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周曼的苦衷/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寒烟一脸阴霾,面对手机,涨红了脸。她不学够叫,就会穿帮,万一周曼知道自己和苏北同居,那还不如跳楼自尽呢。

学狗叫?柳寒烟宁愿现在跳楼,尤其是苏北看她的眼神,嘴上称呼自己董事长,分明是在骂自己是母狗。

“咦?苏北,狗狗怎么不叫了啊?”

苏北不再为难柳寒烟,笑道:“虽然不叫唤,但是很厉害。周秘书没听过一句谚语吗,爱叫的狗不咬人。”

“嘻嘻,谁说的,董事长就爱叫,但是咬起人来很厉害。”

“呃,周秘书,你找我有事吗?”苏北连忙岔开话题,估计再说下去,周曼指不定会骂柳寒烟什么话。

“没什么事,有空的话,一起吃晚饭。”

苏北说:“那好,我在公司楼下等你,顺便把钱还给你。”

电话那边,周曼忙说:“苏北,我打电话真不是跟你要钱,只是,我一个人挺无聊的,又没什么朋友……”

“呵呵,没关系,我跟一个哥们儿合住,房子是他的,装修哪能用你的钱。”

寒暄几句后,苏北挂了电话。

沙发上,柳寒烟抱着肩膀簌簌的流下眼泪。

“董事长,您千万别误会,周秘书绝对不是背后说你坏话的人,她今天还求我多照顾你点。呃,谁让你总是批评人家姑娘……”

“放屁!工作做不好,难道我还要表扬她,全是一群白眼狼,喂不饱的白眼狼,开除,开除!”

苏北把面巾纸递给她,温柔的安慰她:“人家可愿意在你手下干了,拿着正常白领的工资,受着非人的待遇。寒烟,周秘书人很不错的,哪个女孩儿受了欺负,没有点怨言呢,开除了她,你就能找到更好的秘书了?”

“你!你你……你和她什么关系,哼。”

说完,柳寒烟脸腾的就红了,恍然大悟一般:“极品哥,你管我叫什么?”

“寒烟……呃,董事长啊。”

两人都尴尬下来。

许久,苏北不得不求饶,“董事长,一共欠了周秘书八万块钱,都用在装修房子上了,您看,总不能让她花钱吧?”

“要钱是吗,没有。”

“算我借你的。顺便多借我几千,请周秘书吃顿饭,咳,发了工资还你。”

柳寒烟冷冷一笑:“姓苏的,你真把自己当块肉了是吗?调戏我闺蜜,妨碍我工作,拆我家房子,串联我秘书,花我的钱,四处签我的单,还让我掏钱,给你们吃饭开房?”

苏北气笑了,坐在地上说:“寒烟,瞧你一套套的,不知道的以为你演小剧场呢。我签单那也是因为你不给我饭吃;我调戏你闺蜜,你搞错方向了吧?至于周秘书的事,还不是为了你的安全,才装修房子吗?”

“你!你再叫我一遍!”

“寒烟!”

“我跟你拼了!”

“呃,董事长饶命,我错了,错了。”

苏北被殴打了整整十分钟,衣衫不整的柳寒烟,从楼上保险柜里拿出九万块钱,摔在他身上。

“董事长,要不您一起去吃点?”

“滚!今晚别让我再看见你。”

苏北懒洋洋的从地上爬起来,拍拍屁股,他是不会生柳寒烟的气。一个女孩儿打他和挠痒痒没区别,他也明白,柳寒烟压力太大,更多的是带着发泄的情绪。

苏北从车库里开出一辆奔驰S600,透过车窗,看着蜷缩在沙发上的柳寒烟,有些心酸,这份压力一定要替她拿下去,否则她也不会真的幸福。给柳寒烟带来幸福,是苏北在寒雪面前发的誓言,就算死也不会变。

在公司大楼的路口等了一会儿,远远的看到周曼下出租车,随后居然跟下来一个壮汉。周曼似乎很抵触那个男的,但是那个男的又紧跟着她,甚至拽她的包。

苏北甩上车门,走了过去。

“周曼,你别走啊。”

“张宏伟,你还跟着我做什么?”周曼愤怒的说。

“没钱了,借点钱花。”张宏伟眼睛盯着周曼的臀部,“要么再给我一万,要么跟我结婚,你自己选好啦。”

“张宏伟你怎么这么无耻,我已经给你多少钱了,你自己算算,和订婚的彩礼比起来,有四五倍了吧?”

“话不是那么讲的,十年前的钱,和现在的钱能一样吗?哟哟,混的挺滋润啊,是不是在江海傍到大款了?”

“是。”一个声音说。

苏北迎面走来,一手把周曼拉在身后,抓着张宏伟的那只胳膊,笑着说:“想要钱是吗?”

“你是谁?”张宏伟警惕的看着他。

“苏北,周秘书的上司,你明白了吧?”

张宏伟眼睛一亮,说:“那就好,我不管你们是什么关系,今天不给钱,我闹到你们公司去,大家都别想好过。”

“是吗?”

“哼,你别看现在周曼这个贱人混得不错,她家以前就是小县城的,连上学的钱都没有,还是我们家资助的呢。她爹妈当年还不起钱,两家人就说,就当以后我们结婚的彩礼钱了,现在她牛了是吧,想在城里站脚,老子怎么办?”

周曼涨红了脸,气得嘴唇直哆嗦,“张宏伟,你把话说清楚,什么彩礼?还不是你爸喝多了到处跟邻居乱讲,大家才误以为真的。再说,我工作后,已经将欠你们家的钱都还清了,而且多给了两三倍。”

“那我不管,不给钱我就闹,反正我没工作啥也不怕。”

苏北这才听明白,搂着张宏伟的肩膀走进一个胡同。

“别跟我说话,这一万块钱是可怜你,不是怕你,拿着钱滚出江海。再敢得寸进尺的话,别怪我不客气了。”

张宏伟见了钱,眼睛都冒光了,不过他知道这是因为,苏北和周曼怕他胡闹,看这个小白脸的德行,居然还威胁自己。

“这是啥,钱吧?都给我拿出来,我以后不会再找他麻烦。否则……”

苏北在他肩膀上微微用力:“否则怎样?”

“妈的,这是你自己找不自在!”

张宏伟本就是个无赖,没有工作整天游手好闲,谎称在城里打工,从没工作过一天,挥霍光了钱,就找周曼要。

张宏伟从袖筒里滑出一把匕首来,奔着苏北的小肚子扎了下去。人被钱逼疯了,不仅不要脸,还不要命,他看到苏北的兜子里有好几万块钱,就想捅了这小子远走高飞。

噗!张宏伟的脸上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随即这个笑容僵硬在脸上。

匕首被苏北攥在手里,冷森森的看着自己,跟X光透视似的眼神。

“别再让我看见你,明白吗?”

苏北手上用力,匕首变成了V字形,咔嚓!钢制匕首断成两截,掉在地上。

张宏伟喉结动了一下,跟撞鬼了似的看着他。

“大哥我错了,我……”

“滚!”

张宏伟捡起地上的一万块钱,疯了似的跑出胡同,一边跑一边回头,这是什么人,居然能把刀攥断了,真要是惹毛了,自己在城里谁都不认识,还不被打死。

胡同口,周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看到张宏伟跟头流行逃跑后,已经猜到了。最近两个月来,张宏伟总是打电话骚扰她,也不知道他从哪得到自己的住址,今晚居然在小区门口等着。

“苏北,你没事吧,他怎么跑了?”

“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苏北像朋友似的拍拍她肩膀,笑着说:“这家伙以后应该不会再来找你麻烦了,万一还来,你就告诉我。”

“我……”

“没关系,你一个女人出门在外,遇到事别害怕,花钱消灾什么时候是个头。对付无赖,有无赖的办法。不说他了,我们吃饭去吧。”

周曼心底涌起一股异样的感觉,她不知道苏北用了什么极端的方法,但毕竟是帮了自己。一个女人身在全国最发达的城市,那种茫然和无助,隐约让她找到了可以依靠的人。

两人进了一家餐厅,周曼今晚是特意打扮了一番,脱掉职业装,换上意见白色立体花纹的裙子,修长的白腿露在外面,画了淡妆,给人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当然,她的全套装扮,可能没有柳寒烟一双袜子贵,但是温婉素朴富有简约的美感。

“苏北,你吃什么?”周曼注意到他盯着自己看,有些不好意思。

“哦,我随便。对了,这是八万块钱你点点。”

周曼只是瞥了一眼,将钱装进棕色包包里,“要喝一点酒吗。”

“要一提啤的吧。”苏北没告诉她,自己是开车来的,不然没法解释。

苏北难得轻松一次,毕竟和柳寒烟一起生活,太具有挑战性,反而周曼这种普通漂亮的女人,更容易让人感觉到生活中的平凡。

刚喝了两瓶,周曼的脸上便浮现出两朵红云,她喜欢和苏北在一起的宁静,就连刚才的误会,他都没有刨根问底。

周曼也在胡思乱想,约自己吃完饭,他还会干什么,看电影?似乎太快了……

嗡嗡嗡,手机震动的声音,打破了周曼的胡思乱想。

一看手机屏幕,周曼吓了一跳,给苏北做出噤声的手势:“董事长!”

苏北心里也咯噔一下,柳寒烟这妮子又要玩什么幺蛾子,她明知道自己在和周曼吃饭,却在这时候打电话过来,分明是挑衅。

“董事长,您有事吗?”

“周秘书,你知不知道那家伙住在哪里?”

“您指的是谁?”

“还能是谁,苏北,那个禽兽王八蛋畜生牲口极品男。”电话那边,柳寒烟故意大声的加了一串形容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