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你的玫瑰花/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寒烟当然不知道姐姐给她找保镖的真正目的,没见过血雨腥风,纵使是从商场上打拼过来,也只是泡在蜜罐里的千金。

“极品哥,我姐姐有没有告诉过你,这次任务的内容?”

苏北耸耸肩膀,总不能告诉她,你姐让我娶你生孩子。

苏北心中也有芥蒂,是谁想对这个刁蛮小姨子不利?他初来乍到,在确保柳寒烟安全的同时,更要追查出幕后真凶。可惜,寒雪临死前,已经没有力气透漏给自己更多情报。

“极品哥,你也看到了,追我的苍蝇很多,每天都堵在公司楼下,帮我解决这些麻烦,就是你的任务。”柳寒烟本想让他做挡箭牌,冒充个男朋友,不过看苏北的穿着和谈吐,说他是自己男朋友,岂不是自己打自己脸。

“没问题。”

两人低声絮语时,玫瑰花青年已经走到跟前,率先打量了苏北一番,笑道:“寒烟,这位是搬家公司的民工?”

柳寒烟厌恶的皱着眉头,没打算介绍苏北:“唐浩,你怎么又来了,我跟你说的很清楚,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寒烟,我从高中就喜欢你,追了你八年了,八年抗战都结束了,就算你是块冰也该融化了吧。”

“我对你没感觉,你怎么这样?”柳寒烟要下台阶。

那个叫唐浩的青年连忙挡住去路,苦苦哀求道:“除非你亲口告诉我你有男朋友了,否则我是不会放弃的。”

“你说对了,我就是寒烟的男朋友。”苏北被人晾在一边,本来就不爽,知道这小子是来挖墙脚的,心里就更郁闷了,扒拉走挡在前面的玫瑰花。

柳寒烟脸刷的红了,随即又变成煞白色,你还真不要脸,让你处理这些缠着自己的苍蝇,居然趁机往自己脸上贴金。

“就你?噗!哈哈……”唐浩噗嗤笑了出来,随即对柳寒烟说:“他说的是真的?”

“呃,是啊。”柳寒烟趁机挎住苏北的胳膊。

“寒烟,你别搞笑了,就算你想找个挡箭牌,也要找个像样的人来敷衍我,就他,能配得上你吗?”

“他怎么了,苏北可不是一般人,人家当过兵,根本没把你放在眼里好不好。”柳寒烟警告唐浩的同时,也有私心,如果唐浩信了,肯定会找机会报复苏北,也算给自己出了一口恶气。

唐浩无法和柳寒烟撕破脸皮,怒目而视瞪着苏北,冷嘲热讽的说:“放开寒烟的胳膊,否则你这条胳膊会残废一辈子。呵呵,你家有多少钱,居然和寒烟走得这么近?”

苏北用胳膊肘轻轻触碰柳寒烟的软柔,笑道:“我没钱,全凭个人魅力,人长得帅,女人当然喜欢了,你说是吗寒烟?”

柳寒烟突然觉得被这个极品沾了便宜,心里暗暗发誓,一定不会让这家伙好过。

“你!”

唐浩满脸通红,手里还捧着玫瑰花,献花的女人却在另一个穷小子臂弯里,他甚至感觉到,过往的路人都在嘲笑他。

“好!孙子,你还不知道我爸是谁吧,记住,我不会放过你。”

唐浩将手里的鲜花,狠狠的砸向苏北的脸。

苏北冷冷一笑,抓住献花,一手拎着唐浩的领带,呲啦!衬衣领口的扣子都拽掉了两颗,苏北趁机将带刺儿的玫瑰花扎进他的脖子里。

“啊,啊,疼疼……”

这个做事风格,连柳寒烟都怔住了,她没想到苏北是这么极端的人,本来只是想气走唐浩,可苏北居然动了手,她可是知道的,唐浩的父亲是江海市的副市长。

苏北好像牵条狗似的,拽着唐浩的领带,逼到自己面前,一字一顿的说:“我保证,下次你不会再这么幸运了,滚。”

苏北从木讷的柳寒烟包里取出车钥匙,看不出来,这妮子品味还很独特,居然开了一款路虎卫士,这一点倒是挺合自己心意的。

在车上,很久后才清醒过来的柳寒烟,呆呆的看着开车的苏北。

“极品哥,你赶紧跑吧,你知道你刚才打的人是谁吗?”

“是谁不重要,只要有人欺负你,就算是天王老子也只有一个下场。”

每个女孩儿心里都有个白马王子,但是每个女孩儿的白马王子绝对不是穿白色短袖的。不可否认,苏北很认真的一句话,让柳寒烟心里有种酸甜的味道流过。

只是,柳寒烟对他的印象分依然是负数:“他是副市长的儿子,连我都不敢得罪,你闯大祸了。”

苏北的无动于衷,招来柳寒烟的一声神经病,还真就不信,吓唬不走你了。

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从包里传来。

柳寒烟看着手机屏幕,嘟起了诱人的小嘴儿:“安琪儿,我在路上呢,别提了,回家。我姐给我请的保镖来了,呵呵,兵哥哥?我呸,简直是个极品,第一次见面就把唐浩给打了。”

苏北保持沉默,看起来短时间内让小姨子接受自己,还是有困难的。

“喂,极品哥,你往哪儿开?”

“你又没说咱家在哪儿,我怎么知道。”

“晕,真是个极品,看导航,导航不认识吗?”柳寒烟吼完,又和闺蜜煲起电话粥。

车子停在一栋独门独院的别墅外,双层银灰色的别墅,自带车库和游泳池。

一个富态贤惠的中年妇女迎出来,看到苏北下车后,笑着说:“您就是苏先生吧?”

“是我,钟婶您好。”

“好好,别站在外面说话了,快进屋。”

正在通电话的柳寒烟,当她看到苏北要进别墅时,忽的跳下了车:“站住!谁让你进去的。”

苏北莫名其妙的看了眼钟婶:“钟婶,我住哪儿?”

钟婶嗔怪的拧了柳寒烟胳膊一下,笑道:“别听她的,故意吓唬你呢。”

柳寒烟似乎对钟婶很尊敬,一直拿她当长辈看待,跺着脚撒娇道:“钟婶您怎么糊涂啊,让别人知道一个男人住在我房子里,传出去多不好听。”

“柳董事长放心,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我知道你个死人头,让你这么一说,好像咱俩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似的。”

钟婶有些难为情的看着两个年轻人,说:“二小姐,让苏先生住在家里,可是大小姐的意思,你把他赶出去,这不是让钟婶为难吗?”

柳寒烟想了想,只好妥协,进屋时,悄悄拽了苏北一下:“你敢出去张扬或者炫耀,信不信我阉了你。”

“你知道阉哪儿吗?”苏北目光一滑,落在她的胸口上,毫不客气的进了别墅。

柳寒烟快气炸了,追她的人确实很多,但还是第一次被人赤果果的调戏。

晚餐时间,钟婶将准备一天的饭菜摆上来,她知道柳寒烟工作忙,今天苏北又来了,所以特意比平时加了几道菜。

柳寒烟冲了个澡,扎了两个马尾辫,换一套浅绿色的连衣裙,显得更加青春洋溢。

“不许上桌吃饭。”柳寒烟故意刁难他,似乎在挑战他的极限,等他忍不了的时候,就会主动滚蛋,“难道老板开员工工资,连晚餐也要负责吗?”

苏北啧啧称奇,你有种,咱们来日方长。

“不许上楼!记住,二楼整个都是我的,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需上楼,也不许碰我碰过的餐具,包括筷子和茶杯。”

苏北怒极反笑,以一个最舒适的姿势,倒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不由得调侃起来:“董事长,怪不得公司的员工都说您胖,食量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呵呵,你不用激将法,不管我吃不吃,也不会让你吃。”

钟婶夹在两人中间,里外都为难,说实话,苏北放荡不羁洒脱的行为方式,她也有些怀疑大小姐的眼光。事实上,很久以前,柳寒雪就曾和钟婶提到过,要给妹妹介绍一个当兵的男朋友,苏北的到来,钟婶当然能猜到大小姐的本意。

这顿饭,柳寒烟发狠了,尽量每道菜都吃,把一桌子接风酒席席卷一番,撑的肚子发涨,又不肯服输。

苏北放下一本杂志,问:“吃完了没有?”

“你管呢。”

“吃完的话,把公司资料,包括一年内与柳氏集团有来往,或者有意进行商业往来的人和单位,备份一份给我看。”

柳寒烟脸色骤然冷了下来:“极品男,别给你点脸。我姐叫你来保护我,不是监视我,你有什么权利查看我们集团内部的资料信息?”

苏北吊儿郎当的瞅了她一眼:“先把嘴角的饭粒擦擦,然后去拿资料。否则,今晚我会睡你的床。”

“你你你!钟婶,报警!”

钟婶没动静,假装拿着吸尘器扫地。

柳寒烟轻微的颤抖起来,雪白的俏脸气得发红,三十四D胸口上下起伏,过了好久都不能平复下来。

“好啊,我给你看,就怕你看不懂呢。”

苏北可没闲心跟小姨子玩游戏,从寒雪姐调查开始,加上路上耽误的时间,已经有一个多星期了,如果有人要加害柳寒烟,也许危险已经潜伏在附近。

书房里传出吱吱吱的打印机声音,柳寒烟气鼓鼓的从集团数据库中,调取商业合作伙伴的记录,出于董事长的职业病,居然还下意识的做出了整理。

“给,看看,看死你。”

苏北接过资料,其实也不难,重点筛选出与柳氏集团,有利益纠葛的重点公司和人。

在二楼的楼梯上,柳寒烟用plus拍下苏北一张照片,发给聊天中的闺蜜。对方居然回复一个:好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