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生离死别/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瓢泼大雨已经下了一天一夜,整条山谷都被阴云笼罩着。这里是中缅边境的热带丛林,持续了两天的战斗,渐渐落下了帷幕。

“队长!”

一个身穿迷彩的青年,拎着一把狙击步枪蹿出灌木丛,脸上的油彩被雨水浸泡时间太长,已经开始花了。

青年抱着牺牲的战友,茫然的跪在大雨之中,撕掉队友的肩章和番号,用手指和刺刀抛出一个坑,亲手掩埋了战友的尸体,将一根刺刀扎在墓前,上面挂上一顶钢盔。

做完这些,青年饱含着眼泪,平举狙击步枪,快速穿越丛林中的枯木。一只野鸟腾楞楞飞过去,他敏捷的滚出几米外,保持单膝跪地的姿势,快速扫描几个方向。

“苏北,咳……是苏北吗?”一个女人微弱的声音。

“雪姐?真的是你!你在哪儿?”

苏北高兴的像个孩子,鼻涕泡都乐出来了,自从和敌人交火以来,第一次和战友汇合,他一边警示周围环境,一边向发出声音的方位推进。

在一堆灌木丛中,他终于看到了战友。

“雪姐,你受伤了!我来扶你,我从三号高地撤下来,悍匪的大队人马说话就到,我们得抓紧时间了……”

雪姐虚脱的摇了摇头:“别动我,苏北,已经不能动了,弹片炸进胸膛,咳咳,感觉五脏六腑都被烧穿了……你听我说,翻过这座山后,一直向北走,活着离开这里。”

“你别说话了,我背你出去。”

苏北的眼眶红红的,这一次,他们秃鹰特种部队全员十三个人,到现在只剩下他和柳寒雪。特种部队接到组织下达的任务,负责追捕一伙儿活跃在中缅边境的悍匪。可是,谁能想到,这些悍匪居然不惜重金,聘用了国际佣兵组织“修罗雇佣兵”的高手。

人数上、情报上都失误,对方火力强大,占据天时地利,就是要一举消灭华夏国这群特种兵。

当苏北扶住柳寒雪的后背时,一颗心沉到了谷底,整个手掌摸到的是一团血肉泥泞,他忍着眼泪不想让雪姐看出来,这种血肉模糊的恐惧和悲凉,几乎让他这个七尺男儿崩溃。

苏北刚编入秃鹰特种部队时,无论在生活还是训练中,柳寒雪对他都极为照顾,这也引来许多战友的吃醋,毕竟柳寒雪是特种部队里的队花。

“苏北,我没法大声说话了,接下来我所说的,你一定要记住!”

苏北擦了把脸上的油彩,挤出一个笑脸,说:“差不多得了啊,瞧你劲劲儿的,唠叨个没完了,说的好像临终遗言似的,你稍微忍耐一下,我马上给你止血。”

柳寒雪吃力的摇头,目光斜视自己的胸口。苏北连忙从里面拿出一封信来,似乎更像是一封遗书。

“这是我妹妹,雪姐就这么一个亲人,她一个女孩子,经营着我父亲生前留下的集团,这么多年很不容易。这次行动之前,我获悉到情报,有人花了重金,要我妹妹的命……”

“你放心,你妹妹就是我妹妹,我发誓,只要我还活着,绝不会允许她受一丁点伤害。”

柳寒雪忍着剧痛,笑着说:“有你的话,当然没问题。另外,我希望你能照顾她一辈子,一起生活,一起工作,结婚生子,吵吵架也没关系,我知道你们俩的脾气都不好,不过吵完架别记仇,你是男人,谦让她一点……”

“柳寒雪,你他玛的有完没完!”苏北实在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抱紧我,冷。”柳寒雪已经意识不清晰了。

苏北咬着牙强行把眼泪咽进肚子里,几天没刮胡子的下巴,疼惜的蹭着她的脸颊。

“还有一点,秃鹰特种部队只剩下你一个人,没有任何人希望你报仇,大家都希望你活下去,你给我发誓!”

“我发誓,我……我肯定好好活!”苏北冲天发誓。

“你的军籍和档案只有队长才有,没人知道你当过兵……咳咳。”柳寒雪渐渐闭上了眼睛,“真不甘心,苏北,你知道吗,从你进秃鹰的第一天起,姐就喜欢上了你。”

“我知道,寒雪!”苏北紧紧的抓着她的衣角。

柳寒雪笑了,松开他的脖子,看着灰蒙蒙的天空说:“这就够了,自己生命的消失,还是能感觉到的。临死前,感觉好多东西都让人留恋啊,好想在看妹妹一眼,如果你看到她,别告诉她我死了。”

“嗯。”

远处,传来匪徒和佣兵搜山的声音。

柳寒雪强挣扎着推开苏北:“走!快走!”

“不,不……”苏北崩溃了,心爱的女人死在自己面前,那种痛苦与无助是常人无法体谅的。

“苏北!你安的什么心,你想让我死不瞑目吗!”柳寒雪用枪指着自己的脑袋,狠狠的拉上保险,面对敌人时都不曾这么愤怒。

就算柳寒雪不是爱人,只是战友,抛弃战友都是莫大的耻辱。

苏北紧握着拳头,退后两步,他不怕死,可为了柳寒雪,他宁愿肩负起这份耻辱,以及未来在每个深夜里都会涌上心头的痛苦回忆。

扑通!苏北双膝跪在柳寒雪身前,头磕在地上泣不成声,低声的哭吼道:“谢谢你这么多年对我的照顾,感激不尽!”

苏北卸下身上的装备,包括枪械子弹,飞奔向丛林的尽头。许久,身后传来一声轰隆隆的巨响,转头看去泪如涌泉。

这时,几名从山下包抄的悍匪,发现正在向大爆炸敬礼的苏北,各自举起手里的冲锋枪。

“华夏特种兵,原来就是这么的不堪一击,哈哈。”

“NO,特种兵?东方pig,嘿嘿。”

苏北云淡风轻的转过头,目光中闪烁着寒芒,他实在无法相信,战友们都是以一挡百的高手,怎么会全军覆没。

他心里隐隐猜到了答案,被出卖了,这也是柳寒雪临死前让他不要报仇的原因。秃鹰是废物?他们每个人都是国内各大军区数十万将士中,万里挑一的高手,代表着国家最强的战斗力,是名副其实的兵王。

“全都别动!”苏北冷冷的说。

“别动?哈哈,你是不是想说,让我们站在这里让你杀?”

十几个悍匪,仿佛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

苏北的嘴角扬起一个残忍的微笑,突然,身形一动,几乎像鬼魅似的扑向悍匪,与此同时,绑腿上的国产59军刺抖手而出。

砰!苏北一拳砸在一个嘲笑秃鹰的那个悍匪头上,咔嚓,悍匪的脑袋九十度旋转,转到后面,临死都没看到敌人从哪来的。

噗!当苏北击杀一个敌人后,那把飞行的刺刀才刺穿另一个悍匪的喉咙。

人体运动速度超过了飞刀飞行速度?几个悍匪刹那间怔住了,完全违背物理学,恍然间意识到突然降临的恐怖。

“Shoot!Shoot!Kills he!”

哒哒哒!冲锋枪一阵狂扫。

苏北又是一拳轰出,捶在一名悍匪的胸口上,飞出几米开外,撞在树上,当场死亡。一分钟的时间内。

苏北如同蝴蝶穿花似的,当他擦拭短刀的时候,面前只剩下一个人。

悍匪形容呆滞的看着这个惨况,拗断脖子的,割断喉咙的,甚至掉脑袋还在喷血的,他想动一下,却双腿筛糠,脊背发凉。他们可都是缅三角贩卖军火和毒品的,国际刑警通缉的罪犯,残忍的场面见过,但是这种杀人的方式还是第一次见到,天啊,华夏特种兵到底有多强大。

“你,你是魔鬼!?”

“立正站好,别乱动。”

苏北扶正他的肩膀,愤怒和仇恨能让一个人沉着起来,但这时候是最可怕的。

啪!苏北一击耳光抽过去,悍匪牙齿和血顿时喷了出来,一头撞在树杈上。苏北抓着他的头发,将这颗脑袋彻底挂在树梢。

“寒雪、队长,这里山清水秀,拼命了半辈子,你们好好休息吧。我答应你们,一直一直活下去。”

事到如今,苏北幡然醒悟,为什么这次行动让他做远程狙击手,在战友眼里自己永远是兄弟。

……

一个星期后。

繁花似锦的江海市,毗邻江浙地区,是国内经济最发达的城市。

苏北走在大街上,到处都是高楼大厦,地上都是豪车,形色匆匆的上班族,穿着暴漏的都市女孩儿,让他这个走不出阴霾的人,心情稍稍宽慰许多。

脱去专属迷彩,卸掉四十五公斤的行军装备,擦掉脸上的油彩后,一米八零的苏北走在人群中,算不上是帅气的小白脸,但也是五官周正相貌堂堂,神情中透着一抹苍凉和耐人寻味的成熟。

“这就是柳氏集团总部了吗?”

苏北仰望矗立在市中心的这栋三十多层的摩天大楼,想不到寒雪家里这么有钱,在他眼中,柳寒雪对战友们温柔娴熟,但在战场上却非常自信要强。

既然是亲姐妹,柳氏集团董事长柳寒烟的性格应该也不差。

“站住!请问你找谁?”一个保安拦住了苏北。

“哦,我找柳寒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