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死党来了/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谁中毒了?”楼下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安琪儿,快上来救我!”柳寒烟一声尖叫。

一阵局促的高跟鞋声音过后,伴着一股成熟的香气,一个高挑火辣的美女映入眼帘,正是和柳寒烟打电话的安琪儿。

安琪儿一身夜店装,墨绿色齐屁短裙,夸张的爱马仕腰带,一层抹胸似的吊带装。相隔几米,苏北就闻到了一股高档香水的味道,和小姨子不同,这个女人充满了野性和性感,走在街上不知道能迷惑住多少男人的有色眼光。

“哟,你就是传说中的兵哥哥吗,你好,安琪儿。”

“你好,我叫苏北。”

苏北跟她握了一下手,谁知,安琪儿在他的手心里,用中指弹了一个鼓点。

柳寒烟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叉着腰说:“安琪儿,你当我是瞎的吗?进来一分钟了,你倒是跟我说句话,搭理他干嘛?”

“这叫礼多人不怪。”

“别废话,我找你来,不是跟他谈情说爱勾勾搭搭的,想办法把这个极品弄走,周末请你出去玩。”

安琪儿咯咯笑道:“兵哥哥,你听见没,人家不欢迎你,不如你跟我混吧。”

“不好意思,我对你没兴趣。”

苏北只会纵容一个柳寒烟,哪会允许其他人对他颐指气使,真以为自己是吃软饭的吗。

安琪儿怔了怔,心说开个玩笑,你也太不给面子了吧。

“活该!安琪儿,你现在知道这家伙有多极品了吧?”柳寒烟在一旁帮腔。

苏北把卧室的帘子拉上,自顾自的下楼去休息。

“我去,这么冷酷。”

“无奈死了,给个鸡毛当令箭,还真把自己当成贴身保镖了。安琪儿,既然你这么欣赏他,那今晚不许走了,陪我睡。”

“是吗,让我先揉揉你的胸,两天不见,好像又大了一圈儿,不会是让兵哥哥摸的吧。”

“滚……”

楼下,苏北喝光了两瓶茅台,有些微醉躺在客厅沙发上。城市里没有硝烟和战火,睡觉时不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他依然不敢逼上双眼睡觉。

苏北的思绪再次飘忽到那片热带丛林,最爱的人死在面前,歇斯里地的痛苦,把他折磨的痛不欲生。睡梦中,他能清晰的感觉到一层黄土埋没了脑袋,拼了命的想要扒开黄土,冲出来喘口气。

呲啦!

几颗纽扣掉在苏北的脸上。

苏北忽的坐了起来,和眼前的女人面面相觑,两人都愣了。

这会还没亮天,安琪儿有些择床,下楼去拿饮料时,发现熟睡中的苏北眉头拧成一朵花似的,双手拼命的挣扎着。

安琪儿看他梦靥,就想叫醒他,谁知刚走过来,她上半身唯一的一件遮羞布,就被苏北撕裂。白白的高高大大的两座,双双被苏北抓住。

“你干什么?”

“呃,抱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那您现在能松开吗?”

“哦,对不起,做了个噩梦。”

安琪儿狐疑的看着他:“你确定是噩梦,而不是春天的梦?”

安琪儿也以为这是个流氓,不过看到苏北躲躲闪闪含羞带臊的目光,就知道了这位兵哥哥是实打实的菜鸟。

苏北坐起来,喝了一杯凉白开,揉了揉太阳穴,发现自己居然睡了三个小时,这在秃鹰时简直是不可想象的。

安琪儿表面上很开放狂野,实际心思很缜密,看到茶几上分门别类的文件资料,就明白苏北看了一个晚上。

这真是普通保镖?就算自己家的公司,也不至于这么拼命吧。

“你是雪姐姐的战友?”

“是吧……”苏北模棱两可的说。

“你别生寒烟的气,死丫头就那个臭脾气,我们从小长大,性格都是从娘胎里带来的。”

苏北很欣慰安琪儿能够替别人考虑,笑道:“放心吧,不管她怎么欺负我,也不过是小女生的脾气,怎么会放在心上。”

“光喝酒没吃菜,兵哥哥有心事吧?”安琪儿看了眼茶几上的茅台。

“还好,只是担心公司和董事长。”

两人坐得很近,苏北下意识的向另一边挪了半个屁股。毕竟面对安琪儿这种火辣身材的女人,万一有个擦枪走火,恐怕更不讨小姨子喜欢了。

都是成年人,安琪儿是同样的心态,她是省委大院的一姐,见过大世面,但是刚才梦靥中的苏北,给她一种很让人心疼的错觉。她见过父亲许多警卫,都是身经百战,但和苏北比起来,还是很不一样。

他身上那股沧桑和霸气,如果不是经历过常人无法忍耐的痛苦悲伤,又怎么会练就而成。

“兵哥哥,你光看这些资料是没什么用的,想了解你们那位董事长,可以问我哦。”

“这……”

苏北没想到安琪儿这么信任自己,要知道他的到来,连柳寒烟都抱有敌意。

安琪儿看出他的犹豫,大咧咧的笑了:“其实也不是什么公司机密,不然我也不会和你说。我不知道雪姐为什么让你来,但肯定有她的道理。”

“嗯。”苏北确信这是个精明的女人。

“柳氏集团呢,现在就靠楼上那位撑着,说实话现在确实是内忧外患。”

苏北眉头一皱:“这么复杂?”

“柳氏集团董事会派系林立,不过总的来说,就是两派。柳寒烟持股百分之五十五,柳氏集团的另一半是外姓人,带头人就是洪威。”

苏北暗暗记下来洪威这个名字。

“洪威可是个不好对付的人,老奸巨猾,跟柳老董事长生前一起创业,公司上下的主管部门,他都拉拢。而柳寒烟这边,只能不断的启用新人,属于得力干将肯吃苦干活的类型。”

说到这儿,安琪儿叹了口气:“所以看似繁华的柳氏集团,内部也很不省心啊。中层干部之间互相斗心机,铲除异己,相互使绊子;而董事会高层阵营就更加明显了,别看柳寒烟是董事长,很多地方都是个空架子而已。”

苏北有些理解柳寒烟脾气暴躁的原因,一个小姑娘,拿捏一个集团实属不易。

“外患呢?”

安琪儿耐人寻味的一笑:“外患你已经得罪了,想想吧兵哥哥。”

“你是说……昨天送花的唐浩?”

“听说,柳老爷子活着的时候,就和唐家有过口头约定,两家结为亲家。雪姐姐在部队很少回家,唐浩和寒烟又是同学关系,唐家一直准备订婚呢,就算是寒烟也不敢公然得罪人家。”

苏北拧着眉头,如果自己不来江海市,难不成柳寒烟还会被逼婚不成。唐家和洪威,到底是谁想杀掉柳寒烟呢,苏北庆幸今天抓了安琪儿的胸,不然也不会知道这些信息。

“好啦,天快亮了,我上楼补个觉,你慢慢琢磨吧。”

安琪儿忘记这件睡袍已经撕碎,刚站起来,裙摆夹在沙发缝隙中,又是呲啦一声。

“哎呦……”

“小心!”

就在安琪儿的脑袋即将磕在玻璃茶几上时,苏北飞快的拉住她,而那件凌乱的睡袍已经飘落在地。

几秒钟的沉默后,安琪儿才意识到自己的囧境,身上没有一寸布料,被苏北压在沙发上,两个人的脸之间距离不超过一公分,彼此温热的呼吸都能感觉得到。

安琪儿呼吸有些不通畅,脸色酡红的看着他,像一颗等待采撷的水蜜桃,强烈的雄性气息刺激着她的感官。

几乎是一念之差,一个酸酸的声音从楼梯上传来。

“精彩,精彩啊!”柳寒烟穿着那件淡绿色的连衣裙,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看着沙发上的二位,一边鼓掌一边说。

“呃,误会,误会……”

苏北连忙站起来,把头转向窗外。

“不用解释,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好在被压的女人是安琪儿,虽然尴尬但不至于无地自容,拾起睡裙布片裹上关键部位,款款的朝楼上走去。

“白痴女人,你瞎想什么呢,我只是和兵哥哥探讨一下人生和理想。”

“哟哟,琪姐姐,那您可够大方的,是不是进行了深刻的探讨,说来听听嘛。”

“想听吗,上床我跟你说一天,感觉好爽的。”安琪儿故意气她。

柳寒烟也只是开玩笑,她不相信安琪儿这么随便,毕竟追她的男人比自己还多,而且都是成功人士。不过,那个极品哥就不一样了,恐怕他才是披着羊皮的狼。

“极品哥,别害羞了,去厨房给你媳妇做早餐啊。”

“媳妇?”苏北被他说懵了,片刻后才反应过来。

柳寒烟咯咯的笑:“官二代不拘泥世俗偏见,毅然决然的爱上姐妹的保镖,哇塞塞,好浪漫啊,我呸,要死了发春了,去外面开房就不行吗!”

柳寒烟虽然很不待见苏北,但是这事发生在自己家里,心里总觉得不爽,既感觉自己的姐妹被勾引了,又觉得自己的保镖,被姐妹调戏了。

苏北叹了口气,去厨房做饭,看来不仅是今天,以后也要注重柳寒烟的饮食,那个钟婶显然他已经信不过了。

蹬蹬蹬,柳寒烟冲下楼梯。

“洗手,用洗手液多洗几遍,刚才干嘛了自己不知道吗,省的我恶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