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重要的客人/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先生请留步!”保安挡住苏北的去路。

苏北皱了皱眉头,看着眼前的保安,无奈笑道:“是洪总约我,不相信的话,你可以问他。”

“洪总会约你?据我所知,洪总今天要会见一位重要的客人,说一句不恭的,就算是董事长来了,也要考虑到洪总是否有时间。可见你是在说谎!”

说话的人是姜涛,她一瘸一拐的追上来,走着两步路,脚面承受了莫大的痛楚,她厌恶极了这个给人添麻烦,却满口吹大牛的男人。

“我说姜主管,你啰里吧嗦的没完没了是吗,你不会真以为这哥们儿能挡住我是吧?退一万步来讲,柳氏集团姓柳不姓洪!”苏北有些懊恼,看她疼得脸色发白,才没有说更加难听的话。

就在这时,叮咚一声,电梯里走出两个人来,保安心里咯噔一下,带着求助的目光看向姜涛。

姜涛转头一看,面色也变得古怪起来,低声说:“罗总监来了,你们先出去,让他看到有人在这里吵架,我们都没好果子吃。”

“是吗?”苏北也看到了罗秃子。

不远处,运营部罗总监和两位高层有说有笑走来,同一时间看到了衣衫不整光着脚丫的姜涛。

“小姜,你的脚怎么了?”

“罗总监、刘老板、王处。”姜涛捏了把汗先请示几位领导的安,随后才说:“刚才下楼不小心扭了一下,幸亏这位同事看到,把我扶上来,正好就遇见您了。”

姜涛虽然讨厌苏北,但还是替他进行一番开脱,毕竟对自己是有恩惠的。

罗秃子轻轻一笑,向两位朋友介绍姜涛,“这位就是我常常提起的人事部主管姜涛,哈佛大学的博士生呢,前途不可限量啊。”

其中一人顺势奉承道:“罗总监带出来的兵,当然是能征善战,怪不得柳氏集团蒸蒸日上,多亏了你们这些老骨头啊,哈哈。”

罗秃子心满意足的点点头,笑道:“小姜,洪总来公司没有,刘老板早就约他了,奈何咱们洪总太忙,这不是吗,人家老刘亲自登门拜访来了。”

“洪总六点半就来了,正在里面等您呢。”

姜涛心知肚明,刘老板就是洪总准备接见的贵客了,幸亏阻拦住苏北,否则得闯下多大的祸。

刘老板目光邪恶的在姜涛受伤的小脚上观摩一番,从他嘴唇的形状可以看出来,他正在用舌尖拱着下嘴唇。

“好啦,小姜赶紧回去穿上鞋吧,安排好下午的工作,中午我们和老刘一起出去吃顿便饭。”

“好的。那个……”

“放心,是洪总请客,刘老板可是咱们公司最重要的客人呢。”

刘老板心满意足的点点头,好你个罗秃子,怪不得在洪威手下是红人呢,真能善解人意,居然看出来自己看中了他的手下,中午就给自己安排一个接触到姜涛的机会。

罗秃子和刘老板的互捧,也折射出柳氏集团的诸多问题。姜涛刚进入公司不到半年时间,虽然做到人事部经理这个位置,但是和她的经济学专业才华相差甚远,她一直在努力奋斗中。但是当她想明白罗秃子的意思,不免有些压抑,她才不打算参加这种饭局。

“是你?”

罗秃子正要进入经理办公室时,注意到门口的两个保安,其中一个就是苏北。

“呵呵罗总监别来无恙。”

“总监?你可千万别叫我总监,我担当不起,你是董事长身前的大红人,我们当下属的怎么惹得起呢。”

罗秃子阴阳怪气的说,在昨晚的宴会中,董事长唯一邀请跳舞的人就是她的保镖,所以内部正有一个传闻,柳寒烟包养了一个小白脸在身边,甚至就安插在董事长办公室,成为禁脔。

“罗总监这话就不对了,不仅我是董事长身前的人,在场的几位谁敢说不是?呵呵,听说我的入职档案最后转正的机会,还要罗总监的人签字,到时候您可一定要高抬贵手。”

“哼!”

罗秃子心中暗骂,你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董事长养的狗,能有机会和我平起平坐?换言之,就算是柳寒烟本人又能奈我何,还不是要看洪威的脸色办事。

柳寒烟虽然大权在握,但是在公司的运转方面,洪威才是发动机。

当当当!罗秃子重重的敲了几下门。

经理办公室和柳寒烟的不同,外面是大间综合办,属于洪威的秘书和助理办公的地方,而在综合办里面,才是洪威的私人空间。

一个年轻的俏丽秘书走出来:“罗总监,您有事吗?”

“小张,你和洪总说一下,就说刘老板亲自登门拜访。”

“好的,几位请稍等。”

能运行一个集团,洪威光是秘书就有好几个小组,负责接待的,负责安排日程的,甚至还有智囊团。当然,柳寒烟也有特别助理,但是她平时喜欢清净,只留下周曼一个人。

很快,俏秘书踏着高跟鞋跑出来。

“洪总怎么说?”

“抱歉,刘老板罗总监王处长,洪总说他要接待一位重要的客人,所以他今天的日程是满的。洪总让我转告几位,改天再来吧。”

刘老板的脸色刷的一下沉了下来,上赶不是买卖,洪威居然拒客,这也太不给他面子了。

罗秃子的脸色也很难堪,但毕竟他是洪威的人,当然要替主子说话,打圆场说:“刘老板王处,您看今天真是太不巧了,都怪我安排不周,这样吧,今天我私人掏腰包,咱们也轻松一天,哈哈。”

“呵呵,很好笑吗?既然洪总没空,这单生意只好算了,再见,王处,我们走。”

“哎,别啊。”

罗秃子好说歹说,终于把两位的脸面找回来,在他们即将进入电梯时,他朝着姜涛的方向瞥了一眼,灵机一动,低声说:“刘老板,晚上我请客咱们单独喝,而且……我一定把小姜给您带上,您看如何?”

刘老板从电梯里瞄了眼姜涛那副成熟修长的美腿,笑了笑,怒火消去一半:“可以。”

这些龌龊的密谋,没有逃过苏北的耳朵,有些为姜涛担心,他算看出来了,姜涛属于那种拼劲十足积极上进类型的女人,但是社会阅历欠佳,在酒桌上显然斗不过那些老油条,难免会吃亏。

送走了刘老板等人,罗秃子脸上的陪笑才消失,走到经理办公室门口,却发现张秘书已经回办公室了。

“哎,小姜,你知道洪总今天的客人是谁吗,居然连刘老板和王处都放走了。”

姜涛脸色难看的摇摇头:“我什么都不知道。”

“小姜,今天晚上你和我一起去陪刘老板吃饭,你安排一下时间。”

“可是……罗总监,我的腿受伤了,可能要去医院打石膏。”

罗秃子冷冷的说:“哼,小姜啊,工作哪有那么好干的,坚持一下,我看你走路不是很痛快吗。”

姜涛心里很羞怒,我要不是为了追苏北,至于光着脚跑出来丢人吗。

办公室里,张秘书推门出来。

罗秃子连忙拦住她:“小张,到底咋回事,洪总是不是生气了?”

张秘书吐了吐舌头,说:“确实生气了,半小时前,就让佳佳去请苏先生,结果白白等了半小时,也没见那位传说中的苏先生进来,我们都被骂死了,这不是让我再去请吗。”

“苏先生?”姜涛诡异的看了眼苏北。

苏北浮现出一个无奈的笑容,他没把自己抬的多高,只是在想洪威是个怎样的人,居然给自己带这么高的帽子,特别重要的客人,呵呵,只怕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姜涛见秘书要走,连忙说:“张秘书,请等一下。”

“您有是吗姜主管?”

“呃,你确定洪总重要的客人是苏先生?”

张秘书叹了口气说:“就是董事长办公室的保镖啊,真不知道是何方神圣,让洪总这么重视。”

现在姜涛可以确定了,洪总重要的客人就是苏北,天啊,难道苏北为了给自己治伤,无意中被自己耽误了半个小时,而洪总暴跳如雷的等待中,自己居然在他的办公室门口,拦住了苏北!

“张秘书,你不用下楼了,这位就是你要找的苏先生。”罗秃子也很诧异,但是没有姜涛那种惊讶,他知道洪总是个深谋远虑的人,今天恰好董事长不在,看来要主动拉拢这位刚来公司的新人了。

张秘书瞥了苏北一眼:“你真是苏先生?呃,你早就来了怎么不进去,洪总为了等您,都骂我们好几遍了。”

姜涛真担心苏北会说出真相。

苏北没那么无聊,冲那个俏秘书点点头,推门进入办公室,张秘书随即跟上,将罗秃子和姜涛关在了门外。

正在讨论的几个秘书和特助,交头接耳的看着苏北,似乎都没料到让洪总大发雷霆的人,居然是个年轻的小伙子。

穿过透明的办公室格子间,张秘书把苏北领导洪总办公室门口,示意他可以进去了。

苏北象征性的敲了两下门,不请自入。

一进办公室,苏北心里便暗哼了一声,洪威果然好大的派头,柳氏集团有这这样的土皇帝存在,绝对是个毒瘤,必须替寒烟除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