯能量,令其在自己的五脏六腑,筋骨血肉,血脉经络中流转,反复地淬炼这具身体。

道道可怕的天道法则之力,不断地冲击在他的神魂,令其在一次次的生死淬炼中,终于的得到了彻底的蜕变,成就了真正的仙体。

无尽的天道威压从陆随风身上幅散出来,瞬间凝聚成一道五彩光华,冲宵奔射向天空中的劫云。

"破碎虚空!"陆随风的口中喷出震荡天地的暢快吼声,一股股的五彩仙力如同波浪般,以陆随风为中心的四下扩展开来,头顶的天空仿佛崩塌,现出道道空间裂缝。

一道巨大的轰鸣炸响之后,头顶的天空黑云散尽,五彩霞光翻涌,一道道彩色的洪流像是一条条神龙,从天际的云层中探出,纷纷朝着陆随风俯冲而去,道道玄奥的法则神光在天地间流转,散发出阵阵震耳发聩的大道宏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