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青春小姨/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寒烟?”保安把这个名字咂摸一遍,突然愣住了,“我去,你是说柳董事长?”

柳氏集团待遇优厚,即便是保安的待遇,都比别的公司高,管理制度严格,平时谁敢这样直呼董事长大名。

保安仔细打量了一眼苏北,一件白色T恤半袖,一条泛白的牛仔裤,一双运动鞋,他心说,董事长怎么可能和这种人有交集。

“你找董事长有事吗?提前预约了没?”保安很明白有眼不识泰山这句话,虽说这小子不咋地,万一是董事长的亲戚,自己得罪了岂不是吃不了兜着走。

苏北客气道:“没预约,但是我这儿有一封介绍信,兄弟,你让我进去呗。”

“不是我不让你进,公司有明文规定。我跟你说,上周刚刚出现一出闹剧,一个部门主管还在开会呢,结果他老婆和小舅子杀进去,说那个主管有外遇,不分青红皂白大大出手,董事长都怒了……”

“得得,您别往下说了,这样吧,我也不为难你,你去跟董事长说一声,就说有个叫苏北的找他。”

“苏北?你是苏北?”

台阶上,一个夹着文件夹的职业女性,正要进门突然听到这个名字,又折了回来,诧异的看着苏北。

“您就是苏北先生吗?”

苏北尴尬的点点头,什么时候又成先生了:“你认识我?”

“董事长等你一周了,上次钟婶儿说,寒雪姐给董事长找了一个保镖,我们还纳闷儿为啥还不来报道呢,快,里面请吧,我给你带路。”

钟婶这个名字,苏北倒是熟悉,是抚养柳寒雪姐妹俩的保姆。看来寒雪早已调查到有人要杀妹妹,这才准备找个保镖,但造化弄人,寒雪那时候也没想到会是自己吧。

苏北冲保安点点头,跟着女人走进大厦。

保安挠挠头,幸亏自己不是那种狗眼看人低的主儿,人家是特邀嘉宾,这可得罪不起。相反,能和这样的男人保持不错的关系,说不定以后能拉自己一把呢。保安也当过几年大头兵,从苏北的身上,能够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气息。

“还没请教美女怎么称呼?”

“周曼,董事长的秘书。真是太巧了,我去分公司拿资料,正好碰见你,咯咯。”

周曼笑起来花枝乱颤,一身OL职业装包裹着S型曲线,成熟而艳丽,白色衬衣下鼓着两个大大的山包,中间躺着一条铂金项链,芊芊柳腰下,臀部很翘,一双迷人的长腿雪白修长。这让苏北有点情不自禁,他是兵不假,但也是个精力旺盛的男人。

孤男寡女的贵宾电梯内,周曼当然感受到苏北炙热的目光,女人对自己的身材总有种芥蒂,有人欣赏,心情当然不错了。

“苏先生,董事长的脾气不太好,一会儿你看我眼色行事哦。”

“呵呵,你放心,我的脾气很好。”苏北心想,一个小丫头片子,你脾气再不好,还能暴到天上去?

事实证明,苏北错了。女人,漂亮的女人,功成名就的漂亮女人,发起脾气来,比普通女孩儿还要不讲道理,虽说不讲理是女人的专利。

周曼刚敲了几下办公室的门,就听到里面一声骄横的斥责:

“敲什么敲!进来!”

“董事长,分公司的销售报表还在做,江海会计师事务所那边……”周曼给苏北使了个眼色,让他等一会儿。

苏北环视着这间办公室,足有两百个平方,落地玻璃窗,居然还是三室一厅的格局,不过隔断也都是透明玻璃砖。

董事长自然坐在最里面,客厅里还设有酒柜,以及茶座,一间书房,还有一间健身房,里面有慢跑机哑铃,和室内高尔夫等等。

苏北坐在沙发上,自己从冰箱里拿了一听可乐,茶几上有一份资料,闲来无事翻看了几页。

当周曼汇报完工作后,柳寒烟的眉头才渐渐舒展开,忽然注意到外面坐着一个男人,火儿腾的就蹿上头顶,她个人是有洁癖的,尤其是男人,从来不允许男人坐自己私人沙发。

“周曼!那是个什么东西?解释一下。”

东西?苏北以为周秘书工作出了差错,没放在心上,手一抖,可乐洒在意大利真皮沙发上,恰好旁边有一条毛巾,拿过来擦了擦。

“天啊!你给我放下,畜生!那是我擦汗的……”

伴随着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柳寒烟冲出里间办公室,一阵香风扑面而来,苏北手里的毛巾被一把夺了过去。

苏北当然不会放在心上,抬头凝视着柳寒烟,心里酸酸的。

果然是亲姐妹,柳寒烟和柳寒雪长得非常像,只不过长年累月的立马从戎,使得柳寒雪更加成熟坚韧,活脱脱历练成温柔的女汉子。

而今年刚刚23岁的柳寒烟,虽然漂亮,却没有柳寒雪的英姿飒爽。一米六五的身高,身材娇嫩,皮肤吹弹可破,更像是邻家女孩儿。

“你好,我是……”

“站起来!”柳寒烟咄咄逼人的吼道。

一旁,周曼擦了把汗,暗示苏北可别往心里去,她这位董事长就这个脾气,集团上下没人敢拧着她的。

一句话把苏北骂笑了,实际上他自己清楚自己的倔脾气,如果换成一般人敢骂自己,下一刻已经躺在地上了,无论是谁。

可是在柳寒烟身上,他不可能发火。

苏北站了起来,友好的伸出右手:“你好,我是苏北,寒雪姐特别指派来的。”

柳寒烟一跺脚,翻了个白眼儿,嘀咕着说:“臭寒雪,不回家看我就算了,居然搞这么个极品来糊弄我。”

极品?一分钟内,苏北已经有了几个不同的绰号:东西、畜生、极品?

苏北真不知道,这么大个集团,靠这么一个货,是怎么做到现在这个地步的。悲哀的是,寒雪临死前让他发过誓,要让这货爱上自己,一起工作一起生活,结婚生子……

“柳董事长,我不知道哪儿冒犯到你了,希望你不要介意。这是我第一个任务,希望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能够和平相处。”

柳寒烟从纯白色的普拉达包包里拿出一块手绢,垫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嚣张的翘起二郎腿,洁白的小腿来回摆动,目光上下扫了他几眼。

“我姐就派你来保护我?极品哥,你也算半个当兵的吧?”

“算是吧。”苏北无奈的说。

“那边是我锻炼的臂力器,握几个给我看看,如果连那个都握不动的话,麻利儿的,哪儿来的滚哪儿去,别让我费事。”

苏北瞥了眼运动房里的臂力器,淡淡的说:“损坏器材需要赔偿吗?”

“损坏?噗……我不嫌你碰脏我的东西,就别不识抬举,是不是不敢接受挑战?”

秘书周曼不停地给苏北递眼神,那个臂力器是六十公斤的,董事长虽然爱好锻炼保持身材,其实她本人也握不动,正因为是废品,才允许陌生男人碰。

周曼的意思很明确,让苏北跟董事长说两句软话,自己这边也帮衬着,给董事长个台阶下,大家脸上都好过。

“好吧,好久没玩这玩意了,下手重了,董事长可别介意。”

苏北走过去,把臂力器拿在手里,掂量了一下,在秃鹰时,当然强调魔鬼式训练,但不是这种玩具。谁要是带着运动器材去秃鹰,还不被当成笑柄。

柳寒烟满肚子怨气,她前两次和姐姐通电话的时候,抱怨起身边总是有很多苍蝇,追求她的人都够一个加强连的了。

柳寒烟不知道姐姐当的什么兵,但是知道姐姐的地位很高,就想让她介绍个兵哥哥,一来呢,兵哥哥都很帅英明神武,二来还可以做挡箭牌冒充男朋友,让那些追求者们望而却步。

当然,她今年二十三岁了,像每个女孩子一样,也对当兵的抱有幻想,找个帅帅的酷酷的兵哥哥。她的想法自然是被柳寒雪批评,直到柳寒雪调查出有人对妹妹不利后,才筹划给她找个保镖。

柳寒雪本打算,从普通退役特种兵中给妹妹目色一个男友,没想到走到人生的尽头,只能把重任交给她自己爱着的人,苏北。

苏北握着臂力器两端,无需防护的安全带,突然发力,六十公斤限额的臂力器极度扭曲,居然折成了一百八十度。

柳寒烟惊愕的站了起来,这就是特种兵吗?现实中还是第一次见到活的。

周曼几乎闭上了眼睛,臂力器可不同于举重,万一用力不当,那弹簧是会蹦着人的。等她缓缓松开护头的双手时,顿时花容失色。

寂静的办公室里,传来一阵阵钢铁拗合的声音,咯吱咯吱。

臂力器在苏北的手里,完全是玩具,胳膊粗细的大弹簧,居然被扭成了麻花,终于,弹簧的性能消失。当啷一声,被苏北扔在地上,成为一块废铁。

“你你你,不仅是极品,还是个禽兽哇。”柳寒烟倒吸一口冷气。

苏北摊摊双手表示无所谓:“柳董事长,我现在算是应聘成功了吗?”

“呃……”柳寒烟瞥了眼秘书,马上做出一个出尔反尔的应激:“不行!坚决不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