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对付情敌的策略/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伸手和那位王总握手:“王总。”

王总精通商场之道,既然是柳寒烟提名道姓介绍的人,虽然职位不高,必定是和她有重要关系的人,拿出一张精致的铂金名片,递给苏北,单单是把这张名片融化成金条,恐怕就能卖两万。

“王总,您四处转转,我就不单独陪您聊了。”

“好好……”王总微笑道。

王总走后,柳寒烟淡淡的对苏北说:“极品哥,您不是出色的保镖吗,那好,我告诉你,刚才那个王总对我有意思,看出来了吧,他还是个单身,约我吃饭好几次了。”

“呃,董事长你不会就是让我来给您记录情敌……不不,是苍蝇的数量吧。”

当苏北说到情敌两字时,柳寒烟都快抽了,你还真自信,谁是你情敌,换句话来说,我跟你有个毛关系。

沿着宴会厅像逛街一样,走了大半圈,苏北旧手机到一摞名片,他甚至觉得,柳寒烟是故意的,自己曾经问她要过人事资料,但也不能这样给,难道只是想增加我的工作难度。

“寒烟。”

已经正式入驻柳氏集团销售部门的唐浩迎面走来,他的目光在苏北身上,充满敌意的打量了一遍,淡哼了一声。“你好,保镖先生。”

唐浩知道,苏北绝对不是柳寒烟的男朋友,那天吃了亏,他忽然有些犯嘀咕,就托关系进入了柳氏集团。他和其他高管不一样,不是来上班工作的,只是为了得到柳寒烟的心。

为了能踩死苏北这个臭虫,唐浩这些天很忙,和全公司的每个部门的主管都吃过饭,侧面了解了许多关于柳寒烟,以及苏北的情况。

怎么把苏北从柳寒烟身边赶走,成了唐浩的重中之重,问题难就难在,柳寒烟站在苏北那边,让他没有办法通过暴力来解决问题。所以,他只是和苏北打了个阳奉阴违的招呼而已。

而柳寒烟觉得苏北这个挡箭牌相当不错,小白脸长得帅又是生人,她正好能给潜在追求她的人一个警告,让大家把矛头对准苏北,而不是追求自己上面。

当所有人猜测,柳寒烟今晚第一支舞蹈是和哪位幸运儿跳时,柳寒烟却默默的拉着苏北来到宴会厅中央。

居然是保镖?唐浩紧紧的捏着手里的酒杯,唐家和柳家的婚约,老一辈人都知道,而在场的人想必也有所耳闻,虽然是口头协议,但是唐家早已把柳寒烟作为准儿媳妇。

可是唐浩未来的老婆,跳第一支舞,居然不是邀请他,而是她的保镖,他的脸色顿时古怪起来,甚至感觉所有人都用余光鄙视着他,这是作为男人莫大的耻辱。

苏北不会跳舞,甚至舞厅都没有去过,僵硬的挽着柳寒烟的腰,抓着她的手,跟着音乐的节奏缓缓的转圈。

柳寒烟的心思别人不动,她的亲身秘书周曼心知肚明,董事长是在用这种方式,把追求者的目光都转嫁到苏北身上,真是太狠毒了。这些大老板表面上和颜悦色,谁的笑容背后没有几把刀子呢,你董事长都不敢得罪的人,居然让苏北去得罪,卑鄙!

难得周曼替苏北操心,可他这个当事人是完全无所谓,他现在也明白这妮子的意思,不过心满意足,甚至正中下怀。苏北的任务就是给她幸福,吸引一些危险的目光,又能如何。

淡淡的幽香传到苏北的鼻孔里,情不自禁的有些心跳,这个环境非常不错,清扬的音乐,谈笑风生的气氛,昏暗的灯光让他的手一点点向下。

柳寒烟眉头一皱,使劲儿的在他耳朵上拧了一下。幸亏是微光,不然让人看见,董事长捏保镖的耳朵,她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呵呵,舞蹈跳得还不错啊,还学会谦虚了,今天下午死哪里去了,没有上班,扣你当月全勤!”

“呃,全勤是多少?”

“六百!”

苏北心里一算,八百一月的工资,请假一个下午扣六百,看来干一个月的活,还要赔不少钱。

两人轻轻的耳语交谈,舞步居然变得和谐起来,好像天生一对儿似的,柳寒烟突然有种感觉,自己不会是在玩火吧,第一次感觉到男人的气息能让她心跳。

一曲音乐结束后,柳寒烟逃也似的松开他,马上恢复冷艳总裁的面容,不让任何人看见。可是不远处,唐浩的脸色跟吃了苍蝇似的,他不同于柳寒烟,和无数个异**往过的经验告诉他,在刚才黑灯的时候,两人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唐浩走了过去:“寒烟,我有些事想和你单独谈谈。”

“有什么事不能在这儿谈吗?”柳寒烟当然清楚唐浩的想法,对于这个同学,她没有一点好感,甚至从上中学时,就对唐浩充满了敌意。

在柳寒烟很小的时候,就听被人传闻,什么柳家的女儿会嫁给唐浩,班级里以讹传讹,唐浩更用这种方式拿出来炫耀。况且唐浩这个人,柳寒烟也是很鄙夷,除了有一个当市长的父亲外,是一个名副其实的二世祖,除了沾花惹草的能耐外,就只有一颗害人的心机。

不过,柳寒烟也应该庆幸,唐浩幸亏不是那种学习成绩优异,各方面都很有见地的公子哥,对付这种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少爷,要比应对那些心机很深两面三刀的人强得多。

“呵呵,那我们一会儿吃去吃饭吧,我顶了一家很不错的餐厅,对了,这家西餐厅是需要提前一个月预约的。”

唐浩对柳寒烟的态度,早就习以为常,他说这话时,目光鄙夷的看了眼苏北,炫富的含义不言而喻。

周曼见苏北夹在唐浩和董事长之间,心里越发的担心了,她怕董事长会拿苏北做挡箭牌使用,也假装拿着董事长的包走过来,不停地给苏北使眼色,示意他躲远一点。

柳寒烟淡淡的说:“我明天还要早起,就不奉陪了。对了,唐浩,既然你在我们公司上班,我希望你把更多的经历放在工作当中,而不是四处结党营私。”

柳寒烟的厌恶是有原因的,如果自己嫁给唐浩,她父亲半辈子的基业,岂不是要改姓唐了,那样的话,她宁愿单身一辈子,也不想嫁人。

而唐浩的突然到来,让柳寒烟的这种预感更加深刻了,她不是没有耳目,调查到唐浩这两天总是在请公司高管吃饭,拉拢关系,这不是正说明他在为以后婚后独揽公司大权做铺垫吗,想的美!

“周秘书,柳董事长明天上午有安排吗?”

周曼淡淡的回答:“有,明天还要开几个会议,还有一款新产品上架和代言的合约。”

一个公司,天天有事当然正常。但是董事长不可能势必亲为,唐浩心里明镜似的,这是周秘书跟着柳寒烟的话来说的,故意在搪塞自己。

小妮子!等我搞定柳寒烟之后,你就是我们家的秘书,我搞不死你,先让你嚣张几天,还有那个什么烂保镖,都等着秋后算账吧。

柳寒烟踩着水晶高跟鞋来到钢琴旁,坐下来,捶了捶小臂,显然是对唐浩有些不耐烦了。

“寒烟,这家餐厅订一个位置真的相当不容易,你就给我这次机会吧。”

“唐浩,我说过几遍了,我真的希望你做好本职工作再说这些事情。”

唐浩笑嘻嘻的说:“嘿嘿,寒烟,你应该去销售部打听打听,我来了才两天,在销售部的业绩是全公司最强的,一天卖出一个销售小组一个季度的产品,难道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继续努力,不要为一些小业绩就沾沾自喜。”柳寒烟淡哼了一声,我当然知道你工作能力强,但是这些产品不是你卖出去的,而是你父亲唐副市长找关系,称得上是面子购买吧。

唐浩感觉自己的能力被肯定,心花怒放,继续展开攻势:“正因为如此,我有很多关于工作上的问题,想请教你呢。一来你是我的领导,二来咱们是老同学,三来我们……呵呵,所以这顿饭你是真没有理由推脱的哦。”

柳寒烟皱了皱眉头。

一旁,终于听明白怎么回事的苏北本着挡箭牌的作风,走了过来,认真的说:“董事长,我觉得唐浩……销售组长说的有道理,既然是同学还是上下级关系,吃顿饭还怕别人嚼舌头不成?”

“你……”柳寒烟神色有些慌乱,这个极品有病吧,不给自己做挡箭牌就算了,居然还说风凉话。

唐浩也有些纳闷,这个小保镖跟自己关系一直不好,怎么还帮自己说话了呢,不过还是很开心的说:“就是,你看连你的保镖都看不过去了。”

苏北接着说:“大家都是同事,吃顿饭有什么的。周秘书,还不赶紧收拾一下东西,我们可不能辜负了唐组长的一番好意啊。”

唐浩正要点头,忽然意识到不对,老子是要跟柳寒烟吃烛光晚餐,谁答应带你还有周秘书了。

柳寒烟秒懂苏北的意思,心里说极品哥还挺聪明的,不仅化解了尴尬,而且让唐浩心里很不爽,犹豫着点了点头。

事到如今,唐浩也不好说什么,他本来就是以公司的名义邀请柳寒烟吃饭,把苏北和周秘书摘出去,不仅暴露了自己的本意,还显得很小气。

“呵呵,好啊,不过我提前跟你打个招呼,那家西餐厅是很高档的,希望你不要做出有损柳氏集团名誉的不雅行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