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郁闷的晚餐/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似笑非笑的看着唐浩:“唐组长所说的不雅行为具体指什么,你该不会是不欢迎我吧?”

“呵呵,你答对了,我就是不欢迎你。”

“真抱歉,董事长是我的人……不对,我是董事长的私人秘书,负责她的人身安全,我不出吃饭的话,恐怕董事长也不会去了。您说是这个意思吗,董事长?”

柳寒烟淡笑着点头,相比于苏北,她更讨厌唐浩,和苏北是内部矛盾,与唐浩则是敌对关系,在这个时候当然要站在苏北这边,姑且让极品哥得意一下也罢。

一旁的周曼眼神中掠过一丝怪异的神情,说:“柳董事长,既然苏先生陪您去,我也帮您拿着包吧,顺便还有一些工作上的问题,路上要跟您探讨。”

这倒是出乎柳寒烟的预料,周曼虽然说过她坏话,但是她知道,周秘书本质上人还是不错的,性格温和,甚至有些惧生,没想到她居然主动提出跟自己出去吃饭,这还是破天荒头一次,她又看到苏北的眼神,恍然大悟,定有奸情。

柳寒烟和几位重要贵客打了招呼后,款款走出宴会厅。

苏北开得还是那辆600,这车虽然老,但是开着舒服。按照柳寒烟的口味,这架车肯定不是她喜好的,唯一的答案就是,这辆车是寒雪姐生前开的。

轻轻的抚摸着方向盘,苏北联想到寒雪曾经也摸过,心里有些微酸。

问题来了,既然在楼上柳寒烟已经承认苏北是他的亲信,那么她肯定要坐苏北开得车。而周曼是柳寒烟的秘书,又不认识唐浩,没有理由不坐苏北的车。

这直接导致了唐浩的尴尬,明明是他请客,处心积虑设计的烛光晚餐,他却成了单飞的人。

车上,唐浩拿起电话:“三炮,昨天我让你们监视柳寒烟的别墅,有什么收获,姓苏的那孙子,是不是也住在柳寒烟家里?”

“唐少,我们一直等了几个小时,没看见什么姓苏的回来。很奇怪,柳寒烟家的保姆钟婶也不在家,她似乎很害怕,居然还报警,幸亏我们机灵……”

“废什么话,我知道了。”

两辆车行驶到西城区,在一家招牌很小的西餐厅门口停下。

苏北下车,给两位美女开车门

“董事长,当心您的小蛮腰。”

柳寒烟轻哼了一声,用高跟鞋鞋跟狠狠的在他脚面上踹了一下。

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苏北已经摸清楚柳寒烟的脉,强势得理不饶人,刁蛮霸道,但某种程度上来讲,还是蛮可爱的纯情女孩儿。

“周秘书,您也慢点,当心你的脚。”

周曼的纯白色套装下,是一双灰色超薄丝袜,她工作非常细心,乃至于她知道董事长的身高要比自己矮一些,所以选择高跟鞋方面,她刻意选择低跟的。这是她这么多年来,在职场上打拼历练出来的经验,不能高过领导半头。

“唐组长,您也慢点,当心你的车。”

苏北坏笑看着有些恼羞成怒的唐浩,乃至于他停车时,直接将地盘很低的宝马一二八一个轮子停上台阶,险些就卡住底盘。

在一个正宗东欧金发碧眼服务员的带领下,四个人来到预订座位前,灯光柔美,餐厅虽然不大,但是极其具有中世纪的风格,墙上的油画,可以看出来绝对是真的并非仿品。

苏北象征性的给柳寒烟拉开椅子,柳寒烟坐下,他坐在柳寒烟的外面,和她并排。

“苏北,你坐着边不行吗?!”唐浩低声说。

苏北诧异的看着他:“为什么?”

“我……想跟寒烟坐一起。”

苏北点点头,半晌才说:“我是董事长的保镖,除了我之外,这个位置不允许任何人坐。”

“你……”

唐浩怒火中烧,几乎要爆炸了,什么意思,是不是说以后柳寒烟结婚了,新郎睡地上,你睡洞房?

正当唐浩要坐下来时,周曼忽然说话了:“不好意思唐组长,我想坐在外面。”

“为啥?”唐浩快崩溃了,我管不了他们,连你个秘书也想欺负我?

周曼很巧妙的化解危机,笑道:“原则上,今天应该算私人饭局,我面对董事长,总感觉压力太大,嘿嘿。”

唐浩恼不得怒不得,只好移驾。傻子都看得出来,周曼根本是借口,她想坐在外面,正好和苏北坐对面。

柳寒烟一股无名火儿上来,她前天就开始怀疑这两个人有问题,一个保镖一个秘书,在一间办公室里,没有感情还能憋出感情来呢。她曾不止一次的警告过周秘书,离苏北远一点,况且公司确实有明文规定,不允许同事之间有恋人关系。

周曼也憋着火,但是她不能发火,只能通过这种方式表现出来,她不满意董事长处处为难苏北,甚至害他。周曼也曾不止一次的暗示过苏北,我们都是打工仔,和董事长唐浩他们不是一路人,但是今晚柳寒烟和苏北跳了一支很诡异的交际舞,让她心里有些发酸。

上下级之间的暗斗,可苦了夹在中间的苏北,他的右大腿被桌子下柳寒烟狠狠的掐着,他的左脚脚尖,反复的被周曼踢着暗示着什么。女人之间的直觉是非常准确的,而女人之间的心机斗争,也是互不相让,这和职位高低没有关系。

金发女郎递上菜单。

唐浩连忙拿过来,放到柳寒烟面前:“寒烟,这家餐厅的主厨非常不错,你看看有什么喜欢的。”

上面都是英文,柳寒烟巴拉巴拉点了几样,递还给唐浩。

唐浩故意看了很久,他可不打算让苏北点单,而且那个土包子知道点什么吗,他忽然灵机一动。

“苏先生,你吃点什么?”

“我?我随便就好了。”

“随便也应该有个名字才对。”唐浩笃定苏北叫不出任何一道西餐的菜名来,故意让他出丑。

苏北自然的瞥了眼柳寒烟:“我和董事长一样,周秘书你呢?”

“我也和董事长一样。”周曼虽然这么说,但是这句话翻译过来就是,我和你一样。

唐浩莫名被戳中了笑点,哈哈大笑道:“苏先生,你没开玩笑吧,你和董事长一样?”

“不可以吗?”

“可以,当然可以。”

唐浩把菜单递给金发女郎,后者用夹生的华语说:“唐先生点了东欧风情,另外三位……三份美容套餐对吗?”

苏北这才明白唐浩的笑意,淡淡的说:“对,我就吃美容套餐,没办法,人长得帅。”

唐浩咯吱咯吱的咬着牙,吃死你。

“寒烟,今年十一,我爸想把咱俩的事定下来,现在已经开始筹办了。”

“什么事?”柳寒烟问。

“当然是婚事了。”

说着,唐浩挑衅的看了苏北一眼,淡笑道:“前两天我爸出息一个商场剪彩仪式,已经对外宣布了我们的婚事。”

柳寒烟轻皱着眉头,她不喜欢唐浩,当然也可以拒绝唐浩。但是唐副市长以多年前父亲的口头婚约为由,居然对外公布了这件事。

柳寒烟毕竟是个商人,无法和唐副市长较量,更何况唐副市长的人脉关系,要比自己丰富一百倍,如果把他彻底得罪了的话,柳氏集团必然是困难重重!

可是,这件事根本就没有调解的余地,唐家必然是要面子的,自己不同意婚约,岂不是让唐副市长下不来台,不管自己怎样补偿甚至道歉,都不可能让对方息事宁人。

很快,东欧风情,三份美容套餐上齐。在每一份美容套餐上,都点了两根红色无烟蜡烛,还有一朵经过秘制工艺的玫瑰花。

苏北听到唐浩提起婚约的事情,早就想踹他了,为了不给柳寒烟惹麻烦,只好选择曲线救国。

“董事长,我记得你很喜欢甜食对吗,这朵玫瑰花,就当是我送给你的礼物吧。”

苏北用叉子挑起玫瑰花朵,居然送到了柳寒烟的嘴边。

柳寒烟最恶心吃甜的,但是她能明白苏北的含义,微微张口小嘴,含住花瓣,一朵两朵的吃了起来,两人亲密无间的样子,就像一对热恋中的情侣。

“周秘书,你怎么不吃啊?”

周曼也挑起玫瑰花,送到苏北的盘子里,说:“我不爱吃甜食,你帮我吃了吧。”

“嘿嘿,那就谢谢领导关心了。你的人这么好,长得就像这朵玫瑰花,周秘书送的,我当然是却之不恭了。”

苏北和柳寒烟坐在一起,甜蜜的吃起玫瑰花瓣来。

唐浩的脸色煞白,为什么苏北会知道柳寒烟的生活习性,为什么苏北会亲手喂自己的未婚妻吃东西?

苏北不仅送花,还有更加过分的,区区一个唐浩,他没放在眼里,更别说是提升到情敌的分量上了。

苏北无不嚣张的打了个响指,金发女郎走过来。苏北用一句很地道的乌克兰语跟她要了一样东西,这句外语,即便是柳寒烟也没有听懂,诧异的看着他。

苏北纵然不是名校毕业,但是世界上许多角落都有他的足迹,相比起校园学出来的外语,他偶尔蹦出来的一句鸟语,让金发女郎有种见了家乡人的感觉,很快送来一双筷子。

拿起筷子,在盘子里夹起一小块沙拉放在柳寒烟嘴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