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拥挤的电梯/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罗总监没想到董事长还有这一手,雇来一个亡命之徒,和他们实权派耍无赖。如果这时候,队伍站错,恐怕饭碗不保。

高管会议开了半个上午,苏北躺在健身房里,看似慵懒,却在计算附近高楼大厦中,能够通过远程狙击,威胁到柳寒烟的几个方位。

又等了一会儿,苏北有些不耐烦,径直走出健身房。

正在开会的高管们,看到这个无赖,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柳寒烟也是如此,王八蛋又想搞什么飞机。

柳寒烟努努嘴,低声对周曼说:“周秘书,跟苏北出去,别让他惹祸……”

苏北走出楼道,发现电梯门正要闭合,一个箭步窜上去,华丽的转身,闪进电梯,没想到十三人空间的电梯,居然挤了二十个人。

虽然是一个集团的同事,彼此都不太认识,生活在大城市中的压力,让人情变得冷漠。

苏北感觉到寸步难移,往前挤了一点,后面的空间又被占领了,一个软软的物体被自己压在钢板上。怪不得是知名企业,美女同事随处可见啊,苏北压着的女人三十岁不到,年轻丰满,棕色的长发丰腴的身姿,灰色职业装,胸口挂着一个吊牌。

女人显然感觉到有个硬东西顶她,有些嗔怒,但空间有限,只能通过眼前的钢板当镜子,和身后的男人对视。

“你好,我叫苏北。”

“嗯。”

“你也在柳氏集团工作吗,真巧。”

“嗯。”女人一阵无语,这有毛巧的。

“你叫什么名字,在哪个部门?”

“嗯。”女人有些不悦,想要跟他拉开距离,刚移动一下身体,很翘很圆的臀部却和他贴的更紧了。

“你别嗯嗯嗯的,不知道的该误会了。”苏北也很尴尬,身体贴得太紧,又是夏天穿得少,对方的温度和弧度不言而喻。

“嗯……嗯?有病!”

叮咚,电梯到达一楼。挂牌的女白领头也不回的走出大厦。

幸亏电梯不作美,不然憋得苏北快要急火攻心了。

“苏先生,苏先生等等。”

周曼踩着高跟鞋,两步一扭的追上苏北。

“周秘书,有事吗?”

“呃,苏先生,董事长让我跟您做事。”

苏北笑道:“我就说董事长这人刀子嘴豆腐心,都是自己人这么客气干嘛,还给我配个助手,那我们走吧。”

周曼满脸忧愁,哥,自作多情也要有个限度,董事长是怕你添乱好不好。

能为柳氏集团董事长当秘书,周曼当然是个美女,而且学历不低,性格很好。换句话来说,一般承受能力的女孩儿,谁受得了柳寒烟。

周曼对苏北印象本来不差,今天险些被董事长开除,幸亏苏北勇于承担责任,才免于被炒鱿鱼的下场。但正因为如此,周曼隐隐约约的开始怀疑,董事长和苏北的私人关系。

苏北转遍了几个建材市场,买了一批钢化防弹玻璃、摄像头,以及他所挑选的生活物品。

结账时,苏北有些犯难了。

“周秘书,能不能签公司的单子?”

“你,苏先生,这些如果是为公司采购的话,需要报账的,而且归采购部管理,我没这个权限。”

苏北挠挠头:“这些是买给我自己的。”

“这……”周曼快哭了,“这就更不行了。”

“嘿嘿,周秘书您高抬贵手,签了公司的单,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是给我买的。”

“不可以!你这都快犯法了,再说下去,我想不报警都不行。”

苏北尴尬的说:“要不然就从我工资扣?”

“一个月八百,不吃不喝,你需要干几十年才能还清。况且,公司没这个规矩,我也没这个权力。”

“周秘书,要不你给董事长打个电话问问她?”

苏北买的建材,正是为了重新装修柳寒烟家。但是他不想暴露自己和柳寒烟同居的事实。

周曼难为情的抓着手机,忽然瞥见苏北的兜里有个钱包,鼓鼓的,一看就有很多卡。

“苏先生,我知道您是当兵的,你们退伍军人都有转业费吧?”

苏北淡淡的笑了,他有钱,卡上至少有五六千万美金,但这些钱他就是死,也不会动一毛钱。因为这笔钱,是十二个战友的安葬费。在解决柳寒烟的麻烦后,他会找到战友的家属,想方设法分给他们。

周曼是个聪明女人,不再过问,红着脸说:“其实,我工作这几年,也有点存款,可以帮你,但是……”

“你放心,最多一个星期,我肯定还给你。”

周曼看着认真的苏北,一咬牙,把这些年的存款借给了他。

建材公司派了发货的车辆和装卸工,苏北悄悄给他们地址,让工人将材料卸到别墅门口就可以,不然周曼跟着回去,同居的事就穿帮了。

已经到了下午,苏北不打算回公司,和周曼在川菜馆吃了个水煮鱼,送她回公司楼下。

“苏先生,我听保安部说,您和唐浩有过冲突。”

“嗯,不过是揍了他两下。”

“唐浩今天也进入公司上班了,他是副市长的儿子,上班只是为了更多的接触董事长。所以……”

苏北今天早上也看到那辆悍马了,笑道:“周秘书放心,我这八百块钱工资不是白拿的。”

“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说,呃,唐浩和董事长本来就是一对儿,大家都很有眼力见。你,你别给董事长添麻烦了,其实她一个女孩子也很不容易。”

苏北敷衍着点点头,心里很不爽,就凭唐浩那个猪头,还和柳寒烟是一对儿,我怎么没看出来。

周曼马上露出一个轻松的表情:“苏北,我们毕竟是给人家打工,别想的太多……”

柳氏集团,总经理办公室。

集团第二大股东,实权掌握者洪威,在办公室里踱来踱去。

“太不像话了,居然敢打我的人?罗总监,那小子人呢?”

罗总监添油加醋,把自己在董事长办公室的遭遇,和洪威讲了一遍。虽说柳寒烟是董事长,但谁都明白,公司的实权和人脉关系都在洪威手里。

“洪总,他哪里是在打我,分明是让您下不来台。我甚至觉得,这是董事长的意思。”

“柳寒烟?哼,我量她一个小丫头也没这个胆量。”洪威沉思片刻道。

罗总监听出来了,洪威还不想和柳寒烟翻脸,于是说:“洪总,人事部经理老杨跟我吃午饭,您猜猜,谁应聘到我们公司来了?”

“谁?”洪威不喜欢下属卖关子。

“唐浩,唐副市长的大公子啊。”

本来紧皱眉头的洪威,脸上的表情忽然舒展起来,阴阳怪气的笑道:“唐家和柳家的婚约,马上要到了。就算唐浩不待见柳寒烟,也会为了面子把她娶了,嗯,这是一步很能做文章的棋局。”

“洪总,您让我怎么做,就听您一句话。”

“呵呵,不急慢慢玩。这个婚约是老董事长订的,柳寒烟如果嫁到唐家,柳氏集团恐怕要改姓。只不过,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除了唐家外,还有一家了不起的豪门……”

“豪门?莫非还有人对柳寒烟有兴趣?”

洪威讳莫如深的笑了,拿起雪茄剪把玩:“先不管这些,想办法让那个小保镖得罪了唐浩,这样不用我们出马,他也会死的很惨。”

“好的。”罗总监低眉顺眼的告辞。

洪威站在窗前,俯视着整座大厦,柳氏集团终于到了最为难的时刻,他等这个时机很久了。柳寒烟正因为意识到这一点,才会请来一个保镖吧。

……

下班后,柳寒烟心情还不错,但是进入别墅后,脸都青了。

“极品!真是极品!姓苏的,你给我滚出来!”

苏北正在装修房子,头上扣着一顶报纸帽,一手拿着螺丝刀,一手拿着摄像头。

“天啊,你在我家干了什么?”

柳寒烟风风火火的,从楼上到楼下检查一遍。

“你真敢在我卧室里装摄像头,死变态!”

苏北倚着楼梯说:“董事长您放心,我一般时候不看。”

“哼。”

“只有你睡觉的时候我才看。”

柳寒烟一个榔头飞了过来。

茶几上,一个安卓手机嗡嗡震动起来。

柳寒烟一眼认出来,这是周曼的手机,怎么会在他这儿,天啊,今天下午,极品哥带着周秘书去干嘛了?

苏北下楼接电话,笑着说:“今天买建材的时候,周秘书结的账,刷卡的时候,把手机忘在我这儿了,不然我哪儿有钱买手机。”

“周秘书结账?谁给她的权力!”柳寒烟咆哮道,周曼,这次不开除你都不行了。

苏北正巧接通电话,连忙捂住话筒,无奈的说:“董事长,这是人家周秘书掏私人腰包,借我的钱,一会儿咱还得还呢。”

“还钱?没门,她喜欢装大方就让她掏好了。”

“嘘,这边听着呢,你不想要脸了。”

苏北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对电话笑眯眯的说:“周秘书,哦,你电话忘在我这儿了,我没事,我能忙什么,躺在床上看电视。”

柳寒烟板着一张脸站在旁边,周曼的声音清晰的传到她的耳朵里。

“苏北,你走了后,我又挨董事长骂了,真不知道她是不是更年期,不开心就拿我出气。”

苏北尴尬的看了眼柳寒烟,对电话说:“咳咳,周秘书,我觉得董事长人不错啊。”

“哼,我诅咒她一辈子嫁不出去!算了不说她了,无聊,你吃饭没有。”

柳寒烟狠狠的拧着苏北的胳膊,目光都快能杀人了,这个畜生,还有自己吃力爬外的秘书,到底说自己多少坏话。

“啊!”苏北一声尖叫。

“咦,苏北你怎么了?身边有人吗?”

苏北笑看着柳寒烟:“没事,被狗咬了一下。”

“你家里还有狗狗吗?”

苏北说:“是啊,不信你听她叫两声。”

说完,苏北不怀好意的把话筒放在柳寒烟嘴边,努努嘴,意思是,你不学狗叫,可就要穿帮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