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潜伏的危机/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寒烟的郁闷周曼不懂,一个秘书一个保镖,串通一气,说着自己坏话,还要我这个董事长买单,所以才打了这个电话,电话中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董事长,我和苏先生真的不熟。”

“是吗?以后工作中小心点,不要背后说人坏话,尤其是领导的坏话,明白吗?”柳寒烟冷冷的说。

周曼感觉莫名其妙,我说谁坏话了,就刚刚说了你两句,还是跟苏北说的。

“嗯,我明白了董事长。”

“呵呵,还有,和那个姓苏的保持距离,我发现他人品实在不怎么样,你要知道,公司内部,是不允许存在恋爱关系的。”

“呃,董事长您想多了,我哪有。今天就是早餐的事情,才和他说了几句话而已。”

听到柳寒烟电话里的诋毁,苏北的脑门冒出几条黑线来,心说,小姨子啊,你还不如等我回去再骂呢,周秘书这边得怎么想你。

果然,挂了电话后,周曼撅起了小嘴。

“苏北,你说董事长是不是有病?一天到晚,不是对你发神经,就是跟我发神经。”

“唉!忍着吧。今天公司的事,都是我拖累了你,我心里也很内疚,来,我敬你一杯。”

周曼薄薄的唇一撅,故作生气的说:“该感谢的应该是我,要不是你顶撞董事长,把责任承担下来,我已经失业了。嘿嘿,董事长刚才还打听你呢。”

苏北心里苦笑,你这不是诚心和董事长撒谎吗?咱俩这点事,柳寒烟是一清二楚。更不幸的是,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站在董事长这边。

一打啤酒喝完,已经八点多了。苏北担心柳寒烟的安全,结账后,在门口等她。

周曼从洗手间出来,晚风一吹,感觉这座城市暖心多了。

“走吧。”

周曼毫无征兆的牵住他的手。

苏北仿佛被电击中似的,美妙的感觉绵延不绝,甚至有种扑倒周秘书的冲动。

“走啊,绿灯了。”

“喔。”

苏北大脑短暂短路后,连忙跟上她的脚步,周曼窈窕的背影,总给他一种想要搂在怀里的冲动,可手伸到一半还没碰到她,又缩了回来。

太荒唐了,苏北赶紧摇摇头,我的任务是爱上董事长,怎么能先爱上周秘书。况且两人认识时间不久,关系再好,也没到肢体接触那一步。

相比起战场上杀伐从戎的苏北,周曼的情商自然要高一些,苏北的小动作她看在眼里,隐隐有些期待,又不知所措。当苏北收回手臂的时候,她松了口气,也有种酸酸的感觉。

“苏北,你,你要是晚上没活动的话,跟我看场电影吧,整天压抑在董事长的盘剥下,再不放松一下就快爆炸啦。”

“这个……改天吧,哈哈,哥们儿等我回去打牌。”

“这样啊,好吧,你等我一下,我去把钱存到卡里。”

周曼有些落寞的进了一家自助银行。

苏北心急如焚,红颜祸水,不保持清醒,容易耽误大事。有人要杀柳寒烟,当然不会选择白天,他不能出一点错。

“周秘书,我先走了,急事!”苏北朝着营业厅招手。

“哎,你等等!”

周曼跺了一脚高跟鞋,咔嚓一下,崴脚了,眼泪当场就疼的流了下来,委屈的坐在台阶上,这个苏北也太太太气人了,送一个女孩儿回家会死啊,活该你孤独一生。

苏北一路狂飙,心里越来越不安,把奔驰停在别墅外,跳下车,条件反射的警惕起别墅周围的环境。

别墅静悄悄的,没有开灯。

苏北大踏步的走进别墅,推开门。

以苏北黄阶中期的修为,不回头就能知道,大门右后方,一根圆形钢管,从空气摩擦声音判断:铝制棍状,长度一米左右,直径五公分,重量一千克,速度五十米每秒,距离一米五。

砰!

苏北回身就是一拳,击中即将砸在头上的钢管,钢管以极其夸张的弧度折弯,当啷!掉在地上。

打飞凶器后,苏北抓着凶手的胳膊,凌空一个过肩摔。

“哇啊啊啊……”

苏北一愣,从声音上判断出是谁了,拽着那条胳膊,在空中卸下力道,揽入怀中,随即放在沙发上。

“寒烟,你没事吧?”

苏北打开别墅的灯,再看柳寒烟,又想笑,又心疼。本以为是柳寒烟恶作剧,想要打自己,不过看她的神情,根本不是这么简单。

柳寒烟穿了一身棒球服,头上带着一个打橄榄球的头盔,刚才打飞的凶器是根棒球棍。此时,正瑟瑟发抖的看着他。

“别害怕,我回来了,不会让人伤害你的,慢慢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柳寒烟歪着脑袋,恶毒的瞪着他,精致的脸颊滑过两滴晶莹的泪珠:“有几个男的,一直在别墅外面转悠,总是往里面看。”

“人呢?”

“我怎么知道!”柳寒烟吼道,“我报警了,警察来了也没用,他们只是在公园草地野餐,谁会管啊。”

柳寒烟接着说:“反正我就是觉得他们不怀好意,警察走后,还来敲大门,我没去开。”

苏北压抑着怒火,笑着安慰她:“或许人家只是借瓶酱油,呃,你怎么不打电话告诉我?”

“前提是你有电话吗?难道要让我给周秘书打过去,腆着脸跟人家说,让苏北接电话,你们不要脸,我还要呢。”

苏北挠挠头:“明天我就去买,保证随传随到。董事长大人,您还没吃饭吧,你洗个澡,我给你做火锅。”

“要麻辣的,吓死我了。”

“您就晴好吧……”

苏北脱了外套,去厨房,刚推开门,门框上一台微波炉就扣在脑袋上,连他都没注意到。

“我去!”苏北摸了一下脑门,幸亏身体结实,要是砸到那位还不晕了。

沙发上柳寒烟噗嗤笑了,伴着一张脸说:“我设计的机关!专门对付流氓和强盗,看来你人品还不错。”

“董事长,还有多少机关,您能一次性说清楚吗?”苏北被她的可爱逗笑了,居然想靠这点小孩子把戏,对付歹徒?

“哼,来日方长,我治不了歹徒,也能办了你,走着瞧。”

柳寒烟抱着沙发靠枕,光着脚丫看电视,很快厨房里飘出火锅底料的味道,口水都快流下来了,算他有良心,知道钟婶不在家,自己饿着呢。

“极品哥,你说那些混混是谁指派的呢?”

“这个问题是我考虑的,你只需要正常工作开心生活就可以了。”

“吹大牛谁不会!”

苏北把热气腾腾的涮锅端上来,切得很薄的羊肉卷,几样青菜,粉丝以及鱼丸。他不知道柳寒烟的口味如何,这些菜都是柳寒雪生前爱吃的,妹妹应该也差不多。

“那个,明天我不上班,你跟我去商场吧。”

“呵呵,莫非董事长懂得生活了?”

柳寒烟脸色骤然冷淡下来:“我警告你极品哥,你别多想,我只是不想让你丢柳氏集团的脸,穿得跟个民工似的,还非要坐我的办公室,丢不起这人。”

柳寒烟从来都不知道,家里有个男人是这么安心的一件事,虽说这个人也不怎么讨人喜欢,聊胜于无吧。

今晚算不上是有惊无险,但是让柳寒烟确信了一点,真的有人要害她,或许不是自己机警,已经出事了。

吃完饭上楼睡觉时,柳寒烟破例没有阻止苏北对她房间的睡前检查,看着他认真工作的样子,头一次发现,这个兵哥哥还是很专业的。

柳寒烟倒了杯睡前牛奶,放在床头,假装整理自己的衣衫,当苏北要走的时候,才鼓起了勇气。

“害怕。”几个社会混混,对于苏北来说连苍蝇都不算,但对柳寒烟来讲,心里负面影响很大。

“呃,我就睡在你门口,有一点动静我就毫不犹豫的冲进来怎么样?”

“不许偷窥!”柳寒烟叉着腰说。

苏北笑道:“董事长放心,我要想偷窥你,能在你不会发觉的情况下,看你做任何事……呃,我错了,你锁上门不就放心了吗。”

“我锁上门?万一有危险,我叫你,你进不来怎么办?”

“放心,这种门锁不锁对我来说没区别。”苏北下楼去抱被子。

半晌,柳寒烟才反应过来,既然都没区别,那还锁个屁啊。

整个夜晚,门外走廊的苏北,都在凝视着窗外,以他的感知力,当然不是在警惕危险,而是在思考这些人是谁派来的。

如果有人要杀柳寒烟,肯定不会露出这种马脚,甚至雇佣国际杀手都有可能。可见,这几个混混的老板,没想对柳寒烟不利,或者说是在踩点。

将近凌晨的时候,苏北才勉强进入梦乡。

清晨,柳寒烟醒来,伸了个懒腰,拉开窗帘,一缕阳光照在脸上,揉揉睡眼惺忪的美眸,向往常一样,做两个伸腿运动,开门,迈步。

柳寒烟似乎忘记了苏北睡在门口,小腿迈过苏北的脑袋。

轻微的声音,苏北就醒了,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鼻血差点喷出来,在他头上是一朵洁白的蕾丝蝴蝶,两条柔顺青葱般的小腿,夹带着一股少女般的清香。

“啊!”

“流氓!”

“董事长……别!”

柳寒烟吓了一跳,想要退回房间,却被他的行李绊了一下,一屁股坐在苏北的脸上。柳寒烟的一张脸瞬间变成红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