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我本善良,心腸太软?/玄武裂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直隐于树梢间的两个黑衣蒙面人,已经敛息蛰伏很久了,不动则已,动则快如惊电奔雷,选择的时机非常精妙,一出手便是两粒威力恐怖的火系霹雳弹,如不是遭遇箭矢的阻截,虚大爷和七少就不是被爆炸的余波震飞那么简单了。

这两人或许并不是绝顶强者,却是最专业的刺客。因为两人的身形此时已穿过烈火,两道如水冰寒的剑光,已同时刺向尚还被震飞在半空的虚大爷,形成了必杀之势。

此时的七少同样被震得远远的抛飞出去,就算发现自己的大哥身处险境,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根本无力救援。

这一切的算计都堪称完美,却忽略了一个渺小而不起眼的存在,让最后的结果变得不在一样。因为在同一时间,陆随风已扔下的手中的小弓,身形向前斜掠而出,动作显得异常的自然而协调,像鸟儿滑行般的美妙,看上去就像是借着火势在飘行。

陆随风的身形很快掠过火墙,在做出这些行动之前,似乎早已预判出这两名黑衣蒙面刺客的意图动机,提前出现在虚大爷的身前。

在火光的映照,他的眉眼间显得尤为的从容,专注,看在两个黑衣蒙面刺客的眼中,却感到异常的冰寒刺骨,以至于令刺出的剑都出现了刹那滞缓。

这种从容的情绪,代表着一种绝对的平静和自信,这种专注代表着某种意志和决心。猎豹捕食时,其势专注而冷静,因为它知道该如何将猎物撕成碎片。火光中的这张脸,就是给人这种感觉。

一生都在黑暗中杀人的刺客,对危险的感之最是敏锐,那两个黑衣蒙面人都能感受到这种平静专注下隐藏的凶险,握剑的手都莫名出现了些许僵硬,这种感觉很不妙,甚至很致命!

陆随风的身形诡异的出现在两之中,衣衫上有多处被火灼烧,在月色下带出数点火苗。一把又窄又薄的剑呛然出鞘,像一汪秋水般挥洒而出,化着点点寒星明灭闪烁。

空气中骤然响彻一连串金属交击声,绽射的光华比月色还要明亮。三道剑光闪电撞击,陆随风的身形借势向前一弹,手腕一转,剑势化刺为拖,顺着对方的剑脊斜抺而上,不待对方变招,已经左刺右劈,闪电击出。

噗嗤,噗嗤!一道剑锋斜刺进一个黑衣刺客肋下,肺部直接被剑气绞碎,当场跌落虚空。而另一剑,则劈在另一个黑衣刺客的胸上,皮肉被挤出剑锋,传出一阵骨骼碎裂的声音,血花喷溅,飙射,忍不住惨嚎出声,垂死之际仍暴发出刺客的强悍意志,竟是弃剑用手紧紧的握住陆随风的剑抵死不放。

然而,就在这时,又有一道身影像幽灵的闪掠而来,无声无息,如不是手中握着的短刀雪亮一片,根本难以察觉。

当陆随风惊愕的发现还有第三个刺客存在时,那把雪亮的短刀,已一往无回的斩向了他的后颈。这杀局也设得太深沉了,一环套着一环,当你认为结束的时候,才仅仅是开始……

沒有人能预料到这种情形,就连心思细密,算无遗漏的陆随风也不行。

身形还尚未落地的虚无双看到了这一幕,他张开的嘴被空气灌满,无声的吐出了两个字,陆随风正是从口形判断出;"当心!"两个字,才惊险的躲过了一劫。

他的剑被垂死的黑衣刺客紧紧攥住,以生命的代价制造出这个机会,此时就算陆随风松手也已经来不及了。

根本不用回头看,森寒的刀气已让他的后颈肌肤生痛,腰部当下发力,倾力拧身一转,整个人顿时猛地平平横甩出去,直接将那双握剑的手指生生齐根切落下来。

噗!雪亮的短刀已然雷霆斩落,这一刀之猛,狠,准,精确的斩在那名黑衣刺客身上,犀利的刀锋毫无阻碍的斩开了他头颅,去势仍旧强劲,最后竟是直接将其从中劈成了两瓣,鲜血内脏虚空洒落。

就在幽灵杀手稍一失神的刹那,陆随风横甩出去的身体又诡异的折转过来,剑光一闪,划过对方的颈骨,血光乍现,连哼都来不及哼一声,便从空中坠落而下,双膝一软直接跪了下去去。

陆随风反手一剑,从脖颈的另一面横切而过,刀锋正好与背后的颈骨切口相合,血柱喷射,一颗头颅脱离了身体,骨碌碌的滚出去老远。

陆随风并没有因此而稍有松懈,横剑当胸,目光警惕的扫视四周,唯恐第四个刺客出现。这一切都发生在石火电光之间,直到此时,虚无双兄弟两人的身体才堪堪坠落地面,都被之前的连环杀局惊出一身冷汗。

如不是陆随风曾与杀手组织打过无数交道,对各种层出不穷的杀人手段知之甚详,只怕他们这次真的会被斩杀在这山野荒林。尽管他的修为在三人之中最弱的一个,但,若是对方连出手的机会都不给你,再强也沒用,这才是杀手刺客真正的可怕之处。

"你们沒事吧?"陆随风确认不会再有危险出现,这才收剑还鞘,望着一身尘土的两人,心中不禁暗想道;"有时候不是修为高,就可以横走的!"

这种想法不只陆随风有,眼前的两人感触更加深刻,望向陆随风的眼神明显多了些变化,尤其是虚无双,目光中少了几分轻视,隐隐还生出些许莫名的敬畏,这种感觉也只是一闪而逝。

只不过,陆随风之前的表现的确太过惊艳,这些杀手刺客的修为,每一个都比他高出一大截,但最后倒下的却他们,而且只在几个呼吸间便被尽数斩杀,称之为秒杀也不为过。

越想越觉得这个小子的可怕,无论选择出手时机,还是算计都拿捏得无比的精准,尤其面对强敌的那份从容,冷静,果决狠辣的杀伐,都不是一个刚飞升的散仙该有的表现。

这副淡然温和的外表下,却是藏着一个睿智的头脑,绝对冷静而强大的心脏,能够做到这一切,不知杀过多少人,经过多少生与死,血与火的锤炼?

虚无双远远的朝着陆随风拱了拱手,沒有说一声"谢"字,不是他自恃身份,因为发自内心的谢意,都已经全部体现在了这个简单的动作中,陆随风能感觉得出来,有些话放在心里比说出来更加真诚。

"我的兄弟果然不同凡响!"虚无颜更是大咧咧的在他肩上拍了几下,十分开心的道;"你简直就是天下杀手刺客的尅星!"

"如果正面搏杀,或许五个你都不会是我的对手。但面对刚才的连环局,死的绝对会是我。"虚无双毫不掩饰的道:"我很好奇,你这一身杀人的手段是从那里学来的?"

陆随风耸了耸肩,淡笑道:"杀人的手段是学不来的,只有通过被杀,或杀人,才会无师自通,沒有案例可寻。所谓的案例和套路,就是寻死的路。"

"不错!"虚无双若有所思的道:"今夜的一战,的确是个精典案例,但如用在另一个杀局中,那就真的是在找死了。"

"小风,看你这骨龄,绝对不会超过三十岁,在仙界也只能算是个少年郎,难不成你比我杀过的人还多?"虚无颜还真是有些不太相信,好奇的问道。

"杀人的感觉很不好,所以,只要不危及到自身的生死,一般都是只伤不杀,毕竟都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我本善良,心腸太软,实在是有些不忍心痛下死手。"陆随风笑着回答道。

我本善良,心腸太软?虚无颜看了一眼那些杀手刺客的尸体,不是开膛剖腹,就是身首分家,说不出的血腥。

"不会吧?我怎么看都觉得你杀人的手法尤为的赏心悦目,充满着艺术感,那里有一点不忍心的样子?"虚无颜无尽鄙视的道:"我都觉得自己够无耻了,与你一比,才发现自己才是善良的那一个!"

一场惨烈的杀局结束了,空气的血腥味被山风一吹倒是淡了许多,唯一还活着的三人,静静的坐在一堆刚点燃的火堆旁,在清冷的月色下,初春的寒风中,品着仙酿,吃着喷香的烤肉,谈笑风声回荡山林,之前的那一幕生死之间的大恐怖,似乎从来就沒发生过。

三日后的黄昏,时隐时现的五彩光华突然从地底冲下而起,从陆随风三人所在的山峰望下去,并沒有看到有任何宝物问世,却清晰的看到彩光中出现了一个洞穴……

"那是秘境!近水楼台先得月,我们走!"虚无双带着有些兴奋的语调道,沒有絲毫迟疑的当先飞离山顶,朝着那道五彩光柱电射而去。

陆随风和虚无颜对视了一眼,压住心中的疑惑,双双跟着飞掠去。远处的虚空同时出现无数人影,都在急速的朝这边飞来。他们所在的位置距离最近,只在几个呼吸间,三人的身影已首先冲入了五彩光柱內,直接被一股引力吸进了洞穴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